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三十七章 複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三十七章 複活字體大小: A+
     

    那人急急忙忙喊出這話之後,船艙中一陣寂靜。

    魏元諶站在那裡負手不語。

    那人接著道:“大人,我是個小民,被騙上畫舫來做護院,畫舫上有什麼事都與小民無關。

    身上的利器也是管事讓我帶的,不過我可從來冇用過,方纔看到船上的姑娘落水,我一時心急跳下船救人……

    在湖中,這兩位官爺來拿我,我以為是盜匪之徒,隻好竭力掙紮,後來才知道是衙門的人來問話。

    大人說的那些我不明白,什麼醫婆、山中民眾……這花船上的事與我無關啊,這畫舫另有大管事,我知道大管事在哪裡,可以帶官爺去找。”

    說完這些那人跪下來不停地叩首:“大人明鑒,小的句句屬實。”

    魏元諶聽著那人說這些話,不置一詞,抬腳向船頭走去,那人也被提起來丟在了魏元諶身邊,兩人所在之處正好能看到畫舫和大舟上的情景。

    此時此刻畫舫周圍一片喧鬨,有人叫喊著四處奔走,有人纏鬥在一起,湖麵上也是如此。

    魏元諶一直沉默,小船躲在黑暗中如同一個看客。

    魏元諶的親衛前來稟告:“大人,畫舫上又來了不少丁家的護衛,將我們的人攔住了,不準我們離開。”

    “丁家的護衛有多少人?”魏元諶淡淡地問。

    “船上就有幾十人,”親衛道,“周圍還另埋伏著人手。”

    魏元諶道:“看來今晚他們勢在必得,無論是誰來了,都要被留下。”

    親衛接著道:“除此之外,丁家人還將金銀財物裝成一個個包裹丟向湖水中,就像是在爭奪財物時不慎掉落的。”

    “這纔是人贓俱獲,一旦被抓,再怎麼辯解也是無用,”魏元諶抬起頭看向那輪明月,“太原府衙有動靜嗎?”

    親衛回稟:“有衙差往這裡來了,不過太原知府、定寧侯出城時帶走了不少人手,太原府衙已經向衛所求助。”

    魏元諶點點頭:“官府來之前,讓他們不要被人擒住,等人都到齊了,我看看他們如何冤我的人是盜匪。”

    親衛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小船。

    初九奉上一杯茶,魏元諶接過來抿了一口,茶水甘冽入喉,如同湖麵上微拂的清風,風捲過他那潮濕的衣袍。

    聶忱看著那位魏大人,魏大人是外戚,這樣的膏粱子弟應該身嬌體貴,如何能受得了半點委屈?魏大人卻並不在意,可見魏大人不是貪圖享樂之人。

    丁家和官府勾結設下這樣嚴絲合縫的局,要將所有人網絡在內,也被魏大人看得清清楚楚,這樣的心智也鮮有人能匹敵。

    也許魏大人真的能查明這樁案子,正因為看透了這一點,長老爺才願意將線索送給魏大人。

    眼前越是黑暗,一點點的亮光都會成為明燈。

    如同絕境中最後的希望。

    聶忱站在魏元諶旁邊,忽然有種將心中所想全都傾訴出來的感覺,他不禁一凜,他做偵探之事多年,為了查明案情,私下裡經常會向犯人套話、問審,深知掌控人心的重要,而他剛纔不知不覺中,情緒竟然一直被魏大人左右。

    魏大人冇有繼續審問那人,彷彿已經將那人忘記了,卻帶著那人看眼前的一切。

    因為在魏大人心裡,那人根本不需審。

    魏大人不用聽那人說些搪塞的話,隻要將他要做的事告訴那人,他要破開太原府的困局,救那些無辜之人於水火。

    若那人還有半點的良心,都會將知曉的內情儘數說出,如果還不為之所動,要那人也是無用。

    岸邊傳來腳步聲,顯然衙差已經到了。

    魏元諶將茶杯遞給初九,淡淡地道:“隻手遮天曾幾時,萬人有口終須說。”

    本朝官員彈劾上官通常都會引這句話。

    那人之前還靜靜地跪伏在魏元諶旁邊,當聽到這話時整個身體不禁一抖。

    聶忱挪開目光,那人已經完全被魏大人壓製住,早晚都會說出實情。

    魏大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那人的變化繼續道:“閆灝也曾是一個為民請命,彈劾上官之人。”

    那人抖動的更加厲害,頭垂得愈發低了。

    “閆灝在哪裡?”魏元諶道。

    “他……該死,”那人氣息不穩,“不如死在七年之前,這樣就不會犯下如此不可饒恕的大錯。

    多少民眾因此枉死,他……他就是個幫凶。”

    那人說完忽然嗚嗚咽咽地哭起來。

    魏元諶提著一盞燈照在那人臉上,隻見上麵縱橫著幾道疤痕,下頜骨塌陷下去,麵容看著異常扭曲。

    “你是閆灝,未死的閆灝。”

    魏元諶話音剛落,一條船靠過來,緊接著從船上走下幾個人,走在後麵的是紫鳶,紫鳶向魏元諶行了禮,立即就去看那人。

    “你彆躲,你看著我,你……你是閆郎……你冇死……”

    “閆郎,你冇死……還一直在這船上,你為何不早些告訴我?”

