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一百零二章 緣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一百零二章 緣分字體大小: A+
     

    崔禎皺了皺眉,太子本該明日進城,今晚卻在宅子裡設宴,這是聽說了魏元諶與崔家起了衝突,連一晚上都等不得了。

    崔禎站起身向林夫人躬身行了禮:“這幾日我會讓護衛多多注意顧家周圍的情形,若是太子爺上門,姨母讓人知會我,我前來與太子爺周旋。”

    林夫人點點頭,侯爺捅破了太原府的天,太子心中定然十分惱怒,禎哥兒還想著來給她們解圍,她心中十分感激。

    “除此之外,”崔禎道,“太子問起姨母這樁案子,姨母隻說衙門裡傳出的訊息,不要提及其他。”

    林夫人道:“我都知曉了。”

    崔禎說完又看向顧明珠:“今日委屈珠珠了,等一會兒我讓人送些小物件兒過來,也算是給珠珠賠禮。”

    “說什麼賠禮不賠禮的,”林夫人道,“珠珠也冇有放在心上。”

    崔禎望著少女,她嘴角上揚始終都含著一抹笑容,仿若那雨後清湛的天空:“珠珠是不會放在心上,但旁人不該因此愚弄她,尤其是母親還是珠珠的長輩,理應多些愛護。”

    崔禎說完將腰間的一塊蜜蠟解下來,蜜蠟上雕刻了一朵佛蓮,蓮花將開未開,看起來十分的漂亮。

    顧明珠看到那朵蓮花不禁一怔,不因為彆的,她還是周如珺時,曾在父親遺物中見過些紙稿,都是父親雕刻物件兒時先畫在紙上的,這蜜蠟上的蓮花,無論是形態還是陰刻的手法,都與父親的紙稿一般無二。

    父親不但讀書好,還擅長琴棋雕刻,她追著父親的腳步,臨摹過許多次這些圖樣,絕對不會記錯,或許這蜜蠟是出自父親的手,如果這是父親雕刻的,又怎麼會在崔禎手中?她不記得她與崔禎定親時,周家曾饋贈這樣的物件兒。

    崔禎道:“我在邊疆征戰時,曾不慎陷入敵軍包圍之中,雖然帶兵突圍成功,卻也因為地形太過陌生,一時難以找到回大周關隘的路,幸好遇見一個老僧。

    那老僧雖是番人,卻因與周人結交故通周語,他一路帶著我們回到了大周關隘,我仔細詢問之後得知,老僧的周人摯友,每年都會用不少銀子救助僧侶和流民,又幫老僧抄錄佛經善本,可惜那摯友多年前已經身故。

    老僧那位摯友最大的心願是平息韃靼與大周的戰亂,老僧於是去往韃靼講經,冇想過憑一己之力能有什麼結果,卻願竭儘所能種下善因,搭救了我們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老僧年事已高,預感自己不久將圓寂,不願摯友所贈之物就此蒙塵,於是轉贈予我。”

    崔禎將蜜蠟轉過來,顧明珠才發現那牌子上缺了一角。

    崔禎道:“這塊蜜蠟曾被我懸在胸口,幫我擋了一擊,可見這被高僧禱祝過的物件兒應是有靈性,就送給珠珠,護著珠珠平安吧!”

    林夫人聽到這些話,立即開口拒絕:“這可使不得,如此珍貴的物件兒禎哥兒還是自己留著。”

    崔禎神情鄭重:“我一直將珠珠當做自家妹妹,姨母不收就是與我見外了。”他確實很珍視這件東西,若非雕刻此物之人已經故去,他定會前去一見,那人種下了因,纔有他們被搭救的果,而且他們都有相同的想法,就是想要換得邊疆太平,必然也能談得來。

    閒時,他會看那朵佛蓮,隻覺得雕刻的格外清雅,雕刻之人必是心性高潔,後來他悔在冇有追問老僧此人姓名,既然同為周人,前去拜祭一番也好,後來想想老僧故意冇提,大約是要一切隨緣吧!

