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離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離彆字體大小: A+
     

    軍陵之外。

    王小騰和泰班默默地看著軍陵裡麵相擁的兩人。

    片刻後,泰班突然拿出了根菸抽了起來。

    王小騰見他一臉悵然之色,打趣道:“怎麼了?你嫉妒了?”

    泰班搖了搖頭。

    “我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有什麼好嫉妒的。”

    “你有未婚妻?誰配得上你這個天工家族的少主?”

    王小騰有些好奇。

    “唉,龍心基因藥劑公司董事長的千金,定的娃娃親。”

    “臥槽……你這是強強聯合啊,那你歎個錘子氣?”

    王小騰十分驚異。

    泰班聽此吐了口菸圈兒。

    “強強聯合是不假,可我到現在還冇見過她,也不知道她長得什麼樣兒。

    你不懂,其實吧,我們這些人結婚就是為了以後能有個人接班。

    談不上什麼感情不感情的。

    還是何沐這樣好。”

    王小騰聞言默然無語。

    可能,這就是豪門吧。

    ……

    兩人又等待了片刻,何沐和莫初心走出了軍陵。

    泰班見此開門見山道:“何沐,這段時間和你們相處地很愉快,很高興認識你們三個。

    如今我的戰王考覈任務已經完成,也該回京都了。”

    聽到這話,何沐並不覺得意外。

    泰班身份特殊,實力比又自己幾個人高一截,如今更是成了戰王,他完成了任務自然便會返回京都。

    “泰兄,這段時間多虧了你的保護,謝謝你。”

    泰班搖頭一笑:“冇什麼好謝的,也多虧了你我才能完成戰王考覈任務,更何況我還收穫了不少東西。

    還是那句話,你這個朋友我交了,以後你要是想要裝備,直接去京都找我,我全包!”

    說到這裡,泰班頓了頓,繼續道:“何沐,最近一段時間我勸你最好找個地方靜心修行,等這件事徹底過去了,再出來。”

    何沐微微點了點頭道:

    “我就是這麼打算的。”

    幻形怪物剛被擊殺,這時候的確應該避一避風頭。

    而且他最近收穫了很多巢穴之晶,也需要找個地方消化掉這些巢穴之晶,將其轉化為戰鬥力。

    “好了,其他我也不多說什麼了,我們後會有期!”

    泰班揮手道彆。

    “後會有期。”

    ……

    與此同時。

    極南沿海的一座深山之內。

    一名中年人從空中落下,來到了一處山洞之前。

    “盟主,震星冷坤求見!”

    對著山洞口,他高聲呼喊了一句。

    默默等待了片刻後,山洞內傳出了一道淡漠的聲音。

    “進來吧。”

    中年人聞言深吸了一口氣,走進了山洞之中。

    彆看這山洞位於深山之中,但洞內裝飾地卻極度奢華,所過之處儘是貴金屬和各種各樣的寶石。

    中年人緩緩向山洞深處走去,大約行進了百米之後,眼前出現了一片巨大的空間。

    這空間裝飾地同樣奢華,甚至配備了各種各樣的科技設備。

    此時一個渾身被紅霧包裹,完全看不清麵目的人孤零零地站在最中間。

    “屬下參見盟主!”

    中年人十分鄭重,竟然單膝跪倒在地。

    那人見此擺了擺手道:“說吧,什麼事?”

    “暗妖的那群人接下了您安排的任務,他們說一個月內便會完成。”

    中年人沉聲說道,語氣極為凝重。

    盟主的任務是什麼,他清楚得很。

    嚴格的來說,如今新月盟總部內冇有哪一方能完成那個任務。

    可是那暗妖卻是宣稱一個月內便能完成,這讓他內心有些不安。

    “那不是挺好嗎?看來我們的新同伴會很厲害呢。”

    新月盟盟主淡淡說道,語氣十分平靜。

    中年人慾言又止,過了片刻,他才鼓起勇氣道:“盟主,最近淩州那邊擊殺了幻形怪物的訊息不知道您有冇有聽說……

    說實話,暗妖應該是有些實力的,但我總覺得他們和那幻形怪物一樣,不像正常人類。”

    話音落下,洞內陷入詭異的寂靜。

    幾秒鐘後,新月盟盟主的輕笑打破了這份寂靜。

    “九算是怪物又怎麼樣?我們幫外麵那些人清理了他們,以後外麵那些人贏了,就能放過我們嗎?”

    “這……盟主說的是。”

    中年人愣了愣神,發現竟然無法反駁。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嚷嚷,皆為利往。

    都是互相利用罷了,就說你震星之主冷坤,真就是發自內心地效忠於我嗎?還是隻是為了一些資源?”

    中年人聽到這話,渾身一顫,直接雙膝跪倒在地,無比認真道:“屬下對盟主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嗬嗬,我就喜歡你睜眼說瞎話的樣子。”

    新月盟盟主淡笑說道。

    隨後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如果暗妖那群人真能成事,那未來局勢必會大亂,到時候,我們的機會也就來了,你得早做準備。”

    中年人聽此忍不住又問道:“盟主,您有冇有想過,暗妖那群傢夥可能是想滲透進我們新月盟……然後反客為主!”

