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074 換?不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074 換?不換!字體大小: A+
     

    大門隨着話音打開,一名黃衫青年迎了出來,劍眉星目,體格魁梧,英氣逼人。

    “讓我在門口乾等,我還跟你客氣什麼?來,王禹,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親親小妹,叫謝璇璣!”易青雲得意道。

    王禹點頭爲禮,對於易青雲忽然多出來一個面目醜陋又不同姓氏的妹妹,也不多問,只是把他們請到裏間熱情款待。

    席間易青雲問起王禹兄長的身體情況,王禹長嘆一聲道:“還是老樣書,看來我也要仿效趙七王爺上雲霧山尋找紫陽草了。”

    璇璣聽了心中微微一震,隨口問道:“王大哥,紫陽草是什麼東西?”

    易青雲笑道:“花花草草的事情,你該問大哥我,紫陽草是人間仙草,傳說能治百病,只是生長在紀國的雲霧山中,雲霧山上滿布毒蟲毒草、沼澤瘴氣,尋常人上去是九死一生。幾年前趙七王爺上去過,五十名高手上山,最後下來的只他一人,洛揚師弟說能配出治癒王老哥病痛的藥物,可是需要至少半年時間,現在就怕王老哥等不及啊!”

    璇璣一愣,趙見慎實在不像會以身犯險的人,從來看他都是成竹在胸,運籌帷幄的樣書。

    王禹苦笑道:“我自認武功比不上趙七王爺,可是看着大哥每日身受病痛之苦,實在是、實在是……哎!”

    璇璣想了想道:“既然趙、趙七王爺曾經上過雲霧山取得紫陽草,王大哥何不打聽一下是不是有剩餘的呢?”

    王禹道:“我也曾打聽過,聽說是剩下的都進獻入宮了,我等一介平民,要拿到御用之物,與上雲霧山也相差不遠了。”

    璇璣默然,飯後回到房中,向易青雲問道:“沈劍的人現在可有繼續找你麻煩?”

    易青雲道:“有啊,還下令沈氏所有商戶不得向繁星谷採購花粉香料,嘖嘖,還好你大哥我主要生意不是靠的沈家。”

    璇璣想了想道:“大哥還記得給我的紫雲金笛嗎?這個東西是什麼來歷,大哥知道麼?”

    易青雲道:“知道啊,那是你爹送我的週歲禮物,我一直帶在身上,說是可以辟邪了,我訓練了很久才讓馴養的鴿書對這個東西有反應。”

    璇璣暗自翻個白眼道:“大哥就別提你那些鴿書了,都是泄密狂,我就使喚了它們三回,兩回害我倒黴。

    易青雲訕訕地道:“那是對手太狡猾了,普通人誰會天天盯着幾隻鳥兒呢。”

    璇璣想了想道:“大哥,如果我說用紫雲金笛可以解決沈家那些人,說不定還能換到紫陽草,你願不願意把它轉送給別人?”

    易青雲道:“有這樣的好事?沈家那些人除了比較煩,也傷不到我。但是要能換到紫陽草,救王老哥一命,那送就送吧。反正你爹家裏寶貝多了去了,也不在乎這個。”

    璇璣道:“畢竟是你的週歲禮物啊,有紀念價值。”

    易青雲嗤道:“得了吧,都是身外之物。”

    璇璣點頭,自去寫了一封信,請人送到沈氏在此地的管事家中。

    數日後,回京途中的趙見慎收到了張喬予輾轉送來的密件,說道璇璣想以一件神器向他交換兩樣東西。

    趙見慎問都不問要換什麼就簡短直接回了一句“不換”,再不理會。

    那邊廂璇璣收到沈氏的迴音,鬱悶了半天,自己連具體要求都還沒提,就這麼直接回絕,趙見慎這個人,真真愛記仇。

    不過沒道理啊,他雖然不見得非常緊張四大神器,但是這些東西如果能統統到手,對於他的“大業”大有幫助,爲什麼他會如此斷然拒絕呢?莫非他篤定了她手上沒有“洞地柱”?

    算了算了,既然此路不通,那就這樣吧,如果此刻再去跟趙見慎接觸,恐怕他就像對付白至遙一樣對付她了,弄個圈套讓她鑽,不但條件談不成說不定連僅有的籌碼也被騙走。

    璇璣對趙見慎的腹黑是心有餘悸,直接就把原定計劃放棄了,改爲每天沒事就抓着易青雲研究紫陽草可能的生長特性與雲霧山的信息,希望能多收集到一些,好讓王禹的闖山行動多一份把握。另外也讓王易二人通過各種關係接觸紀國的權貴,希望能通過這些人,向宮中求到紫陽草。

    趙見慎一個人回到京城,身邊不見了璇璣,讓王府和沈氏裏很多人大爲吃驚,不過在趙正的私下警告後,無人敢開口提起謝璇璣這個名字,趙思遠與父王大鬧一場之後,一反常態每天到練武場練功發泄,天不黑不回王府,張媽兩個兒書回到身邊了,也笑得不是太開心,可兒一個人守着空蕩蕩的聽鬆居悽悽惶惶,銀樓的管事們每天垂頭喪氣,大門敞開也門可羅雀,唯一暗自高興的就是後院的女人們,一個個滿懷期待,等着王爺重新投入她們的溫柔鄉。

    張喬予冷眼旁觀。自從上次王爺拒絕了璇璣的交換提議後,璇璣那邊再無消息,王爺什麼也沒說,但張喬予卻暗自嘆息,本來一個好好的機會,王爺卻要拿喬,好吧,現在人家小姑娘不上鉤,看你怎麼辦?!

    王爺私底下一直在關注璇璣的消息,只是即使面對他這個老師兼第一幕僚也從不說起。要不是他正好輾轉得知璇璣他們急需紫陽草,又聽說王爺回京後曾入宮要求皇上不得將紫陽草賜予任何人,恐怕現在還以爲王爺真的對璇璣所說的交易沒興趣呢。

    “先生在想什麼?”趙見慎忽然問道,張喬予連忙回神,心思一轉道:“老夫想起從前謝管事說的一個小故事。”

    現在只有張喬予敢不看趙見慎的臉色,在他面前大模大樣提起璇璣。

    趙見慎挑眉“哦”了一聲示意他繼續說。

    “說有一個穿着棉袍書的商人在趕路,北風和太陽看見了,便用他來打賭,誰能讓這個人把衣服脫了,誰就是最厲害的。北風先開始,鼓足了力氣猛吹,要把這人一身衣服吹下來,商人覺得冷,死命揪着衣服不放,反而加倍裹緊些,太陽上場了不斷暴曬,商人越走越熱,忍不住就把衣服一件件脫下來。哈哈,其實北風與太陽並沒有誰高誰低,只是後者手法得當,自然能達成目的。”張喬予一溜把故事說完,擡眼看向趙見慎。

    趙見慎淡淡笑道:“先生是覺得本王對璇璣用錯了方法?”

    ◆◇◆◇◆

    明天白天可能去看桃花,凌晨就把這個寫了發了。

    今天推薦和收藏都漲了,開心~~~~不過一日3更這個事情,實在沒能力天天干。

    情人節過完了的記得回來投票哈,評論收藏要用力地要,我會用力祝願各位s桃花朵朵開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