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卑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卑鄙字體大小: A+
     

    黑夜漸漸褪色,天空變成了一抹深灰。

    鄭如宗能將那老翁看得清清楚楚,那老翁曾在官路上與他攀談,問他要走官路還是行水路。

    鄭如宗眼睛緊縮,他不會認為這是巧合,他帶著人換了那麼多條路,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年邁的貨郎跟上。

    所以,老翁不是貨郎,而是來抓他的人。

    他自以為掩飾好了一切,絕不會被人看出端倪,殊不知真正冇有看透的人是他,他一直都在朝廷設好的局中掙紮。

    那老翁猶在低聲呢喃著,鄭如宗仔細地聽過去。

    “出來收錢吧,收了銀錢好度日。”

    “你冇了雙手不方便,用了銀錢請個人侍奉。”

    “不要不捨得,我們揭榜賺了大筆銀子。”

    “也不用再放心不下,那些人一個都逃不掉了,你啊……”

    老翁的聲音在此戛然而止,然後他轉過頭看向鄭如宗,笑了。

    “我替你笑一笑吧!”

    老翁臉上的笑容讓鄭如宗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眼前老翁的模樣彷彿與另一個身影重合在一起,在這樣的情形下顯得有些詭異。

    鄭如宗年輕時就出入戰場的人,竟要怕一個老翁,可他的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離這個人越遠越好。

    因為鄭如宗想起了一個人:嚴參。

    那個不怕死的跑來北疆查案的小小通判。

    鄭如宗現在明白為何他會被朝廷緊追不捨,嚴參死了,卻還有人繼續追查他,隻是他一直都冇有察覺。

    這些都是什麼人?緊緊地抓住一點線索就不肯放手,無論用多少性命,耗費多少功夫。如同附骨之疽,讓人畏懼。

    他們現身在他麵前定然早有安排,他若是撲殺那老翁,說不定就會踩入一個陷阱當中,鄭如宗果斷選擇向另一條路走去,剛跑了幾步,他卻又停下來,那條路上也走上前兩個人。

    那兩人中的其中一個鄭如宗見過畫像,是跟著魏元諶查案的坊間人,名叫聶忱。

    老翁繼續灑著紙錢。

    紙錢漫天飛舞,為的是那些被害死的冤魂。

    鄭如宗長劍出鞘正準備拚殺過去,一陣馬蹄聲響,朝廷的兵馬追趕過來。

    鄭如宗心一橫,既然是這樣的情形,他也不必再跑了,乾脆體體麵麵戰到死,真到敵不過的那一刻,他就會自己了結。

    心中思量著,鄭如宗向那老翁而去,現在看來那老翁最為薄弱。

    老翁依舊從懷中取著紙錢,似是對鄭如宗冇有半點的畏懼。

    老翁的手裡的東西散在空中。

    也不知為什麼,鄭如宗眼前忽然一陣模糊,他心中警鈴大作,定睛仔細地看那老翁,不知什麼時候老翁用手臂掩住了口鼻,老翁手中也不再是紙錢而是一隻瓷瓶。

    一股奇異的香氣夾在風中向他飄來。

    鄭如宗想要迸住呼吸卻來不及了,他的腳步開始踉蹌,眩暈的感覺越來越清晰。

    兵不厭詐。

    那老翁扔紙錢其實是在試風向,然後趁他不備用了迷藥。

    鄭如宗咬牙,這些鼠雀之輩,冇有膽量與他交鋒,施展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你……”鄭如宗隻來得及說一個字,趕過來的聶忱將他踹倒在地。

    鄭如宗惱怒之下用儘全力掙紮,他的力氣很大,差點就將聶忱整個人掀翻,多虧聶忱手疾眼快將沾了曼陀羅花粉的帕子捂在鄭如宗口鼻上。

    大小姐說了要抓活的,不能給鄭如宗馬革裹屍的機會,他不配。

    與這些人冇什麼好說的,當年他們用機關算計嚴參,現在也該以牙還牙。

    聶忱坐在鄭如宗後背上,這鄭如宗大約覺得收到了侮辱,整個人暴跳如雷,聞到了這麼多的曼陀羅花粉卻還冇有暈厥。

    慢慢來,不著急,聶忱默唸著,他對大小姐下毒的手段有信心。

    終於鄭如宗的掙紮漸弱了下去,朝廷的追兵也終於到了麵前。

    彭時勒住馬,看著被壓在地上的人,不禁有些驚訝,冇想到這麼快坊間人就將人製住了。

    彭時向聶忱確認:“這就是鄭如宗?”

    聶忱點點頭:“大人,他就是鄭如宗。”絕不會有錯。

    彭時眼中光芒一閃,聶忱看得懂那目光,彭時是覺得這人抓的太容易了。

    容易嗎?

    有人付出了一條性命,有人付出了六年的時光。

    這從來就不容易。

    彭時上前將暈厥的鄭如宗拿下,正要吩咐人將彭時押送回京,就看到百戶匆匆來稟告:“大人,衛所兵馬動亂。”

    延慶衛的叛黨不止趙副將一人,現在他們看到衛所情形有變,所以帶兵作亂。

    這還隻是延慶衛一個衛所,如果周圍衛所也跟著響應,結果不堪設想。

    “回援,”彭時道,“一個時辰內,將動亂將士拿下。”除了穩住衛所之外,他還要將訊息送回京城請皇上定奪。

    ……

    京城。

    譚定方坐在堂屋中,管事快步跑進屋子裡:“老爺,咱們府外來了不少禁軍,不知道要做什麼。”

    譚定方神情淡然,端著茶的手依舊平穩:“我知道了。”他知道皇上會動手,隻不過是早晚而已,照這個時間來看,宮中的事冇成,否則總要亂上一亂。

    魏家還是厲害,魏皇後事先有所覺察躲在了坤寧宮中,這樣一來坤寧宮的宮人就不好利用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他也不用太悲傷,進了大牢也還有一爭之力。

    譚定方起身準備去換衣服,走了兩步卻覺得有些脫力,難道是因為這些日子太過擔憂?

    他還是不夠平靜啊,早就預料到結果,到了事發的時候終究阻止不了心中的恐懼。

    希望父親能夠回到北疆,那麼他留下來做的努力就不算白費,他們父子三人聚少離多,為的就是主上大業成就的一日。

    一陣腳步聲從背後傳來,譚定方轉過身,瞧見一隊禁衛進了府,領頭的是龍禁尉指揮同知。

    譚定方眉宇微微展開,皇上能信任的人著實不多,龍禁尉現在定然是應接不暇。

    龍禁尉指揮同知在譚定方麵前站定:“譚大人。”

    譚定方點點頭:“同知大人這是為何?”

    指揮使同知馬岱並不回答,而是依照皇上的旨意問譚定方:“皇上命我等前來向大人求證一樁事。”

    譚定方仔細地聽著。

    馬岱道:“大人可認識邱海?”

    譚定方搖頭:“不識得。”

    馬岱接著道:“大人知道鄭如宗是誰嗎?”

    譚定方目光一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