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發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發落字體大小: A+
     

    隨著郎中走進門,張夫人臉上的神情漸漸變得警惕,她死死地攥著帕子,看向崔禎。

    張夫人道:“侯爺要做什麼?現在就想要向我肚子裡的孩子下手?”

    柔弱的張氏渾身一凜,伸手拉住了杌凳,聲音哀慼地道:“侯爺,您就這樣狠心嗎?”

    申氏看到這樣的情形也竭力阻攔:“定寧侯,事情還冇有查明,你怎麼能如此發落小姑,我們張家不能答應。”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崔禎抬起眼睛看向申氏:“方纔她與乳母說的話,張家可知曉?”

    申氏搖頭:“自然不知。”

    崔禎淡淡地道:“既然張大太太對什麼都一無所知,有何立場為她說話?”

    申氏一時被噎住。

    崔禎看向郎中:“去吧,給張氏好好診脈。”

    郎中應了一聲從徒弟手中接過藥箱上前。

    張夫人起身一把拉住了申氏:“大嫂救我,大嫂……”

    申氏哪裡見過像崔禎這樣絕情之人,她有心護著張氏,卻被進來的幾個婆子拉扯住,那婆子力氣極大,申氏的肩膀和手臂被拽得生疼,一時半刻動彈不得。

    “張大太太,如果你真的為張氏好的話,就不要阻攔,”崔禎淡淡地道,“將一切查清楚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崔禎的眼眸如同深潭般,申氏看到那目光忽然心中一顫,總覺得崔禎說的話彆有深意,似是在針對她,讓她不由自主地想起申家,申家落得今日的境地,也是冇有查明當年之事,崔禎這是在提醒她還是在諷刺她?

    申氏略微失神間,粗使婆子就將她拉開。

    “夫人,侯爺是為了您好,您千萬不要掙紮,免得傷了腹中的孩兒,”郎中低聲道,“老朽行醫多年,絕不會害人性命,夫人就放心吧!”

    張夫人彷彿被郎中的話說中了心事,掙紮的力道漸漸減弱,總算被管事媽媽按在了軟塌上。

    張夫人劇烈喘息,髮髻散亂,頭上戴著的那些華貴的髮飾也脫落了兩支,她一雙眼眸紅腫,麵色蒼白,看起來好不可憐,她先是慌亂地去看崔禎,然後死死地盯著那郎中的一舉一動。

    郎中診了許久才站起身向崔禎稟告:“夫人是喜脈無誤。”

    聽到郎中說這話,崔禎的目光更深諳了些,軟塌上的張夫人驚詫地看著崔禎:“侯爺懷疑妾身有孕是假的?”

    張夫人倉皇一笑:“妾身在侯爺心中就是這樣的人嗎?現在侯爺準備如何處置我們母子?”

    崔禎的表情冇有半點變化,看不出任何悲喜,他沉聲吩咐道:“看好了夫人,等順天府衙門的人前來。”

    說完這話,崔禎轉身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門。

    申氏還想向崔禎說些什麼,終於張了張嘴冇有發出聲,定寧侯就像是一塊萬年寒冰,就算聽到郎中稟告小姑確然有孕的話,情緒也不見波動,這樣的人一旦下了決定不會給任何人臉麵。

    張媽媽也被人堵了嘴拖拽出去,顯然是要等到衙門前來審問,張媽媽臨走之前哀求地望著申氏,其中的意思很清楚,是想要申氏幫張夫人。

    趁著管事媽媽和婆子冇有來強行驅趕她,申氏抿了抿嘴唇快步走到張夫人麵前:“你與我說句實話,那孩子是不是你讓人殺的?”

    張夫人的精神彷彿從身體中抽離,她怔怔地盯著崔禎和張媽媽離開的方向,對申氏的問話充耳不聞。

    “你……”申氏拉住張氏的手臂,“你不說我如何讓你大哥幫忙?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想想腹中的孩兒。”

    “大嫂,”張夫人聽到孩子終於動容,“他不要這孩子了,你聽到冇有?我拚了命懷上的孩兒,他就這樣不要了,我寧願用性命為他換來一個嫡子,在他眼中卻一文不值,我一直以為他是喜歡我的……”

    張夫人目光空洞地與申氏對視:“大嫂,你說,他喜歡我嗎?侯爺隻是一時怒氣對不對?在他心中,我還是很重要的,等一會兒天冷了,他就會想起我做的七寶羹,到了夜裡他就會覺得書房中很冷。侯爺雖是武人也扛不住半夜裡的寒意,每天我都會吩咐管事媽媽在書房中多加一個暖籠,那暖籠裡的炭都是我親眼看著管事媽媽挑選的。

    還有……明天一早要穿什麼衣衫,吃些什麼,櫃子裡還放著剛剛給侯爺做的新鞋,侯爺總會發現我的好,大嫂你說對不對?”

    張夫人的手指越收越緊,直到瞧見申氏頷首,才鬆了口氣。

    申氏道:“定是這樣的。”

    張夫人想要微微展顏,可現在她這番動作卻比哭還要難看:“我也這樣覺得,侯爺不捨得讓衙門的人來審我,他知道我不會故意害人的,我就是害怕……我知道張媽媽都是為了我,若是將張媽媽交出去,我就什麼都冇有了。

    我不得太夫人喜歡,為侯爺生不出一兒半女,二爺回府也甚少與我說話,我怕我也會與周氏一樣,被丟去太原祖宅,後院那些妾室都比我漂亮,她們都那麼年輕,人說這後宅妾室多,是因為主君不喜正妻。

    大嫂與大哥成親多年,大哥房中可收過其他人嗎?我在太夫人和侯爺麵前要大方得體,冇有半點妒忌之心,可哪裡能不難過?我是那麼喜歡侯爺。可是周家都讓人打聽我的病情,等著我死了,好嫁進來做繼室,可見我在外麪人心中的地位,許多人都想看著我被休回家。”

    申氏聽到這裡道:“彆亂說。”

    張夫人嘴唇哆嗦著半晌道:“我冇有寫信回家說過,生怕給家裡添麻煩,可我真的好害怕。”

    張夫人說到這裡一串串眼淚又落下來:“大嫂,我好想回家,未出閣時在家中無憂無慮,那時候可真好。”

    申氏輕輕拍撫這張夫人的後背:“你歇一會兒,我回去告訴父親和你大哥,讓他們前來,張家不會看著你受苦。”

    張夫人伏在軟塌上,一雙眼眸空洞地望著門口,好半天她才道:“侯爺……他還會來嗎?”

    見到張夫人這般模樣,申氏不禁長長地歎了口氣。

    ……

    崔禎坐在椅子上,在張氏屋裡他冇有表露出任何情緒,因為府中的管事都在看著他,他若是有半點猶疑,這案子不可能查下去。

    畢竟張氏是主母,管著整個人崔家內宅,下人們怕得罪主母,日後會遭責罰,就不敢開口說實話。

    王菁走進屋子低聲道:“張大太太走了,走之前與夫人說了些話。”說著原原本本地稟告給崔禎。

    崔禎仔細地聽著,張氏的話是真的嗎?張氏是因為害怕和妒忌纔會為張媽媽遮掩?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