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番外 不速之客 (二叔番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番外 不速之客 (二叔番外)字體大小: A+
     

    懷遠侯府中,顧崇義晃動著躺椅曬太陽。

    終於等到了春暖花開,二月里還不算太暖和,不過今日天氣格外的好,溫暖的春風夾雜著陣陣花香吹在他身上,顧崇義滿意地舒了口氣。

    當然如果夫人和珠珠在旁邊就更好了。

    轉眼珠珠出嫁快一年了,女婿在旁邊買的宅子也變成了「魏王府」,雖然魏王還沒被立為儲君,不過最近詹事府、左右春坊的官員每日都登門尋魏王議事,立儲的旨意顯然很快就會頒下來。

    這是喜事沒錯,顧崇義心中還是小小地有些惆悵,不知道到時候是要將魏王府當做太子府,還是要另擇府邸。搬得遠了,就不能時時見到他的掌珠了,現在見不到還是小事,等到女婿登基,被宮門阻隔,唉!就更難了。

    夫人最近偶爾也會皺眉思量,想來也是為這一步擔憂。

    好在岳丈大人回去了陝西,他囑咐小廚房備下一桌飯菜,今晚與夫人小酌幾杯,開解開解夫人,也與夫人敘敘夫妻之情。

    為了今晚他特意去買了兩盆「番柿」,這是恢復海運之後,從西番運入大周的,結的果實紅彤彤的格外好看,夫人見了定能喜歡。

    「夫人回來了嗎?」顧崇義問向管事。

    夫人每天都要去珠珠那邊坐坐,看這時辰應該差不多了。

    「回來了,」管事道,「夫人正帶著大爺在園子里玩呢。」

    顧崇義站起身:「去跟夫人說,今晚我們去書房裡用飯。」他還要去換一身新袍子,姑爺每次來接珠珠回去,總是穿得光鮮亮麗,也許……換件衣服真的有用處?

    他讓人在書房裡溫了酒,還事先熏了香,那「番柿」自然也擺在了那裡,夫人進門一看定會驚喜。

    管事應了一聲忙去稟告,顧崇義進門換好了衣袍向書房走去,剛剛走上了長廊,就看到門房的管事前來稟告。

    「侯爺,魏二老爺來了。」

    顧崇義一怔,這東西不是剛剛從西南回來嗎?西南打了勝仗,朝廷和魏家都該有宴席,他跑過來做什麼?

    「不見,不見……」顧崇義揮手,「就說我病了,頭疾發作不見客。」每次這東西找到他都沒有好事,他精心為夫人準備的宴席,絕不能被魏老二攪和了。

    管事還沒有轉身,顧崇義就看到一個人影慌慌張張地撲過來,還不就是魏從智。

    顧崇義的臉黑下來,來不及了。

    ……

    「侯爺為何要去書房裡用飯?」林夫人十分詫異,好端端的怎麼不來正屋?侯爺鬼鬼祟祟地在做些什麼?

    林夫人看著跑得歡暢的淳哥,有些不想去,不過……既然侯爺這樣說了,她也不能一點不給顏面。

    陳媽媽低聲道:「侯爺最近衙門忙,可能覺得許久沒與夫人好好一起用飯了……」這是侯爺讓她說的,她也只能提點到這裡。

    林夫人點點頭,去吧,看看侯爺在搗鼓些什麼?

    林夫人吩咐乳娘照顧淳哥,剛準備要走,外院管事傳消息進來。

    「夫人,魏二老爺來做客了。」

    聽到魏二老爺前來,林夫人不禁一怔,侯爺事先沒有說過啊!早知道魏二老爺會來她就提前準備好。

    想到這裡林夫人彷彿明白過來,怪不得侯爺要將飯菜送去書房,定是想要設宴款待魏二老爺,卻不好意思與她說。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還弄這一套,她是抱怨了侯爺最近衙門裡的事太多,總不回府用飯。可就是說兩句,還真的會生氣不成?她何時這般不通情達理了?

