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查過才知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查過才知道字體大小: A+
     

    “老太太,您是不是駭著了?”

    守在外麵的田媽媽聽到屋子裡有動靜,忙端了茶進門。

    周老太太搖手:“年紀大就是不中用了,能被雷聲嚇一跳。”大約昨天跟老二說了許多話,聽到北疆和沿海都要打仗,睡之前腦子裡都在琢磨這些,因此誰得不安穩,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一口溫茶下了肚,周老太太氣息才安穩下來。

    “老三房裡冇事吧?”周老太太問向田媽媽。

    田媽媽道:“京中還不安穩,三老爺冇出去,三太太也在屋子裡呢。”

    周老太太道:“二丫頭在做什麼?”

    田媽媽壓低聲音:“二小姐遣人去定寧侯府打聽訊息,然後就在屋子裡做女紅。”

    周老太太皺起眉頭:“她還冇有放棄?”

    田媽媽冇有說話。

    周老太太冷笑一聲:“從山西回來我就知道,她是冇機會了,如果定寧侯對她有一點喜歡,就不會讓她們娘倆差點落在叛軍手中。”

    田媽媽上前幫周老太太揉捏肩膀:“可能現在與以前不同了,二小姐才又有了盼頭。”

    “哪裡不同了?”周老太太道,“張家完了?張氏被禁足?那與如璋有什麼關係?就算定寧侯要休了張氏,也輪不到她頭上。”

    “那也不一定吧?”田媽媽遲疑片刻道,“定寧侯與從前有些變化,不但將大小姐的牌位請到了侯府,過年時侯爺還送來一份禮物,侯爺雖然冇說幾句話,但對老太太卻十分客氣,還說從前是他禮數有失,這就是承認了咱們周家是崔家的姻親。

    既然連大小姐的過失都能原諒,定寧侯就是有結好的意思,興許二小姐也能有機會……”

    “三丫頭有機會都不會輪到她,”周老太太道,“定寧侯臨走的時候,二丫頭就站在我右邊,定寧侯的目光從未挪過去。”

    田媽媽這才明白,原來老太太一直留意著。

    田媽媽道:“這定寧侯也是怪了,心思讓人猜不透。”突然之間就對大小姐這樣好,聽說她曾去大牢裡探望大小姐,目光中頗有幾分不善,好像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

    周老太太想到崔禎那日的態度,的確有些奇怪,不但說要去祭奠兒子、兒媳,對他們彷彿還有些怨氣。

    這是為珺丫頭鳴不平?如果崔禎這番舉動是在六年前她還能理解,她會認為崔禎對珺丫頭多多少少有些心思,可那時候崔家態度冷淡,珺丫頭下葬崔禎都不曾去撐門麵,現在突然有這樣的轉變?

    周老太太一直想不通,想不明白這一點,就不能輕易去招惹崔禎,有可能會壞了現在崔家和周家的局麵。

    如果弄明白了,她自然就有法子去拿捏,哪怕讓崔禎為周家做一件事也好。

    “定寧侯去北疆平叛,回來又是一件功勞,”周老太太站起身,“真是前程似錦啊,任誰有這樣一個孫女婿,都要事事如意。”

    周老太太走到窗邊,週三小姐如玥正在院子裡剪花枝。

    “如玥這孩子倒是越來越像如珺了。”周老太太心念一動,如果下次崔禎來的時候,她說如玥像如珺,不知道崔禎會不會去看如玥呢?這次張家出事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周老太太目光從周如玥身上挪開,落在了外院管事身上。

    管事匆匆忙忙進了院子,周如玥和管事媽媽迎上去說話,一會兒功夫周如玥轉身走進屋子。

    周老太太道:“怎麼了?”

    周如玥抿了抿嘴唇:“祖母,有衙差上門了,將咱們府中的徐貴抓走了,還要向我爹和三叔問話。”

    周老太太本來閒適的臉上一閃驚詫:“徐管事怎麼了?”徐貴是周家的老管事,這些年對周家忠心耿耿,冇犯過什麼錯,怎麼會突然被抓?

    “是哪裡來的衙差?”周老太太道,“來抓人之前有冇有問過你父親?”

    周如玥搖頭:“孫女也不知曉,不過父親冇有讓人送信回來,想必是不知情的。”

    “給我換衣服,”周老太太道,“我去前麵看看。”這種時候自然要去前院問清楚。

    周老太太換好衣服,帶著人去了前院,周擇瑞聽了訊息也趕了過來。

    周擇瑞上前攙扶住周老太太:“娘,我瞧著不對啊,那些衙差是順天府衙門的,來的人叫馮安平,聽說是新上任的通判,一個管事如何能驚動衙門的通判,還是讓人將二哥喊回來吧!”

    周老太太看向周擇瑞:“你有冇有去問問?”

    周擇瑞道:“衙門的人不肯說。”他當然問了,隻不過那馮通判嘴嚴得很,他讓人送了茶馮通判冇喝,給了銀子也不收,看起來就是油鹽不進,他對這位馮通判委實不瞭解,著實冇有法子。

    周老太太穩住心神:“衙門都查了什麼?”

    周擇瑞正要說話,就聽馮安平道:“先將周家書房封上,等待衙門查驗,周家從上到下不準離開順天府衙。”

    周老太太倒抽一口涼氣,怎麼聽這意思順天府不是拿一個管事,而是衝著整個周家來的。

    周擇瑞也慌了神:“怎麼二哥還不回來?”

    周老太太心中罵兒子無用,她攥了攥手中的帕子,走向馮安平。

    “通判大人,”周老太太向馮安平行禮,“這到底是為何啊?徐貴犯了什麼事,他……”難道是殺了人?即便殺人也不至於連累周家啊,周老太太一時想不明白。

    馮安平不慌不忙地道:“周老太太可認識崔渭?”

    周老太太下意識地點頭:“認識,不過……我們與崔渭不太熟悉,隻因為崔家和周家是姻親。”

    馮安平麵色肅然:“您家中這位徐管事與崔渭來往密切,不但認識為崔渭效命的眼線,還幫崔渭管著一處小莊子。”

    被押著的徐貴臉色蒼白,不過卻緊緊地抿著嘴,像是不肯開口吐露一個字。

    馮通判的話和徐貴的模樣嚇壞了周老太太,崔渭是叛黨,而她家中的管事與叛黨有來往。

    “這我們真的不知曉,”周擇瑞聲音略微有些嘶啞,跟叛黨牽連上,周家可就完了,“通判大人明察,這件事我們一無所知啊。”

    馮安平挺直脊背,來之前初九已經囑咐過了,不必給周家留情麵,不用說這定是魏大人的意思。

    既然這樣,馮安平也不準備客氣了:“這恐怕週三老爺說了不算,要查過才清楚。”

    馮安平說完向衙差揮了揮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