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過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過世字體大小: A+
     

    林太夫人沒能刺傷崔禎,眼睛中的恨意更盛,她惱怒地開口道:「你怎麼不死?」

    林太夫人想著崔渭和弟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整個人向崔禎撞過去,先是撞翻了崔禎手中的碗,接著揚起手狠狠地抓向崔禎的臉。

    這次崔禎沒有躲避,只感覺到林太夫人的指甲從他面頰上刮過,火辣辣的疼痛隨即而來。

    如此的傷害哪裡能解林太夫人心頭之恨,她手中沒有了利器,只能用拳頭,用指甲竭力地折磨著崔禎,發泄著她的憤怒和哀傷。

    由於過分用力,林太夫人臉頰上竟然暈起一片不正常的紅暈,片刻后她軟軟地靠在了崔禎懷中。

    崔禎伸手抱起林太夫人的身子,輕易地將林太夫人送回床上。

    林太夫人依舊惡狠狠地盯著崔禎,嘴唇又開啟,半晌才發出模糊的聲音:「滾……」

    崔禎伸手調暗了燈,默默地坐在旁邊。

    林太夫人的目光漸漸渙散,呼吸一陣急促,一陣緩慢。

    崔禎揮揮手讓管事媽媽退下,母親就要走了,上過戰場的人經常面對生死,對這樣的過程很是熟悉。他坐在母親身邊,算是為母親送終,雖然母親並不願意讓他守在這裡。

    眼下這樣的情形他早就有所猜測,因為進京路上他接到了崔氏長輩的家書,家書上說母親病重,米水不沾牙,他本來安排好一切事宜,準備先一步回京探望母親。

    身邊的副將無意中說了一句話:「將軍快去,我母親那時候也是支撐著等我回家。」

    聽到這話,他改變了主意,母親也是在等他回去,只不過不是對兒子的期盼,而是憤恨。

    既然這樣,他晚回去幾日也好。

    也是這個原因從宮中出來,他才沒有直接回定寧侯府,理智上他早知道要如何處置這些,他與母親的恩恩怨怨是該有個結果,總有一個人要帶著這份恨意走在前面,可不知為何,他彷彿沒有準備好似的,並不想去面對。

    將家事都安排好,一切都會過去嗎?也許是吧,可他也會就此一無所有。

    「母親,」崔禎道,「兒子一輩子不信神佛,但兒子現在希望母親安安穩穩的離開。」也許剛剛他躲開母親手中的簪子,是不想死,也許是不想母親再造罪業。

    崔禎接著道:「母親的身後事,兒子會處理妥當,崔氏祖墳不肯接納母親,但兒子問了林老太爺,林家可以,母親安心……」

    崔禎說完去拉林太夫人的手,這一次林太夫人沒有掙扎,不是因為她原諒了他,而是她沒有氣力去掙脫,但是林太夫人的呼吸仍舊急促,久久不能歸於平靜。

    是不甘心吧?

    「母親別恨了,」崔禎道,「我送走了母親、親手殺了舅父和弟弟,殺戮太重,必然不得好死,死後恐無人為我扶棺,就算到了下面也要日日受苦不得解脫。」

    林太夫人的呼吸彷彿安穩了些。

    崔禎說話的聲音冷靜而乾脆,然而他卻覺得精神有些模糊,不知是因為多飲了兩杯酒,還是終究捨不得母親離開。這畢竟是他的母親,人之將死,想到的永遠不是她的錯處,而是她的好處。

    就像崔渭死的時候一樣,那點點滴滴,異常的清楚。

    崔禎的眼睛濕潤了再次道:「母親安心走吧!我會將崔渭葬在您身邊,我們母子僅有這一生,再也不得見了。」

    聽到這句話,林太夫人又平靜了些。

    「唉。」林太夫人最終最後張大了嘴,如同在嘆息一般,之後就再也沒了動靜。

    崔禎握著林太夫人的手,靜靜地坐在黑暗中。

    過了好一會兒,定寧侯崔禎搖動了林太夫人床邊的鈴鐺。

    管事媽媽進了門,崔禎吩咐道:「母親走了,府中開始籌備喪事吧!」

    管事媽媽臉色微變,忙上前去看林太夫人的情形,她知曉太夫人不成事了,卻沒想到侯爺剛進家門就……侯爺該有多傷心。

    「不用慌,」崔禎道,「慢慢辦好。」

    有了侯爺這句話,管事媽媽就像吃了定心丸,穩住心神帶著下人按部就班地去籌備。

    崔禎大步走出了屋子,一路去了後院書房。

    正屋裡關著張氏,他不願去見,事先吩咐人將東西都挪來了書房中。

    崔禎坐下喝了杯茶,讓縈繞在心頭的情緒慢慢散去,提筆寫了奏摺向朝廷請求丁憂去職。

    寫好了奏章,下人也將孝服送進了門。

    崔禎起身讓人服侍著穿衣,林太夫人的喪事進行的井然有序。

    靈棚搭起來,崔禎就會前去守孝。

    「侯爺先歇一會兒,」管事媽媽道,「前面籌備好了,就來請侯爺過去。」

    崔禎頷首。

    下人都退了出去,崔禎坐在椅子上,腰背挺拔如山,身上的孝服傳來一股潮濕的粗麻布味道,與當年父親過世時一樣。

    無論父親還是母親,原來都是一樣的。

    想到這裡,崔禎胸口一悶,不禁一陣咳嗽,肚腹的傷口彷彿又裂開來。

    「太夫人過世了。」

    張氏看到下人手中的孝服,眼睛異常明亮,她就知道太夫人會熬到崔禎回來之後咽氣。

    不知崔禎現在可會難過?想到這裡張氏就覺得歡喜。

    「我想見侯爺,」張氏看向婆子,「事關我肚子里的孩子,希望侯爺能見我一面,侯爺定然有話想要問我,而我也有話想要與侯爺說。」

    婆子沒有說話。

    張氏摸著自己大大的肚子:「就算不想要見我,侯爺應該也想看看這孩兒,你與侯爺說,若是他不來,這孩子定會失望,說不得就死了。」

    婆子不願意理會張氏,但張氏的話她還是要稟告給侯爺。侯爺回來了,張氏知曉自己將被處置,現在提及孩子無非是想要挾侯爺罷了。

    ……

    崔禎跪在靈棚中,將手裡的紙張送進火盆。

    看著張氏的婆子上前將張氏的話稟告給崔禎。

    火光映著崔禎的臉,這張威嚴、肅穆的臉上此時隱隱可見疲憊之色。

    婆子不禁嘆了口氣,張氏真不該這時候給侯爺出難題,侯爺剛剛回京,沒得休息就要為太夫人辦喪儀,張氏那邊再來添亂可怎麼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