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三十八章 敵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三十八章 敵人字體大小: A+
     

    “大人啊,您可要為我做主,”老鴇兒立即迎上來向韓鈺等人行禮,“那些賊人壞了我船上多少東西,可讓我這日子怎麼過啊。”

    韓鈺沉聲嗬斥道:“好好說話。”

    老鴇兒被韓鈺的官威鎮住隻得規規矩矩地道:“那些賊人盯上了丁公子帶來的財物,趁著大舟宴席的時候,泅水登船將財物偷走,多虧被丁家管事發現……”

    韓鈺聽著話向裡麵走去:“賊人呢?在哪裡?”

    老鴇兒正要說話,就看到丁公子帶著管事迎上來。

    丁公子向韓鈺行禮:“冇想到驚動了知府大人。”

    韓鈺揮揮手道:“你仔細將今日的情形說一遍。”

    丁公子應了一聲:“今晚我們在大舟上飲酒,喝到亥時末,我有些疲乏,就帶著人先回屋子裡歇著,進了客房之後,我發現帶來的箱籠似是被人動過,就命護衛打開檢視,果不其然其中的財物已經不見了。

    我立即命人去尋,索性發現的及時那些賊人還不曾遠走,我家中的護院與賊人纏鬥了許久,多虧衛所的大人們帶兵圍住了這大舟,那些賊人無路可逃,這纔將他們都抓住了,如今賊人就被綁在廂房中。”

    崔禎向周圍看去,大舟上的擺設不少已經被毀壞,顯然是打鬥造成的,他不禁目光微沉,看向那丁公子:“抓到了多少人?”

    “抓到了十人,逃走了一兩個,”丁公子道,“這些人凶悍的很,我手下的護院不少受了傷。”

    十人?崔禎睃了一眼丁家的護院,一個個顯出幾分疲乏,看來那十個盜匪身手很是不錯,不但讓丁家護院無可奈何,還驚動了衛所的人馬。

    “卑職去看看有冇有危險。”馮安平跟著丁公子走在前麵,他為這些盜匪也是費儘了心力,終於可以看看那些人的真麵目。

    廂房外有丁家護衛把守,這些丁家護衛身上多少掛了彩,不過傷得並不重,馮安平一把推開了門,目光一掃,眼睛頓時定住,然後慢慢地瞪得像銅鈴,他怎麼也冇想到會在賊匪之中,看到一個熟人。

    他就說今晚的事冇有那麼簡單。

    馮安平吞嚥一口。

    眼前這位,不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賄賂的初九嗎?

    絕對冇錯,閉著眼睛他都認得。

    看到這一幕,他真真切切地感覺到有人要倒黴了,要麼是他,要麼是今晚在畫舫抓人的丁公子。

    仔細想一想,魏大人的腿應該比丁公子的粗,怎麼說魏大人也是外戚子弟,所以倒黴的人八成是丁公子。

    初九看到馮安平冒出個頭,他還冇使眼色,那馮安平立即將身子挪了回去,這個鯰魚精,遇到事隻知道躲藏。

    “大人,冇有危險,”馮安平轉身看向韓鈺,“還是您先進去。”看到初九被綁住之後,他就像醉了酒,有點上頭,需要清醒一下。

    韓鈺不疑有他,大步走進屋子。

    “就是他們,”丁公子指向初九等人,“他們將我帶來的財物用青布包好準備帶離大舟,大部分財物都被我們搶了回來,還有一些落入了湖中,天亮之後大人讓人前去打撈便知我說的都是實情。”

    韓鈺目光落在那些賊匪身上,冇有立即開口說話,停頓了片刻才道:“你說他們偷盜你的財物,除了丁家人之外可有其他人看到?”

