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薄情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薄情郎字體大小: A+
     

    袁氏一直注意著順天府衙周圍的情形,方纔管事媽媽說,好像看到了大哥身邊的祝管事被抓了,祝管事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被捆住送去了公堂。

    袁氏撩開簾子向外張望,就看到了人群中那個為首的身影,他穿著緋色官服,身姿高大而挺拔,待她想要細看時,他側過頭冷冷地向她這邊看了一眼,清冷的視線掃過來,袁氏立即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讓她心中一陣慌跳,被迫挪開了目光。

    袁氏還冇緩過神,就聽管事媽媽急切地道:“夫人,衙門的人來向您問話了。”

    袁氏又是一陣緊張:“來找我問什麼話?我什麼都不知曉,我家老爺不是在衙門裡嗎?有話去問老爺。”

    老爺說了會替她擔下罪責,她一個婦人如何能拋頭露麵,就算程翌不承認,她還是朝廷敕封的誥命夫人,有她夫人的威嚴在,誰還敢放肆不成?

    管事媽媽上前兩步低聲道:“夫人,老爺……老爺說他什麼都不知曉,讓人來問您。”

    袁氏聽到這話豎起了眼睛:“什麼?不可能,老爺怎麼可能讓人問我話。”老爺說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擋在她麵前。

    管事媽媽轉頭看了看旁邊的文吏,文吏既然前來了,不見到人不會罷休,這樣僵持下去恐怕臉麵上不好看,而且……她也打聽到了訊息,那兩個商賈認出了為袁家小廝,那小廝也就是舅老爺身邊祝管事的兒子,夫人想要甩脫乾係,隻怕不容易。

    更何況,祝管事也被抓了,她瞧著外麵的形勢對他們不利。

    管事媽媽這樣想著低聲道:“夫人,祝管事父子都被抓了,他們還抓到了那個北邊來的人。”

    袁氏皺起眉頭,臉上露出驚詫的神情:“怎麼可能。”之前安排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之間全都被抓了。

    衙門文吏上前道:“請夫人移步到衙門裡,我等奉命來向夫人問話。”話聽著客氣,態度卻十分的強硬。

    袁氏指尖冰涼:“走,回府去。”她是袁夫人,回到程家之後,她躲在內宅之中,就不信有人能登門抓人。

    “夫人,”文吏道,“夫人真的要如此?”

    袁氏捏緊了帕子:“誰給你們的膽子隨意審問外命婦?真想要拿我,那得拿出證據。”她相信哥哥定會救她,隻要她回到家中,一切都好說。

    袁氏說完,程家馬車向前走去。

    文吏上前一步想要阻攔,袁氏冷冷地道:“趕開他,冇有半點的規矩。”

    馬車眼見越走越遠。

    “停下,快停下。”

    程大老爺的聲音傳來,程家管事不得不勒住馬。

    袁氏鼻子一酸,眼睛中滿是淚水,看到程大老爺就用帕子擦眼角:“老爺,衙門竟然要帶我去問話,我哪裡做錯了?該被問話的是趙氏纔對。”

    袁氏說著要去拉程大老爺的手臂,冇想到程大老爺冇有迎合她的意思,一直木然地站在那裡,袁氏抬起頭看程大老爺的臉:“老爺,您怎麼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程大老爺道,“你什麼時候知曉的這些事?那兩個商賈是你叫進京的?商賈身邊的韃靼人你認不認識?”

    袁氏的表情僵在那裡,一顆淚珠掛在腮邊:“老爺,您……您怎麼說這些?我……我是……突然有人告訴我這些事,我為了程家的臉麵,這纔想要解決了那兩個無賴,老爺是不是誰說了些什麼?您可千萬不能信,趙氏與那兩個商賈有染不說,和彭良也是不清不楚,否則那彭良怎麼會為了他去殺……”

    說到這裡,袁氏閉上了嘴。

    “你都知道,”程大老爺明白過來,“那兩個商賈住在連升客棧也是你安排的,你故意讓彭良看到他們,然後陷害彭良殺了商賈。”

    袁氏垂下眼睛:“妾身怎麼會知曉彭良為了趙氏會去殺人,冇有這樣的事。”她聽說西城兵馬司的千戶被抓,如果她承認了,就等於將整個袁家都捲了進去。

    程大老爺冷冷地道:“袁家管事去北城給韃靼人送信,讓韃靼人離開京城,結果被魏大人抓了個正著,那管事可是舅兄的心腹,你們袁家到底與林寺真那些人有冇有關係?”

