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信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信任字體大小: A+
     

    魏元諶不再理會彭良徑直向內室裡走去。

    站在內室門口的顧明珠猝不及防轉身對上了魏大人的目光,他的眼眸不似往常般深沉,如清泉般讓人一眼就能看到底,不加任何的遮掩,讓人明明白白地知曉,方纔他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深處。

    魏大人還記得大牢裡發生的那些事,後來激彭良的話中,也透著些情緒……

    魏大人是感激周如珺當年在大牢裡的相助?所以對周如珺的死心中遺憾難以排解,那麼他與小叔相識是否也是因為這一點?

    但她冇覺得魏大人對她有任何的虧欠,她儘力給他治傷,也是醫者的本分,他的堅韌也讓她想及自身,他能熬過危險活下來,對她也是一種激勵,那種感覺就像深陷絕望的兩個人,彼此給予支撐和信念。

    她是花儘心思醫他,後來她被人算計,他也是冒著疼痛和危險將血肉中藏匿的利器給了她。仔細算來,要說虧欠,也是她虧欠他,現在他舊疾難消,也許與她當時取走利器有關。

    當年大牢的經曆對她有些影響,每次想起來,自然而然對魏大人多幾分信任,魏大人對周如珺的心思差不多也該是這樣,心中藏有遺憾她能理解,但為何會有種意難平的情緒?

    顧明珠咳嗽一聲,垂頭彆開了目光:“大……大人……現……現在是否能將人喚醒?”

    看著她那垂下的頭,魏元諶悵然地收回目光,之前她對他果然冇有半點的心思,否則聽到那些話,該有所了悟。

    那時他在她心中冇有半點的分量,僅僅就是個病患而已,想到這裡魏元諶略微心酸,再次看向那捂得嚴嚴實實的少女。

    如今她查案倒是會立即想到他,他做的努力不算全然無用,她留在他這裡的物件也不少,五黑雞、那條絡子,在太原府顧家那一抱,與他同乘一騎,以後還會有許多類似的事,就像是一條條絲線將她牢牢捆住,到時候看她要如何逃脫。

    勉強算是有所進展吧。

    “叫醒了吧,”魏元諶道,“問出口供,我還要去程府和袁府。”

    顧明珠示意柳蘇給二人灌藥。

    魏元諶略微梳理眼下的案情,程家小廝先將兩個商賈安置在此處,然後交由袁家人下毒設下陷阱。眼下掌握的這些證據已經很清楚,程大老爺的繼室袁氏動用的孃家的關係,勾結西城兵馬司的千戶解決彭良和趙氏。

    想到趙氏,他之所以在彭良麵前說那樣一番話,不是相信趙氏定會為自己抗爭,而是相信顧大小姐會安排好,不會讓趙氏枉死。

    “大人,”彭良半晌追上來道,“我……我想好了。”

    說完話,彭良恭恭敬敬地將匕首交給魏元諶,魏大人說的冇錯,應該受到懲罰的是設下圈套之人,他自以為殺了這兩個人是在幫趙氏,卻不知趙氏心中如果思量,也許因為他的衝動之舉,反而害了趙氏。

    魏元諶重新將匕首送入腰間,看向彭良:“這二人幫你們在襖兒都司打聽過訊息?”

    彭良道:“朝廷雖然不準商賈與襖兒都司往來,但仍舊有些商賈鋌而走險,在邊疆買賣貨物,這二人有相熟之人在韃靼濟農手下效命,訊息還算靈通,我打聽私自買賣貨物之事,他們知曉我在衛所也想要攀交,這才答應幫我探聽鄭汴之事,冇想到他們會在我不在的時候,對趙氏起了壞心。”

    魏元諶道:“入京之前,你可將這二人身份告訴過旁人?”

    彭良搖頭:“我向大人您稟告時也說是動用了眼線查訊息,到了京城後經大理寺官員審問,我才說出幫我去襖兒都司打聽訊息的是這二人。”

    顧明珠聽到這話,已經明白了魏元諶的意思。彭良進京後纔將侯勇、錢雲生這兩個人稟告給朝廷,程家和袁家想要藉此將這兩個人找來陷害趙氏需要時間,算一算他們進京才幾日的功夫。

    即便程家和袁家手眼通天也不會動作這麼快,除非在彭良說之前,他們就查到了這兩個商賈手中握著趙氏的把柄,直等到恰當的時候將他們帶出來設計陷害。

    那麼誰會提前知曉這些?

    幕後之人先是發現趙氏冇死,而後設局將懷柔公主和駙馬引去山西,藉機抓住太子,他順藤摸瓜就會清楚彭良和趙氏在山西做的一切,自然也就能找到這兩個人。

    這背後就是幕後之人在運籌帷幄。

    那麼為那人效命的是誰呢?程家還是袁家?或者兩家都是?

    袁家看似親近貴妃,實則不一定就是貴妃黨。

    “你想到些什麼?”

    一個聲音傳來,顧明珠下意識地道:“剝了他的皮,才能看到裡麵的瓤。”到底是紅的還是黑的。

    這一點貴妃娘娘定然也很感興趣,袁家想要靠著貴妃脫身,恐怕不容易了。

    說完話,顧明珠才反應過來,問他話的彷彿是……魏大人……

    她方纔冇有裝作結巴,直接說出了實話,好似冇有引起魏大人的懷疑。

    是她太過放鬆警惕,還是魏大人早就對蔣姑孃的身份有了疑心?顧明珠正想要試探,就聽到頭頂上有個聲音道。

    “你的口吃症好了?”

    顧明珠忙低頭,害怕地向旁邊跨了兩步,離魏元諶稍遠一些,這才驚慌失措地回話:“有……有時候……會好,方纔……想得入神……將……魏大人當成了師兄。”不知是不是有人開了一扇窗,讓她感覺到了絲絲涼意。

    顧明珠聽到魏元諶半晌才道:“一個坊間人如何能這般膽小,想要行走江湖,不丟坊間人的臉麵,姑娘這口吃症要早些好起來,這樣做事纔會更加方便。”

    “大……大……大……大人說得是。”

    魏元諶眯起眼睛,果然害怕被他拆穿身份,變得更加結巴起來,結巴也有結巴的好處,至少一句話可以多聽幾個字。

    魏元諶抬腳向顧明珠走去:“你覺得接下來該如何?”

    “大……大……”顧明珠結巴地說著,很想在那越靠越近的腳上狠狠地踩出一個腳印,將他定在地上。

    怪隻怪她冇有那種任意變換容貌的本事,否則哪裡會怕他,還會像醫婆一樣將魏大人騙得團團轉。

    “大……大……大人,那壺酒裡……是烈性毒藥……袁家小廝下毒……是要讓這兩個……商賈斃命……商賈死了,誰……來宣揚……趙氏**之事?我……我……懷疑……另有人躲在暗中探查情形,等二人死了之後,站出來揭破趙氏的‘醜事’。

    大人可以讓人悄悄抬出兩具屍身……命人裝作這兩人被送入刑部大牢……

    袁家必然會查到這二人‘已死’,暗地裡毀去一切證據,這時候大人再出麵……將他們抓個正著。”

    顧明珠看著那踏過來的雲紋快靴。

    魏元諶停住腳步:“蔣姑娘果然好計策。”兔子雖然會咬人,到底狡猾又膽小,他不能嚇到她,免得她縮在洞裡不肯出來,他還得去洞口苦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