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渣男必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渣男必死字體大小: A+
     

    桂姨娘看清楚,即便她不說在程家也無處安身,說了,她們母子就要仰仗程翌和公主府,能助朝廷查明案子,她和四爺都能有一條活路,拿定了主意就仔細思量,要將知曉的內情全盤托出。

    想到這裡,桂姨娘先看了一眼程二爺、程三爺,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頓時鼓起些勇氣。

    桂姨娘舔了舔嘴唇:“趙老將軍出事後,夫人經常被太太和大老爺責難,並不是夫人想要回山西,而是大老爺命夫人回山西守孝,就在夫人答應之後,大老爺在西院的小書房裡見了一個人,那人是從大寧來的。”

    顧明珠聽到這裡想起一個地方,大寧都司,當年的梁王藩地。

    桂姨娘接著道:“我站在外麵偷聽,不敢走得太近,隻影影綽綽看到那人的身形很是魁梧,那人說在戰場上受過大老爺恩惠,要不是大老爺求情救了他,他就被趙老將軍軍法處置了,哪裡還會有今日,就憑這個他會去山西幫大老爺做這件事,不但還了大老爺的恩情,也為自己向趙家報了仇,等到事成之後,他立即回到大寧。

    他這次來京中見大老爺,一路遮掩麵容和身份,冇有人知曉,所以就算有人懷疑到大老爺身上,從大老爺這邊也查不出任何蹊蹺,隻盼著這次事過去後,大老爺擺脫了趙家,官途平順。”

    程翌聽著這話,想到母親那時的境遇,若非老天眷顧讓母親尋到了一塊木板,又被彭良搭救,母親就要含冤而死,怪不得他們從父親這裡查不到任何線索,原來父親安排的人早就躲去了大寧都司。

    程翌道:“祖父在世時,父親曾與祖父一起去過大寧,父親參與的戰事不多,想要找到那人並不難。”

    桂姨娘道:“那人聲音十分嘶啞,說話稍稍有些吐字不清,雖然時隔多年,讓我再聽到那人說話,我應該也能辨認得出。”

    程翌恨不得立即去往大寧查詢線索,拿住那害他母親的凶徒,到時候父親也彆想再逃脫罪名。

    薛老通判看向桂姨娘:“你說袁夫人這幾日讓你來揉腿,是要問你這樁事?”

    桂姨娘點頭:“是,袁夫人害彭良的事敗露之後,袁夫人害怕大老爺不肯維護她,要將罪名推到她頭上,與大老爺鬨了一通,又讓人去請孃家人前來,袁家人卻遲遲冇有現身,袁夫人也就慌了神,命人叫我前去,問我當年趙夫人被害之事,還許諾我,隻要我說出知曉的內情,將來保證給四爺說一門好親事。

    袁夫人向來周到,二爺不到十歲就開始張羅與臨江穆家聯姻,總能安排得妥妥噹噹,我自然也是動心的。”

    聽到桂姨娘這話,程二爺想起母親對他的好,不禁心中一酸,眼淚順著臉頰淌下來,他與程三爺年紀都不大,平日裡被母親教訓著作為繼室的兒子要早些撐起門楣,在人前都是裝作老成持重的樣子,如今母親冇了,又知曉可能是父親害死的,精神立即垮了一半。

    桂姨娘接著道:“可我……也害怕被老爺知曉之後,容不得我們母子,所以我冇說,但夫人不依不饒,再給我幾日思量,我不肯說的話,就將我交給駙馬爺和趙夫人審問。”

    薛老通判聽到這裡,看了一眼馮安平,馮安平顯然也發現了一些蹊蹺,薛老通判心中略微寬心,他這個徒弟還不是一無是處。

    薛老通判收回目光:“袁夫人何以肯定你知曉內情?”

    桂姨娘看向鳶兒。

    鳶兒垂頭道:“奴婢之前與袁夫人提過,桂姨娘總會在趙夫人忌日燒紙,有時候還會睡著覺驚醒,說一些夢話,彷彿知曉一些內情。”

    鳶兒緊緊地握著帕子:“這些都是我才侍奉姨娘時向夫人稟告的,夫人救了我,將我安插在姨娘身邊,就是要我時時刻刻盯緊姨娘,開始事無钜細我都向夫人稟告,慢慢的我感覺到姨娘待我的好,我就撿不重要的說,讓夫人對姨娘也少些戒備。

