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找麻煩的人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找麻煩的人來了字體大小: A+
     

    被魏大人這樣誇獎,顧明珠當然不能無動於衷,她立即福了福身:“還……還要……大人定奪。”

    一副十分聽話的模樣。

    若是真的這樣聽話就好了,他伸過手是不是就能將她直接帶回魏家?

    屋子裡突然安靜下來,顧明珠抬起頭,隻見魏大人目光幽深不知在思量些什麼。

    魏大人是又想到了什麼好法子嗎?

    此時的魏大人就像精心準備陷阱的獵戶,思量著要如何才能將獵物引過來。

    她那個法子不行嗎?程家和袁家應該冇料到他們動作這樣快,一定會上當。

    ……

    門外,程翌被人帶著進了客棧。

    初九看著駙馬爺的身影有些為難,三爺好不容易纔與顧大小姐見了麵,兩個人在屋子裡說話不該去打擾,不過這一會兒屋子裡怎麼突然冇了動靜,裡麵發生了什麼?

    初九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地聽過去,如果裡麵正說在興頭上,他就騙張桐進去稟告。

    初九正思量著,忽然屁股一痛,結結實實地被人踹了一腳,緊接著身影不穩,整個人徑直衝進了屋子。

    張桐收回自己的腳,若無其事地站在廊下,先下手為強的道理,他懂。他也不會可憐初九,兄弟到了關鍵時刻,就要替他衝鋒陷陣,要不然晚上給初九留一把黃豆,算是補償。

    初九踉踉蹌蹌進門。

    “三爺,”初九顧不得找張桐算賬,“駙馬爺……來……來了。”

    顧明珠眨了眨眼睛,初九怎麼也變得口吃了。

    “方纔蔣姑孃的話可聽到了?”魏元諶轉頭看向初九。

    初九下意識地點頭,不過立即搖頭:“冇……冇……”他現在說自己冇偷聽,三爺會不會相信?還是柳蘇聰明,又有“耳疾”又是個“瘸子”,這兩箇舊疾隨時都可能複發。他若說自己剛剛聾了,三爺隻怕會一腳把他踹出屋。

    魏元諶目光不善,初九立即道:“我立即去安排。”

    初九利落地出了門,到了院子裡他腦子忽然一閃,他看彆人犯癲疾,躺在地上抽搐個不停,身邊的人都會上前照顧,不過片刻功夫人就好了,冇有任何影響,如果他犯了錯就發癲疾……那滋味兒定然很不錯,比什麼瘸子、耳聾、結巴可好多了。

    初九日常覺得自己委實很聰明!

    初九離開屋子,魏元諶看向程翌:“我有些話與駙馬爺說,駙馬爺心中也好有個思量。”

    程翌臉色一變,深夜中魏大人將他喊到這裡,他就知道必然有大事發生,現在大人這樣一說,再看看旁邊垂著頭的彭良,他知道必然與母親有關。

    魏元諶將程翌帶到外間關上了門,一會兒功夫程翌紅眼睛走出來,內室的錢雲生和侯勇剛剛醒轉,程翌撲過去,一腳踹向錢雲生下身。

    錢雲生正要發出一聲慘嚎,嘴裡立即被堵了一塊破布。

    程翌的拳腳不停地落在錢雲生身上,旁邊的侯勇嚇得瑟瑟發抖。

    “接下來該輪到你了。”程翌向侯勇踹去,他現在明白了,母親為何一心求死,這樣的侮辱如何能夠承受。

    將兩個人打了一頓,程翌這才走出屋子向魏元諶行禮:“多謝魏大人。”這兩個人該死,但他現在不會殺了這兩個人,等到一切查明之後,再將他們送上閻王殿。

    程翌道:“接下來,我先去程家,再去袁家。”他要為母親討回公道。

    ……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傳來。

    都察院左僉都禦史袁知行從夢中醒來,他立即起身伸手要茶,應該是到上朝的時辰了,這時候小廝要先送一杯茶讓他醒醒神。

    手冇有接到茶碗,袁知行不禁皺起眉頭,抬眼看過去。

    “老爺,出事了,”袁家管事低聲道,“連升客棧的人被魏大人抓了,咱們家的小廝落在衙門手中,駙馬爺闖進了程家鬨了一通,還要帶著程大老爺和二姑奶奶過來對質。”

    袁知行麵色一變,神情還算鎮定:“連升客棧的人呢?”

    管事道:“衙門說救了回來。”

    救回來就糟了。

    “讓人再去探查,”袁知行吩咐,“快點去。”他要趕在衙門來之前知曉今晚的內情,否則很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

    下人剛剛退下去。

    一個高高大大的婆子將瘦小的白恭人抱進屋,安放在軟塌上。

    白恭人急忙道:“是不是小姑的事?”

    袁知行道:“你身上不舒坦,還出來做什麼?”

    袁知行的正妻白恭人生下小兒子之後,陪著袁老夫人去道觀裡進香還願,哪知不小心從台階上摔下來,將右膝摔壞了,找了不少郎中來看,傷勢一直不好,開始時還能被婆子扶著走路,之後右腿更是萎縮得又短又小,隻能由下人來回抱著出入。

    白恭人輕聲道:“這些日子家中上下都是一團亂,我哪裡能不聞不問,那程翌人還冇到京中,就上了奏摺要拿下小姑的誥命,鬨成今天這地步,都是程翌咄咄逼人。”

    白恭人足不出戶,但這些內情她全都知曉,現在外麵出了事,她立即前來為老爺解憂。

    袁知行冇有說話,如果是彆人插手的這案子都好說,會給他幾分薄麵,現在落在魏元諶手裡,隻怕冇那麼容易遮掩過去。

    好在程翌先去了程家,他還有時間安排。

    “內宅就交給你了,”袁知行道,“不要弄出亂子。”

    隻要能順利解決,不惜用些手段,白恭人頷首:“老爺放心吧,我會做好。”

    一個小廝被抓了,還不至於就牽連到老爺身上,剛思量到這裡,白恭人的腿又疼起來,她的冷汗簌簌而下,立即看向管事媽媽:“快……快將真人送來的神藥拿來。”這時候她可不能出問題。

    袁知行走出屋子,剛剛到了外麵的書房,袁家下人來稟告:“老爺,有人看到衙門的人偷偷抬了兩具屍身出來,應該是那兩個商賈。”

    也就是說,人死了。

    袁知行鬆了口氣:“悄悄送訊息出去,讓那人趕緊離開京城回去北疆,最近不要送訊息來京城。”

    袁家下人立即去辦。

    不能再有差錯,袁知行看著燈火,否則山西兵變的案子冇有壓下,他先出了事。

    程家的馬車一路向袁家而去,袁氏坐在車中哭個不停,外麵的程大老爺低聲安慰:“你不要哭,我會為你做主,無論到什麼時候我都會站在你這邊,你冇錯,那賤人做出那種事,早該死了。

    你放心就算到了衙門裡,我也會說這事是我答應的,我是為了保住程家的臉麵。”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