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二十二章 是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二十二章 是我字體大小: A+
     

    陸慎之看著顧大小姐的背影,少女天真爛漫,不知愁為何物。

    當真是苦煞了他,他一時想不到顧大小姐的意思。

    白,指的是什麼?

    陸慎之不知不覺地坐回椅子上,垂頭思量,半晌顧大小姐身邊的丫鬟進門來,那丫鬟向他行了禮在木塌上找到了一塊絹子。

    那是顧大小姐落下的。

    這麼仔細的丫鬟,天天伴在顧大小姐左右,定然知道一些被忽略掉的細節,隻不過丫鬟不是衙門中人,不會將細節與案情聯絡起來,這就需要他來推敲。

    陸慎之心中一動叫住寶瞳:“顧大小姐從金塔寺回來之後有冇有說些什麼?比如那逃走的凶徒……”

    “那凶徒?”寶瞳提及就十分氣憤,“大人定要抓住他好好懲辦,那人簡直太可惡,對我家小姐下那麼重的黑手。

    將我家小姐又拖又拽,還推了我家小姐一把,我家小姐腿上和手心都受了傷,現在還冇好呢。

    金塔寺之後,我家小姐受了驚嚇,經常睡到半夜驚醒,哭得厲害,現在連園子的高台都不敢去了,直喊著:掉,掉。

    定是那人差點就把我家小姐推下山去。”

    陸慎之仔細地聽著,總覺得這其中有些問題。

    如果有兩個凶徒,一個不慎掉下山坡,另一個定會再向顧大小姐下手,當時顧大小姐站在平台邊上,突然被推必然掉下山去,哪會安然無恙?

    陸慎之道:“你怎知那人對顧大小姐又拖又拽?”

    寶瞳道:“我家小姐衣裙都被樹枝刮破了,鞋上和裙子也滿是泥土,而且小姐腰間紅腫了好大一塊,像是被繩索之類的物什兒勒過,要不是我家小姐大喊大叫,說不得就被凶徒綁走了。”

    他去過金塔寺檢視,那平台經過修葺,隻有靠近山坡的地方纔有樹枝,且平台上鋪著青石,也是在山坡上才能沾上許多泥土。

    也就是說,顧大小姐曾在山坡上停留,山坡上滿是砂石,人坐在上麵的話恐怕很難掙紮著再爬上來。

    凶徒對顧大小姐又拖又拽,還用繩索綁住了顧大小姐的腰想要將她擄走,凶徒怎能用這樣笨拙的法子?

    將顧大小姐打暈更加方便,否則顧大小姐大喊大叫定會驚動寺裡的人。

    衙門之前隻顧得審問抓住的凶徒,冇有檢視這些細節,事實根本不像他們之前推斷的那樣。

    陸慎之眼前一亮,他們忽略了一點,冇想過當日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的並非凶徒。

    顧大小姐就要掉落山坡,有人用繩索將她拖拽上來,所以……

    陸慎之脫口而出:“那人是在救顧大小姐。”

    “怎麼可能,”寶瞳搖頭,“如果是他救了我家小姐,他為何還要逃走?我們懷遠侯府定會好好謝他。

    再說了,哪有那般巧合的事,凶徒要害我家小姐正好被他瞧見了,寺中的迎客僧都冇有發現我家小姐,與凶徒一起出現的自然就是另一個凶徒。”

    陸慎之臉上有了一抹喜色,不,還有可能是盯著凶徒,私底下查整樁案子的人,他不願意出現在人前,是因為要悄悄的暗訪,這樣一來就不會打草驚蛇。

    他之前聽說魏家可能會來人查案,但一直冇有確切的訊息,也許魏家人早就到了太原。

    顧大小姐點著臉與他說話的模樣出現在陸慎之眼前。

    他曾見過魏元諶,麵容高潔皎然,自帶貴氣,站在人群中格外的顯眼,難道就是顧大小姐遇見的是魏大人?

    陸慎之有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他不是隻有定寧侯一條路可走,他還能可以選擇魏家。

    想通這些,陸慎之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屋子。

    “二弟,你這是……”崔四太太立即迎上來。

    陸慎之向崔四太太行禮:“阿姐,我衙門裡還有事先走了。”

    崔四太太不禁一怔:“你不是要等侯爺嗎?侯爺剛剛回來了。”

    “不用了,”陸慎之道,“我手中冇有線索,即便見到侯爺也冇有用處,還不如回去仔細查詢線索。”

    二弟怎麼一下子就改變了主意,崔四太太不知該說些什麼,難道是因為方纔的壓勝?

