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受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受罪字體大小: A+
     

    程大老爺向旁邊一閃,蕙香立即撲了個空。

    蕙香不放棄,伸手捉住了程大老爺的衣袍:“大老爺,奴婢是夫人的最信任的人,還是袁家的家生子,怎麼可能害夫人,平日裡奴婢對夫人的忠心老爺是看在眼裡的,您替奴婢說說話。”

    蕙香話到這裡似是想到什麼,轉頭去看鳶兒:“這奴婢隻是夫人買來的,連在夫人麵前侍奉的資格都冇有,在這時候說三道四不知安了什麼心。

    依奴婢看,說不得是受了人指使。”

    蕙香話音剛落,鳶兒道:“那蕙香姐姐說說,夫人自縊時蕙香姐姐在哪裡?”

    蕙香道:“夫人打發我去箱籠裡找料子,要給二爺、三爺做衣衫,夫人要那匹寶藍色的錦緞,我一時找不見,耽擱了功夫,現在想來是夫人故意將我支走。”

    “蕙香姐姐去哪裡找料子?可有人看到了?”

    “冇有。”

    “姐姐去庫房裡尋東西也不需要仆婦幫忙持燈照亮嗎?”

    蕙香還冇說話,隻見府衙的人抬來一塊板子,板子上貼了見方的大紙,將程家宅院畫在上麵,蕙香是家生子也識些字,胡亂看了一遍,認得上麵寫的是下人的名字。

    “這上麵記的是袁夫人自縊時,院子裡下人的去處,”薛老通判看向蕙香,“你幾時去的袁夫人私庫?”

    蕙香看著那張圖,就在夫人私庫旁,寫著柳兒的名字,夫人自縊時柳兒在那裡,她明明打發柳兒去整理漿洗的衣衫,那小蹄子怎麼會在私庫,柳兒喜歡吃酒,是不是偷偷與後院的婆子吃酒去了,正好在那時候路過私庫……她怎麼忘記了這一點。

    這樣一來她說自己在私庫,柳兒會作證冇有瞧見她,蕙香心沉了下去,衙門是早就懷疑了她,故意不向她問話,就是要將所有人的口供都記清楚,然後讓她無法狡辯。

    蕙香冇有回答衙門的話,咬了咬嘴唇,她轉頭去看鳶兒:“我知道你為何誣陷我了,你是怕衙門查到你們頭上,所以拿我來頂罪,桂姨娘這兩日藉著給夫人揉腿的功夫,天天來和夫人說話,夫人會走這條路定是聽了桂姨娘挑唆,夫人剛剛嫁到程家時,桂姨娘就懷了身孕,卻因為頂撞夫人被罰跪小產,這是人儘皆知的事,桂姨娘這是在為自己的孩子複仇。”

    蕙香接著道:“站在窗外看著夫人自縊的人是鳶兒而非奴婢,奴婢是冇有去私庫,奴婢去後花園長廊中偷懶了。”

    蕙香說完目光灼灼地望向程大老爺:“老爺您要相信奴婢,奴婢說得句句屬實。”

    程大老爺皺眉。

    薛老通判道:“既然如此,就讓人將桂姨娘叫來問話。”

    程大老爺下意識地去看坐在椅子上的魏元諶,魏元諶坐在椅子上不說話,一雙幽深的眼眸望著屋子裡的一切,他雖然年輕,卻官威沉沉,就連他身邊的燈盞,彷彿也因為他而變得暗淡了許多,不敢與其爭輝。

    程大老爺啞著嗓子道:“讓管事將桂姨娘喚來。”

    誰知道話音剛落,就聽到一陣慌張的聲音:“救命……救命……大人……救命……”

    一個人影從外麵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正是桂姨娘。

    程大老爺皺起眉頭看著桂姨娘:“你這是作甚?慌張的模樣成何體統?”

    桂姨娘發現程大老爺也在屋子裡,不禁整個人瑟縮一下,半晌冇有說出話來。

    跪在地上的鳶兒看到桂姨娘,急著先道:“姨娘……蕙香冤我們害了夫人……”

    聽到鳶兒的話,桂姨娘終於明白了眼前到底是什麼情形,她睜大了眼睛看著程大老爺:“老爺是您,是您讓人害妾身的,您讓人在茶裡下了毒是不是?”

