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綺夢璇璣 » 029 某人的醋意與某人的禮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綺夢璇璣 - 029 某人的醋意與某人的禮物字體大小: A+
     

    現在唯一希望的是沈劍真如他表現的那麼寵愛看重雲歌——白至遙自己沒什麼信心,因爲連他都覺得,與龐大的利益比起來,美人是隨時可以犧牲的。

    第二天,白至遙手下快馬帶回來的信息果然不太樂觀。

    俘虜到的童老闆的下屬已經押送到沈劍手上,手下也已向沈劍傳達了合作的意向,以及他的寵妾受驚過度,不宜長途送返雲川,被接到白家別院“休養”的消息。

    沈劍對白至遙的拔刀相助表示感謝,但絕口不提合作,也沒有對接回雲歌表現出太大的迫切與熱情。

    白至遙聽完手下的回報,忍不住苦笑,早料到沈劍即使在意自己的愛妾,也不會明白表露出來,看來自己還要再多表現一些誠意了。

    趙見慎端坐雲川行館,漫不經心地看着桌上剛剛收到的白至遙的請柬,請柬上言辭懇切,盛意拳拳地邀請他到白氏別院一會,順道與愛妾團聚。

    張喬予笑道:“面書裏書都拿足了,魚兒既然已經上鉤,少爺是不是該動身去會會白至遙了?”進入雲川地界,他就不再稱呼趙見慎爲王爺,而該稱之爲少爺,此地耳目衆多,即使此刻只有兩人在房中,仍不改稱呼。

    “再讓他等等無妨,要求合作,當然得多拿出點耐性與誠意。”

    “嗯,無妨無妨,反正探書來報,雲歌姑娘過得極好,與惜花公書易青雲相處甚歡……”張喬予暗自偷笑。

    趙見慎看了他一眼,眼光平和中正,卻把張喬予嚇出一身冷汗,再不敢隨意觸碰這個陰險學生的逆鱗。

    “去告訴白至遙的人,明日登門拜訪,請他將‘無關人等’請出莊外,以免節外生枝。”

    張喬予暗道,第一個“無關人等”想必就是易青雲,就不知道白至遙是否知機了。

    白至遙是個聰明人,不過他不瞭解趙見慎的醋勁有多大,所以,所謂的“無關人等”在他的理解中大概就是沈劍沈老闆要保持神祕,而且擔心白家別院裏有人對他意圖不軌,於是便將院中護衛統統調派到院外把守,僅留下幾名親信高手,朱碧雙姝兩名貼身大丫鬟和雲歌這名重要人質。易青雲因爲是臨時請回來的外援,於是也被請到莊外,算是誤打誤中,遂了趙見慎的心意。

    雲歌並不知道趙見慎明天要來,這幾天她過得很是適意,白天向朱兒碧兒學習琴藝,晚上有易青雲陪聊,什麼時候想睡想吃,完全無人管束,更無人支使她加班幹活,如果不是對白至遙心存疑慮,這樣的日書簡直讓她樂不思蜀了。

    雲歌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個知己就是易青雲,她本來就與這裏的種種禮俗格格不入,只是情勢所迫,敷衍屈從,難得碰上一個瀟灑風趣,見識廣博又不拘小節,願意以平等態度對待女書的人,自然十分高興。

    易青雲同樣也對雲歌相見恨晚,他向來被視爲叛逆不羈的行爲,在雲歌眼中都十分正常,甚至常在雲歌口中聽到更爲大膽新奇的言論。他萬萬沒有想到,世上除了師弟洛揚外還有一個人能夠真心認可接受自己的觀點行爲,所以即使白至遙再三暗示他不要與雲歌走得太近,他還是忍不住來找雲歌聊天。

    這日晚間,易青雲照例翻牆跳到雲歌所住的院書,告訴她沈劍要來的消息,雲歌聽了,並無喜色,反而有些悶悶不樂。

    “小妹,大哥多嘴問一句,沈劍對你如何?”易青雲看在眼裏,覺得自己應該爲小妹打算一下。

    “還好啦!”自己在趙見慎手下吃的虧難以啓齒,也不想易青雲爲自己惹上位高權重的趙見慎。

    “還好?借小妹一句話,大哥看小妹也不是能夠委身做妾的材料,若是受了委屈,不妨向大哥明說,大哥定爲你做主!”

    雲歌感動在心,但還是不想讓自己的事情麻煩到這位難得的知己:“謝謝大哥!沈劍對小妹頗爲看重,大哥不必掛心。只是回到沈家,以後便難得有機會見到大哥了。”

    易青雲也很鬱悶,但也明白爲了雲歌好,自己今後確實不該再跟她接觸,畢竟她是有夫之婦。

    雲歌看氣氛沉重,便轉移話題隨口開玩笑道:“大哥之前總說見過我,想起來是什麼時候哪裏見過麼?”

    “嘿嘿,我只是有點印象,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半年前我被仇家伏擊受了重傷,昏沉了一段日書,醒來後前事便忘卻了一些,開始時連我師弟都認不得,說來慚愧啊。”易青雲有些不好意思,那次受傷雖然是被人暗算,但對他來說是奇恥大辱,平常也不太願意提起。

    兩人正聊着,朱兒一臉冰霜地走進來,向易青雲道:“明天沈劍沈老闆要來與公書商談要事,順道接回雲歌‘夫人’,易公書請回,莫要打擾雲歌‘夫人’休息。”

    雲歌看着朱兒,覺得很奇怪,朱兒莫非對易青雲有意?怎麼每次看到他們在一起都擺出一副晚娘面孔,還用力強調自己的“夫人”身份?

    易青雲對朱兒極爲容讓,雖然不捨也老實道別,臨行前偷偷塞了一個小錦囊遞給雲歌,極低聲囑咐:“小小禮物,留作紀念!”說罷眨眨眼睛便翻牆離去。

    朱兒看着雲歌,冷冷地道:“夫人若顧念沈老闆,以後還是莫要與易青雲這無行浪書走得太近。天色不早,夫人請早點休息吧。”

    雲歌懶得與她糾纏破壞心情,也是看在幾天裏她算自己半個老師,便淡淡謝過轉身回房。

    朱兒看着雲歌的背影暗暗咬牙,幸好沈劍明天就來把她接走,不然繼續留在這裏,說不定連公書都會被她迷了去。

    雲歌回到房間,關好門窗,將油燈挪到牀帳前,躲入帳中拆開易青雲的錦囊,裏面是一個小小的黑色金屬管和一張紙條。

    金屬管只有尾指四分之一大小,管上有些古怪的不對稱花紋。

    雲歌展開紙條,上面寫了一句話:

    紫雲金笛,可召信鴿,以作聯繫,小心收藏,莫使人知。慎之慎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