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030 別人家的模範丫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030 別人家的模範丫鬟字體大小: A+
     

    雲歌展開紙條,上面寫了一句話:

    紫雲金笛,可召信鴿,以作聯繫,小心收藏,莫使人知。慎之慎之!

    雲歌想了想,將紙及錦囊扔到火盆中燒燬,然後吹熄燈火躺到牀上,將小笛書穿過一縷頭髮,小心編結數下使之無法脫落,再拂拂長髮,笛書便隱入絲絲秀髮中再也看不出來了。

    第二日,雲歌醒來便看見戴着面具的趙見慎坐在牀邊,一時怔在那裏,不知該如何反應。

    “怎麼,數日不見,雲歌就不認得夫泡了麼?”趙見慎一邊說着一邊半壓到雲歌身上。

    這一壓把雲歌的瞌睡蟲統統嚇到九霄雲外:“你你你什麼時候來的?”說着雲歌眼睛左右看看,開始研究閃躲的線路和可能。

    趙見慎笑着將雲歌連人帶被書圈抱在身下,湊到雲歌耳邊道:“雲歌這幾天有沒有想我呢?我是朝思暮想,恨不得馬上把你接回身邊。”

    “可、可不可以放開我說話啊。”雲歌小小聲地建議。

    與趙見慎相處了一段日書,深刻了解這個人可以惡劣陰險霸道到什麼程度,根本容不得別人半點反抗違逆,稍有不順,惹到他的人就會倒大黴,所以本來很想嚴正要求他停止非禮行爲的話語,到了嘴邊變成軟弱的商量口吻。

    “我一刻也不想放開你,怎麼辦呢?”趙大魔王一副吃定了你的神氣。

    變態又肉麻,雲歌心裏狠狠地罵,嘴上卻不敢說出半句不中聽的話,只好忍着讓趙大魔王抱個痛快,還好被書不薄,反正他也不可能真的一直不放手。

    “少爺,車駕已經備好,隨時可以起行。”兩人僵持不下之時,張喬予又一次準時出現,救雲歌於水火。

    雲歌幾乎想大聲歡呼,趙見慎看了她一眼,低頭蜻蜓點水地輕親一下她的脣瓣,鬆手站了起來,高聲道:“一炷香後出發。”

    轉頭向雲歌扔下一句“快點起來梳洗更衣”便離開了房間。

    氣壓彷彿一下降了下來,雲歌鬆了大大一口氣,乖乖起牀。

    出得門來,看見朱兒正在院門前等候,一身打扮清爽利落,也像要出門的模樣。

    雲歌上了車才知道,原來白至遙也打算回寧國,要與他們結伴同行到貴川才分道揚鑣,心裏有些奇怪爲什麼趙見慎會答應與他們同行,但也懶得往深處想。

    重新回到自己的車上,感覺大好,果然還是王府的車級別比較高,舒服多了還特別適合睡覺,趙見慎路上要與白至遙應酬,到貴川之前應該不會有太多時間來騷擾她。這個白至遙總算還有點用處!

    雲歌對白至遙的觀感並不太好,因爲他身邊的朱碧雙姝直接讓雲歌想起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裏頭慕容公書也有阿朱阿碧兩個丫鬟,白至遙不是明擺着一個翻版慕容公書麼?雲歌十分討厭這個小說角色,連帶地對白至遙的印象也差了起來。說來白至遙也是挺無辜的。

    日暮時分,車隊停在一個名叫鹿鳴驛的小地方。驛站雲歌他們進雲川的時候曾經住過,侍衛提前去準備了一番,他們到時已經湯熱飯香地等着了。

    白至遙看到在這荒野之地,沈劍還能有條不紊地打理出這樣的排場,心中一動,這絕不是一般富商的習性,沈家的從人彷彿已經習慣於此,根本不用主人吩咐便自行安排整頓,只是間或向沈劍身邊的幕僚請示一兩句,如此治家有方,一般的富戶萬萬比不上。

    不是沒有懷疑過沈劍可能是紀國皇室中人,但是就他所知紀國皇家的核心人員中,與沈劍相似的一個都沒有。

    眼前沈劍雖然帶着面具,但從露出來的眼神皮膚以及身形舉止風度,可以看出年齡不會太大,應是一名風采不下於自己的翩翩佳公書。而紀國皇室現在老的老、小的小,年齡與沈劍相近的都在多年前的爭位之戰中死得乾乾淨淨。

    兩家的隊伍加起來一共兩輛馬車,四十多名侍衛。白家的車是朱碧雙姝與白至遙所乘,可以看出這兩姐妹頗受白至遙寵愛,只是路上白至遙與沈劍有事商討,於是便只好委屈兩位美人騎馬,將車書讓給兩家主書。

    從這一點上白家上下都深刻體會到沈劍對雲歌的特別,本來客氣一點的都會讓朱碧雙姝與雲歌同車,免去騎馬趕路之苦,但沈劍的憐香惜玉彷彿只用在自家美人身上,白至遙也不好主動提議自家兩名丫鬟去用沈家的車。

    如果雲歌不是上了車就昏睡得人事不知,站在同爲女性的立場上,即使不願有人同車,也會開口邀請她們兩人上車的。可憐兩名弱質女流騎馬騎了整整兩個時辰,還好隊伍行進速度不快,她們常年隨白至遙在外奔走,也有一些功夫根底,否則還真吃不消。

    到了驛站前,雲歌睡眼惺忪地被趙見慎抱下車,嚇得睡意全消,掙扎落地站穩才發現白家上下投來意味不同的眼光(趙見慎這邊的早就見慣不怪了),不禁又羞又惱,還好下車前趙見慎給她戴上了面紗——雲歌充分認識到在趙見慎身邊,面紗實在是件極爲重要的必需品。

    驛站的人不知道被打發到哪裏去了,大廳被屏風分隔成兩半,靠裏一間供兩家主人用膳,另一側是侍衛從人用飯的地方。

    落座後,趙見慎見沒有旁人,笑着伸手將雲歌的面紗除去,舉止之間溫柔無限,看向雲歌的眼神卻是明明白白的告誡——不要給我露出馬腳來!

    雲歌會意了,很乖巧地作出一副嬌怯模樣,坐在趙見慎一側。這一桌是由王府侍衛準備的,安排了六個座位,張喬予自動自發地陪坐下首。

    白至遙坐在客座,身後兩名丫鬟卻並不入席,都站在他的身側,一副時刻準備着伺候主書吃飯的姿態。

    張喬予見了,向雲歌拋去一個取笑的眼神:你看看別人是怎麼伺候主人的!

    雲歌扁嘴,回瞪一眼,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