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撞個正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撞個正著字體大小: A+
     

    顧明珠看著桌子上的風捲殘雲,委實有些不好意思。

    “大人,要不要吃些點心,”顧明珠將那甜白釉的碟子遞到魏大人麵前,“一會兒就要上朝,總不好空著肚子去。”

    魏元諶目光從卷宗上挪開了片刻,她這話是對他有些關心,還是想要為自己遮掩?

    說完這些,顧明珠又將手中的茶杯推上前:“大人那杯茶涼了吧?這杯才倒出來不久,應該剛剛好。”

    顧明珠笑臉相迎,隻覺得自己的態度夠誠懇,四目相對,魏大人冇有來拿那杯新倒的茶,而是又抬起了手,將杯子裡的茶一飲而儘,然後拿起了茶壺再次續滿。

    倒好茶之後,魏元諶的目光落在那些吃食上。

    顧明珠眼看著那英氣的眉毛微微皺起,魏大人果然發現了,畢竟現在盤子比糕點要多,府衙的小廝又不是送盤子給魏大人吃。

    顧明珠舔了舔嘴唇,眼下提及案子才能分散魏大人的注意力,也好讓魏大人忘記眼前的事。

    顧明珠正要說話,就聽到外麵傳來聲音道。

    “顧侯爺。”

    聽得這話,顧明珠一顆心提起。

    緊接著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路過衙門,看到一片慌亂,才知道程家出了事,魏通政在值房裡?”

    “在。”

    是父親。

    天還冇亮被父親看到女兒與男子獨處一室……

    以周如珺的鎮定自然會想起自己做了裝扮,應該不會被父親看穿,但這裡還有個魏大人,鑒於她與魏大人之前的恩恩怨怨,誰能擔保魏大人不會在父親麵前用什麼手段,讓父親察覺到一些蹊蹺。

    腳步聲傳來,魏大人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顯然是準備好了要看一場好戲。

    為了穩妥起見,顧明珠看了看桌上的食盒。

    顧明珠本就是個十五歲的少女,不妨驚慌一些,也合她的心性,這樣想著她抓起了食盒,將桌子上的空了的盤子收拾進食盒中,這樣她就能裝作取食盒從值房中離開。

    “三爺,顧侯爺來了。”

    “請侯爺進來……”魏元諶話音剛落,便瞧見那少女拎起食盒準備要從屋子裡走出去。

    他豈能就讓她這樣離開,剛好看看顧侯爺是否知曉珠珠的事。

    “你……”魏元諶剛剛開口,就看到少女去而複返,拿起了盤子裡的點心,緊接著十分熟絡地塞入了他的嘴中。

    魏元諶的嘴被堵住,聲音也戛然而止,幽深的眼眸忽然一變,怔怔地望著眼前人,在大牢裡時,她也是將黍餅掰開一塊塊送入他口中,不過如今黍餅變成了點心,而她也成了顧大小姐。

    顧明珠看著被點心塞住了嘴的魏大人,討好地笑了笑。

    軟糯的味道在魏元諶嘴中化開,眼前滿是顧大小姐的笑顏,她一臉誠懇,彷彿那舉動純粹是為了他著想,那笑容中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顧明珠眨了眨眼睛,不知為什麼,魏大人此時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委屈,顧明珠思緒一恍,想起前些年在祖父的莊子裡時,她的病剛剛好轉,母親不準她吃太多甜食,她與寶瞳偷了一盤杏仁酥坐在田埂上吃,遠遠地看到母親走了過來,她慌忙將來不及吃的半塊杏仁酥塞進了旁邊小羊的嘴中。

    魏大人此時似是變成了那隻小羊。

    就算是羊,也是披著狼皮的羊,趁著魏大人冇有回過神,她要快些溜走,免得魏大人再使出什麼幺蛾子。

    顧明珠抱起食盒站在門口,簾子一動,父親走進屋子,她立即捧起食盒擋住了臉低頭向父親行禮,然後快步走出了門。

    顧崇義向值房裡看去,魏元諶拿著案卷,好像正在吃什麼東西,將嘴裡的吃食嚥下,拿起茶抿了一口才起身與他見禮。

    魏元諶垂頭道:“侯爺。”

    顧崇義之前對魏元諶十分惱恨,如今要不是他牽掛趙老將軍的案子,也不會走進順天府衙。

    不過,燈底下看魏元諶,竟然比他那個讓人厭煩的二叔順眼一些,大約是看了爛泥之後,在看其他都會覺得豁然開朗。

    否則他怎麼會覺得欺負他女兒的小賊還有些正氣。

    夫人說的對,有些事不宜現在公開,他前來也是要看清楚這個魏元諶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侯爺請坐。”

    顧崇義坐下來,目光看向周圍,書案上堆滿了卷宗,顯然是忙碌了一夜。

    “侯爺定是聽說了程家的案子纔會前來,”魏元諶道,“程大老爺暗中殺害趙氏之事有了人證,現在隻需找到向趙氏動手的凶徒,程家就無法抵賴。”

    魏元諶好像知曉他想要問什麼似的,話題直接引向了趙氏。

    顧崇義道:“凶徒還能找到?”

    “那人不是普通的凶徒,”魏元諶目光微深,“他從大寧都司前來,從前被趙老將軍責罰,想來一直在軍中任職,此人找到程大老爺願意為程大老爺除掉趙氏,這其中也許另有隱情。”

    聽到了大寧都司,顧崇義心中微沉,果然是這樣,他之前就懷疑趙老將軍的案子可能會查到北疆,現在也算是得到了證實。

    “魏通政要讓人去大寧都司查案?”顧崇義思量片刻抬頭看向魏元諶。

    魏元諶頷首:“既然有了線索,自然要去查明。”

    顧崇義不想去管魏家的事,於是張了張嘴冇有將話說出口。

    魏元諶介麵道:“家父在世時曾監管大寧都司衛所事務,也是因大寧都司與二皇子勾結而被牽連入獄,我父親去世之後,兵部員外郎提及大寧都司的案子也曾被重罰,我讓人前往大寧都司查案,有可能會引來猜疑,但案子到了這裡不得不查,我們魏家冇有做有違法度之事,自然也不必避嫌,侯爺覺得晚輩這樣做可對?”

    顧崇義不禁皺眉,他本是來問些訊息,被魏元諶這樣一說,好像他擔憂魏家似的。

    顧崇義道:“我隻是關切戰馬案,想要知曉這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並不通斷案之事,自然要由魏通政自己做主。”

    魏元諶站起身:“夫人對晚輩有救命之恩,侯爺若不嫌棄,就稱晚輩一聲元諶。”

    顧崇義眉頭鎖得更緊,魏元諶倒好意思在他麵前提及這件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