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番外 我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番外 我們字體大小: A+
     

    我跟著舅舅避開人走了一條小路。

    從來都是規規矩矩在宮中讀書的我,第一次感覺到宮外的生活如此不一樣,天好像更藍了似的,深吸一口氣,感覺到一股泥土、草木的清香,怪不得母親會說,等我長大以後,要常常出去走動走動。

    「我猜姐姐不會在善信之中,應該在住持的禪房裡。」

    舅舅的聲音傳來,我抬起頭看到了舅舅正在努力攀爬的身影,舅舅高高撅起的屁股格外惹人注意。

    舅舅的屁股左邊比右邊大一些,而且動作稍顯的笨拙,應該是才被外祖父打過,而且打得不夠勻稱。

    我心中一熱,舅舅這樣還能來陪著我來尋母親,可見我在舅舅心中的地位如何,不過如果這次再被外祖父發現,舅舅的屁股恐怕就要腫得一樣高了。

    我剛要說話,就聽舅舅又道:「姐姐總不會想要出家做道士吧?」

    我嚇了一跳:「不會,母親怎麼可能。」母親是大周的皇后,而且還有父皇、我和弟弟在身邊,不可能去做道士。

    舅舅道:「我在姐姐房裡找到不少道經,聽母親說,姐姐在家時總會讓母親讀南華經給她,上次我去宮中找姐姐,姐姐身上有一股子檀香味兒……」

    我停下腳步,我只知道母親很喜歡與莫真人說話,而且母親寢殿中確實有過道經,難不成真的會像舅舅說的那樣?我經常去慈寧宮,知道許多太妃茹素念經,母親與太妃們一樣……我想都不敢想。

    「昕哥兒,快走啊!」

    我吞咽一口,跟上了舅舅。

    舅舅壓低聲音:「萬一真的看到姐姐有出家的苗頭,你什麼也別管就大聲地哭,姐姐一向疼你和慕哥兒,依我看姐姐就算捨得姐夫也捨不得你們。」

    舅舅的話做不得真,可我又不知該怎麼反駁。

    終於看到了道觀門。

    舅舅道:「我們爬牆溜進去。」

    我踩著舅舅爬上牆頭,緊接著舅舅縱身一躍也爬了上來,不等我說話,舅舅熟練地越過牆頭縱身跳入了觀中,然後向我伸出了手:「快,昕哥兒趕緊來。」

    牆有些高,但我並不害怕。

    「這就對了昕哥兒。」

    我跳入舅舅懷裡,兩個人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在地上,舅舅臉上滿是欣慰的神情:「別的不說,想要時時跑出來玩,這跳牆定要學會,否則就要去鑽狗洞,委實有失男子的威儀,這是呂光告訴我的。」

    舅舅說的呂光是坊間人,呂光在大周很有些名聲,他的夫人也是坊間人,夫妻兩個走遍大周到處揭榜,呂光每次回到京中,舅舅都會纏著他不放,因為呂光有一肚子的故事。

    我一邊想著一邊提醒舅舅:「這道觀中滿是坤道,我們不要走錯了地方。」來找母親沒錯,真的誤入了坤道起居之地,那就犯下了大錯。

    舅舅頷首:「放心吧!有我帶路絕對錯不了。」

    讀書也許不能指望舅舅相助,但做這些事舅舅絕對是箇中高手。我與舅舅終於摸到了住持的禪房,聽到了禪房中傳來的講經聲,那是莫真人的聲音。

    莫真人是上任住持,怪不得這次法會如此熱鬧,有兩位住持坐鎮,當真了不得。

    我們只要等在外面,等待聽經的人散了,再向屋子裡張望興許就能找到母親。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善信和坤道漸漸散去,舅舅向我揮了揮手,我們兩個躡手躡腳地靠向禪房。

    舅舅趴在窗子上向裡面瞧著,我想要問舅舅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就聽到屋子裡一個熟悉的聲音道。

    「讓他們進來吧!」

    我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禪房的門打開,一個坤道站在門口看著我與舅舅。

    「早知道你們來了,還敢翻牆進道觀,真是本事不小。」

    我聽出來了,那是母親的聲音,我正要上前去,前面的舅舅忽然轉過頭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然後我聽到舅舅帶著哭腔道:「昕哥兒我們回去吧,就當什麼都沒瞧見好不好?」

    舅舅為何這樣?

    我用力將舅舅的手拉扯下來,向前跑了兩步,將禪房裡的情形看了個清楚,除了門口的坤道之外,有兩個人坐在椅子上,一個是莫真人,另一個竟然是母親。

    母親穿著一身道袍,手中握著拂塵,神情少有的莊嚴。

    母親看了看舅舅,又將目光落在我身上,然後嘆了口氣:「我知曉你們跟了出來,並沒有讓人阻止,因為我知曉你們長大了,有些事也該讓你們知曉。」

    聽到這話,我心跳如鼓,不知母親下一句會說些什麼,正屏住呼吸等待母親的下文,就聽到舅舅哭喊起來:「姐姐,你可不能這般……就算你不要姐夫,不要昕哥兒和慕哥兒,也得要我啊!」

    舅舅說著上前抱住了母親的大腿,將鼻涕眼淚都蹭在了姐姐的道袍上。

    我腦海中一片混亂,看著哭得不能自已的舅舅,隱約有一個念頭,原來在舅舅心中母親最疼的人是他。

    母親哭笑不得,呵斥舅舅:「快起來,成什麼模樣。」

    說著母親向我伸出手:「昕哥兒別聽你舅舅的。」

    我快走幾步依偎進母親懷中:「母親不會出家嗎?」

    母親笑著道:「出家做什麼?我就是偶爾前來幫師父打理一下事務,其實觀中之事也用不著我,師父讓我前來就是換換心情。」

    莫真人聽得這話:「從前答應我一個月來三四次,開始的時候倒是肯來,之後……宮中事務繁忙,也只好放下了。」

    我隱約聽了明白,指了指門外:「那外面的人知不知道母親在屋中。」

    母親道:「自然不知曉,對外面只說我是莫師父的另一個弟子,道號凌靜。」

    這下舅舅也不哭了。

    我怔怔地望著母親,原來還能這樣,所以母親是騙了道觀中的坤道,還有外面的善信。

    眼前的母親好像與我從前認知的不同了。

    我壓低聲音:「母親,那父皇知曉嗎?」

    母親頷首。

    我追著問:「父皇怎麼說?」

    「你父皇才知曉時嚇了一跳。」

    母親眼睛中閃過一絲光亮,好像想起了十分有趣的事:「現在偶爾還讓我講道經給他聽。」

    我還想追問,但母親顯然不想繼續說下去,接下來可能會涉及到父親和母親不願意與外人說的私事。

    母親道:「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不要在給道觀添麻煩。」

    舅舅擦了擦鼻子,母親讓人服侍著去換衣服,我則好奇地從母親手中接過拂塵,看向門外。

    用另外一個身份坐在這裡,外面的人卻都不知曉內情,該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將來我長大了,說不得也有機會這樣做。

    這次出宮果然不虛此行,我走出禪房看到一隻羽毛艷麗的鳥兒在枝頭跳來跳去,大殿中隱約傳出木魚聲響,好似一切都不同了。

    「我像母親。」我仰起頭忽然說了一句,心中總有調皮的念頭,這一點像母親。

    母親略微有些錯愕,不知道為何我會突然這般說,但我知曉自己是什麼意思,我笑著擼起袖子露出手臂道:「我黑,與母親一樣。」

    說完話,我與舅舅向前跑去,天地廣闊,是屬於我們的,屬於我們所有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
    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