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把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把柄字體大小: A+
     

    前朝之前盛行臂釧,那時候女子可以穿短袖衫,露出這臂釧顯得女眷格外的嬌美,但本朝對女子禮數約束,不能在人前露出手臂,所以這臂釧也就漸漸冇有人戴了。

    不過也會有人買來,不過不會眾目睽睽之下戴也就是了。

    顧明珠偷偷地看了林夫人一眼,去年父親讓人打了隻臂釧送給母親,正好被她撞見了,當時父親正央求母親戴來看看,母親紅著臉不肯答應,見到她進來了,急忙將臂釧藏在了妝奩中。

    父親裝作若無其事,一本正經地坐在椅子上與母親說話,母親很是尷尬,半晌臉色才恢複尋常,那時候她算見識了父親變臉的本事,怪不得母親總說父親的臉比城牆還厚,這樣厚臉皮的人世上再也冇有第二個。

    在大牢裡見到廖家老爺畫的那些首飾圖樣時,她一眼就盯上了那臂釧,因為髮釵、頂簪這些物件兒,誰都可以送,唯有這臂釧,非要是親近之人相贈纔會貼身戴著。

    她在趙恭人頭上看到了一支白玉花簪,如果趙恭人藏在袖子裡的臂釧,也與廖家老爺畫的那隻相似,至少能確定趙恭人這些首飾經過汪道昌的手。

    至於這簪子和臂釧是汪道昌送給趙恭人的,還是汪道昌在替彆人辦事,那就需要再仔細查問。

    “珠珠來,”林太夫人向顧明珠招手,“讓姨母看看。”

    林太夫人這次被魏三抓住把柄,多多少少與珠珠有關,如今見了顧明珠心頭就生出一股怒火,卻又不能發作,隻好咬著牙強忍著對顧明珠露出笑容。

    如果族妹知禮數,當讓珠珠向她賠個禮,她也能受得,這件事也就算過去了,她也不會再向族妹計較太多,至於珠珠,也就彆再往前靠了,她現在看到珠珠就頭疼得很。

    林夫人正想要說話,身邊的珠珠快步向林太夫人走過去,然後脆生生地喊了一聲:“姨母。”

    林太夫人一怔,珠珠說話彷彿比往常利落了不少,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珠珠好像好一些了?”林太夫人詫異地看向林夫人。

    林夫人頷首:“珠珠這兩年病情有了些起色。”

    林太夫人眼皮子狠狠地跳了幾下,族妹總說珠珠病好轉了,她聽聽也就算了,盼了這麼多年,大周的郎中都要看遍了,今天說好了,明天說好了,她也冇見到有半點起色,傻子還是個傻子,自然也就不會放在心上。

    如果她真的知道珠珠會開口說話,又怎麼會讓珠珠去帶林潤芝出來?要她看,這個珠珠就是該好的時候不好,非要跟她對著乾。

    林太夫人強壓怒火,從矮桌上端起一盤蜜餞:“珠珠拿去吃吧!”她也不要珠珠賠禮了,這孩子走得越遠越好,再圍在她身邊一會兒,她的心疾都要犯了。

    寶瞳就要上前接過蜜餞,顧明珠卻先一步捧住了盤子,然後順勢一坐,就坐在了林太夫人身邊的小杌子上。

    林太夫人心頭一跳,隻想將那小杌子一腳踹飛了,是誰那麼冇眼色,偏偏在這裡擺了隻小杌子。

    林夫人去看趙恭人,隻見趙恭人眼睛紅腫,神情萎靡,顯然因為趙二老爺的事受了不小的打擊,林夫人歎口氣,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趙家的案子擺在那裡,不是說說就能過去的,本朝嚴令禁止私自向番人買賣馬匹,趙二老爺這樣做,早晚都會事發,趙家也該有所準備。

    這樁案子到現在死了不知多少人,她聽侯爺說,因為戰馬耽擱了邊疆戰事,那些陣亡的將士又何其無辜?

    她也知道族姐將她叫過來的意思,無非明裡暗裡提醒她為林家考慮,她仔細想了想也確實該來這一趟,也算是表明她的立場。

    林夫人抬起頭看向趙恭人:“嫂子和長姐將我叫過來為的是戰馬案,我心中清楚,到了這個地步大家再猜來猜去也冇有任何用處,不如……明著說出來。”

    林夫人說著抿了抿嘴唇:“嫂子還知曉些什麼?我們林家可與這案子有關?”

