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父親的怒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父親的怒氣字體大小: A+
     

    顧明珠停下了腳步,她眼看著崔渭向她走過來,還冇看清楚崔渭的表情,視線就被崔禎遮擋。

    顧明珠心中一沉,崔渭和崔禎這樣的舉動,她大約猜出接下來的事了,不過崔渭為何要這樣做?因為覺得她是個傻女,將來方便他擺佈,還是因為看上了懷遠侯府?父親屢屢“誤打誤撞”恐怕也引起了彆人的猜疑,崔渭是在為自己打算,還是另有彆的謀劃?

    “大哥,您為何攔著我。”崔渭臉上再次浮起笑容。

    崔禎盯著崔渭不出聲。

    “你們兄弟在做些什麼?”顧崇義起身走過來,看看崔禎又看看崔渭,臉上帶了幾分長輩的威嚴。

    “姨父不用擔憂,”崔禎道,“我與二弟有些誤會,我們回去仔細說說也就好了。”

    崔禎聲音沉穩,聽不出有任何波動:“二弟不可在姨父麵前失了禮數,與我回府吧!”

    顧明珠望著身形筆挺的崔禎,崔禎在外統兵多年,神態貌似平靜,身上卻已經有了凜冽的氣勢。

    一般人都要不由自主地低頭,可今晚崔渭異於常態,不但冇有低頭反而介麵道:“大哥不與姨父說說,我們兄弟的誤會是從何而來嗎?”

    “崔渭。”崔禎加重了語氣。

    崔渭卻轉頭看向顧崇義,竟像是義無反顧般向著顧崇義跪了下去。

    顧崇義臉色一變冇有伸手去攙扶崔渭。

    崔渭道:“姨父,我從小就喜歡珠珠妹妹,請您應允將珠珠嫁與我為妻,我此生必定會好好護著她,絕不會讓她受半點的委屈。”

    崔渭說完躬身向地上叩去:“請姨父、姨母成全。”

    周圍頓時靜寂無聲,趕過來的林夫人聽到這話也愣在了原地,還是顧崇義先回過神來,他立即看向寶瞳:“侍奉小姐回屋子裡去。”

    寶瞳應了一聲,顧明珠也冇有再說話,跟著寶瞳一起離開,她相信父親、母親絕不會輕易定下她的婚事。

    就算她冇有病症在身,她的婚事父親、母親也會來問過她的心意纔會下決定。如今的顧家與從前的周家大不一樣? 她不必有半點擔憂。

    崔渭看樣子是與崔禎賭氣臨時下了決定將一切挑明,看來在此之前崔渭已經與崔禎商議過,那麼崔禎的態度是不答應嗎?

    崔禎是覺得她這個傻女嫁去崔家無用? 還是在為懷遠侯府著想?

    林夫人等到珠珠走遠了? 這才快走幾步上前? 看向地上的崔渭:“渭哥兒,你這是做什麼?這種話怎麼好亂說。”

    崔渭抿了抿嘴唇:“婚姻大事豈是兒戲,我早就有這樣的心思? 從前母親也應允過? 等珠珠病好了,崔家和顧家就親上加親……”

    “那隻是你母親隨口一說,”林夫人道? “那時候珠珠還小? 這樣一句話當不得真。”

    “我卻一直放在心上? ”崔渭道? “如今見到珠珠病情好轉? 我心中說不出的高興? 可惜母親病在屋子裡,否則我早就請母親出麵與姨母商議。

    這次大哥回來,我也向大哥表明心跡,請大哥為我做主,大哥卻始終不應允? 今晚聽說大哥在姨父家中吃宴? 我就愈發著急? 再也坐不住了? 於是從家中趕過來,冇想到大哥還是阻攔我……我一時失了分寸,這才說出口。”

    崔渭說完又複叩在地上:“姨父、姨母? 外甥是真心誠意。”

    崔禎麵色不虞,顯然不準備為崔渭說話。

    “你這孩子,”林夫人為難道,“這哪裡能如此輕易,你先起來。”

    林夫人話剛說到這裡,隻聽顧崇義沉聲道:“夫人去看看珠珠,莫要讓珠珠受了驚嚇,這裡的事交給我處置。”

    林夫人擔憂地看向顧崇義,顧崇義表情異常肅穆,多年的夫妻林夫人瞭解侯爺的脾性,讓她離開也是怕她在孃家人麵前為難。

    林夫人歎了口氣,她走了之後侯爺也更方便說話。

    “你起來吧!”

    書房隻剩下顧崇義和崔禎、崔渭時,顧崇義開口道:“你方纔說的我都聽了清楚,現在我便回答你。

    當年你母親的確說過要親上加親,不過那時候珠珠病著,我們隻顧得為珠珠看症,如何能將這些放在心上?所以兩家無論口頭還是文書上於婚約之事都冇有任何牽絆。你一直冇有婚配,也並非因為珠珠。

    珠珠的病是好了些,但我與夫人還未想過要將珠珠嫁出去,珠珠是我顧崇義的掌上明珠,無論什麼時候,懷遠侯府和顧家都會護著她,用不著旁人幫忙。

    你夜裡進了顧家,不管不顧跪在我麵前說這些荒唐話,想必也是心神不穩一時意氣,纔會如此不知禮數,你叫我一聲姨父,我也不責怪你,不過也僅此一次,日後再如此不要怪我不顧念兩家顏麵。”

    崔渭臉色難看:“姨父……我……”

    顧崇義甩了甩袖子淡淡地吩咐管事:“天色不早了,府上就不留人了,來人……送定寧侯和崔二爺出去。”

    說完這話,顧崇義冇有再做停留,徑直向外走去,身邊的管事立即打開傘追上前,卻不料顧崇義一把將傘奪下,手上用力“哢嚓”一聲將傘柄拗斷丟在了地上,然後大步離開了院子。

    崔渭咬牙,麵色青白冇有半點的血色,他抬起頭看向崔禎:“大哥這下可以放心了,一切都在大哥的算計之中,難怪姨父如此,崔家就不答應,他又怎會安心將珠珠許配給我。

    我從小就跟在大哥身後,這些年更是隨著大哥戰場殺敵,大哥對我可有半點兄弟之情?對母親如此,對我也是這般,大哥眼睛裡麵隻有仕途、功勳,根本就冇有我們……大哥心太狠了。”

    說完話崔渭站起身,先一步踏入雨中。

    崔禎站在原地,等到管事走到身邊時,伸手接過雨傘,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般,帶著隨從也走出了顧家內院。

    雨點落在傘上,撞出一連串聲響,崔渭早就離開了,門口隻有那匹隨他馳騁戰場的棕色戰馬,一動不動地在雨中靜靜地等著他,崔禎這一刻忽然感覺到秋雨的寒涼。

    ……

    林夫人望著在燈下襬弄藥箱的珠珠,不禁暗自歎息,她是怎麼也冇想到崔渭會來說這樣一番話。

    她是定不會將珠珠嫁去崔家的,長姐算計太深,崔渭在京中的青年才俊中算是不錯,但與珠珠絕非良配,彆說崔家……就算……

    不知怎麼的林夫人恍然想起魏三爺抱住珠珠的情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