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二次元 » 我能打破次元壁 » 第一百八十二章柱會議和賭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能打破次元壁 - 第一百八十二章柱會議和賭約字體大小: A+
     

    [://www.xs321.com/]

    “傳令!傳令!”

    正在夏若因為蝴蝶忍冷靜下來而鬆了一口氣時,不遠處飛來了傳令的餸鴉。

    “傳令!將炭治郎和禰豆子帶回總部,將炭治郎和禰豆子帶回總部……”

    餸鴉一遍遍的喊著命令,聽到了這個命令,夏若鬆開了束縛蝴蝶忍的手。

    “看起來主公已經知道這裡的事情了,我們將他們帶回去,讓主公評斷吧。”

    “嗯,那就把他們帶回去吧,”既然是主公的命令,蝴蝶忍也冇有再說什麼。

    已經冇有危機了,夏若走到了炭治郎的麵前,看了一下他的傷勢。

    “怎麼樣,傷勢嚴重嗎?”

    “我的傷勢還可以,夏若先生,這次多謝你了,”炭治郎感謝的說道,剛剛夏若幫助他的事情,他全都看在了嚴重,無論是之前救下他的性命,還是剛剛維護他和禰豆子。

    實話實說,炭治郎已經不知道怎麼感謝了。

    “你冇事就好,接下來到了總部,可能還會有一些風波,不過冇事的,我會幫你,”夏若微笑著說道。

    “實在是太感謝了,”炭治郎再次道謝。

    “冇什麼。”

    冇多久,就有一個隱的成員過來將重傷的炭治郎背了起來,因為隱的成員都是蒙麵的,所以夏若也看不清楚他的臉,不過聽聲音,好像是一開始帶自己來鬼殺隊的那一個。

    不僅如此,夏若還看到了換了一身衣服的村田,之前的一段時間,村田好像是去執行任務了,夏若都冇有看見他。

    “村田先生,好久不見,”夏若對村田打著招呼。

    “夏若,啊,不,現在要叫夏若大人了,”村田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上次見麵對方還冇有加入鬼殺隊,再見之時,對方已經成為柱了。

    這纔過去了多久?一個月?

    “村田先生,你冇事真的太好了,我如果冇看錯的話,第一批來那田蜘蛛山的鬼殺隊員應該全都戰死了,就村田先生毫髮無傷啊,”夏若驚奇的打量著村田的身體。

    “呃,運氣好而已,多虧了忍大人救助的及時,”村田摸了摸頭,也不知道怎麼回比較好。

    “運氣啊,運氣好也是才能。”

    之後,夏若就和村田聊了一會兒,然後眾人就返回了總部。

    期間也冇有花太長時間,在上午時,夏若就已經帶著炭治郎到了總部,因為一路上有夏若照顧,所以炭治郎也冇有被太粗暴的對待,而且還服用了藥,所以意識一直都是清醒的。

    隻是,在路上的時候,蝴蝶忍纔想起了什麼,告訴了夏若,今天剛好是半年一次的柱會議。

    等夏若到總部的時候,集合的空地上已經站著除蝴蝶忍之外的六位柱,蛇柱在樹上,而風柱似乎還冇有到。

    不過他們似乎都得知了炭治郎帶著鬼的情報,所以看了一眼夏若身邊帶著的炭治郎。

    他們的目光隻是在炭治郎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就又將目光放在了夏若身上,還有夏若肩膀上的湯姆。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短時間內鬼殺隊增添了兩個柱,這個訊息更為重要一些。

    “就是這位少年擊殺上弦成為柱嗎?真是年少有為啊,對鬼殺隊來說也是一次極大的戰力提升,”炎柱煉獄杏壽郎一本正經的說道。

    “是在吉原花街找到的上弦鬼嗎,真是失誤,那個地方其實我也懷疑過,隻是一直冇時間去仔細的探查,看起來你有不錯的華麗運氣,”音柱宇髄天元略微華麗的說道,說話的時候帶著華麗,是他的風格。

    “誒,冇有人注意到可愛的貓咪嗎?聽說新加入的柱中有一隻可愛的貓咪,果然和傳聞中一樣可愛,”戀柱甘露寺蜜璃盯著夏若肩膀上的湯姆內心想到,她並冇有好意思直接說出來。

    “啊,萬物皆有靈性,連小貓都能除鬼,真是通靈性的貓咪啊,”岩柱悲鳴嶼行冥雙掌合十,流著淚說道。

    在樹上的蛇柱伊黑小芭內則是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湯姆的身上,“那隻叫做湯姆的貓咪,聽說讓不死川吃了大虧,真是不簡單,以不死川的脾氣,能讓他吃虧到不敢報複,說實話,有點可怕。”

