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番外 歡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番外 歡聲字體大小: A+
     

    五月十五日,魏元諶與顧明珠的長子趙昕滿月。

    六月四日,顧明珠坐足了四十九天的月子,在孫先生和柴老御醫診脈之後,終於能隨意在府中走動。

    林夫人一早就來到府中陪著顧明珠一起逛園子。

    看著女兒養得面色紅潤,整個人也豐腴了些,林夫人不禁抿嘴笑:「就要聽郎中的,才多養十九天而已。你小時候體弱,病好了又四處跑,纖弱的一陣風就要吹走了,趁著生產好好調養身子,將來你就知道好處了。」

    顧明珠順著母親的意思點頭,反正都被管了四十九天,現在就算她反對也沒有用。

    林夫人道:「多虧了太子爺,否則誰能關的住你。」

    顧明珠臉一紅,她總覺得父親、母親知曉她總偷偷跑出府的事了,她老老實實做了三十天的月子之後,就想要出去,央求著魏大人放她去園子里放放風,結果大人用薄薄的斗篷將她裹了,抱著她在後園子里走了半個多時辰。

    顧明珠挽著母親的胳膊向前走。

    林夫人向後看了看:「淳哥怎麼還沒出來?」淳哥是個閑不住的,每次來東宮,先見過姐夫、姐姐之後,人就一頭扎入府邸里不見了蹤跡,今天說去看昕哥兒,總也不見出來。

    林夫人有些不放心:「我去瞧瞧,淳哥不要惹禍才好。」昕哥兒是姑爺的長子,按照大周的規矩,姑爺承繼皇位之後,長子就是皇太子,可不能出差錯。

    「母親,」顧明珠笑著道,「淳哥兒也是小孩子,看到昕哥兒自然想要親近,再說屋子裡還有不少人看著,不會有事的。」

    林夫人道:「昕哥兒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顧明珠笑道,「整日里關在宮中無人親近就是好的嗎?父親、母親讓我自由自在才是最好的。」

    林夫人笑道:「你啊。」

    顧明珠將頭靠在林夫人肩膀上:「母親覺得我不好嗎?」

    「好,」林夫人道,「我的珠珠是最好的。」

    ……

    昕哥兒的屋子裡。

    三歲多的淳哥仔細地盯著昕哥兒看,乳娘笑著站在旁邊,太子妃吩咐過了,不必太過干涉顧家大爺,如果顧家大爺有不懂的地方,她們只要在旁邊提醒就好。

    「昕哥兒快醒了吧?」淳哥兒看向乳娘。

    乳娘看一眼沙漏:「應該是,不過也說不準,有時候皇長孫會睡得久些。」

    淳哥兒點點頭,繼續坐在旁邊等著,他要等到昕哥兒醒了之後,他再摸摸昕哥兒的臉蛋,捋捋昕哥兒的頭髮,拉拉昕哥兒的小手,等昕哥兒大點了,他就帶著昕哥兒出去玩,最好能去坊間人的院子,那院子里人多,都會講故事,雖然有些故事聽起來有些駭人……

    淳哥兒剛想到這裡,躺在炕上的昕哥兒動了動,然後睜開了眼睛。

    淳哥兒只覺得昕哥兒眼睛格外的清亮似的,昕哥兒看看這,看看那,然後目光落在他臉上,然後就哭起來。

    「昕哥兒,不怕,我是舅舅。」淳哥兒認真地擺明著身份,好像昕哥兒能聽懂似的。

    「淳大爺不用怕,皇長孫這是尿了,我們侍奉著換了褥子和衣服就好了。」乳娘說這話,熟練地掀開了昕哥兒的被子。

    淳哥兒好奇地伸頭看了一眼,昕哥兒下面長得跟他一樣的,淳哥兒一笑,覺得昕哥兒好像與他又親近了些似的。

    終於乳娘給昕哥兒換好了衣服,淳哥兒爬上了炕,伸手小心翼翼地捋了捋昕哥兒的頭髮。

    昕哥兒頭髮軟軟的,臉也很軟,淳哥兒不敢用力去碰,最後淳哥拉拉昕哥兒的小手,淳哥剛將昕哥兒的手指握住,昕哥兒就笑起來。

    看著昕哥兒的笑臉,半晌淳哥認真地向乳娘道:「昕哥兒像姐姐。」

    乳娘抿嘴笑,大家都這樣覺得,就只有太子妃說皇長孫像太子爺。

    淳哥拿著撥浪鼓陪著昕哥兒玩,等到昕哥兒吃了奶又睡著了,淳哥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屋子,跑去了園子里。

    「等昕哥兒長大了我們一起爬樹行不行?」淳哥兒問陳媽媽。

    「不行,」陳媽媽道,「您不能爬樹,皇長孫更不能爬,摔到可怎麼得了。」

    淳哥道:「那我們一起騎馬行不行?」

    陳媽媽點頭:「那可以。」

    「襄哥哥的射箭可厲害了,我與昕哥兒也要。」

    陳媽媽道:「使得。」

    淳哥道:「我們也要去……去打仗,到時候我護著昕哥兒。」

    陳媽媽覺得好笑,這都是聽襄大爺說的,到底什麼是打仗,大爺還不明白,而且將來皇長孫很可能會承繼皇位,大爺還說護著。大爺將來長大了,想想今日說的話,不知要如何思量。

    說完這些淳哥這才放下心,他要去後花園里看看五黑雞屁股上的毛長出來沒有。

    ……

    昕哥兒滿兩個月,顧明珠抱著昕哥兒進宮陪著太後娘娘,皇後娘娘說了好一陣子話,也去養心殿看了看皇帝。

    皇帝瘦得厲害,面容黑黃,顯然已經耗盡了氣血,看起來沒有多少日子能活,不過太醫院依舊堅持每天為皇帝針灸,一針一針地紮下去,不知道到底扎了多少,就算再多也及不上枉死在他手上的人命。

    顧明珠問太醫:「皇上心中還清明嗎?」

    太醫道:「該是能知曉一些。」

    那樣最好了,就讓皇上看著皇後娘娘、魏大人和她一家人每日歡歡喜喜地在一起,對皇帝才是最好的懲罰。

    正思量著,就看到小黃門匆忙跑進來。

    外面傳來了魏皇后的笑聲。

    「怎麼了?」顧明珠問過去。

    小黃門道:「娘娘抱著皇長孫在看奏摺,結果皇長孫就尿在了龍椅上。」

    「我都不嫌,你們急什麼,」魏皇后道,「昕哥兒定然不是第一個尿在龍椅上的趙氏子弟,一會兒擦乾淨也就是了。」

    顧明珠就要走出去看看情形,就看到床上的皇帝一陣哆嗦,顧明珠微微一笑,慢慢聽著,這些都是皇帝最厭惡的事,若是皇帝能夠說出來,定會治罪他們,可惜皇帝現在什麼都做不了。

    撩開帘子,顧明珠只見魏皇后依舊逗弄著昕哥兒,眼睛中滿是慈愛的笑容,祖孫兩個互相對視著,就連巍峨莊嚴的養心殿彷彿都變得柔和起來。

    這時昕哥兒終於抓住魏皇後手中的毛筆,頓時發出了清脆的歡笑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
    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