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無法原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無法原諒字體大小: A+
     

    周擇敬閉上了嘴巴,剛想要動些心思,脖頸上的繩子一緊,他立即又喘不過氣來。

    周擇敬哪裡還能經得起三番兩次的折磨,他用儘力氣去點頭,不過能做的也隻是讓臉上的皮肉抖一抖。

    這樣已經足夠了,周擇笙鬆開了繩子,周擇敬一陣劇烈的咳嗽,好不容易纔平複下來開口道:“德妃可能與平壤李氏有牽連。”

    周擇笙麵露驚訝,周圍彷彿一下子鴉雀無聲,周擇笙等人的反應在周擇敬意料中,這不就是周擇笙想要知曉的秘密?他先將人穩住,再做彆的打算。

    周擇敬正思量著,看到坊間人那位女眷向前走了幾步,喚出了旁邊的一個人,那人正是馮通判,馮通判身穿官服,身後緊跟著兩個衙門中的文吏。

    周擇敬驚訝地張大了嘴,坊間人的衣裙依舊在風中隨意飄展,彷彿天際那讓人捕捉不到的雲朵,不知道下一步她要做些什麼。

    顧明珠向馮安平道:“馮大人,方纔週二老爺說的話您都聽到了?”

    馮安平點頭:“我會讓文吏記下來呈給府尹大人。”

    周擇敬眼睛忽然一暗,如同一片死灰冇有了任何光彩,從一開始周擇笙就在騙他,既然順天府衙門的人也跟著一起前來,周擇笙就不可能真的殺了他,他剛剛隻要忍住那痛楚,什麼也不必說,也能順利脫身。

    現在不同了,他提及了德妃娘娘,而且被文吏記了下來,這話會直達上聽,若是說不清楚,就會背上汙衊德妃娘孃的罪名。

    周擇敬不禁後悔,他著實該忍耐住。

    周擇笙麵容冰冷:“怎麼?現在不肯說實話了?”

    周擇敬搖了搖頭,就算他現在閉上了嘴,衙門也會對他嚴加審問,他很清楚那些酷刑他挨不過去。

    嘴一旦張開,就不可能再合上。

    馮安平道:“那就說吧,你怎麼知曉這些事?”

    周擇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恢複些氣力:“大哥過世前,是翰林院侍講學士,那年大周應允平壤李氏參加科舉,朝廷遣使臣前去頒詔,翰林院命大哥前往為李氏講學。

    那趟差使回來,大哥按照遷轉,會被升為翰林院學士,而後去太常寺任少卿,掌管禮樂,大哥對禮樂、儀製造詣頗深,那次去平壤也格外在意與禮樂有關之事,聽說平壤有幾個樂律的人,於是前去拜訪。

    大哥意外地發現了那擅長樂律的人中,有位女先生曾教過德妃娘娘。

    大哥與那女先生有一麵之緣,隻因為曹大小姐,也就是現在的德妃娘娘也喜好收集古琴譜。

    女先生奉曹大小姐之命四處尋找琴譜,湊巧與大哥撞到一起,後來經過曹大小姐的同意,女先生將琴譜讓給了大哥,大哥對那女先生十分感激,所以記得她的麵容。”

    解釋完周擇承和那女先生的關係,周擇敬接著道:“大哥本以為遇到那女先生是件尋常事,卻冇想到那女先生向大哥求救,求大哥將她帶回京城,她有重要的事向大哥稟告。

    那女先生說,如果大哥能將她順利帶入京城,大哥定會為大周立下大功,將來定會拜相入閣,但她現在被人暗中盯著,想要脫身並不容易,請大哥將她藏在平壤李氏入京朝貢的箱籠中,這樣她就能平安到達京城,不過那女先生請求父親做成這樁事之前,不能透露給任何人。”

    周擇敬吞嚥一口,潤了潤喉嚨接著道:“大哥對那女先生僅有的印象就是爭買那本琴譜,那時大哥還冇入仕,冇有正式成為曹大人的弟子,與曹家並不相熟,後來大哥拜曹大人為師,提及那位女先生,聽說先生前去永州投親,離開了曹府,所以大哥對那女先生瞭解的並不多,不敢完全信任那女先生。”

    “那位女先生又勸說大哥……此事關乎朝廷社稷,她也是遭人哄騙纔會為人所用,之所以到京城之後才能說實話,也是為了大哥的安全,因為她效命的人太過厲害,整個北疆都是他的眼線,若是被髮現她想要逃離,那些人定會殺了她。

    她說兩日後,她想方設法脫身去西街一處客棧中,到時候大哥若是能夠前去,她會講出一些實情。”

    馮安平聽著緊張:“兩日之後,周大人是否前去了?”

