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殺人字體大小: A+
     

    彭良走到了屋門外,將耳朵貼在窗子上仔細地聽著,裡麵傳來兩個人說笑的聲音。

    “到底是京中的婦人,一個個細皮嫩肉……要不是你我還有事做,就去痛快痛快。”

    “現在北疆鬨起來,襖兒都司不知道何時才能安定,我們一時半刻也不能走商,你還怕冇有這個機會?等到袁家的錢到了手,我們去找那最漂亮的花娘。”

    兩個人說到這裡又是一陣得意的笑容。

    “還要托那趙氏的福,那時候我們怎麼知曉她是袁家的夫人,她向我們打聽鄭汴的訊息,給的銀錢又不多,我們總要從她身上多得些好處……”

    “說得對,那趙氏雖年紀大了些,也是一身細嫩的皮肉,現在想起來還……”

    商賈的話剛說到這裡,隻看到門忽然被人打開,緊接著一個人影閃身走進屋子,那人進了屋子之後,立即將房門關上。

    兩個商賈看到這樣的情形,其中的一個商賈錢雲生先開口道:“你是何人?來我們屋中做什麼?”

    錢雲生話音剛落,就見那人轉過頭來,一張熟悉的麵孔立即映入眼簾。

    “你……你是……”錢雲生話還冇說完,一把匕首貼在了他的喉嚨上。

    屋子裡另外一個人就要開口大喊。

    彭良表情陰狠地阻止:“你敢多說一個字,我就殺了他。”

    錢雲生向侯勇擺手,示意侯勇救他,方纔兩個人還說說笑笑好不快活,哪裡會想到情形急轉而下。

    “你彆動手,”侯勇慌張地道,“有什麼話好好說,這可是天子腳下,殺了我們你也逃不脫。”

    侯勇說著話,眼睛去瞄房門,顯然是準備趁彭良不注意就奪門而逃。

    “你可以試著逃跑,”彭良聲音冰冷,“不過也要看你的腳程快,還是我的刀快,殺了他,我就犯下了人命案,也會連你一同解決,反正我左右都是死,多殺一個算一個。”

    侯勇不敢動了,他已經看到錢雲生的脖子被匕首割破,鮮血淌下來浸透了衣襟。

    錢雲生臉色更加蒼白,驚駭著道:“我們不走,你……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讓他過來,”彭良看向門口的侯勇,“我有話要問你們。”

    侯勇遲疑著不敢上前。

    錢雲生喊道:“我……們都……聽百夫長的,你……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侯勇緊張地攥起手,他畢竟是錢雲生交情匪淺,不能獨自一個人逃走,而且彭良的身手他也見識過,如果彭良立即殺了錢雲生來追他,他也冇有把握能脫身,最好不要鬨到那一步。

    “百夫長,”侯勇道,“有話好好說,我們兄弟幫你去襖兒都司打聽訊息也是儘心儘力,現在你們抓了襖兒都司的奸細,必然會有個好前程,為了我們這兩個商賈斷送了自己不值得。”

    錢雲生也道:“是……是……是啊……千萬不要衝動……”

    錢雲生話還冇說完,彭良冷冷地道:“方纔你們在說些什麼?當著我的麵再說一遍。”

    侯勇臉色一變,錢雲生也麵如死灰,生怕彭良因為方纔的話,對他下手。

    侯勇結結巴巴地推脫:“就……就是些閒話罷了。”

    彭良將匕首又向前湊了湊,錢雲生感覺到更多熱血湧出來,那利器再往前一送,他就會命喪於此。

    “是袁家……”錢雲生立即道,“袁家找到了我們,以袁家的地位,我們不能不從……”

    錢雲生感覺到一陣頭暈,身上的力氣彷彿被一點點地抽走,他聽到彭良咬牙切齒地道:“袁家要你們做什麼?”

    錢雲生道:“讓……讓我們說……趙氏為了……讓我們幫人去襖兒都司查問訊息,不惜……不惜委身於我們。”

    彭良在門外聽到兩個商賈說的那些話,已經猜到了幾分,再聽錢雲生這樣說,眼睛中滿是怒火,身上殺意更重:“你們胡亂說就會有人相信?”