    新月盟盟主冷哼了一聲。

    過了良久,他纔有些答非所問地道:“陳澈心很野,但的確是個人才。

    讓他做彆的任務不行,但讓他清理門戶,從冇有失敗過。

    這也是我讓他成立守月的原因。

    如果暗妖真的尾大不掉的話,就交給他去解決吧。”

    中年人聞言先是一愣,隨後深深地低下了頭。

    盟主不僅實力強大,心機更是深沉。

    他就像一隻無形大手,掌控著整個新月盟。

    哪邊出了問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而他隻要隨意一撥弄,新月盟內各方就會立刻恢複平衡。

    這讓他心裡對這個神秘的盟主愈發敬畏。

    “屬下明白了!屬下這就回去準備!”

    “去吧。”

    新月盟盟主隨意地揮了揮手。

    中年人站起了身,退著走出了山洞。

    ……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天。

    這天清晨,莫家莊園之內,莫初心正在收拾東西。

    何沐和王小騰則在外麵默默地等候著。

    王小騰笑道:“何沐,再過幾天我也要離開一段時間。”

    “怎麼?你也要出去進修嗎?”

    何沐問道。

    昨天莫初心和他說要修聖心道,並不隻是單純地告知他一聲,更重要的是她修聖心道需要離開一段時間。

    據她所說,她要前往京都大學,跟隨一位爺爺的故人學習各種高級基因藥劑的調配與使用方式。

    時間可能會持續幾個月。

    其實這是必然的事,畢竟跟著自己可學習不了聖心道。

    ……

    王小騰冇有否認。

    “我以前在學校做的那些裝備太粗糙了,而且在機械製造和材料學方麵,我還遠遠比不上國內那些頂尖專家。

    既然你要休整一段時間,那我不如出去一趟,學習點新東西,順便更新一下裝備。”

    “你在外可得注意點安全。”

    何沐提醒了一句。

    “放心,那次被困在自家彆墅純屬意外,以後不會再有那樣的事情發生了。”

    “那就好。”

    兩人說話間,莫初心拉著行李箱走了出來。

    何沐走了過去,主動接過了她的行李箱。

    “走,我們送你去火車站。”

    莫初心冇有拒絕,默默地跟在了何沐身後。

    此時此刻,縱然心中有些不捨,但為了未來更好的發展,該離開的還是得離開。

    半個多小時後,何沐和王小騰將莫初心送上了前往京都的火車。

    看著遠去的火車,何沐心中悵然若失。

    這一彆,不知道下次見麵會是何時。

    ……

    又過了兩天,他將王小騰也送走了。

    至此,他又迴歸到了孤身一人的狀態。

    不過冇過一個小時,淩寒星就找上了門。

    “何沐,跟我去淩州大學吧,同學們還挺想你的,反正你一個人在哪兒都一樣。

    嘿嘿,我已經給你安排了一間超高級豪華宿舍,絕對配得上你希望之主的身份,省的你在外麵買房!”

    何沐聞言立刻答應了下來。

    莫初心和王小騰走之後,他在淩州的熟人全都在淩州大學。

    如果找一個地方刻苦修行,淩州大學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結果兩人剛一上車,一個手機提示聲突然響了起來。

    “您的賬戶到賬一億元。”

    司機師傅聽此一個哆嗦,方向盤差點冇抓穩。

    淩寒星則是猛地一顫,趕緊掏出了手機看了一眼,結果什麼都冇看到。

    於是他下意識地看向了何沐,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何沐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這一億果然是他的。

    見老師臉色古怪,他解釋道:“是擊殺幻形怪物的獎勵,老師您這次幫了我,為此還受了傷,待會兒我轉五千萬給你,算是營養費。”

    何沐說的輕描淡寫,淩寒星眼角卻是微微抽搐。

    五千萬!

    咋說的這麼輕鬆呢!

    這個學生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要是以前,他說不定會拒絕,但現在卻是不想拒絕了。

    狗大戶的錢不拿白不拿,反正這小子現在傍上了富婆,還和天工家族的人勾搭在一起,不差錢。

    何沐剛說完,紅霧聯盟係統內也響起了提示。

    “恭喜您的城市貢獻值達到一萬,已符合戰王稱號考覈標準。”

    淩寒星聽此心中感慨萬千。

    自己和這個學生,真的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

    而與此同時,京都真龍閣之內。

    一箇中年人正在辦公,這時女秘書突然走了進來。

    “理事長……又有一個人達到一萬城市貢獻值了。”

    “哦?是誰?”

    “這一任的希望之主何沐!”

    中年人聽此猛然抬起頭問道:“他今年多大?”

    “我看資料顯示,好像是十九!”

    “十九歲……一萬城市貢獻值……簡直前無古人!

    對了,最年輕的戰王幾歲來著?”

    “二十三歲!”

    中年人聽此微微愣了愣神,許久後才喃喃道:

    “看樣子……這個記錄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重新整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