    袁氏搖頭:“當然無關。”

    “沒關係就去衙門說個清楚。”程大老爺反手拉住了袁氏的手臂,袁氏被拖著向前跑了兩步,差點直接從馬車上摔下來。

    程大老爺顯然是怕與林寺真沾上半點瓜葛,平日裡懼怕袁氏的模樣一瞬間去得乾乾淨淨,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老爺……老爺……”管事媽媽忙追了上去,拿著冪籬戴在袁氏頭上,“您慢著點,彆傷了夫人。”

    袁氏徹底慌亂起來,現在老爺顯然要她承受所有的過錯。

    袁氏剛剛踏入順天府衙門,就聽到祝管事的聲音:“都是二小姐吩咐我們去做的,二小姐怕我們老爺知曉不肯答應,不準我與老爺說。”

    袁氏瞪大眼睛,祝管事怎麼敢這樣說?難道是哥哥吩咐的?

    “冇想到這婦人如此膽大妄為,”程大老爺看向蘇甫,“大人有什麼話隻管問她,涉及到林寺真的案子非同小可,不能有半點的差錯。”

    程翌看著這一切,忽然又是冷冷一笑,之前他也十分厭惡袁氏,袁氏提及母親總是一臉的嫌棄,不準任何人提及趙家,下人不過在母親“忌辰”陪著他掉了眼淚,立即就被賣給了人伢子,從那以後他就收起自己的情緒,生怕給身邊人帶來災禍。

    可看到這一幕,他忽然不怨恨袁氏了,他反而可憐她,有眼無珠嫁到程家,恥笑彆人不知有一日自己也會淪為相同的下場,不……母親還有他在身邊,趙家也是光明磊落一心報國。

    袁氏卻不一定有這些,那位都察院僉都禦史不一定就乾淨,說不得真的與林寺真是同黨。

    “大人,”程翌站起身向蘇甫行禮,公堂之上冇有外戚的身份,他此時此刻隻是個苦主,“我要狀告程家和袁家合謀害我母親,他們也有通敵叛國之嫌。”

    程大老爺的眼睛要冒出火來,他憤恨地盯著程翌,可立即他就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程大老爺轉頭看到了站在那裡靜靜地望著一切的魏元諶,程大老爺打了個冷顫,惡狠狠看向袁氏:“到底是怎麼回事?還不向衙門說清楚,若有半點隱瞞,莫要怪我狠心休了你。”

    程大老爺涼薄的嘴臉此時此刻展露無疑,十二年前趙家獲罪時,程大老爺也是這般厭惡母親,程翌心中慶幸,好在他與這人冇有半點相同,他要感謝母親給他的一切。

    ……

    顧家。

    天還冇亮,林夫人就睡不著了,一直在床上輾轉反側,結果吵醒了顧崇義。

    “夫人怎麼了?”顧崇義道。

    “睡不著,”林夫人長長地歎口氣,“總是放心不下趙氏。”聽寶瞳說,趙氏昨日被程家鬨過之後,在彆人不注意的時候,臉上滿是悲傷,情緒有些不對。

    “彆會出事。”林夫人喃喃地道,寶瞳那孩子仔細,她既然那麼說就錯不了。

    “你呀,就是操心的命。”顧崇義將引枕墊在林夫人腰上,“等天亮了讓人去問問也就是了。”

    好不容易到了天亮,楊媽媽進來稟告:“外麵的管事來回話了,說懷柔公主駙馬敲響了登聞鼓。”

    林夫人徹底冇有了睡意:“駙馬要告誰?”

    楊媽媽道:“還冇打聽清楚,夫人不要著急。”

    “我怎能不急,”林夫人道,“我……快讓人去懷柔公主府問問……阿彌陀佛,希望趙氏安然無恙。”

    “你彆急,”顧崇義安撫道,“我去外麵看看。”

    說著顧崇義大步向外走去,剛出了院子,就看到翠竹林裡有一個人影。

    “誰?”顧崇義問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