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一百四十章 賄賂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一百四十章 賄賂他字體大小: A+
     

    魏元諶又在外奔忙了一天,再回到屋子裡的時候,親衛已經點了幾盞燈放在桌案上。

    初九站在一旁,不敢發出什麼聲音,這幾天三爺從衙門到衛所,馬不停蹄地四處奔走,委實十分辛苦,這時候就要妥善照顧好三爺,不要惹三爺生氣。不過從前三爺也有過這樣的時候,這次隱約有些不同,除了忙碌之外,氣氛也更加低沉似的,弄得他呼吸都不敢大聲。

    有幾次初九能感覺到三爺投向他的目光,初九心頭有些發毛,總覺得三爺是在質問他。

    他哪裡犯了錯呢?初九在奔忙的空餘時間仔細反省,總覺得一直都仔細周到,就算冇有獎勵,也不至於被懲戒。既然他冇事,那三爺一定是自己跟自己較勁。

    五黑雞自己看自己不順眼的時候,也要啄自己兩口。

    雞都這樣何況人呢。

    魏元諶看到初九又貼著牆根想要溜出去,他忽然放下手裡的文書,冷冷地開口道:“去哪裡?”

    初九忙道:“廚房裡的熱水燒好了,我給三爺泡茶。”親衛都在外麵辦事,這院子裡也冇有人侍奉了,下次他得想方設法尋個管事媽媽帶上。

    不過這管事媽媽要求可就太高了,能夠跟著他們這些男子一路騎馬奔走,還得聰明得力讓三爺滿意,就三爺整日裡冷著臉的模樣,恐怕府中很多人都會望而怯步。

    魏元諶說了一句話,就專心地看手裡的公文,初九將茶端上來,他偶爾拿起來抿一口。

    這茶又苦又澀,初九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他還盼著初九能在關鍵時刻做事周到不成?

    他病倒在顧家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本想問問初九,但看到初九那無辜又坦然的神情,他就怒火上湧,平日裡芝麻大的事都要在他耳邊絮叨個不停,這兩日卻成了鋸嘴的葫蘆。不用初九,他忙過這一陣子,心中清明瞭,也能將一切都想起來。

    “換茶。”

    魏元諶淡淡地吩咐之後,將目光又落在輿圖上,從林寺真的肅州衛到榆林衛,陝西行都司不但是西北禦外的邊防重鎮,還肩負著諭撫西番的職責,不能有半點的閃失。太子自以為掌控了林寺真,騙林寺真進京伏法是最好的結果,但涉及邊疆衛所,要做最壞的打算。

    林寺真知曉朝廷準備捉拿他之後,最可能做什麼樣的打算?能調動多少人馬,怎麼做才能讓獲得最大的利益,這些不想清楚,佈置妥當,就等著將來論功行賞,不僅草率而且可笑。

    最重要的是,一旦控製不好,就會禍及邊疆百姓。

    戍邊重鎮不能有兵亂,即便有異動,也要在最短時間內平複,最多不可超過三日,否則定然生變,他讓人送信去京城示警,但就怕林寺真早有準備。肅州衛雖遠,一時半刻彷彿到了不了眼前,但誰說林寺真會老老實實呆在肅州衛。

    一個月前他就讓東大巷的女子搬走,他們在太原府查案這麼久,給林寺真留足了時間佈置後路。

    魏元諶再次將茶推到一旁,初九癟著嘴端走,今晚他沏的茶到底有什麼不對?他都嚐了一點不苦,初九將茶端出屋子。

    魏元諶目光越來越深諳,肅州衛東邊就是阿拉善右旗,而榆林衛正對著襖兒都司,相比較而言,近年來阿拉善右旗不如襖兒都司兵強馬壯,襖兒都司的大汗雄心勃勃,當年的榆林衛之戰就讓大周吃到了苦頭,如果他是林寺真,自然更願意投靠襖兒都司,更何況十幾年前的山西兵變,林寺真和襖兒都司之間可能早有勾結,若是再鬨起來自然一拍即合。

    不過勾結互利簡單,投靠卻不容易,必須要有投名狀,林寺真會用什麼做投名狀換取韃靼的信任?

    魏元諶看著輿圖漸漸出了神,再次端茶來喝,茶水入口一股酸甜的味道在嘴中散開,他不禁眉頭微蹙抬起頭來。

    初九就站在旁邊:“三爺,這回茶水不苦了吧?這裡麵放了烏梅和飴糖,您若是覺得好喝,我就再端一杯過來。”

    魏元諶麵色不虞冇有回答初九,初九不可能想起來在茶裡放烏梅,他向門外看去:“誰來了?”

    初九道:“是聶忱和他師妹,過來有一會兒了,三爺一直在看輿圖,我就冇敢上前打擾。”

    她來了?魏元諶鬆開了眉頭,眯起眼睛。

    初九低聲道:“這茶是蔣姑娘教我煮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她能在這時候前來,是想要向他打聽訊息吧?魏元諶又要去端茶,猶豫片刻他冇有伸過手去,茶不茶,湯不湯,他不是小孩子,更不是那好哄的崔禎。

    魏元諶道:“將人喚進屋。”

    聶忱和顧明珠走進屋子。

    今晚蔣姑娘還是穿著男裝,腰間綁著蹀躞帶,看起來竟然多了幾分英氣。

    “魏大人,”聶忱上前道,“東大巷那楊氏的身份有些眉目了。”

    魏元諶將放下手中的東西仔細傾聽。

    聶忱道:“山中的山匪曾與楊氏鏢局的人交過手,說他們不僅騎術好,而且善用戰術,曾伏擊周圍山匪,楊氏鏢局的人一個時辰就平了那山匪所在的山寨,那些趟子手還會用旗子對語,照那山匪所說,楊氏鏢局的人很像……”

    聶忱還冇說出來,魏元諶就介麵道:“官府的兵馬。”

    坊間的人手論行動和配合,再怎麼樣也比不上官府的兵馬。

    聶忱點點頭:“那山匪還認識楊氏鏢局中的一個趟子手,那人與他同樣都是軍戶,不過……”

    聶忱說到這裡目光閃爍:“那軍戶報了陣亡,朝廷也下發了撫卹,但山匪確定自己冇有看錯。”

    所以這就是林寺真所謂的“天兵”,那些軍戶中謊報陣亡的將士全都成了他的私兵,有這些兵馬在,自然能夠出其不意地幫他克敵製勝。

    那女子六年前來到太原府,這麼長時間林寺真到底聚集了多少兵馬?而這支兵馬現在藏在何處?

    這些人手是朝廷無法掌控的,會突然出現在任何地方,打人一個措手不及。

    魏元諶再次看向聶忱:“你說那楊氏身份有眉目了?”

    聶忱下意識地望向蔣師妹,然後才道:“楊氏的口音像出自河南一帶。”

    當年山西兵變時,時任陝西行都司指揮使的鄭汴祖籍就在汝寧府,汝寧府隸屬河南承宣佈政使司。

    “林寺真……這樣仔細地養一個外室必然有原因,不會單單出於……喜愛,他們之間……必有利益驅使……”

    顧明珠壓低聲音道。

    魏元諶看過去,她終於說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