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受了委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受了委屈字體大小: A+
     

    魏元諶在顧家門口下了馬,抬頭看了看“顧府”上麵的門楣,然後拂了拂衣袍上麵的雪花,這纔跟著顧崇義走了進去。

    從前都是他自己找各種理由前來拜會,今日這是第一次顧侯讓人來請他入懷遠侯府,想到這裡魏元諶看向初九,初九急忙彎腰抖掉身上的不該有的臟汙,就差點將鞋底也擦乾淨,生怕三爺不滿意。

    顧崇義和魏元諶在書房中坐下,管事端來兩盞茶,輕手輕腳地合上了門退了出去。

    顧崇義這纔看向魏元諶:“譚定方說有人暗地裡對付他,譚子庚是被人冤枉的,他又提及趙老將軍在大寧那一仗,說的與兵部當時查到的大概一致,當時趙老將軍命他守古北口,他用古北口的火器抵抗韃靼,他如此瞭解火器都是因為白官正的女兒,白大小姐。”

    顧崇義仔細回想譚定方的神情,在說這些話時,譚定方不像是在撒謊,不過……

    顧崇義道:“能看得出來,譚定方還隱瞞了一些內情,應該事關大寧。梁王之亂後,大周兵力、軍資不足,冇有及時修葺好城池,整飭衛所,譚定方將戶部的文書遞給我看,大寧附近幾乎顆粒無收,北疆有大寧就能與大同、宣府,丟了大寧之後,北疆必然不穩。”

    譚定方一直在說北疆的防務,顯然對北疆十分憂心。

    桌案上的燈映著顧崇義的眼睛,半晌他纔看向魏元諶:“聽起來真是真假難辨。”

    “侯爺,”魏元諶道,“您可知懷王的母舅在何處任職?”

    顧崇義隻想著北疆邊戍重地,魏元諶忽然提到懷王母舅,顧崇義腦子裡的迷霧像是一下子被人吹散開來,眼睛也跟著一亮。

    魏元諶道:“懷王的母舅梁知安曾在兵部任職,之後升遷去了工部,現在時任永平府知府,朝廷放棄大寧之後,防線就要南移? 東北一線,永平府首當其衝,每年朝廷會撥大量軍資加強永平府防務? 用來加固城牆、煉製兵械? 還要增派兵馬前去駐守。”

    顧崇義看著魏元諶:“譚定方緊抓著大寧不放? 擋了梁知安的路,所以梁知安纔會設法除掉譚定方?”

    顧崇義心中一喜,伸出手拍了拍魏元諶? 現在想想譚定方就是這個意思? 從譚家走的時候,他還囑咐我,要為大周邊疆出力。

    懷王母妃的孃家就在永平府? 懷王的母妃雖然去的早? 梁氏也並非魏家這樣赫赫有名的世家女? 但出身卻比二皇子和貴妃娘娘要高些? 東宮冇有被廢之前? 懷王整日在府中研習學問? 梁家也順理成章回到了永平府,如果大周駐防南移,永平府就會變得更加重要,魏元諶在山西查案,涉及到榆林鎮? 這麼一看? 大同、宣府? 再加上永平府? 這是有人在向整個北疆下手,懷王做了東宮之後,有這樣的舅舅相助? 定會穩固根基,將來也能與貴妃黨抗衡。

    思緒一點點地被理清,顧崇義也就冇有剛剛那麼急切,這纔想起來吩咐:“快讓人將準備好的飯菜送上來,我們先吃了飯,再接著說。”

    顧明珠看著管事從大廚房中捧出食盒送去前院的書房,雖然飯菜並不是很隆重,但廚娘做得精細,尤其是桂花糕,上麵還放了一層糯米,不那麼甜又多了幾分軟糯。

    顧明珠將嘴裡的桂花糕嚥下,現在趁著管事媽媽不注意,她就可以溜到前院去,隻不過前院的書房外太冷了,著實不太適合躲在那裡偷聽,還是魏大人好,光明正大地坐在屋子裡與父親吃東西、喝茶。

    顧明珠不禁皺起眉頭,這可是她自己家,怎麼倒羨慕起坐在書房中的魏大人了?/>

    寶瞳低聲道:“大小姐下次去魏家,也該多吃些點心。”魏大人吃的太多,這樣經常上門,她總覺得大小姐虧了。

    “走吧,”顧明珠道,“我們去後院的小書房。”魏大人與父親說完 話,應該會偷偷來書房裡找她,眼下案情到了關鍵時刻,總要將打聽到的訊息都傳給她纔是。

    顧明珠帶著寶瞳一路走向後院:“讓人去跟母親說一聲,我在書房裡看書。”

    林夫人一轉眼就找不到了珠珠,不由地歎口氣,在彆人府上都約束不了珠珠,更彆提自己家裡了,珠珠大約比她都瞭解自家院子,除了自家牆頭冇踩過之外,珠珠可能都走遍了。

    林夫人正要回到正屋裡休息,就看到管事走過來:“夫人,定寧侯和張夫人來了。”

    林夫人看著紛紛揚揚的雪花,今天怎麼都趕在一起了,禎哥兒八成也是惦記荷花衚衕的事。

    “快去跟侯爺說一聲,”林夫人道,“將張夫人請到我屋子裡,這麼冷的天,禎哥兒也不知道心疼媳婦兒,還將張夫人一起帶來做什麼?”

    至於侯爺要不要讓魏三爺與禎哥兒見麵與她無關,侯爺偷偷摸摸帶人回來,如今被堵個正著,不免有些兩難,是準備冷落了魏三爺先去與禎哥兒說話,還是乾脆將他們拉在一起,全由得侯爺定奪。

    ……

    崔禎帶著張夫人走進顧家。

    走到垂花門,崔禎停住腳步吩咐張氏:“你與姨母仔細說說前因後果。”

    張氏點了點頭,眼看著崔禎要離開,她急忙道:“侯爺,您不怪妾身吧?”

    崔禎迎上張氏的目光,深沉的眼眸中一閃溫和:“我知道你是好心,去吧,不用放在心上。”

    張氏眼睛一顫,向崔禎行禮:“多謝侯爺。”說完 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

    崔禎看著離開的張氏,眉頭微微皺起,他聽說譚子庚和荷花衚衕的親事是張氏先提及的,心中不由地一沉,與張氏說話時口氣也稍稍重了些,引得張氏哭了一場,然後求著他一起前來懷遠侯府將這件事說清楚。

    張氏才掌管內宅,之前也不怎麼出府宴席,就連與孃家都不常來往,為荷花衚衕引薦譚家人時大約也冇想那麼多。崔禎想到這裡抬腳向前走去,他想著要與張氏好好相處,可能是最近家中總不得安寧,難免做得不儘人意。

    “定寧侯爺,”顧家管事上前道,“我家侯爺請您去書房。”

    管事說完 走到旁邊引路,仍舊冇忘記將話說清楚:“老爺書房還有彆的客人在。”

    崔禎下意識地停下:“是誰?”

    管事道:“魏家三爺。”

    崔禎眯起眼睛,魏元諶?在這樣的時候姨父見魏元諶,可是為了荷花衚衕的案子?姨父現在如此信任魏家了嗎?

    ……

    張夫人一路走進林夫人院子,在門口脫下了氅衣,張夫人才走進門去。

    一陣寒意被張夫人裹挾進了外間,張夫人立即道:“我在這裡暖一暖在去裡間與姨母說話。”

    “哪有那麼多事。”

    林夫人笑著撩開簾子,當見到一臉憔悴的張氏時,林夫人不禁一愣:“你這是怎麼了?剛剛哭過?誰欺負你了,快與姨母說一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