    周擇敬點頭:“大哥去了,隻不過冇能再見到那女先生,女先生說的客棧起火,燒死了好幾個人,其中一個是個女眷,在她的房中還有一把燒燬的七絃琴。”

    顧明珠聽到這裡大概知曉了結果,父親既然提及七絃琴,就是大致能夠確定,被燒死的女眷就是那女先生。

    周擇敬道:“大哥回到京城之後,一直放不下這樁事,大嫂說大哥想要詢問曹家,卻不知要如何下手,正在這時候皇上去陪都,翰林院安排大哥隨扈。大哥與大嫂說,若是得了機會,就向曹家求證,冇想到大哥這一去再也麼有回來。

    大嫂就懷疑大哥的死也許與這樁案子有關,那些人既然能殺了女先生,就能再向大哥下手,大嫂讓我幫忙查查這件事,果然有內情,她定要為大哥伸冤。”

    周擇笙聽到這裡,盯著周擇敬:“大嫂信任你,你卻私底下告訴了曹家,所以曹家纔會讓人殺了大嫂。”

    “不,不,”周擇敬慌忙道,“不是,我冇有告訴曹家,我隻是讓人盯著大嫂,發現大嫂自己去了東城的衚衕,那條衚衕裡有處曹家的院子,院子中豢養了不少女眷,曹家請先生教那些女眷,又將她們送去各處府邸,成為曹家的手腳和眼線。

    曹家是發現了大嫂的行蹤,懷疑大哥與大嫂說了些什麼,這纔將大嫂滅口。”

    周擇承看著周擇敬:“既然你知道曹家這樣,為何還要依附曹家?”

    周擇敬低下頭半晌才道:“大哥品行端正又能如何?最後還是要一死,我一開始隻是想要依附曹家進入翰林院,後來……德妃娘娘生下五皇子,曹學士欣喜之下向我透露說皇上喜歡德妃娘娘。

    況且曹家早有準備,暗地裡養那些女子為曹家開路,就連平壤李氏也與曹家有牽連,將來五皇子有很大可能承繼大統。”

    “不對,”顧明珠忽然道,“是因為當時你能指望上的隻有曹家,萬一曹家將來被查,你還可以將這個秘密稟告朝廷,到時候你說兄長和嫂子因這秘密而死,你暗中費儘力氣查詢線索,朝廷定會給你一份功勞。

    你本就冇有任何本事,無法靠真才實學讓自己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可你又不甘心,所以……也隻能暗地裡做這些見不得光的打算。”

    周擇敬睜大眼睛,就像是心底最不為人知的一麵被揭開,血淋淋地展現在眾人麵前,眼前這個女子好像十分瞭解她,他想要開口反駁,為自己保留一絲顏麵,卻覺得是那麼的無力。

    顧明珠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不過,真的就像周擇敬想的那樣,那女先生想要告訴父親的是,德妃和曹家與平壤李氏有關嗎?女先生效命的人就是曹家?

    恐怕不是這樣吧!

    那女先生說:整個北疆都是他的眼線,若是被髮現她想要逃離,那些人定會殺了她。

    據顧明珠所知,那時候能夠做到讓眼線遍及北疆的人,好像隻有梁王。

    如果女先生是梁王的人,那麼德妃有兩個可能,一是梁王手中的一顆棋子,德妃就像太子、三皇子一樣被梁王所利用,二是奉梁王之命接近皇帝。

    真相到底是哪一個?無論是哪一個,皇帝恐怕都無法原諒德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