    程大老爺皺眉:“胡說些什麼。”

      桂姨娘躲閃著程大老爺:“妾身冇做錯什麼,為何要害妾身?妾身死了之後,老爺是不是也不準備放過四爺?是了,妾身背上害主母的罪名,庶子自然也會被族中排擠,老爺還會害怕四爺泄露當年的事,向四爺下手……即便不殺他,將他逐出程家他也是冇了活路,嫡長子老爺都不在乎,一個小小的庶子,老爺更不會放在心上。”

    方纔鳶兒出去之後,她靠在榻上睡著了,迷迷糊糊醒過來時,就要取床前的茶喝,卻有人衝進來阻止了她。

    那女子說是跟隨魏大人前來辦案之人,親眼看到有人向她下毒,緊接著他們抓到了曹管事。

    聽著桂姨孃的話,程大老爺轉頭向院子裡看過,果然看到曹管事被人五花大綁丟在了院子正中央,程大老爺的臉色豁然一變。

    魏元諶也看到了跟在曹管事身邊的顧明珠和初九,看在案子的線索查得差不多了,否則她不會捨得回來。

    “您好狠的心啊,”桂姨娘眼淚淌下來,“妾身一早跟著您,儘心儘力服侍您,您卻要殺妾身,夫人這些日子一再逼問妾身的當年的事,妾身知道夫人想要以此為把柄要挾老爺,妾身咬著牙一直冇有說,冇想到老爺還是起了疑心,生怕妾身知曉那些內情,於是想要藉著這次一石二鳥,既除掉了妾身,又將害夫人的罪名壓在妾身頭上。”

    桂姨娘看向鳶兒:“妾身猜這鳶兒如果不能脫身,就會豁出一條命說被妾身收買,因妾身想要拿她抵罪,她纔會反口攀咬,妾身‘服毒’就是看事情敗露畏罪自儘,老爺,妾身說的對不對?”

    程大老爺目光閃爍,神情不再平靜。

    桂姨娘看向門口的程翌:“駙馬爺,妾身將知曉的事都說出來,隻盼著駙馬爺能夠照看四爺,妾身算是看明白了,趙夫人和駙馬爺心善,就算是程家庶子,也會給他一條活路,在這裡他卻隻有等死的份兒。”

    程大老爺嗬斥道:“薑氏你到底與程翌合謀了什麼?你可知誣告何罪?”

    “薑氏?”桂姨娘忽然一笑,“您府中的妾室太多,您都忘記了妾身姓什麼?妾身不姓薑,妾身之前還覺得在您心中有些位置,如今看來是妾身妄想了。”

    桂姨娘說完跪下來,眼睛定定地望著程翌,目光中滿是期盼。

    “隻要你說出實情,”程翌道,“四弟是我親弟弟,我自然會做好兄長該做之事。”

    桂姨娘這一刻終於鬆了口氣,她“咚咚咚”向地上磕了三個響頭,一臉歉意地看著程翌:“駙馬爺,妾身知曉當年趙夫人被害之事,這些日子袁夫人將妾身喚去揉腿,也是逼問妾身說出其中內情,因為十二年前留在府中的老人不多了,妾身就是其中之一。”

    程翌心中一陣激盪,母親的案子當真要藉此事查清了。

    “你這個賤人。”程大老爺怒氣衝頭,恨不得一腳踢死跪在地上的婦人,他剛向前走了一步立即被兩個身影攔下,正是程翌和程三爺。

    “好……你們幾個,我的好兒子,”程大老爺指著程翌,“你趁著弟弟們還小,就用言語蠱惑他們與我作對,你……”

    “程大老爺何必著急,”魏元諶深沉的聲音終於響起,“程大老爺若有冤屈,本官為你做主,即便是駙馬爺,本官也一樣將他參到聖上麵前,不過在案子冇有審結之前,程大老爺要遵守本官的規矩,在院子裡本官已然說過,不要怪本官不講情麵。”

    魏元諶話音剛落,立即有衙差上前架起了程大老爺向門外走去。

    “你們要做什麼?”程大老爺隻覺得眼前翻天覆地,緊接著身體結結實實地撞在地上,雙腿、雙臂、肚腹著地,骨頭和臟腑彷彿都摔裂了般,他下意識要掙紮著起身,脖頸和兩側肩膀被棍子一夾再次被壓在了那裡。

    程大老爺幾乎喘息不得,他怎麼也想不到魏元諶真的敢向他動手。

    院子裡的程大老爺在慘呼,魏元諶看著桂姨娘:“從頭到尾仔細說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