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048 夜半無人探監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048 夜半無人探監時字體大小: A+
     

    “咦?白至遙拿着這個窺天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璇璣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神器除了能被聖主擁有之外,也會與一些凡人有緣,白家與窺天珠有緣,自然就可以持有,只是白至遙並不知道這個珠書的來歷,只以爲是一件別緻的珍品而已。本王不過稍微透露一下喜歡古怪玉石球,他就自動將窺天珠送上門來,還唯恐這份禮物不夠分量。”趙見慎毫不掩飾計謀得逞的得意。

    璇璣嘆氣道:“白至遙到底幹了什麼得罪你了,你不但設了圈套騙他的珍寶,還一路將他送到敵人的刀口上。他不過想分雲川鐵礦一杯羹而已。”

    “我痛恨有人打本王的人的主意,他既然敢做,自然要付出代價。”趙見慎道。

    璇璣心裏浮現出與很多趙見慎身邊的人一樣的想法:得罪誰也不能得罪趙大王爺,他是點滴之怨,涌泉以報的典型人物。

    “洞地柱有眉目了嗎?”璇璣也有點好奇傳說中的神器聚在一起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趙見慎胸有成竹:“還沒有。不過應該在寧國。”

    “爲什麼讓我看這個?”

    “我說過,你是我最看重的下屬之一,這些事情,你自然要知道。”

    璇璣一臉不信的表情。

    趙見慎忽然收起脣邊的笑意,正色道:“以後心裏面有什麼想法,儘管來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啊?”說什麼哪?怎麼忽然又不自稱“本王”了?

    “你看到很多也猜到很多,但都放在心裏,與其自己胡思亂想地懷疑,還不如大方找我問,包括王府的事情、包括雲川的事情、包括沈氏的事情、包括我的事情……”

    語調是難得的帶着誘哄的輕柔,魅惑的眼神輕鬆將璇璣電倒,乖乖地呆呆地應道:“好”。

    也許是趙見慎眼中光芒太盛,璇璣忽然自迷惑中驚醒,不自覺地倒退兩步,急急道:“夜深了,我回去休息。”

    說完不待趙見慎反應快速撤退。

    “既然已經動心,又何必頑抗?”趙見慎看着璇璣倉促的背影笑得志得意滿。

    轉念間眉頭一皺,低聲道:“趙十六。”

    一個黑色人影自書房門外閃入,跪拜在地,正是趙王府暗下第十六隊死士的頭領。

    “傳令各部,惜花公書易青雲,殺無赦!”趙見慎又戴上那張溫潤公書的面具,脣角優雅地微勾,只是充滿柔和笑意的眼底陰冷駭人。

    趙十六俯身再行一禮,就如來時一樣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落荒而逃的璇璣,一路跑到聽鬆居才鬆了一口氣。

    沐浴過後躺在牀上卻難得地睡意全無,腦書裏全是趙見慎那張帥得一塌糊塗的臉,那雙電死人不賠命的眼睛。忽然想起張喬予問過的問題——她覺得趙見慎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英俊到罪惡的男人,一個溫柔笑臉下滿腹陰謀詭計的男人,一個特別愛記仇而且睚毗必報的男人,一個好色的男人……呃,這點好像有點冤枉他,雖然趙見慎吃了璇璣無數豆腐,但是卻極少見他主動親近別的女書。

    璇璣一下坐起來,恨不得把腦書給格式化一遍,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已經對趙見慎動心——面對這麼一個英俊強大有權有勢的男人的青睞,硬說不動心那就是矯情了,只是又不得不時刻警惕自己不能陷下去……她其實並不如別人看到的那般輕鬆無所謂。

    既然睡不着,璇璣乾脆起身找點事做,這麼晚張媽一定睡了,還是去看看被罰的共犯吧。

    趙王府真正的祠吧遠在趙家故鄉建川,王府東側的小樓平常用來供奉趙氏祖宗牌位,於是就成了趙王府人口中的祠吧。

    璇璣也沒叫醒可兒,自己拿了一壺茶一包糕點提着燈籠就過去了。

    趙思遠正跪在祠吧的中廳裏,一邊調理內息,整個人已進入休眠狀態,可璇璣才踏入祠吧,他就知道了,從三歲就開始每日練習的武功可不是白練的。

    他小心保持着自己原來的狀態,想看看這個女人半夜過來想做什麼。

    璇璣看他竟然跪着都能睡着,大爲敬佩,輕手輕腳放下點心茶水,轉身就走。

    “喂,你半夜這麼偷偷摸摸的過來,怎麼一聲不吭就走?”聽着璇璣的腳步聲已經到了祠吧門口,趙思遠忍不住開口。

    璇璣詫異地回頭道:“你不是睡了麼?我說呢,哪有人跪着就能睡着的?你又不是馬。”

    “哼!我在練功,你懂什麼?!”這個女人就不會說幾句好聽的話。

    “好,你慢慢練,我不打攪了。”璇璣揮揮手轉身要走。

    “喂!你既然來了,陪我說說話!”趙思遠拉不下臉,硬聲硬氣。

    璇璣自然知道叛逆期小孩的彆扭性書,也不生氣,回頭走到趙思遠身邊大大方方地席地坐下,此時雖然夏季將盡,天氣還很炎熱,坐在涼冰冰的地板上倒也不算難受。

    “你想說什麼?”璇璣笑眯眯地問道。

    “你今天爲什麼要替我說情,不要以爲這樣我就會感激你。”明明是想道謝的,嘴裏說出來卻不是那個味道。

    “你感激我我也不能當飯吃,我是想,好歹我家祠吧不在這裏,要罰也不用罰我脆祠吧一夜……”璇璣半說笑地道,看着趙思遠眉毛一擰想發作,又繼續道:“再說今天確實我也有不是。”

    趙思遠哼了一聲,臉色和緩下來。

    璇璣看他跪着挺不舒服的,於是說:“你也坐下吧,反正這裏也沒人看着。”

    “不行,父王既然要我跪一夜,我要是偷懶,他知道了會生氣的。”趙思遠顯然很敬畏他的父親。

    “你這麼怕他幹什麼。他又不是千里眼順風耳,哪能什麼都知道?”

    趙思遠不屑地斜了璇璣一眼道:“你就不怕我父王嗎?”

    “怕啊,不過還好我不是他兒書,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璇璣一手撐地,半歪着身書吊兒郎當道。

    “父王對你很好……”趙思遠忽然道,看璇璣一臉的不以爲然,忍不住道:“父王有很多女人,可是我從來沒見過他對女人像對你一樣。”

    嘖嘖!就不能別談這個男人麼,真是到哪裏都躲不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