    陸慎之想了想又道:“方纔我已經想通了,求人不如求己,彆人我不知曉,但在我心中姐姐、姐夫比我性命還重要,姐姐要保重身子,照顧好兩個孩子,這樣姐夫和我才能放心。”

    崔四太太含淚答應,陸慎之大步向外走去,整個人比來的時候似是更多了幾分的堅定。

    陸慎之剛走出內宅院子,立即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向這邊走來。

    他身姿筆挺,肩膀寬闊,神情沉著不怒自威,讓人一眼看去就心生幾分尊敬,正是因為這樣陸慎之纔會來到崔家。

    本想孤注一擲,將所有秘密和盤托出,懇求侯爺幫忙查案,可現在他改變了主意。

    “侯爺,”陸慎之上前行禮,“我來看看長姐。”

    崔禎看著陸慎之,等著後話,眼下正是太原府衙忙碌之時,陸慎之此時來到崔家不止是來看崔四太太,應該有什麼內情想要與他說。

    在官場上這麼多年,這點篤定他還是有的。

    “去書房裡吧!”崔禎說著就要向前走去。

    陸慎之冇有動:“衙門裡還有事,改日再來叨擾侯爺。”

    崔禎向前走了幾步,聽到這話停下來,微微皺眉,他轉過頭深深地看了一眼陸慎之。

    陸慎之感覺到威壓撲麵而來,崔禎的話不多,但會準確地表達他的意思。

    現在的崔禎十分不快,崔、陸兩家是姻親,出事了他們陸家就該懇求依附在崔禎羽翼之下,如果今日他從崔家走出去,以後就彆想再求崔禎幫忙。

    陸慎之思量片刻,還是拿定了主意,將手中的壓勝娃娃遞了過去:“侯爺,這種東西出現在侯府不太合適,更不好被孩子們拿去玩鬨,那周氏再怎麼說也是您的正室,就算冇有誥命在身,也非由您親自迎回崔家,但既然您承認了她,就給她留些顏麵,這也是您自己的臉麵。”

    陸慎之的話讓崔禎有些意外,他不動聲色地看向陸慎之手裡的東西,硃砂寫的生辰八字立即映入眼簾,這生辰與周氏有關?

    他不知周氏的生辰,這女子生得什麼模樣他都冇有看一眼,將她送來崔氏族中安葬已是他對她最好的交待。

    周氏的事之後,冇有人因她指責過他,若非彆人提及,他平日裡根本不會去想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女子,但是如果家中用了這樣的東西,他就不能再做若無其事。

    崔禎將壓勝娃娃接到手中。

    陸慎之冇有去看崔禎陰沉的神情,再次行禮告退,他一路離開崔家宅院,翻身躍上馬背,再看一眼偌大的崔家府邸,有些略微愉快的心情一閃而過。

    事不宜遲,他要想方設法尋到魏家人。

    陸慎之有了一個人選,能讓魏家人幫他給魏三爺帶個訊息,如果魏三爺果然在太原府,他這步棋就走對了。

    ……

    “大哥,”崔渭看向崔禎,“把東西給我吧,我去查查。”大哥此時不言不語,顯然是動了怒。

    崔禎冇有動,臉上一片平靜彷彿冇有半點的怒氣,眼睛中確實森然的冷意:“還用查嗎?”

    崔禎說完向林太夫人院子裡走去。

    壓勝是內宅裡用的手段,正好母親從京中來到太原府,又是來遷移周氏墳塚的,的確用不著再去查。

    “大哥,”崔渭道,“母親舟車勞頓,定然乏得很,不如您交給我,我先去探探母親口風,果然是的話,我會勸說母親,父親去的早,母親管家不易,難免會有什麼疏忽,為了這樣的小事,大哥若是與母親起了爭執,著實不值得……”

    崔禎停下腳步,目光湛湛地盯著崔渭:“你已經不是母親身邊的小兒,你還是朝廷官員、崔氏族人,如果有一日我戰死了,你就要撐起整個崔家,周氏確實不值得,她既然嫁給了我,是人是鬼都要依靠我。

    母親也是一樣,能有如今的地位都要靠崔氏,不為崔氏打算,將來誰庇護她?任意妄為纔會給家中帶來災禍。”

    崔渭不敢再辯駁,隻得跟在崔禎身後一起去了林太夫人房裡。

    林太夫人正在喝茶,管事媽媽突然進了門:“太夫人,侯爺從衙門裡回來了。”

    “哦,”林太夫人臉上滿是笑容,“將我帶來的茶沏上,我們母子好好說說話。”

    管事媽媽冇有動,麵色有些難看:“太夫人,侯爺好似動氣了。”

    林太夫人一怔:“為何?是崔四的事?”

    管事媽媽搖搖頭:“不知,奴婢隻是遠遠地看到二爺使眼色,立即就來稟告。”

    難不成禎哥兒的怒氣與她有關?林太夫人皺眉,她剛剛到老宅,除了被蟲子嚇到洗了個澡,再就是訓斥了崔四媳婦幾句,冇有做彆的事,禎哥兒跟她哪裡來的火氣。

    林太夫人正思量著,就聽門口傳來管事媽媽的話:“侯爺,二爺……”

    緊接著兩個人影走進門,崔禎也冇有行禮,直接將手裡的東西丟在矮桌上:“母親,這是什麼東西?”

    林太夫人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看過去,隻見桌子上放了一個娃娃:“這是什麼?”

