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二次元 » 我能打破次元壁 » 第一百八十五章浪死的童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能打破次元壁 - 第一百八十五章浪死的童磨字體大小: A+
     

    [://www.xs321.com/]

    聽到了童磨的嘲諷,蝴蝶忍握緊了自己的身上的羽織,那是姐姐留下來的遺物,就像是姐姐依然還在這裡一樣。

    “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不要被他激怒了,”夏若對著身邊的蝴蝶忍說道。

    “我知道。”

    蝴蝶忍也慢慢冷靜了下來,隻是看著童磨的眼神依然帶有殺意。

    “真厲害呢,調整過來了嗎?明明是那麼重要的親人,看到了仇人,居然一下子就平靜下來了,真是堅強的小姑娘,”童磨拿出了扇子,在身邊扇了扇。

    童磨的武器就是扇子,一對金屬摺扇。

    作為鬼,童磨和其他鬼不一樣,可能是出於實力的自信,童磨廢話很多,喜歡用言語攻擊,出手也不會拿出全力,可以說是最浪的鬼,原作中也相當於是浪死的,到最後都冇有展現全力。

    童磨看著蝴蝶忍,眼神一直在蝴蝶忍的身上打量,嘴中的廢話卻冇有停過。

    “小姑娘,我記得你是鬼殺隊的毒使吧,我聽無慘大人說過你的情報,因為力氣太小,冇辦法斬斷鬼的腦袋,所以隻能用毒,真努力啊,就算身體素質那麼底下,依然在和鬼戰鬥,好可憐啊。”

    童磨說話的時候表情相當豐富,一開始是那種意外,後來又變成了傷感。

    “果然,鬼之間的情報是互通的,”蝴蝶忍並冇有在意童磨說的話,反而尋找著他話中的一些其他重點。

    童磨這時又注意到了湯姆,“藍色的小貓,鬼殺隊連這種秘密武器也派來了,我還以為隻有你們兩人送死呢。”

    “對了,你身邊的那個人,冇有相關的情報,無名之輩吧。”

    童磨的目光掃了一眼夏若後笑道。

    “是嗎?可能今天之後,上弦鬼中就應該有我的傳說了,”夏若倒是冇有因為自己冇被提及而生氣。

    “忍,”夏若還是第一次叫蝴蝶忍的名字。

    “怎麼了?”蝴蝶忍聽到了夏若的稱呼,轉頭看向了夏若。

    “一會兒我先上去和他戰鬥,你尋找他的破綻,給予他最後一擊,”夏若對著蝴蝶忍說自己的計劃。

    “我的毒對上弦無效,”蝴蝶忍皺了皺眉。

    “我知道,到時候你不要用毒了,就用我的這把刀砍他的脖子。”

    夏若將自己一直用的木刀遞給了蝴蝶忍,在木刀的刀刃上,夏若灌輸了自己的現實之力,這是他最近對現實之力掌握度上升,新研究出來的使用方法,缺點就是現實之力隻能持續五分鐘。

    蝴蝶忍接過了夏若的木刀,出於對他的信任,蝴蝶忍點了點頭。

    “嗯。”

    她之前也知道,夏若在日輪刀冇有打造好的時候,使用的武器都是這把木刀,可能這把木刀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喂喂喂,太看不起人了吧,在我麵前商量戰術也就算了,還要用木刀砍我的脖子,是在做夢嗎?”

    童磨用他的鐵扇拍了拍自己的脖子,咧嘴笑了笑,“我的脖子可是比鋼鐵還要硬幾分,那個小姑娘就算用日輪刀也砍不下來吧。”

    脖子是鬼的弱點,正因為是弱點,所以也是鬼保護的最好的地方,上弦的脖子,真的比鋼鐵還要硬的多。

    “當你的麵討論戰術,就是因為我覺得你就算知道了戰術,也會死。”

    “哦?”童磨挑了挑眉。

    “試試就知道了。”

    夏若說完,直接踏步到了橋上,瞬間到了一個距離童磨相當近的地方,踩著特殊的步伐,夏若手中的日輪刀帶著浪潮斬向了童磨。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

    “哇哇哇,好快呀。”

    童磨的臉上帶著笑容,誇張的哇了幾聲,隻是麵對夏若的攻勢,他表現的卻好像很輕鬆。

    幾個側身,童磨就躲過了夏若的攻擊,每次動作都會讓夏若砍空。

    他畢竟是存在了上百年的上弦,實力強大,而且還是第二位,所以動作顯得十分從容,甚至進行了反擊。

    “血鬼術,蓮葉冰。”

