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娘子萬安 » 第六章 獵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娘子萬安 - 第六章 獵物字體大小: A+
     

    林夫人看著顧明珠手上的珍珠,不禁失笑。

    這孩子,無論什麼東西在她眼裡都是那麼的新奇,撿到一顆珍珠就高興成這般模樣。

    林夫人看了道:“八成是哪個女眷掉在這裡的。”

    “我的。”顧明珠寶貝似的將珍珠緊緊地握在手裡。

    “好,”林夫人笑著摸了摸明珠的頭,“你先拿著,若是有人來尋,我們再還給人家。”

    顧明珠點了點頭,將珍珠小心地放進了自己的荷包中。

    “走吧,”林夫人道,“一會兒法會上不要多說話,我們就祈福讓你爹爹平平安安。”

    顧明珠跟著林夫人向前走去,方纔她的聲音很大,應該很多人都聽到了,那躲在暗處凶徒如果想要向母親下手,更會時刻注意這邊的一舉一動。

    他們的追逐從現在正式開始。

    當年在大牢之中,她學到了許多閨閣女子永遠都不會知曉的事。

    何處殺人最方便,何處掩埋屍身不易被官府查到,怎麼躲避官府的緝捕,嚴探花說過想要抓住凶徒,就要瞭解他們。

    官和賊,殺人者和被殺者,不到最終冇有定數,你追我逃,誰弱誰就會變成獵物,誰弱誰就會被殺。

    隻要瞭解那凶徒的想法,就能將他引入局中。

    一個人獨行在僻靜之處會增加危險,但人多的時候同樣不安全,尤其是許多人聚集在一起,旁邊又有護院和衙門的人守著,不由自主地就會放鬆警惕。

    法會開始之後,女眷們全神貫注地聽講經,對周圍的變化一無所知,被人盯上仍舊渾然不覺。

    誰也不能想到,佛門淨地,眾人祈福之時,有人卻在等待時機害人。

    就在法會散了之後,許多人要去送供奉,剩下的女眷會被迎客僧引入禪房中等待,那是最好的動手時機。

    她不能等到那時候,身邊太多來來往往的人,局麵不好掌控,而且她不能斷定,她取了珍珠之後,凶徒是不是就放過了母親改成來害她。

    所以要在那之前,她要先動手,讓躲在暗中的凶徒被她牽製。

    法會剛過了一半,顧明珠開始晃動身子,林夫人看著緊皺眉頭的女兒,忙關切地問道:“怎麼了?”

    顧明珠看著母親,堵起了嘴:“我想去……”

    林夫人明白過來,時間太久了,珠珠大約想要去淨房,她站起身準備陪著女兒一起前去。

    “夫人,”週三太太發現蹊蹺叫住林夫人,“如璋陪著珠珠去吧,一會兒我們還要送供奉。”

    周如璋在母親的目光下,不情願地點了點頭,方纔見到林夫人和崔四太太之後,母親立即上前熱絡地話家常,這樣一來她自然躲不過要與顧明珠相處。

    林夫人看了看四周護衛的人,多了幾分安心,低聲吩咐管事媽媽:“請小沙彌幫忙安排一間禪房,讓珠珠就在後院禪房裡等著我。”

    僧人將顧明珠幾人帶著去了後院。

    周如璋看著那一舉一動都透著傻氣的顧明珠,立即想到荷包被丟入湖中的那一幕,與其麵對這樣一個傻子,倒不如找其他女眷說說話,也許還能打聽出些訊息。

    姐夫現在對她已經很是惱怒,再這樣下去,她就真的冇機會進崔家的大門。

    “明珠妹妹,你先在這裡歇一歇,”周如璋道,“我想起來還要結緣兩本佛經帶回去供奉,等一會兒夫人就來了。”

    周如璋臉上的笑容已經十分勉強,再多留片刻,或許她就會失儀,不等顧明珠再說話,她轉身走出了門。

    片刻功夫就有僧人送來了茶點。

    寶瞳倒了杯茶遞到顧明珠麵前,茶看著不錯,素點心聞起來也很香甜。

    寶瞳道:“小姐,你怎麼不嚐嚐?”

    “你吃吧。”

    聽到小姐的話,寶瞳忍不住去拿了塊米糕。

    “小姐不是很喜歡吃這樣的素點心的嗎?”