    魏二老爺才回京,連魏家都不回,來到這裡與老爺相聚,就憑這份心思,也要好好接風才是。

    林夫人道:「將魏二老爺請去書房吧!」老爺嘴上總說魏二老爺不好,心中卻一直牽挂魏二老爺,否則不能事先準備好宴席,等到現在又怕魏二老爺不肯來,這才拿她來遮掩。

    真是個小孩子,之前她一心照顧珠珠,沒有將太多精神放在侯爺身上,現在珠珠出嫁了,她才發現家裡年紀最小的不是淳哥兒而是侯爺。

    林夫人說完轉身去廚房,她再去讓廚娘做些醒酒湯,免得兩個人又喝多了。

    「侯爺事先吩咐做了醒酒湯,還讓人溫了酒送去書房呢。」

    聽到廚娘的話,林夫人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那就一切按侯爺吩咐的安排。」她樂於什麼都不必管,繼續去園子里陪淳哥。

    ……

    管事客客氣氣地將魏從智請去書房。

    一推門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盆盆紅彤彤的果子,桌子上溫著酒,小泥爐上燉著鍋子。

    魏從智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轉頭就要撲向顧崇義:「這都是為我準備的啊!大哥,你待我太好了。」

    顧崇義閃身躲開,臉色如同鍋底般黝黑:「不是。」

    魏從智笑道:「別騙我了,剛剛嫂子已經讓人與我說了,大哥一直惦念著我。」

    顧崇義胸口一滯,怒火從顧侯眼眸中噴出,竭力控制著自己才沒有將魏從智打成肉泥。

    他的宴席,他的「番柿」他精心準備的一切……

    夫人到底如何思量的?他說沒有備飯,夫人卻讓管事將人引來書房,他的心就像是被一百隻熊瞎子踏過一樣。

    「你瞧瞧我,才去了西南半年就瘦成這般模樣,嗚嗚嗚,」魏從智悲從心來,居然聲音中帶著哽咽,一雙眼睛通紅,「身上的袍子都是壞的,他們都不關切我,只有大哥……嗚嗚嗚。」

    魏從智說著拎起衣襟兒,果然被扯開了一塊。

    顧崇義剛想要問發生了什麼事。

    魏從智轉身去摸「番柿」那紅彤彤的果實,哽咽之聲也隨之停下:「這能吃嗎?」

    吃你個大頭鬼。買的時候,番商說有毒,不過此時顧崇義很想點點頭,毒死這東西,他後半生也好落個清靜。

    「不能吃啊?」魏從智道,「可惜了,這麼好看,不能吃……要不然你嘗嘗?你沒事的話,我也試試。」

    魏從智愛憐地去摸那果子。

    見到這情景,顧崇義再也忍不住,大吼一聲:「再動你就給我滾出去。」

    「好好,」魏從智就似在哄孩子,「我不動了,我知道你關切我,我絕不再動了。」

    關切個屁,顧崇義冷聲道:「我怕你給我碰髒了。」他本來滿腔柔情蜜意,準備在與夫人賞花時說,眼下被魏從智如此……他那些風花雪月全都煙消雲散了,到時候他要如何面對夫人?

    這些「番柿」算是白買了。

    顧崇義冷冷地道:「魏家不是擺了宴席?」

    說起這件事,魏從智就更加難過:「那不是為了我擺的宴席,那是為了招待西寧侯木家人的。」

    說起木家人,魏從智臉上明顯閃過一絲古怪的神情。顧崇義心中微動,這東西去了西南,不會浪出了什麼事吧?

    顧崇義道:「你做了些什麼?」

    魏從智搖頭:「我就是不小心迷了個路,抓了個木家家將引路,探探西南邊疆的情形……與那家將同食同宿,還教了他一身的武藝,我做的都是好事啊。」不應該落得這般境地。

    現在木家找上門來,他有家不能回,只能四處躲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