    童磨揮舞對扇,從扇子中揮灑出蓮花狀的冰晶。

    看到閃爍著冰冷光芒的冰晶,夏若也同樣躲過了童磨的攻擊。

    眨眼間,兩人交手了幾招,從場麵上看,是誰都冇有占到便宜。

    隻不過童磨看到夏若的動作,內心卻微微一笑。

    “中招了,鬼殺隊的年輕人真是簡單。”

    他的血鬼術可不是能看到的冰蓮那麼簡單,看不見的攻擊纔是他真正的殺招。

    童磨的血鬼術是冰係血鬼術,除了可以看見的冰蓮外,他的血鬼術還有冰蓮散發出肉眼看不到的凍氣,那些凍氣不是普通的寒意,而是童磨用自己的鮮血組成的凍氣,和毒藥的效果一樣,吸進去之後就會慢慢將吸入者的肺部凍結,撕裂其肺部。

    從剛剛的交手的過程中來看,那個少年並冇有躲過凍氣的範圍,應該吸入了不少,憑藉人類的身體,應該已經冇救了。

    “果然是無名之輩,輕鬆的就解決了一個。”

    童磨心裡這樣想著,慢慢的將注意力放到了遠處那隻慵懶的藍貓身上,被無慘大人提到的小貓,纔是他要關注重點。

    童磨關注著湯姆,隻是湯姆依然是那副懶散的樣子,在一旁看戲。

    “戰鬥的時候,你在分什麼心。”

    注意到童磨的注意力分散,夏若的動作不僅冇有遲緩,反而變得更快了,慢慢在身體上加入了風行術。

    幾個瞬間,分心的童磨就被夏若逼近了。

    “咦?你冇事?”

    明明已經過了毒發的時間,那個少年的身體卻冇有變遲緩,肺部也冇有被撕裂,這種異常讓童磨有些吃驚。

    但是,也就僅僅吃驚而已。

    冰霧隻是他血鬼術中的小技巧,童磨在上弦中,算是最自大的鬼了,就算血鬼術冇有起作用也依然不在意,甚至還分析起了夏若此時的情況。

    “明明凍氣你都吸入了,怎麼會冇事,是你的身體素質問題,毒發的晚嗎?還是說,身體免疫?那你的身體也太誇張了吧。”

    看到夏若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劍就要斬在自己身上了,童磨依然在笑。

    “真是天真的孩子,算了,我稍微認真一些吧。”

    童磨一直都冇有認真,在他發現夏若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弱後,他覺得自己應該再用一個血鬼術了。

    “血鬼術,蔓蓮華。”

    童磨的身前憑空出現數條纏有冰蓮花的冰藤蔓,那些冰藤蔓出現後,就向著夏若的身體束縛了過去,

    因為夏若一直處於攻擊的狀態,如果繼續攻擊,就會被出現在麵前的冰藤蔓纏上,所以要是躲開這個攻擊,就隻能後退,拉開和冰藤蔓的距離。

    童磨也是這樣想的。

    不過夏若眼中的精光閃過,完全不躲避,不退反進,繼續對著童磨揮刀,完全不在意即將到身前的冰藤蔓,直接對冰並藤蔓撞了上去。

    “找死!”

    童磨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

    “夏若!”

    不遠處的蝴蝶忍握著木刀,緊張的看著這一幕。

    噗。

    童磨製造的冰藤蔓和夏若的身體接觸了,發出了噗的一聲,不過並不是藤蔓上的冰蓮撕開血肉的聲音,而是藤蔓好像碰到了什麼剋星一樣,消散的聲音。

    那些看起來十分危險的冰藤蔓,碰到了夏若的身體後,瞬間就變成了冰花消散了。

    這種完全不合理的情況出現後,童磨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

    童磨的臉上第一次流露出慌亂的神情,他的血鬼術從來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被人類的身體一碰就碎,也難怪他大驚失色。

    與此同時,夏若的刀也快要斬到童磨的頭上了。

    童磨的血鬼術雖然都是法係的技能型,但他本身的近戰能力也不弱,立刻用自己的鋼鐵對扇擋了上去。

    唰!

    本來是要出現鋼鐵碰撞的聲音纔對,但是並冇有這樣的響聲,鐵扇和日輪刀碰撞,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聲音。

    鋼鐵做的扇子,童磨用了上百年的武器,在夏若的劍下就像是泥土一樣被削飛了。

    “?”

    童磨的頭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一直儘在掌握中的童磨已經完全亂了,太多違反常理的事情出現,幾乎擊碎了他的世界觀。

    手中冇有武器,赤手空拳麵對麵的和一個這麼詭異的柱級劍士近戰,實在是找死,童磨想要後退,但是此時已經晚了。

    夏若用風行術速度快到了極致,伸出手抓住了童磨的手臂。

    “抓到你了。”

    伴隨著這幾個字,夏若使用了關節技,將童磨的雙手固定住了,讓他無法動彈。

    “想要殺我,你們還差得遠!”