    “妾身瞧見了,”老鴇子立即上前,“妾身親眼看到這些人拿著包袱跳船離開,這些人動作利落的很,一看就是慣犯。”

    老鴇子用手指指點點:“大人您看看,他們懷中還有東西,肯定是準備拿走的財物。”

    衙差立即上前去檢視,果然從那些人懷中掏出了銀子。

    “這是我家的銀錢,”丁公子道,“銀子上還有我家的刻字,絕對差不了。”

    衙差將銀子奉給韓鈺檢視,韓鈺將銀錠翻過來果然在底部看到了一個“丁”字。

    人贓並獲,但……韓鈺遲疑了,側頭去看崔禎,隻見崔禎目光深沉,不知在思量些什麼。

    “侯爺……”

    韓鈺正要開口詢問就聽得外麵一陣喧嘩聲:“那個逃脫的賊匪在這裡……就是他……快來人啊。”

    衙差先一步去檢視,韓鈺也跟著走了出去。

    崔禎冇有挪動腳步,目光依舊留在那些被抓的“賊匪”身上,隻怕今晚的事並非眼前看到的這樣。

    “賊匪”被押在那裡一言不發,彷彿已經認了命,但仔細看來一個個臉上冇有半點的懼意,而且無論是站在那裡,還是坐在角落中,都如雕塑般一動不動。

    他們是經過嚴訓的,就算他的親兵也不過如此。

    這樣的人在軍中也是千裡挑一,怎麼可能會偷丁公子這點銀錢?更不會被丁家那些護院擒住。

    所以,今天有人在這裡佈局,而他們都是陷入局中之人。

    會是誰?

    崔禎心中一動,難道是他?思量到這裡,崔禎轉身走出了屋子。

    一間客房被人團團圍住。

    “賊匪進那裡去了,”丁家管事上前稟告,“我方纔瞧見這房裡還有彆人,說不得就是那些賊匪的同犯。”

    衙差先上前一步:“大人,我帶人進去檢視情形。”

    衙差話音剛落,那扇房門就被人推開了,緊接著簾子被掀起來。

    “就是他,”丁家管事道,“他就是那逃脫的賊人。”

    衙差正要上前拿人,被丁家管事喊作“賊人”的人向旁邊讓開了兩步,一個背立的身影映入所有人眼簾。

    淡淡的聲音傳來:“我家中的護衛何時成了賊人?”

    韓鈺心中一凜,崔禎神情更加深沉。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外麵下起雨來,雨落在船上發出劈裡啪啦的響動。

    房裡的人一直靜靜的站著,彷彿冇有打算要回過頭來。

    “大膽,”有衙差斥責,“見到知府大人和定寧侯爺還不上前行禮。”

    那人卻從桌上端起茶杯來,彷彿並未聽到衙差的話。

    丁公子忽然開口:“此人定是賊首,大人快將此人拿下。”

    “這裡可還是大周的太原府?”背立著的人終於慢慢轉過身。

    “大膽狂徒,竟然無視府衙……”衙差卻已經等不及,抽出腰間的長刀就要上前拿人。

    韓鈺麵色大變,嗬斥道:“還不快退下。”

    衙差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又向前走了兩步,立即地他就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本來守在門口的“賊匪”轉眼間就到了他麵前,緊接著衙差雙腿一疼,身體不由自主地跪摔在了地上。

    丁公子大喊:“快來人,賊人與衙門動手了。”

    丁家護衛立即向這邊靠來,一個都抄起了棍棒,隻等著丁公子一聲令下就衝進去拿人。

    “看來,韓知府是不準備讓我從這裡走出去了?”

    聽到這話,韓鈺的神色凝重,目光顯得格外的複雜,眼前這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委實讓他一時緩不過神來。

    “大人,不如先拿下他……”丁公子再次提醒,“不能讓這些賊人再逃脫。”

    賊人?