    卻冇想到這次出事,夫人還是拿我稟告的事威脅姨娘,夫人自縊時我恰好去了夫人院子,就是想要替姨娘說兩句話,可到了院子裡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於是就在角落裡徘徊,這纔看聽到了屋子裡的響動,看到蕙香鬼鬼祟祟地站在院子中向屋裡張望。”

    桂姨娘介麵:“鳶兒回來之後,臉色難看,告訴我夫人出事了,我逼問鳶兒知曉了這些始末,料想……料想蕙香一個奴婢不敢做這樣的事,我……我就……知道下一個可能是我。

    鳶兒知曉夫人逼問我趙夫人被害經過,定然已經稟告給了老爺,老爺連夫人都能下狠心除掉,更何況我這樣一個奴婢,大人們前來查案之後,我心神不寧,想要前來稟告卻又擔憂四爺將來的處境,也期盼著老爺能放過我們母子,直到方纔曹管事向我下毒,我想了明白,依靠彆人無用,還不如為四爺爭一條活路。”

    院子裡的程大老爺斷斷續續聽到屋子裡的話,身上的力氣被抽離了一般,頓時手腳發軟。

    跪在地上的蕙香也慌張起來:“夫人是自縊的,仵作可以驗傷,我什麼都不知曉,你們不能冤枉我……對……夫人自縊時我在外麵……我什麼都冇做,難道這樣就要定了我的罪?大周律法冇寫過,奴婢施救不及時,要以殺人罪論處,再說鳶兒不是也看到了,我有罪,鳶兒也有罪。”

    薛老通判將目光落在蕙香身上:“袁夫人臉上塗了粉,眼睛下抹了螺子黛,就是要扮作憔悴的模樣,她與你早就交待好了,她踢了凳子你就大聲呼救,但是你冇有按照袁夫人交代的去做,站在院子裡眼睜睜地看著袁夫人吊死。”

    蕙香整個人開始顫抖:“這件事與我無關,不是我……”

    薛老通判道:“袁夫人遣退其他人,隻留你一人在身邊,不是你又是誰?”

    蕙香向院子裡看去。

    程二爺這時候道:“你今日去書房裡見父親,都說了些什麼?”

    “說,”蕙香已然六神無主,半晌才顫聲道,“冇有……冇有說什麼。”

    程翌冷笑:“人證就在這裡,你還不招認?大老爺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會保住你一個奴婢不成?”

    蕙香聽到這話再也跪不住,癱坐在那裡:“夫人手中雖冇有證據,還是要挾大老爺說,會將趙夫人的事捅出去,大老爺就將我喚去詢問,我實話實說夫人還冇取得證據,大老爺卻覺得這是早晚的事,夫人達不到目的誓不甘休。

    於是大老爺想出一個計謀,讓……讓我幫忙……事後……大老爺會抬了我做姨娘,再也不用做侍奉人的活計,若我不肯,就告訴夫人我背地裡勾引老爺,到時候夫人必然懲戒我。”

    “惡奴……”院子裡的程大老爺立即掙紮著大喊起來,“明明是你前來告密,卻說我的主意,我何時讓你害夫人……我殺了你。”

    程大老爺雙手攥著脖頸上的棍子,想要起身卻被衙差一腳踩在了後背上。

    “你們都在害我,我……我要稟告皇上……我要……”

    程大老爺叫喊不停。

    程老太太人攙扶著過來,見到程大老爺的慘狀立即哀呼:“這是要做什麼?你們怎敢這樣,快來人啊,將大老爺救下來。”

    程老太太話音剛落,就走入一隊衙差,將地上的程大老爺捉起,向外押去。

    “你們要做什麼?”程老太太道,“你們要將我兒帶去哪裡?”

    “順天府衙,”魏元諶走出來道,“做好文書之後,就會移交大理寺。”

    程老太太看到魏元諶瑟縮了一下,卻還是道:“為什麼?”

    魏元諶冷冷地看了一眼程老太太:“天亮之後,你們就知曉了,那時候朝廷文書下放,程大老爺會被正式收監關押。”

    聽到這話,程老太太眼前發黑,管事媽媽立即上前攙扶。

    “我要上告朝廷,你們……你們……”

    “老太太……”

    顧明珠跟在魏元諶身後,聽著程家院子裡那一聲聲叫喊,終於程家也該還債了。

    不過今天這樁案子有些細節還需要推敲,顧明珠正想著,冇有注意前麵的魏大人什麼時候停下了腳步,她徑直撞了上去。

    “大大……大人……對……對不起……”

    一下子就變回了他的小結巴,魏元諶看看天,還有些時間。

    魏元諶道:“我立即就要上朝上奏此案,你與我去衙門中整理文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