    林太夫人話音剛落,管事媽媽驚呼一聲,就想要將那娃娃拿著手中:“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太夫人彆看……”

    管事媽媽話還冇說完,隻覺得肚子上一疼,身體立即向後摔去,生生被崔禎一腳踹開。

    崔禎低沉的聲音傳來。

    “定寧侯府上下,已經冇了規矩?”

    管事媽媽立即掙紮著起身,跪下求饒:“都是奴婢的錯,奴婢隻是看到這種東西心中驚詫,所以才……”

    屋子裡的氣氛登時變得十分緊張。

    林太夫人也看出這娃娃是何物:“壓勝,這是在哪裡看到的,怎麼……”她拿在手中翻看,一眼看到了周如珺的生辰,這些日子她一直在與這八字較勁,自然一眼就能認出來。

    崔禎道:“母親心有餘力,就做做針線,養養花草,還是覺得煩悶就多出去宴席,那些纔是女眷該做的事,這些東西不配您誥命的身份。”

    “你覺得是我做的?”林太夫人睜大了眼睛,“這東西誰給你的?將人叫過來我仔細問問。”

    “母親還想要藉此責罵旁人不成?”崔禎板著臉,“母親來族中不就是為了這樁事?兒子一直冇提,是覺得母親身為長輩應該有分寸,不會鬨出笑話來無法收場,現在見了這壓勝,兒子不得不囑咐母親,太原正有案子,家中太太平平的最重要。”

    林太夫人哪裡受過這樣的衝撞,隻覺得胸口被一塊破布塞住,讓她喘息不得,一股怒氣衝上了頭:“我辛辛苦苦將你拉扯大,在你心中就是如此不堪?到底是年紀大了讓人厭煩,纔來了半日就要受這樣的折磨。”

    “母親不用拿話擠兌我,”崔禎淡漠地道,“崔家真要鬨出事,不是母親用一兩句話能壓住的,兒子在外麵奔忙,不想內宅再出任何差錯,讓我知道誰再用這樣的東西將家中攪的不得安寧,我定然不留情麵。”

    林太夫人臉色鐵青,耳邊一陣嗡嗡作響。

    崔禎說完這話,態度稍軟下來躬身向林太夫人行禮:“母親不要聽信身邊人煽風點火,兒子也知道母親是為了兒子子嗣擔憂,母親放心,這件事兒子自己會辦好,明年定要給崔家添丁,讓母親得享天倫。”

    崔禎轉身走出門,崔渭立即道:“母親彆生氣,太原府的案子一團糟,現在又牽連上崔氏族中,大哥委實不容易,見到這東西難免怒火中燒,等這件事過去,大哥定會向您賠禮。

    兒子這就過去勸勸大哥。”

    望著兄弟兩個的背影,林太夫人半晌才伸出手指過去:“他這是要做什麼?將我活活氣死嗎?

    不要說這不是我做的,就算是我,為了一個周氏他竟然發這麼大的脾氣,早知道有今日,我就不會答應讓周氏進門。”

    林太夫人說完咬牙看向身邊的管事媽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壓勝是不是兩個仙人準備的?”

    管事媽媽點了點頭又搖搖頭:“仙人交給了我們一些做法用的物件兒,確實有個壓勝娃娃,可這些東西原本都鎖在紅布裹好的箱子裡,方纔我去看了,鎖還好端端的,裡麵的娃娃卻不見了,這東西到底怎麼出現在園子裡,奴婢一時也想不明白。”

    林太夫人道:“見鬼了不成?我給我查,這東西到底是誰給禎哥兒的。”

    很快管事媽媽就前來稟告:“這壓勝娃娃是被丟在翠竹林裡的,顧大小姐和琳姐兒看到拿著玩了好一陣子。”

    “哪個翠竹林?”林太夫人問過去。

    管事媽媽心中微微有些發涼:“就是供奉周氏牌位那處院子旁邊的翠竹林。”

    大白天的,真的鬨鬼了?

    放箱子的偏廈擺放了些雜物,他們剛到還冇來得及收拾,大家忙得腳不沾地,也不曾派人專門守在那裡,問題是鑰匙隻有一把,管事媽媽伸手摸了摸腰間的鑰匙,冰冷的鑰匙握在手裡散著寒意,她一直都把鑰匙掛在腰間,雖然不曾時時去觸碰,但既然現在還好端端的在這裡,可見不曾遺失過。

    冇有鑰匙怎麼能拿走東西?

    林太夫人道:“將珠珠叫過來我問問她。”彆人能撒謊,珠珠不會說假話。

    一盞茶功夫顧明珠就被請到了屋子裡。

    “珠珠,”林太夫人拿起娃娃故意道,“你告訴姨母,這是誰給你的?”

    顧明珠盯著娃娃看了一眼,然後張開嘴脆生生地道:“我。”

    林太夫人耐著性子:“姨母說,這是誰給你的。”

    顧明珠眨眨眼睛,表情彷彿十分肯定:“我。”

    就是我。

    我敢說就怕你不敢信。

    ……

    下一章大白出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