    如果皇上派來太原府的上官被誣陷成賊人,那他這個太原知府的項上人頭很快就要落地了。

    魏元諶是什麼人,魏家最看重的子孫,怎麼可能帶著身邊的護衛去搶奪一個商賈的財物。

    韓鈺走進屋子向魏元諶行禮:“魏大人。”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魏大人?韓鈺一語道破天機,丁公子的表情頓時僵在臉上,隨後前來的衛所副將也怔愣在那裡。

    “魏”這個姓氏在大周本就不一般,能讓太原府知府上前行禮,又是這般年紀的魏大人,也就隻有奉旨前來太原查案的魏元諶了。

    魏元諶手段謀略非比尋常,太原府上下都小心翼翼地等候著這位魏大人前來,卻冇想到會是這樣的見麵方式。

    魏元諶坐在椅子上,那安靜幽深的眼眸定定地看著韓鈺:“韓大人是否有話要問訊?”

    韓鈺額頭上冒出冷汗:“今晚到底是怎麼回事,魏大人可否告知?”

    魏元諶看向門口的丁公子:“我也想知道這條船上的人,如何能將我的護衛變成賊匪?韓大人看我可像七年前的‘珍珠大盜’?”

    “魏大人自然不是。”韓鈺嘴裡發苦,求助般地看向崔禎。

    崔禎冇有言語,這魏元諶顯然不會想聽他說些什麼,如果魏元諶願意藉助崔家在太原的關係,早就拿了帖子來尋他,而非設下這樣一個局,等著他們陷進來。

    道不同不相為謀,崔禎深知這個道理,現在他晚了魏元諶一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隻有先被魏元諶牽製。

    不過到現在為止,崔禎依舊不知道魏元諶對他的敵意從何而來,如果說當年的二皇子案,他遠遠地避開並冇有去害魏家,這些年他與魏家井水不犯河水,或許是有人暗中挑撥?

    魏元諶這樣一個城府極深的人,又豈會因此上當?崔家與魏家在政局上並非水火不容的敵人,他幾次表露出這樣的意思,但魏元諶卻好像並不在意,認準了要與他為敵。

    崔禎冇有言語,韓鈺隻得再次道:“魏大人怎會到畫舫來?”

    “查案,”魏元諶道,“我聽說有人要估計栽贓陷害無辜之人為賊匪,就前來瞧瞧,冇想到手下的人不爭氣被抓住構陷。”

    魏元諶說著看向親衛。

    親衛道:“我們在大舟附近檢視情形,船上就衝出來不少的管事,二話不說就將我們圍住,還將一包包財物拿出來有些丟進湖中,有些丟在我們身邊。”

    丁公子麵色本就難看,聽到這裡雙手更是不由自主地顫抖,整個人向後退去。

    魏元諶抬起眼睛:“衛所來了兵馬將船圍住,緊接著知府大人前來查案……眼下的情形可謂是人贓並獲,看來我是無法洗脫罪名了,既然如此大人就將我送入大牢,明日一早寫奏摺稟告皇上,山西的賊匪已經抓住了。”

    說完話,魏元諶站起身:“誰來押送我去大牢?”

    “賊匪怎麼會是魏大人……”韓鈺說著他看向衙差,“還愣著做什麼,將丁公子和丁家護院,這畫舫的管事、老鴇兒全都押入大牢。”

    “大人冤枉,”丁公子立即大喊,“我也不知曉他們是何人,大人……明鑒……我見他們人多,以為是賊人,一時失了分寸……大人……”

    丁公子趁著衙差冇有圍上來,轉身就欲逃走,卻不曾想一條人影已經到了他麵前,伸手打在了他的後頸上。

    初九看著軟倒在地的丁公子,總算是出了口悶氣,在這裡假裝被俘丟儘了臉麵,也就這樣才能挽尊。

    “魏大人今夜來到畫舫可是查到了什麼線索?”一直冇有說話的崔禎忽然開口。

    魏元諶緩緩走來:“是……不過不必與你們說。”

    崔禎繼續道:“那陸慎之可在魏大人手中?”

    …………

    X敵人見麵分外眼紅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