    崔禎不再說話,隻是固執地將佩飾遞到林夫人麵前,彷彿林夫人不答應,他就會一直這樣拿著似的。

    “我先收了,”林夫人道,“等回到京城,你要出征之時,姨母再還給你。”

    林夫人接下佩飾,崔禎這才轉身走出了屋子。

    看著崔禎的背影,林夫人不知說什麼纔好,崔禎這般做法也是為族姐受過,族姐一直不喜歡長子,總覺得長子脾性生硬,不夠體貼,做事不留情麵,但禎哥兒說的少,做的卻多,若冇有崔禎在外征戰,崔家不知是何模樣,長姐偏偏看不透。

    林夫人想了想還是將佩飾遞給了珠珠:“珠珠看看可喜歡?”珠珠已經大了,按理說不該隨便收男子的物件兒,不過珠珠有病症在身,大家都將她當做小孩子看待,也就少了那些男女大防,再說這東西經了她的手,被人知曉也冇有大礙。

    顧明珠將那蜜蠟拿在了手中,蜜蠟被打理得很好,可見經常被擦拭,那朵佛蓮就像新雕上去似的,仔細看那雕工的細節,父親喜歡在花蕊上多雕幾筆,這蜜蠟上同樣如此,現在她能確定這佛蓮出自父親之手。

    父親當年贈給摯友的遺物,經過幾次週轉回到了她手中,顧明珠想到這裡,手不禁微顫,生怕被人看出端倪,她垂下頭將蜜蠟往腰上掛去。

    “我來,”林夫人笑道,“難得你喜歡,那就留下吧!”

    林夫人道:“這蜜蠟上麵係的絡子也是嶄新的,可見你表哥平日裡很是珍視,改日我再求個平安牌給他做回禮吧!”

    顧明珠佯裝聽懂了,歡快地點頭,父親去世那麼多年,卻通過旁人與崔禎有這樣的交情。崔禎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喜歡的物件兒,是出自他厭惡的周家,而雕刻它的人,就是周如珺的父親。

    崔禎厭惡周如珺卻真心待顧明珠,真不知她與崔禎之間算是一種什麼樣的緣分。

    不管怎麼樣,她還要感謝崔禎將父親的遺物帶給她,她仔細儲存。

    “小姐,你說這東西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寶瞳對手中的荷包依舊耿耿於懷,扔掉吧很可惜,不扔吧,又不敢將裡麵的東西拿出來吃。

    “給我瞧瞧。”顧明珠將荷包拿在手裡,荷包右下角隱約有針腳穿過的痕跡,這裡應該繡過東西,後來被拆掉了。

    顧明珠將荷包拿起來仔細檢視,針腳穿梭,應該可以繡出一個“委”字,“魏”的另一邊?

    不可能是魏元諶丟給寶瞳的,那麼……是魏元諶身邊的護衛初九?

    初九看上了寶瞳,所以纔會趁機殷勤?卻又害怕身份暴露所以將荷包上的“委”字拆掉。

    至於為何會繡“委”,自然是因為初九是魏府的人。

    冇想到初九還有這樣的心思。

    “以後小心著點魏大人身邊的護衛,”顧明珠看著寶瞳,“莫要被他占了便宜,這人可能對你有些其他心思。”

    寶瞳睜大了眼睛,表情萬分驚詫:“小姐說的是那隻猴……初……初九?”上次在莊子上,她盯著看了好幾次,才發現那蹦來蹦去的人不是隻猴兒,而是個人,現在她被……他盯上了嗎?

    ……

    初九覺得莫名的鼻子發癢,不禁用手指揉了兩下。

    魏元諶在看手中的帖子,太子爺請他前去赴宴,這並不讓他意外。

    當時趙家機關爆開,他就知道必然有眼線藏在趙家周圍等著結果,於是讓暗衛找出眼線,悄悄跟隨前去檢視,果然在城外河邊發現了太子。

    太子見他冇被機關炸死,自然要儘快扯開這層窗紙,麵對麵地與他交手。

    魏元諶道:“崔家那邊怎麼樣了?”

    初九仔細稟告:“崔渭帶著林太夫人回到崔家老宅就一直冇有出來,定寧侯留在了顧家,太子讓人送了帖子,定寧侯才離開。”

    魏元諶淡淡地道:“崔禎自己在顧家逗留了一會兒?”

    初九點頭:“可不止一會兒,至少也有一個多時辰,比三爺去的時間還要長。”他隻能提醒到這裡了。

    魏元諶側頭看向初九。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