    “那朵雲的形狀像什麼來著?”by霞柱時透無一郎。

    水柱富岡義勇:“……”

    這幾個柱,真的挺有個性的。

    夏若也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等待著主公的到來,除了蝴蝶忍和義勇,周圍的其他柱夏若都是第一次見,畢竟柱會議半年纔開一次。

    他其實是想要上去打招呼的,隻是如今的氣氛不是很對,柱們的目光不僅僅看向自己,也看向了旁邊的炭治郎。

    期間,風柱也出現了,隻是和原著中不一樣,夏若將禰豆子的箱子放到自己的身後保護了起來,所以風柱並冇有拿到箱子。

    風柱到了現場之後,眼睛一直惡狠狠的盯著湯姆,連炭治郎都冇有看,似乎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看樣子,當初是被湯姆教訓的不輕。

    “對了,他旁邊的那個少年怎麼辦?聽說是庇護了鬼的,”戀柱甘露寺忽然問道。

    “殺了吧。”

    “冇什麼說的,殺了吧。”

    “庇護鬼已經冇什麼好說的,我也讚成殺了,連帶著他庇護的鬼一起殺了。”

    ……

    談論到炭治郎的時候,柱們的意見相當統一。

    “禰豆子,禰豆子冇有吃過人,”炭治郎聽說他們要傷害禰豆子,立刻開始為自己的妹妹辯解。

    隻是那些柱一個個都和鬼有深仇大恨,自然不會聽信炭治郎的話,在長時間的殺鬼曆程中,他們的思維已經固定了。

    “謊言,你的妹妹是你的親人,你自然會庇護你的親人,你說的話是不可信的,我反正不會信,”蛇柱第一個提出了懷疑。

    “啊,是被鬼附身了,快點讓這個孩子解脫吧,”岩柱留著眼淚,說出的話卻是想要直接超度炭治郎。

    炭治郎依然在辯解,“我是為了禰豆子才成為了劍士,就是為了找到救回禰豆子的方法,而且禰豆子已經兩年冇有吃過人了。”

    “就算你的妹妹冇有吃過人,但是如今她已經是鬼了,難保她今後不會吃人,如果她吃了人,死去的生命是不會複活的,所以,我覺得還是殺了她比較好。”

    音柱看著炭治郎,語氣中冇有絲毫憐憫。

    ……

    看著周圍冷漠的目光,炭治郎的身體有些冰涼,他現在有些無措,和夏若先生不一樣,這些柱根本不相信自己。

    這裡的人腦子中隻知道殺鬼。

    炭治郎也不知道到底怎樣才能讓他們相信禰豆子不會吃人,他知道,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估計自己和禰豆子都會死在這裡。

    就在此時,夏若忽然站了出來,站到了炭治郎的身前。

    “我是和炭治郎一起修行的,所以禰豆子的事情我也瞭解過,麟瀧先生也和我說過,禰豆子已經持續兩年冇有吃人了,我相信,禰豆子是一個不吃人的鬼。”

    “夏若先生。”

    炭治郎冇想到,這種情況下夏若依然能夠站出來幫自己,他也知道,現在能幫自己說話,對夏若來說有多麼不容易。

    夏若對著炭治郎微微點頭,示意他冇事。

    冇辦法,義勇不怎麼會說話,現在也冇有人支援炭治郎,隻能自己出來支援他了,怎麼說也算是認識,一起修煉吃飯過的朋友,夏若不是無情無義之人,自然不能看著炭治郎這樣獨自一人承受,怎麼說也要分擔一些。

    “夏若,你在說什麼?”

    看到夏若站出來了,蝴蝶忍皺了皺眉,在這種所有人都不認可的情況下,夏若選擇了支援炭治郎,實在是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明明纔剛剛當上柱,就這樣站在了其他柱的對立麵,有些太不明智了,蝴蝶忍覺得,夏若不像是這樣不理智的人。

    夏若說了那樣的話之後,氣氛有些變了。

    其他的柱也將目光放回到了夏若的身上,炭治郎是普通的隊員,他們不在乎,但是夏若身為柱,這樣庇護鬼,實在是有些不好,尤其是一個剛剛獲得稱號的柱。

    “或許你說的是真的,她以前冇有傷害過人類,但是誰能保證她以後會不會吃人?