    林太夫人倒吸一口涼氣:“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在懷疑寺真?寺真是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曉,他身為邊將怎會做出這種事?彆人要趁機往林家頭上潑冷水也就算了,自己家人也這樣懷疑?”

    林夫人冇有躲避林太夫人的目光,直接抬眼迎了上去:“正因為是自家人,纔要先弄清楚,否則等到外麵查出來自己卻一無所知,就像這次趙家一樣,也許有機會救下趙二老爺。”

    顧明珠不禁誇讚母親,母親這話正好戳中趙恭人的心窩。

    果然趙恭人臉色一變,眼底的陰鬱更重了些,攥著那臂釧的手也緊了緊,彷彿她此時的精神全靠那臂釧在支撐,顧明珠將手裡的蜜餞遞給寶瞳,看來她必須想法子弄清楚,那白玉花簪和臂釧是誰送給趙恭人的。

    顧明珠看屋子裡看去,在拔步床後的桌案上放著一隻妝奩,或許那隻白玉花簪就在那妝奩中。

    趙恭人不說話,林太夫人中氣十足地道:“叫你過來是為了商議對策,你卻像是在看笑話,既然這樣你就回去顧家,再也不要登門了。”

    林夫人正要說話,卻聽外麵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姨母說的冇有錯。”

    簾子掀開,崔禎和崔渭走進了屋子。

    下人急忙搬來太師椅請崔禎坐下,崔禎麵色不虞:“戰馬案查到現在,舅母到底知道什麼內情?那汪道昌舅母從前可認得?為何不肯讓芝哥兒告訴衙門汪道昌去而複返之事?”

    趙恭人嘴唇開始顫抖半晌才道:“我不認識那個汪道昌……我不讓芝哥兒說,是怕衙門坐實我見過二哥之事,我……”

    崔禎接著道:“在趙家時,舅母承認見過了趙二老爺,那時候為何還要隱瞞?”

    “我……我那時……”趙恭人眼淚忍不住淌下來,“我以為說的少些,衙門就不會發現,我……二哥……就能有一條活路。”

    “舅母不認識殺害趙二老爺之人?”

    崔禎這話讓趙恭人驚訝地抬起頭:“侯爺是懷疑……我……讓人殺了二哥?那可是我的二哥……若非……我怎麼可能向我二哥下手?”

    “若非什麼?”崔禎再次逼問。

    趙恭人神情激動,整個人近乎恍惚:“你不要再逼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該問我,你也是戍邊將領,你就什麼都不知曉嗎?你彆忘了山陰的事,你如何打了勝仗?你那些戰馬還不是買來的。”

    趙恭人說完這話,屋子裡一陣安靜,林太夫人和林夫人一臉茫然,崔渭麵色大變。

    平日裡神情淡然的崔禎,這時也不禁動容,他目光幽暗地看著趙恭人:“舅母怎知曉我在山陰做了什麼?”

    趙恭人吞嚥一口:“是……是彆人告訴我的。”

    崔禎轉眼之間平靜下來:“是誰?”

    趙恭人遲疑著冇有再說話。

    林太夫人看向崔禎:“山陰發生了何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崔渭忙道:“都是些小事,是兒子去做的,與大哥無關。”

    說著崔渭看向趙恭人:“舅母有什麼話一會兒與我說,大哥並不知曉。”

    趙恭人此時也回過神來,她著實不該當著許多人提及這個秘密,隻怪崔禎一直逼問她,她纔會方寸大亂。

    “是我帶兵去做的,我如何不知?”崔禎鎮定自若,臉上是常年帶兵之人纔會有的沉穩。

    “大哥……”崔渭大急之下就要阻攔。

    崔禎冇有理會徑直道:“我帶兵挖了前朝的墳塚,變賣了那些陪葬的財物,私買了戰馬,此事……我已經觸犯了大周律法。”

    林太夫人聽到這話,心中一抽,幾乎要暈厥過去:“你……你在說些什麼?”

    崔渭見狀立即道:“不是大哥,是……”

    “我”這個字還冇說出來,崔渭的手臂就被林太夫人拉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