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她該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她該死字體大小: A+
     

    顧大小姐一向無拘無束,就連懷遠侯和夫人也隻能哄著,這裡的人誰又能管得了她。

    張夫人看著慌慌張張離開的顧家管事,笑著開解顧老太太:“珠珠第一次來道觀難免會貪玩了些,您也不要擔心。”

    三皇子妃意味深長地看了張夫人一眼,張夫人還真是格外照顧珠珠,看來她家管事聽到的傳言冇錯,崔家和顧家想要結親。

    三皇子妃仔細想著,顧大小姐這樣的病症放在尋常人家,怎麼可能嫁得出去?雖說現在林太夫人惹了一身麻煩,可到底崔渭也是有戰功在身的,就算將來及不上他兄長,也會有個好仕途,為了親上加親,這樣做也是尋常,大不了將人娶回家後養起來,再尋幾個貌美的妾室在身邊侍奉,顧大小姐有病在身,顧家也不好說些什麼。

    能將女兒嫁出去已是不易,誰還真指望顧明珠做個正經的主母,執掌中饋,威懾奴仆不成?就這樣的女眷,將偌大的家業交給她,誰又能真的敬畏她?達官顯貴家的女兒都想著高嫁,顧明珠是不可能了,能嫁崔家就是最好的結果,適當時候她也願意順水推舟。

    至於以後崔渭要如何與那癡傻的小姐相處,與彆人無關,反正麵對這位傻小姐的人又不是她。

    三皇子妃收回思量,笑著道:“何必拘著她,我們去上香就好。”

    顧明嵐擔心顧明珠上前向顧老太太行禮:“祖母,孫女兒去陪著珠珠。”

    顧老太太點頭:“去吧!”說和看嚮明琬,四目相對明琬明白祖母的意思,快步上前走到了三皇子妃身邊。

    三皇子妃似是此時才注意道顧明琬:“顧家小姐真是一個比一個漂亮。”

    顧明琬終於得到了三皇子妃的誇獎,微微低著頭紅著臉笑起來,她伸手去取香,遞給三皇子妃。

    “這手也好看,”三皇子妃道,“定然是個擅女紅的。”

    顧老太太道:“我家琬姐兒會許多種繡法,我這身上的衣衫都是她親手做的。”

    終於說到了她的長處,顧明琬心中長長地出了口氣,話題不用再圍著那傻子了。

    太清觀從建觀到如今已經有幾百年,前後被擴建過三次,大殿後的靜室供女眷暫住,外麵一排都是給普通女眷的,越往裡靜室越少,卻能看到仆婦打扮的人走來走去,顧明珠事先讓聶忱打探過,對這太清觀有了大致的瞭解,想要找到在這裡靜養的白恭人並不難。

    寶瞳走上前低聲道:“大小姐,將人甩掉了。”那些管事媽媽怎麼會有她與小姐跑得快。

    顧明珠向前看去,多虧現在是白天,否則在道觀中真容易迷路,現在順順利利走到了這裡,再往後也就不難了。

    ……

    白恭人吃了藥,放鬆地躺在了床上,本來她的身體被折磨的已經如堅冰一塊,現在吃了藥,那冰就像一點點地融化開了般,讓她痛苦全無,白恭人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此時的她好像能從床上起身走到外麵去。

    白恭人這樣想著,從床上掙紮著坐起來,然後挪動著兩條乾癟的腿。

    管事媽媽早就料到會如此,上前勸說:“恭人,您剛剛用了藥,再歇一歇……”

    白恭人就像冇有聽到般,手抓向身邊的人:“快扶我一把,我的腿傷好了,我要走一走。

    你看我的腿已經能動了。”

    管事媽媽看過去,那兩條腿依舊僵硬地擺在床鋪間。

    白恭人神情激動,臉頰因此變得潮紅:“我就說我會好起來,服了藥我就好了。”

    白恭人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將兩條腿從床上搬下來,然後慌不迭地就要順勢起身。

    “恭人,”管事媽媽一把將白恭人攙扶住,“您現在還不行……”

    話還冇說完“啪”地一聲傳來,管事媽媽臉上被結結實實打了一巴掌,白恭人瞪圓了眼睛:“我早就知道,你們就看不得我好,都是你們害我,否則我哪裡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管事媽媽還欲勸說。

    白恭人嘶喊起來:“滾,滾開。”

    管事媽媽被推得一個趔趄,白恭人也終於如願以償地“站起來”,隻不過她的兩條腿卻冇能撐住她的身子,她整個人向下摔去。

    管事媽媽立即上前攙扶,奈何卻冇能阻止住白恭人下墜的身子,兩個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白恭人就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她慌亂地看著自己的腿:“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我明明好了。”

    管事媽媽勸說道:“恭人彆急,會慢慢好起來,定會好的。”

    白恭人揚起手忽然狠狠地砸在自己腿上,那模樣就像是瘋魔了般。

    管事媽媽正要喊人進來幫忙,站在外麵許久的女冠子忍不住快步走進屋中,幫著管事媽媽一起安撫白恭人:“善人彆急,師父說了還需要些時日……”

    “騙子,”白恭人厲聲道,“你們都是騙我的,能治好的話,阿嬋當年為何冇能痊癒?是不是阿嬋讓你們來害我?要讓我也變成她那模樣?”

    管事媽媽和女冠子安撫著白恭人的情緒,白恭人眼睛向四周看去:“阿嬋呢?她在這裡我也不怕她,有能耐她就來向我索命。

    她就是個廢物,我從不承認有這樣一個姐姐,什麼白大小姐……呸……整日裡縮在那黑屋子中不敢見光……阿嬋……我就叫她阿嬋……在我心裡她就是連下人也不如。

    她苟活在那小屋子裡也就罷了,竟然還想著要嫁人,她在人前露了滿我該怎麼辦?父親、母親要將家中宅子都給她做嫁妝,嗬嗬嗬,真好笑,這樣一個廢人他們卻當做寶貝般捧在手心裡。

    我就是氣不過,我看著她就噁心,哪個男子會要她,就算是給人做妾室,她也不配,還說有人會真心喜歡她,還說有人看中了她的聰明,不在意她的腿病,根本就是想要騙走白家的財物,我阻止有什麼錯?我都是為了白家。”

    白恭人說完這些,看向管事媽媽和女冠子:“你們說我錯了嗎?我還不都是為白家著想,阿嬋她就是來向白家討債的,討債鬼死了,白家纔會興旺……”

    “住嘴。”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打斷了白恭人的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