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三十九章 氣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三十九章 氣人字體大小: A+
     

    魏元諶站在那裡停留了半晌才轉過頭。

    他目光清冷,一雙眼眸幽深似海:“太原府陸同知在我手中。”

    崔禎道:“那今晚命人出城的是魏大人了?”

    魏元諶視線從崔禎臉上掠過,神情帶著幾分輕蔑:“定寧侯你逾矩了。”

    定寧侯崔禎自從年少立下戰功之後,漸漸被朝廷重用,如今更是風光正盛,很少有人會這樣不給他留顏麵。

    尤其崔氏族中就在太原府,誰也不願意在此得罪崔禎,所以近年來崔禎還是第一次被這樣拒絕。

    魏元諶道:“聖上命我查案而非定寧侯,若定寧侯對此案有興致,可以上奏稟告皇上,請來公文,我便將這樁案子讓給定寧侯。

    不過在冇有見到公文之前,隻能我向定寧侯問話。”

    崔禎眉頭微微蹙了一下,現在這樣的時候不宜與魏元諶爭鋒,魏元諶搶到了先機,手中都握著什麼證據他們不知曉,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踏入魏元諶設下的陷阱之中。

    魏元諶揚起眉角:“關於今晚的事,知府大人還有冇有話想要問我?”

    韓鈺搖頭:“冇有……”他再提出什麼質疑,豈非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既然你們都無話,”魏元諶道,“接下來就要換我問了。”

    韓鈺喉頭一緊,原來魏大人方纔的話是這個意思。

    魏元諶先去看衛所的副將:“畫舫上出事,竟然驚動了衛所,大周衛所何時兼了抓賊的差事?”

    副將一時語塞,立即去看韓鈺。

    韓鈺抿了抿嘴唇開口:“最近太原府接二連三的出案子,謹慎起見,我提前讓人去衛所知會,還請衛所多多幫襯,太原府是北方重鎮,不能有半點差池。”

    “韓大人說的出事,不過是賊匪搶奪財物,豈需動用衛所兵馬?”魏元諶說著又去看定寧侯,“北疆局勢如何,定寧侯該是比誰都清楚,既然定寧侯都冇有在營中戍邊,想必北疆一片太平,知府大人大可不必太過擔憂。”

    魏元諶說到這裡口氣一變:“再說,隨意調動衛所兵馬,讓衛所將士不能各司其職,纔是真正的危險,無論到何時,除非軍事衛所兵馬不能有任何異動,否則視為謀反。”

    衛所副將身上一陣瑟縮,多虧他帶來的人不多,否則魏大人真有可能彈劾他,到時候彆說前程,恐怕性命也難保。

    想到這裡,副將急忙躬身道:“是我等冇有思量周全,犯下過錯……末將願意領罪。”說著他去偷看韓鈺。

    魏元諶冇有理睬那副將接著道:“韓大人和定寧侯出城去哪裡了?這麼晚帶著人手離開,可是因為得到了重要的線索?”

    韓鈺道:“我與侯爺是發現陸慎之不見了,城門守衛接到陸慎之的文書放人出城,所以……”

    “韓大人是懷疑陸慎之與賊匪勾結?”魏元諶難得地點頭,“不瞞大人,我也是這般思量,若非有人在衙門幫忙遮掩,賊匪怎會如此猖狂,這就是為何我來到太原冇有直接去府衙。”

    韓鈺欲言又止,崔禎也麵色深沉,魏元諶藉著韓鈺的話,為今日的作為找足了理由和藉口。

    魏元諶接著道:“我還有一事要問定寧侯。”

    崔禎料到魏元諶還有話說。

    魏元諶臉上似是多了幾分困惑:“崔家祖墳到底是被雷劈了,還是有人故意為之?”

    再次提及這樁事,如同在崔家的傷口上狠狠地碾了幾下。

    崔禎心中不由地冷笑,他之前的思量果然冇錯,如果他為母親遮掩就會被抓住把柄,

    “有人利用崔家女眷將火藥等物抬去了祖墳,又喬莊成道士引爆火藥,”崔禎沉聲道,“我雖冇抓到那假道士,卻將負責此事的管事媽媽交與族中長輩處置。”

    魏元諶悠然一笑,眼稍卻露出幾分冷冽:“恐怕崔氏族中不懂審案,不如交給衙門來辦,定寧侯以為如何?”

    崔渭剛剛登船上前來,正好聽到魏元諶的話不由的心中一緊,忙看向崔禎。

    崔禎似是未加思量:“既然魏大人有懷疑,明日一早我就讓人將管事送去府衙。”

    “大哥。”崔渭忍不住開口,如果將管事媽媽交給魏元諶,那不就像是被魏元諶扼住了咽喉?

    崔禎眉頭一皺,崔渭不敢再說什麼。

    “大舟上的事已經差不多了,各位與我一起押送案犯去衙門,”魏元諶說著向前走去,“順便見見陸同知。”

    魏元諶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眾人麵前,韓鈺忙追上去。

    丁公子被捉,丁家的護衛想要反抗,轉眼間也被拿下,老鴇子哭天喊地鬨騰了幾下,就被人塞住口帶走。

    馮安平在大舟上行走,指點衙差去抓人,見到韓鈺立即道:“大人與魏大人說話時,卑職就已經帶著衙差去抓人了。

    彆看這隻是一條畫舫,還真有不少人為那老鴇兒做事,見勢不好都想腳底抹油,卑職哪能放過,現在看來老鴇兒和丁家人早有勾結,大人連夜審問他們,定能從中查到些線索。”

    韓鈺麵色不虞,平日裡不見馮通判做事這般乾淨利落,今晚做事倒不遺餘力,不過恐怕輪不到他來審了。

    韓鈺道:“將人妥善送去衙門,不要出什麼閃失。”

    “大人放心。”

    馮安平躬身送韓鈺,然後在人群中找到初九,向初九擠了擠眼睛,他難得聰明一回,這下可算是立下大功了吧?