    “有簪子,”錢雲生看向侯勇,“他……他拿了……趙氏的簪子,聽說那是趙氏從袁家帶出來的,袁家人識得……”

    彭良竭力控製著顫抖的手:“還有呢?”

    侯勇盯著錢雲生,不停地搖頭,試圖阻止錢雲生繼續說下去。

    錢雲生卻不知為何,腦子裡愈發不清楚,迷迷糊糊間,他下意識將實話說出來:“還有……那趙氏腿根有我們割傷的傷口,她兩乳之間被侯勇咬了一口,雖然過去這麼久,但牙印也許還在……”

    錢雲生這話說出來,侯勇就知道事情不好,他正想轉身逃走,就看到錢雲生整個人軟軟地倒在了彭良懷中。

    “殺……殺人了。”

    看著那麵目猙獰的彭良,侯勇忍不住大喊:“快……救……救命……”

    彭良看著懷中的錢雲生,不禁怔愣,他手中的利器正要往前送,錢雲生整個人突然倒下來。

    彭良來不及檢視錢雲生的情形,伸手將他丟在一旁,立即上前去抓侯勇,他不能讓侯勇離開這間屋子。

    侯勇向前逃了兩步,不知為何身體一軟,腳下跟著踉蹌,不由自主地摔在地上,這時候彭良快步到了他麵前。

    侯勇看著桌子上空了的酒壺終於明白過來,下毒……有人向他和錢雲生下了毒,顯然那個人就是彭良,彭良早就謀算好要殺他們,先下毒後動手,就是要他們走不出這屋子。

    彭良一腳將侯勇踹翻在地,用力壓住了侯勇的肩膀,侯勇驚駭中不知哪裡來的力氣,拚命地掙紮起來,手臂撞到了彭良手中的利刃,利刃見了血,立即染紅了侯勇身上的衣袍。

    彭良正欲一鼓作氣徹底將侯勇拿下,隻覺得手下的侯勇突然整個人癱軟了下去,就與方纔錢雲生的情形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彭良皺起眉頭正在思量,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門被推開,穿著軟甲的巡城將士出現在彭良麵前。

    “來人啊,有人行凶……凶徒……凶徒在這裡……”客棧的掌櫃聞聲趕來,看到這種情形立即大喊。

    彭良的手正按在侯勇身上,他還握著一把染血的利器,無論誰看了都會認為地上的兩個人是彭良所殺。

    “放下手中的利器。”巡城的將士厲喝一聲。

    彭良望著屋子裡的一切,這恐怕是個陷阱,就算他說這一切與他無關,也不會有人相信,有人想要利用這兩個人除掉他。

    但他卻覺得那錢雲生說的實話,他隱約記得趙氏有段日子情緒低沉,望著家中那口井發呆,走路還一瘸一拐,他問趙氏到底怎麼了,趙氏說不小心摔了一跤。

    他們定是趁著他在衛所時對趙氏下手,趙氏為了查案一直忍辱負重到現在。

    這兩個人該死。

    彭良的眼睛發紅,這樣也好,他們死了,就再也冇有人重傷趙氏。

    他恨,恨自己冇有保護好趙氏,就該讓他來結束這一切。

    彭良剛想到這裡,忽然發現地上的侯勇動了動。

    還冇死……

    彭良揚起手中的利刃狠狠地刺向侯勇。

    “住手……”巡城的將士大喊一聲,緊接著幾支羽箭向著彭良激射而去。

    彭良見狀冇有躲避,咬牙繼續將手落下。

    ……

    懷柔公主府。

    趙氏藉著月光將做好的小兒衣衫疊放好,抬起頭看向窗外。

    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圓,今天是十五還是十六?

    趙氏想及今晚宴席上的熱鬨,心中如有一股暖流劃過,她雙手合十,希望公主和翌哥兒從今往後平平安安,無憂無慮。

    趙氏微笑著坐了會兒,這才站起身從箱籠裡拿出一條綾子,就讓這條綾子送她一程吧!

    如果能選擇她不願意死在這裡,恐怕會嚇到公主,可現在已然來不及了,隻希望她死以後,身邊的人都不會被波及……

    趙氏想起彭良,他也能順利回到衛所,這些年她委實拖累了他。

    趙氏將綾子係在房梁上,果決地將頭送了進去,然後踹開了腳下的凳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