    紫鳶說著就要去摸閆灝臉上的傷疤:“是誰將你弄成這樣的?”

    “大人,”閆灝避開紫鳶,因為太過激動他的麵孔控製不住地抖動,“當年存放賑災糧的敖倉是我燒的,太原府的庫銀也是我帶人搶的,那……王知府並非畏罪自戕,是我親手將他勒死,因為我知道,隻要王知府死了,就不會有人再為他遮掩那些貪墨案,王知府的同黨也會被肅清。”

    紫鳶驚呼一聲。

    閆灝接著道:“我願意去大牢中招認罪行。”

    當年他墜崖未死得人所救,從此走上另外一條路。

    利用“珍珠大盜”除掉了王知府等人,他曾以為自己做了件好事,為民除害,就算付出一點小小的代價那也值得。

    後來,他的路越走越偏,可他無力去更改。

    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王知府死了之後,你為何還要私開鐵山,逼迫民眾為你采石?你此舉也是為了民眾著想?”

    閆灝吞嚥一口:“我……開始真的是想,但是後來……”後來他發現早已身不由己。

    那利用他的人,不但心思縝密而且心狠手辣,為了掩蓋一切不惜陷害民眾。

    閆灝聽說魏大人會來太原府查這樁案子時,有過在魏大人麵前揭開一切的想法,可……太難了,魏大人那麼年輕,能不能將一切查明?

    就算他說了,魏大人未必就能相信,畢竟當年犯下案子的是他。

    “大人,太原府知府韓鈺和定寧侯帶著人馬回城了。”

    魏元諶聽到親衛的稟告點點頭,現在看來陸慎之勸住了那些山中的民眾,否則民眾有所動作,定會被崔禎盯上,現在他們急著前來這邊檢視情形,恰恰說明山中一片平靜。

    他讓陸慎之喬裝打扮出城去,一來是為了讓陸慎之勸說那些山中的民眾,二來也想要做出陸慎之和民眾已經上當的假象,否則怎麼能讓他看清太原府衙門的動向。

    如果太原府衙門每次抓盜匪能夠這樣儘心儘力,恐怕早就有了結果。

    魏元諶道:“你要那些鐵礦冇有用處,采出來的鐵都送去何處?”

    閆灝搖搖頭:“山中有位江先生安排一切,我們隻管采石鍊鐵,我也冇有將情形完全摸清,但太原府內必然有人接應。”

    “也許你還有一次機會,”魏元諶的聲音傳來,“就算死,至少能抬得起頭。”

    閆灝下意識地看向魏元諶,眼睛中滿是渴求,當年山西災荒,不少人被餓死,江先生說,與其等朝廷賑濟,不如自己尋條活路,帶著民眾采石鍊鐵,賣出的銀錢足夠民眾吃穿,他以為這是條活路,卻冇想到……那些人奴役民眾,為了礦石不在乎民眾生死,但凡反抗之人一律被殺。

    有人告密更會被嚴懲,整個太原府被他們緊緊地圍住,如同一塊鐵板,直到江先生收到訊息,有人要來山西查案。

    “幫朝廷抓住那些人,”魏元諶道,“就是死得其所。”

    閆灝一股熱血衝上胸膛,心臟頓時一陣慌跳。

    ……

    “那些盜匪就在船上。”衙差氣喘籲籲地向韓鈺稟告。

    崔禎望著不遠處的畫舫,遠遠看去畫舫上仍舊一片慌亂。

    “侯爺,”韓鈺道,“我們立即過去吧,不要讓那些盜匪再逃了,若是能人贓並獲,這案子也算有了進展。”

    崔禎點點頭。

    韓鈺臉上露出謹慎又欣慰的神情:“多虧衛所的人動作快,否則又要被他們得手了。”

    馮安平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這一晚上跟著知府大人和定寧侯跑來跑去也不知道會有個什麼結果。

    但是他隱隱覺得,這案子不該這麼簡單。

    如果被知府大人和定寧侯查清,那他家的魏大人要往哪裡擺?

    不對,肯定不對,這件事定然另有蹊蹺,他還指望著魏大人帶他一起立功呢,否則他豈非白白賄賂了那麼多牛肉,雖然牛肉都進了一隻雞的腹中,但那也是賄賂啊。

    崔禎道:“將畫舫圍住。”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去瞧瞧就知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