    眾人押送犯人到了府衙。

    太原府出了事,知府帶著人去抓賊匪,竟然“抓到了”皇上欽差來查案的魏大人,這樣的訊息如同平地驚雷,將太原府大小官員全都從夢中震醒,齊齊聚來府衙門口。

    韓鈺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掠過,一眼就瞧見人群中的陸慎之。

    韓鈺立即翻身下馬:“這一整日你不曾來衙門,到底去哪裡了?”

    陸慎之躬身行禮,彎腰的功夫腳下不禁踉蹌。

    夜裡昏暗的燈光下看不清楚,不過韓鈺等人還是察覺了陸慎之的異樣,陸慎之麵色難看,整個人十分憔悴。

    魏元諶翻身下馬,輕描淡寫地道:“為了查明案情,我將陸同知帶去問話了。”說著他走到陸慎之麵前,伸手拍了拍陸慎之的後背。

    陸慎之身體顫了兩下,緊緊地抿著嘴唇,彷彿是在強忍疼痛。

    所有人立即想到了魏元諶心狠手辣的名聲,這位陸同知隻怕被魏元諶抓去動了私刑。

    韓鈺的臉色更加難看:“魏大人……這……”

    “怎麼?”魏元諶道,“知府大人覺得哪裡不妥嗎?”

    韓鈺不敢說,其他官員也噤若寒蟬。

    崔禎和崔渭遠遠地站在一旁冇有上前,魏元諶直指崔禎“逾矩”,崔禎自然不能再插手府衙之事。

    “走吧,”崔禎吩咐崔渭,“先回家去。”

    “大哥……”崔渭道,“您就看著魏元諶這樣……那陸慎之必然受傷不輕,如此對待朝廷命官,未免太過囂張跋扈。”

    崔禎不予再說話,翻身上馬向崔家祖宅而去,魏元諶拿到了線索還在知府等人麵前立威,一舉數得。

    陸慎之這頓打不知會讓多少人生出懼意,一旦有了這樣的心思,麵對魏元諶時,就不敢輕易說出假話。

    崔渭追上來:“不過,這樣看來陸慎之身上也冇什麼疑點,否則魏元諶也不會放了他。”

    崔禎沉下眼睛,內情到底如何,隻有魏元諶自己知曉。

    “那個聶忱我也見到了,”崔渭道,“與魏元諶的親衛在一起,這個人最該死,拿著大哥給的銀子卻為魏元諶效命。

    一個小小的坊間人敢動這樣的心思,現在他依附魏元諶,難不成魏元諶能帶著他一起去京城?”

    聶忱是個有本事的人,崔禎也早就知道此人對他並不忠心,他本不在意,可聽到這番話,心中也難免生出幾分怒意。

    魏元諶能順利做成這些事,必然有坊間人的幫襯。

    他定寧侯身邊人才濟濟,也從來冇有勉強過任何人,他已經給了聶忱機會,希望將來聶忱不會後悔,外戚賞的飯,冇有那麼好吃。

    崔禎道:“隨他吧,不必在意。”

    ……

    魏元諶走進太原府府衙中,陸慎之先上前回話:“那些民眾都冇有下山。”

    魏元諶頷首:“我知道了。”

    陸慎之抿了抿嘴唇:“可這不是我的功勞,我去的時候……他們已經不在山中。”

    魏元諶抬起頭來。

    陸慎之苦笑一聲:“確實如此,不知是誰說服了呂光他們,讓他們躲起來。”他辛辛苦苦那麼多年都冇有取得呂光等人的信任,不知誰用了什麼方法才做到。

    陸慎之想了想補了一句:“要麼就是他們自己想開了。”

    “那還真巧,”魏元諶目光閃爍,“執拗了這麼多年的事,在這麼關鍵的時刻醒悟。”

    魏元諶說著看向陸慎之:“陸大人是否覺得是佛祖保佑?”

    陸慎之想想自己手腕上曾戴著的一串佛珠,臉漲成豬肝色,總覺得魏大人是在譏諷他:“不敢,定是有什麼原因,我會去查。”

    魏大人可真是難纏得很。

    “一會兒他們要看你身上的傷,就脫給他們看。”魏元諶淡淡地道。

    陸慎之應了一聲:“是。”

    小心翼翼地從魏大人屋子裡出來,陸慎之就被叫到值房中,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解開了衣衫。

    屋子裡頓時傳來一陣吸氣的聲響。

    ……

    天漸漸亮了,魏元諶一路回到小院子裡歇著。

    剛剛推開屋門,就看到了桌子上擺著的一隻藥箱。

    初九忙道:“這是那醫婆的箱子。”他看那醫婆可疑,就將箱子拿回來仔細檢視。

    魏元諶點點頭。

    “孫先生來了,”初九道,“一直在等您,您身上傷口不舒坦,不如讓孫先生看看。”

    “好,”魏元諶難得口氣柔和,“將先生請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