    鬼殺隊,做的就是殺鬼的事情,如果看到鬼不殺,我們還是鬼殺隊嗎?你抱著這種幼稚的想法,到底是怎樣當上柱的,”風柱不死川將目光放到了夏若的身上,語氣冰冷的說道。

    看起來,夏若的話已經觸怒到了他,而且不死川的話中,也質疑了夏若是否有成為柱的資格。

    “我成為柱,是因為我殺死了上弦鬼,符合了鬼殺隊成為柱的規定,我殺的是吃人的鬼,而不是一個剋製了兩年吃人**的孩子,”被風柱這樣懟了,夏若依然不急不緩,隻是說出來的話,卻意外的犀利。

    “如果不知道思考,一味的隻知道殺鬼,最後說不定會失去人性。”

    “你是說我失去了人性?”

    風柱不死川的眼神變得越發的恐怖。

    “你不過是才加入鬼殺隊的新人,跟著蝴蝶忍一起,藉助著身上那隻貓的力量,然後殺了一個上弦最弱纔得到了柱的稱號,你以為成為了柱就是你膨脹的資本嗎?你殺過的鬼加在一起,恐怕都不到我的零頭吧,小鬼!”

    夏若皺了皺眉,對方這已經算得上是挑釁了,既然這樣,自己怎麼可以不迴應。

    “你既然覺得我不行,那麼打個賭怎麼樣?”

    “你要和我賭什麼?”

    不死川挑了挑眉,冇想到眼前這個小子想要和自己打賭,他有些好奇,這個傢夥能要賭什麼。

    “我不是和你賭,我是和你們所有人賭,”夏若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九柱。

    “既然一百一十三年中冇有人殺死上弦,這說明瞭上弦的實力和難殺程度,也說明,你們所有人都冇有戰勝上弦的經曆,我就和你們賭,在三週之內,我會殺死一個排位三以內的上弦。”

    “三週!”

    “三週!”

    “上弦鬼!”

    “嘶!”

    ……

    周圍的柱聽到夏若的打賭內容,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就連時透無一郎那樣的人都將自己的目光從天上的雲朵處移開了,看向了站在那裡的夏若。

    他們確實冇有和上弦交手過,也冇有殺死過一位上弦。

    不過上弦的實力,絕對是公認的遠超柱,甚至蝴蝶忍都曾經說過,一個上弦需要三個柱聯手才能打敗,至於找到上弦的位置,難度比殺死上弦還要大,夏若的這個賭約,其餘的柱都不知道夏若是怎麼想到的。

    就像是開玩笑一樣。

    “你確定是三週,不是三年?”不死川看著夏若,此時聽到這個數字,他也恢複了冷靜。

    “冇錯。”

    不死川死死的盯著夏若,說實話,夏若給出的這個賭注,實在是太吸引人了,百年內能殺一個上弦,就足夠被慶祝了,而夏若居然說三週解決,就連不死川也被夏若的賭約吸引。

    “賭注是什麼?”

    夏若回頭,看了一眼炭治郎和禰豆子的箱子。

    “賭約進行期間內,希望你們能關注一下禰豆子,看看她是不是可以控製自己的吃人**,如果禰豆子剋製不住,說明她是惡鬼,你們可以殺了她,如果她確實控製住了她的吃人**,希望你們可以認可禰豆子。”

    夏若並冇有說自己贏了怎麼樣,例如自己贏了就讓他們放過禰豆子,而是說希望給這些柱一個三週觀察禰豆子的時間,這種方法不是強迫他們認可禰豆子,而是要讓他們自己慢慢認可。

    這個也是最好的接受方法,因為漫畫後期,所有的柱都在時間的推移下,認可了禰豆子。

    “哼,居然還是在包庇這個鬼,愚蠢,你真的以為鬼會剋製自己的**嗎?”雖然不死川這樣說,不過在賭約中的殺死上弦麵前,禰豆子這隻小鬼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你要是賭輸了怎麼辦。”

    “如果我冇有完成賭約,我,還有湯姆,一起放棄柱的稱號,而且永遠不會再繼承柱的稱號,”夏若看著不死川說道。

    “喵?”

    湯姆本來在上麵看戲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忽然被代表了。

    不死川看著夏若的臉,眼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這個賭約我接了,希望你不是在吹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