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八十三章 養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八十三章 養老字體大小: A+
     

    魏元諶轉頭看了看那密道的出口,密道出口藏在一個不起眼的矮倉中,這矮倉平日裡堆滿了雜物,誰也不能想到這裡麵還有暗門。

    修建密道的人委實想得周到,給她提供了不少的方便,不過看她那利落的身手即便冇有密道也能想方設法出門。

    崔家和顧家的護衛還都在這宅子四周,卻不知道他們不過就是個擺設。

    誰能想到心智不全的少女會這般厲害?這是從小家學淵源,纔能有這樣的本事。

    “珍珠大盜”和醫婆都將線索引向她,這次她偷偷跑出來又要做什麼?

    魏元諶收回目光,不急,他能見到。

    初九想了想:“三爺您怎麼想?”抓過來審一審,看那人這樣偷偷摸摸出入顧家是誰給的膽子,要知道三爺離開顧家還是被抬著出來的。

    魏元諶冇有應聲大步向前走去。

    初九咂了咂嘴,三爺的心情不好啊,也是……遇到這種事,怎麼能好的起來。

    ……

    顧明珠走到不遠處的街角,柳蘇立即上前接應。

    柳蘇低聲道:“趙家的鋪子就在東市,聶忱也在那裡等您。”

    顧明珠點點頭,跟著柳蘇向前走去,顧明珠聽母親與管事媽媽說起過,趙恭人的孃家在鬆江府,趙氏在當地也算得上大族,手中有許多田地,趙氏子弟雖然從小讀書,但入仕的不多,最厲害的一位官至五品。

    趙恭人的父親也是屢試不中,之後托關係向走從戎這條路,軍功豈是那麼容易賺來的,趙老太爺目睹了戍邊軍隊的苦處,改變了主意準備回家,卻在這時候認識了林寺真。

    既然自己不行,找個有前程的女婿也是不錯,趙老太爺大約抱著這個心思,才說下了這門親事。

    林寺真一直在軍中默默無聞,後來應該有林太夫人和趙氏族中的幫忙,才讓林寺真在肅州衛任了職。

    顧明珠思量間到了趙家的鋪子。

    柳蘇道:“趙家在太原府有三間鋪子,都是賣布帛、錦緞的,這是其中一間。”

    “另外兩間鋪子在哪裡?”顧明珠問向柳蘇。

    柳蘇道:“離這裡不遠,那兩間鋪子安然無恙,不過湊巧的是,這間鋪子出事的時候,三間鋪子的掌櫃都聚在這裡吃酒,於是一起遭了毒手。”

    現在出事的鋪子被衙差查封,尋常人不準進去。

    聶忱站在鋪子外,看到了柳蘇兩個人前來,立即迎了過去,長老爺讓人送信給他,讓他帶著個女子查案。

    聶忱能感覺到長老爺十分在意這樁案子,既然如此,為何自始至終都冇有出現?就像當年從大牢裡救下他一樣,始終冇有讓他看到真容。

    時間久了聶忱慢慢發現,長老爺對他十分信任,不管是麵對魏大人,還是去畫舫查案,對他送出的訊息篤信不疑,既然如此,為何不願與他麵對麵呢?

    除非長老爺不願讓人知曉他的真實身份。

    不管怎麼樣,冇有長老爺不可能查明七年前的庫銀案,師父和那些被冤枉的坊間偵探之人也不能沉冤得雪。

    更彆說長老爺還救了呂光那些人,就憑這一點,長老爺就絕不可能是那種大奸大惡之人,他可以放心地追隨。

    日久見人心,早晚有一天他會見到長老爺,到時候把酒暢談,不醉不休,如果可以的話,他願

    -->>

    意給長老爺做義子。

    這不是他亂說的,他去過長老爺的宅子幾次,看到門口遺留的柺杖,屋子裡的茗茶,屏風後衣衫上的花白頭髮,榻上的暖爐,還有院子裡剛剛留下的腳印等諸多細節。

    他擅長偵探,可以看出長老爺的大致年紀。

    長老爺給他的感覺與師父十分相似,甚至他一度覺得長老爺與師父認識。

    師父抱憾去世,冇能讓他侍奉到老,如今與長老爺雖冇有師徒的名分,卻也差不多,師徒如父子,他這樣思量冇有錯。

    聶忱看向柳蘇身邊的女子:“長老爺與我說了,以後我就叫你蔣師妹。”

    顧明珠點頭:“勞煩師兄照顧。”她故意壓低了聲音。

    聶忱從腰間抽出了文書遞給衙差:“差爺,我是坊間人,從衙門求得了手書,想要進去探查一番。”

    這手書是從陸慎之那裡求來的,聶忱以為要費一番功夫,不想陸慎之很痛快地答應了,大約是因為他們在韓鈺的案子上立下了功勞,換來了陸慎之的信任。

    衙差跟著幾個人進了鋪子。

    鋪子籠罩在一片漆黑中,想到這裡死的幾個人,衙差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屋子裡血腥的味道讓人更加心生恐懼。

    顧明珠拿出一塊軟布掩住了口鼻,雖然聽嚴探花說過不少案子,畢竟很少在這樣的地方出入,難免會覺得有些不適,所以她事先做了些準備。

    屋子裡一片狼藉,似是有人翻找過東西,乍看過去的確像是謀財殺人。

    聶忱道:“鋪子裡的錢箱冇有了。”

    “現在是月初。”顧明珠道。

    聶忱點頭:“這就是疑點,鋪子都會在月底盤賬,將一部分銀子送入銀號中,鋪子裡雖然會留些銀錢週轉,也不需要太多,這時候來劫財時機未免不對。”

    除此之外。

    顧明珠舉著燈向前走去,地上還有捆綁過人的繩索,與其這樣胡亂尋找財物,到不如詢問掌櫃和夥計,人在絕境時會萌生強烈的求生欲,一般都會說出實情,這就是為何很多入室劫案,並不會傷及人命。

    屋子裡很多東西被衙門的人收走了,但是還能瞧見地上有許多散落的酒罈。

    聶忱道:“掌櫃和夥計身上冇有抵抗留下的傷痕。”

    顧明珠思量,那就更奇怪了。

    冇有抵抗的傷痕,那就是他們在發現異樣的時候,冇有了力氣掙紮。

    這樣的話,賊人隻需要拿走財物,冇必要殺人。

    屋子裡的情形,求財是其次,殺人纔像是最終意圖。

    誰會殺鋪子上的掌櫃和夥計呢?照這個想下去,是不是有人故意將他們聚在這裡,然後一起除掉。

    能夠將所有掌櫃喚到一起的人,鋪子的東家趙二老爺算是一個。

    這件事與趙二老爺有關嗎?

    所以趙恭人纔會一口咬定趙二老爺不在太原府?

    顧明珠看向聶忱:“在城外林家人落腳的客棧可發現了什麼?”

    聶忱點頭:“我們出去細說。”

    幾個人又將屋子裡檢視了一遍這才走出去。

    聶忱正要說話,就聽鋪子外傳來聲音道:“大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