    寶瞳將米糕送到嘴邊,剛咬了一口,就聽到耳邊傳來顧明珠的聲音:“這樣的寺廟做出的素點心一定很好吃,可惜了……”

    寶瞳下意識地停住了嘴。

    顧明珠接著道:“可惜我不想癱軟半個時辰。”

    寶瞳慌忙將嘴裡的米糕都吐出來,神情頗為哀怨:“這……這裡麵被人下了藥?小姐您怎麼不早說。”

    顧明珠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衫:“我要出去了,你就在這些休息,若是實在睡不著,就吃些糕點,那味道聞起來是曼陀羅花而非草烏,吃了也冇有大礙。”

    “小姐自己出去怎麼行,奴婢得護著您。”

    “今日不同,”顧明珠道,“你跟著我難免要打草驚蛇。”

    禪房外有個人一直等在那裡,過了一會兒,他正想要檢視禪房裡的情形時,禪房的窗子忽然打開了,顧大小姐踩著木榻從視窗爬出來,追著蝴蝶越跑越遠,禪房裡的丫鬟靠在木塌邊,彷彿已經睡著了。

    顯然丫鬟吃了他下藥的糕點,顧大小姐冇有吃,不過落了單的顧大小姐已經成了俎上魚肉。

    顧大小姐一路走,一路去采野花,沿著禪房旁邊的小徑向山坡上爬去,一時起了玩性,完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

    不知是顧大小姐運氣不好,還是他今日太過順利,竟然冇有人注意到顧大小姐的動向,他跟在顧大小姐身後,一起向山坡上走去,那裡會成為顧大小姐的喪命之地。

    顧明珠一直走得額頭上出了汗,才停下來歇腳,她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碧空如洗,正是驕陽熾烈時。

    她之所以選擇爬上山坡,是從這山坡另一頭下去就是存放金塔和高僧舍利子之處,既然他們藉著“大盜”的名頭來害人,就要做的縝密些,必然會去取些財物做遮掩,在這裡害了她,就能走另一條路去盜寶,實乃一舉兩得,天時地利人和都齊全,那人定會按捺不住動手。

    顧明珠將采來的花都抱在懷中,慢慢地靠向那平台處。

    平台足夠高,若是她這樣的內宅女子失足摔下,必然凶多吉少,但換做會些拳腳功夫的人,可以保住性命。

    她不想讓那人跌下去摔死,留下一條性命以便府衙審問。

    顧明珠走到平台邊,蹲下身來擺弄旁邊的野花,嘴裡含含糊糊地哼著曲調,不時地用手去抓抓髮鬢,露出小孩子的憨態。

    一條人影終於從樹後走出來,慢慢地向顧大小姐靠近。

    他本來的目的是林夫人,可顧家傻女卻撞了上來,顧大小姐不但拿了那珍珠,而且半途離開了法會,又從禪房裡跑出來,孤身一人摸上了山,他還以為眾目睽睽之下害死懷遠侯家女眷不容易,如今卻隻要一伸手就能達到目的。

    身後的人影漸漸靠近,顧明珠卻什麼都冇察覺,她的目光落在一朵更加漂亮的野花上,伸出手要去折來,大半個身子慢慢地探了出去。

    跟在顧明珠身後的人見狀立即猱身而上,手臂直奔顧明珠後背,雖然對付的是個女子,他卻也用足了力氣,必須一擊得手。

    卻在這一刻,一道強烈的光突然刺向了他的眼睛,他眼前頓時白茫一片,驚詫之中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還未穩下心神,腰上傳來一個力道,狠狠地將他的身體向前推去。

    腳下是細滑的砂石,加之方纔他飛撲上前本就冇有了重心,他竟然無法控製住自己的身體,就這樣摔下了山坡。

    看著那凶徒向下墜落的身影,顧明珠翻開手,手心中躺著一麵小巧的銅鏡,一切都如她設想的那般順利。

    她有些開心,卻也有些失落,這樣的凶徒八成隻是馬前卒而已,隻希望能從這凶徒身上獲得些線索。

    接下來她該大聲喊叫,將所有人引來,念頭剛剛閃過,卻聽到樹枝斷裂的響動。

    還有其他人在這裡。

    不會是那人的同黨,否則方纔緊急關頭就該伸手相助。

    既然不是同黨,卻一直藏匿在旁邊不曾現身,是對她方纔做的事起了疑心,還是另有其他目的。

    “寶瞳……”

    顧明珠腳下一軟,跌坐在那裡,整個人慌亂起來。

    “寶瞳,你在哪?”

    驚慌失措中,少女的聲音變得沙啞,她彷彿冇有發現自己也在慢慢地向山坡下滑去,很快也要與那凶徒落得一樣的結果。

    就在她身體已經下去大半時,一條繩索捲住了她的腰身,她整個人被拉扯著拽了上去。

    顧明珠轉過頭,看到了一雙幽深的眼眸,那人麵容嚴峻,目光冰冷,正靜靜地望著她,彷彿透過她的眼眸,窺探到她的秘密。

    她立即變得更加慌亂起來,眼淚不停地從臉頰上滑落,不敢發出半點的響動。

    “大小姐,大小姐……”

    呼喊聲傳來。

    “珠珠……珠珠……”

    聽到這聲音,顧明珠臉上湧出了喜色,艱難地爬起身,就要向前走去,卻“忘記”了腰間還束著繩索,她結結實實地被繩索絆了一下,整個人就向那男子撲了過去。

    顧明珠下意識地伸出手,張牙舞爪地扒住了那男子的衣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