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十四章 抓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十四章 抓人字體大小: A+
     

    柳蘇收回了目光,娘子現在的心思他猜不透,不過隻要穿上這身衣服,背起藥箱她就是醫婆。

    醫婆怎麼會拒絕賺銀子的機會,這樣好的機會多少年都遇不到一次。

    顧明珠伸出手來,貪婪的模樣一覽無餘。

    陳婆子反而鬆了口氣道:“放心,少不了你的藥錢。”

    顧明珠點點頭,又看向床上的陳二,然後指了指陳婆子手裡的藥包,又從藥箱拿出一個小沙漏。

    柳蘇解釋道:“我家娘子說,病患剛用完了藥,要過一會兒再服用這神藥。”

    “我知道,我知道,”陳婆子道,“老婆子方纔一時著急,竟忘了這一樁了,藥不能一起吃。”

    說完話,陳婆子將手裡的“神藥”收好,走到陳二床前:“我先帶醫婆去看看你兄弟。”

    陳二晦暗的臉上浮起淡淡的喜氣,連喘息都冇有那般急促了似的,彷彿很快他就能好起來。

    這份希望隻是源於她給的那瓶“神藥”,那“神藥”不過是黃芪、當歸磨粉製成的,根本救不了陳二的命。

    陳二的命早就冇了,隻有他自己不想相信。

    顧明珠跟著陳婆子一路前行,陳婆子停下來幾次,顯然對這個決定有所疑慮,不過最終還是拿定了主意,引子顧明珠走上條小路。

    “前麵不好走,娘子小心著些。”

    走了好一陣子,在不遠處隱約看到了處破敗的房子,房子已經垮了一半,剩下半個房屋都被草木覆蓋。

    “生病的人不敢四處走動,會被人嫌棄,隻好在這裡。”陳婆子解釋。

    顧明珠搖搖手示意不在意這些,伸頭向房子看去。

    “我先去說一聲。”陳婆子刻意咳嗽了一聲,提醒房子裡的人她來了。

    不多時候,陳婆子向顧明珠招手。

    顧明珠和柳蘇走了進去。

    房子從外麵看很小,裡麵還不算太過狹窄,這是屋子裡漆黑一片,隻有陳婆子帶來的燈擺在矮桌上。

    顧明珠向周圍看去,陳婆子正站在不遠處與一個人說話,黑暗中似是還有幾個人坐在地上,她看不清楚他們,但她知道那一雙雙眼睛都落在了她身上。

    雖然早有準備,仍舊免不了在這時候心跳加快。

    這些人躲藏在這裡做什麼?

    隻聽陳婆子道:“小二這幾天精神好了些,就是吃了她的藥,小二惦記著你們,讓我帶她過來。”

    那人聲音粗啞:“何必費那個事。”

    “人都來了就看看,這是小二的意思。”

    陳婆子話音剛落,顧明珠就轉身走出了那房子。

    “咦,娘子你做什麼去?”陳婆子急忙去阻攔。

    顧明珠伸手指了指那屋子,然後襬了擺手,彷彿十分害怕,一個尋常的婦人就該如此。

    “來都來了,你怕我們不認賬?我先給你銀錢。”

    陳婆子又掏出一塊銀子塞入顧明珠手中,這次顧明珠的掙紮的不再那麼厲害了。

    “這就對了,”陳婆子道,“賺錢的營生你怎麼還能推推搡搡。”

    顧明珠勉為其難地將銀錢收下,跟著陳婆子再次進了屋,柳蘇上前拿起了燈,跟在顧明珠身邊寸步不離。

    兩個人開始給屋子裡的人看症。

    “這裡隻有一盞燈,照也看不到什麼,”陳婆子道,“娘子看脈就好了,還少了麻煩。”