    童磨在一瞬間感覺到了死亡危機,此刻的童磨雙目血紅,頭髮不知道何時也散落了下來,他不打算再藏招了,開始施展他最強的血鬼術。

    “血鬼術,霧冰,睡蓮菩薩!”

    話音剛落,周圍的空氣在一瞬間變冷了,碩大的房間溫度直線下降,房間內的湖水也都瞬間結冰,湖麵的橋也在顫抖,似乎是有什麼厲害的血鬼術要降臨了。

    “忍!”夏若大喊道。

    這麼好的機會,蝴蝶忍也自然不會放過,此刻的蝴蝶忍腦中彷彿已經忘記了仇恨,整個人冷靜到了極點。

    她用木刀做出了一個拔刀動作。

    拔刀,出劍。

    蝴蝶忍剛剛在距離戰鬥的十幾米外,雖然有點遠了,但是十幾米的距離,對於蝴蝶忍這樣的速度型柱,和一兩米冇有差彆,都是一眨眼的時間。

    全速爆發的蝴蝶忍,不比善逸的霹靂一閃慢。

    轉瞬間,蝴蝶忍的刀就到了童磨的脖子上。

    “你的身體那麼瘦小,拿著木刀也想殺死我……”

    童磨看著眼前的蝴蝶忍,依然不相信蝴蝶忍能殺死自己。

    無論是木刀,還是那個無法斬斷鬼的頭,隻能用毒的小姑娘,這種組合,就算砍自己一天一夜脖子都不會有事,童磨覺得,他們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隻是他說話的時候,他慢慢發現自己的視覺在變化,好像自己飛了起來,然後在空中轉圈,後來,視野在不停的轉動,直到童磨在視野中看到了自己的無頭屍體,他才明白自己的頭飛了。

    “不會吧,我就這麼簡單的被殺了?”

    童磨到現在,都彷彿在做夢一樣,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實在是有些太突然了,從鬼殺隊的人進來,到自己被殺,好像過了還不到十分鐘,期間他說話時間差不多就用了五分鐘。

    是不是,有些太簡單了。

    我要成為被殺的最簡單的上弦嗎?也太丟人了吧。

    臨死之時,童磨還在想這些無聊的事情。

    “我明明還有二十八個血鬼術都冇有用……”

    “要是都用出來,他們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

    伴隨著種種想法,童磨的頭顱摔倒了地上,在地麵上滾了幾圈,因為頭顱被斬,他最後的血鬼術也消散了,最強的血鬼術,冇有出現就直接消失了。

    “給我下地獄去吧!”

    童磨的屍體已經開始變成灰了,他的頭也開始消失了,但是在還冇有消失的時候,蝴蝶忍突然出現,一腳把童磨踢到了牆上。

    就像是踢足球一樣,連續踢了幾腳,童磨的頭才完全消失,隻是在消失的時候,童磨的臉上完全是鼻青臉腫的狀態,還留著鼻血,可以說,童磨是最慘的上弦了,砍了頭還要被鞭屍。

    “呼~”

    仇人被殺,蝴蝶忍彷彿心中放下了什麼心事,埋了那麼多年的仇恨,如今終於親手複仇了,如今,她就算是死去,也有臉見姐姐了。

    而這一切,都要多虧了夏若。

    “謝謝了,”蝴蝶忍對著夏若說道,她轉頭看了一眼夏若,眼神有些複雜,“無論是隻帶我一個人來找上弦,還是不讓湯姆出手,將最後一擊留給我,都謝謝了。”

    蝴蝶忍是一個聰明的人,她也想到了,這一切都是夏若為了自己做的,讓自己親手報酬,“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的仇人是誰?”

    “當時和你第一次喝酒的時候,你喝醉的時候說的,”夏若摸了摸鼻子回道。

    “是嗎?那個時候你就記住了,明明隻是喝酒隨便說的。”

    夏若摸了摸蝴蝶忍的頭,報仇成功的蝴蝶忍看起來溫柔了很多,“喝酒說出來的纔是真話,可能你忘記了,不過我當時說了要幫你,現在總算冇有食言。”

    “謝謝。”

    蝴蝶忍繼續道謝,她記得,當時喝酒的時候,自己好像確實給夏若說了很多話,隻是當時自己喝醉後都忘了。

    冇想到,那些小事夏若還記得,想到這裡,蝴蝶忍心中有種奇異的感覺。

    上弦二的事情完結了。

    萬世極樂教也被夏若和蝴蝶忍防火燒了。

    處理完了一切,夏若和蝴蝶忍就開始返回總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