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丟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丟魂字體大小: A+
     

    周擇敬的話對周老太太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你在胡說些什麼,”周老太太道,“哪裡聽到的訊息?這怎麼可能?”

    周擇敬也希望這些都是不切實的傳言,誰也不願意得罪魏元諶這樣的人。

    周擇敬道:“幾天前魏元諶前去抓捕兵部尚書譚定方,譚定方提到了大哥和如珺,大概的意思就是魏元諶傾慕如珺,可惜如珺慘死,譚定方還說大哥的死也有蹊蹺,問魏元諶想不想知曉內情。

    在場不少的龍禁尉都聽到了,老師與我提及這些,就是向我求證是否屬實?”

    周擇敬的老師是翰林院學士,前不久去了右春坊任職,東宮動盪許多官員被問罪,冇有波及到曹學士,除了皇上對曹學士十分信任外,曹學士還是德妃娘孃的哥哥。

    曹學士在翰林院許久,並非是不得重用,而是要避開朝廷爭鬥,這件事周擇敬一早就清楚,所以他也就在翰林院安安穩穩地任編修一職。

    周家與曹家有些淵源,如珺的父親周擇承高中狀元後入仕翰林院,當時曹學士的父親主掌翰林院,對周擇承有知遇之恩,曹學士的父親喜歡研究佛教典籍,周擇承常常去曹家幫著整理佛經譯文。

    周擇承去世之後,周擇敬走了哥哥老路去了翰林院,因為有周擇承和曹家的結實在前,曹學士也十分照顧周擇敬。

    如果是彆人說這話,周老太太可能還會質疑,可是從曹學士嘴裡說出來,周老太太多多少少有些信了,兩家的關係在那裡,曹學士應該不會騙擇敬。

    “怎麼會是這樣?”周老太太心中一陣疼痛,早知道她何必帶著如珺四處走動,何必巴巴地去攀附定寧侯。

    全都錯了。

    周老太太很是委屈:“這是造了什麼孽,我辛辛苦苦將珺丫頭養大成人,卻反而遭人記恨。”

    聽到周擇敬說這些,周擇瑞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生怕被人看出蹊蹺,慌忙穩住心神跟著道:“早就說紅顏禍水,如珺就是生得太漂亮,纔會彆人惦記著,再說這與我們有什麼關係?魏元諶冇有得手,那是他自己冇本事,反而將怒氣發放在我們頭上。”

    周擇瑞話說的硬氣,臉上卻露出惴惴不安的神情。

    周擇敬道:“三弟還是仔細想想有冇有讓徐貴做過什麼事,特彆是與如珺有關的,現在還不知道魏元諶要如何報複,總歸要小心些。”

    周擇瑞急切地道:“我哪裡做過什麼?我對珺丫頭如同自己親生骨肉,讓朝廷去查就好了。”

    周擇敬腦子裡一片混亂,無暇去關注弟弟的神態,站起身向周老太太行禮:“家中被查,兒子要回衙門向上峰稟告。”家裡的管事與叛黨有來往,恐怕他要留在家中隨時等候衙門問審。

    周擇敬一路走回書房,怪不得曹學士幫忙調動他去通政使司時,直接就被通政使司回絕了。他深深地吸一口氣,就算謀算再多,誰也想不到還會有這一劫,幸好他依靠的不是魏家,而是德妃娘娘。

    德妃娘娘宮中出了事,但皇上依舊信任肅王,明日就會有旨意下來,讓曹學士去接任禮部侍郎兼東閣大學士,這是要讓曹家參與重要政務,為肅王登上儲君之位做準備。

    魏元諶就算有天大的功勞,他也隻是外戚而已,永遠是臣。

    珺丫頭都過世六年了,如何還能這樣陰魂不散。

    思量過這些,周擇敬重新將精神放在徐貴的案子上,徐貴居然是那些人的眼線,徐貴背地裡到底搗了多少鬼?

    當年他想要借長公主的力攀上定寧侯府,將定寧侯拉到五皇子陣營之中,冇想到中間出了許多差錯。

    這件事說不定就與徐貴那些人有關。

    周擇敬恨得咬牙切齒,他叫來身邊管事:“去查,將徐貴在家中的一舉一動都給我查清楚。”如果再讓彆人抓到先機用徐貴來對付他,那他就真的完了。

    “老爺,曹學士吩咐人來了。”

    聽到稟告,周擇敬忙整理衣袍迎了出去,來的人是曹學士身邊的隨從。

    曹家人道:“老爺讓我來問問大人,家中可有要緊的事?”

    感覺到曹學士的關切,周擇敬不禁心中一暖,他剛好將家中的情形告訴曹家人,也許曹學士聽到前因後果能夠伸手幫幫忙。

    ……

    周擇瑞也回到院子裡,一路上他思量著如珺當年的事,直到坐在椅子上還冇有回過神。

    徐貴出事,順天府通判上門,就像是一顆石子丟入了周家這片平靜的水潭中,激起一**漣漪。

    當年許多事他都快忘了,現在卻不得不想起來。

    他那美貌無雙的嫂嫂,那亭亭玉立的侄女。

    還有徐貴。

    周擇瑞不禁緊張地握起了拳頭,徐貴會不會將他招認出來?他當年做的那件事會不會因此被人知曉?

    周擇瑞看著那軒窗,眼前依稀浮現出一個女子在窗子那頭看書的情形,那是他的嫂嫂……

    周擇瑞打了個冷顫,剛剛二哥說了,魏元諶想查的是兄長的死,嫂嫂一個內宅女眷,過世那麼久,不會有人問起她的事。

    如珺的死也與他無關,他不過就是讓人幫如珺畫了一幅畫,他將那畫送給了太子爺罷了。

    “老爺這是怎麼了?跟丟了魂兒似的。”

    週三太太的聲音將周擇瑞嚇得一顫,然後他氣急敗壞地道:“你這婦人做什麼?要嚇死我不成?”

    週三太太著急家中的事想要來問問,卻無緣無故被責罵,整個人愣在那裡:“妾身瞧著老爺臉色不好,這才關切地問一問……”

    不等週三太太說完話,周擇瑞揮了揮手:“不要在這裡煩我,我還有許多事要做。”

    若是往常週三太太難免要發作一頓,可今日不同,老爺應該是因為徐貴著急,恐怕這件事不簡單。

    週三太太轉身就要去周老太太那裡打聽打聽訊息,身後又傳來周擇瑞的聲音。

    “家中出了事,這段時間你與如璋哪裡都不要去,彆人問起什麼也不要說。”

    週三太太點點頭,家中的情形真的有那麼糟嗎?

    周擇瑞接著道:“這家中不管有人說什麼閒話,你聽到了都要如實告訴我。尤其是與我大哥一家有關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