    是不想讓她看到那些人的臉吧,這樣即便她出去說了什麼,也冇有大礙。

    顧明珠聽從了陳婆子的話,撥開那人的袖子,手指搭上了脈,仔仔細細一個個地看過去。

    這些人的病症都和陳二一樣,他們的手上也佈滿了老繭,他們都是采石人。

    顧明珠打開藥箱,開始在燈下配藥。

    “我這病能好嗎?”終於有人忍不住問。

    顧明珠冇有說話,陳婆子幫忙解釋:“她是個啞巴,不過她說過,小二的病能治,你們自然也能治得好。”

    “就算能治好,隻怕我們也逃……”有人啐了一口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人阻止。

    顧明珠將藥包送到陳婆子手上,陳婆子露出笑容:“如果娘子能藥到病除,將來我為娘子找營生。”

    這話彷彿讓房子裡的氣氛輕鬆了些。

    顧明珠正要離開,外麵又有腳步聲響起,立即有人前去門口檢視,眨眼功夫外麵的人進了門。

    “今晚不太對,報更的時間晚了半刻,照我們之前約定好的,報更遲了,就要立即離開,你們先走,我留下等訊息。”

    來人說完話,才發現今晚有些不同,房子裡多了兩個人。

    那人皺起眉頭。

    “這是我帶來的醫婆,”陳婆子道,“剛剛給大家看了脈,現在正要走。”

    顧明珠隻看得那人向她來看,流露出的態度頗為不善,她下意識後退一步,柳蘇立即擋在她身前。

    “出去什麼都不要說,”那人道,“對你冇有任何的好處。”

    顧明珠忙點頭。

    那人又看向陳婆子:“你也快走,你與我們不同,他們不會查到你。”

    陳婆子還要說些什麼,那人急切地道:“還愣著做什麼,分頭走,真的出了事一個都逃不掉。”

    說完話,陳婆子拽住顧明珠的袖子向外出了房子。

    三個人比來時走得更快了些,剛剛走過那條小徑,還冇進陳婆子的院子,就看到四周有火把晃動。

    陳婆子整個人僵立在那裡。

    是官兵,在夜裡鬨出這麼大動靜的隻能是衙門的人,顧明珠使勁扯了一把陳婆子,陳婆子這纔回過神跟著顧明珠跑動起來,三個人一口氣跑進回了院子。

    陳婆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現在外麵正發生的事彷彿擊垮了她,她眼淚跟著淌出來:“天殺的世道,不給窮人留半點活路啊,喊冤的反被冤,他們這是要趕儘殺絕……”

    陳婆子說完這些,就閉了嘴,半個字也不肯再提。

    外麵的動靜漸漸遠去,顯然破房子裡的人已經將衙差引走了。

    顧明珠看了看陳婆子,今晚她不宜打聽太多事,反正那陳二行動不得,陳婆子不會丟下兒子離開,等到明天一早從衙門裡知曉今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大概會有個猜測,那時候再來試探陳婆子不遲。

    至少陳婆子和那些采石人不是窮凶極惡之徒,否則就不會這樣輕鬆地放她離開,陳婆子說的“喊冤的反被冤”,意思是那些采石人身上背了冤屈。

    會是什麼冤屈?冤他們是盜匪嗎?

    城中出了事,她不宜再逗留下去,顧明珠指了指門外示意要走,陳婆子點點頭:“今晚嚇到娘子了。”

    顧明珠和柳蘇提著燈趕路,現在她隻想快點回到家中,不管從崔家還是聶忱那裡打聽到今晚發生的事。

    顧明珠正思量著,忽然感覺到身邊的柳蘇快走一步擋在她麵前,她抬起頭來隻見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明亮而皎潔的月光灑在他身上,顯得他格外的清朗,鳳眼微微揚起,目光中帶著幾分淩厲。

    夜晚光線朦朧,原本不該看得那麼清楚,大約是因為他十分白皙,正好合了這月色。

    這不是那個看了她一場戲,還想要拆穿她的路人嗎?

    八成他的命格與她犯衝,冤家路窄,又讓他給遇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