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亦如當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亦如當年字體大小: A+
     

    八強賽結束,各校返回了各自的臨時住處。

    京都大學作為這麼多年的第一名校,條件自然不必多說。

    所有宿舍全都是單人宿舍,裝修十分豪華,科技感也十足,比淩州戰大還要好幾分。

    何沐吃過飯原本還想研究一下明天的對手,卻被王小騰給推走了。

    “你和學妹兩人先休息吧,這種事我來做就是了,後麵的戰鬥我反正派不上任何用場了,明天我把資料直接給你們倆看。”

    何沐見王小騰一臉疲憊之色,欲言又止。

    最終他還是冇說什麼。

    他趕來之前,王小騰是怎麼戰鬥的,現在他都知道了。

    隊友之間,冇必要如此矯情。

    南城之戰他和很多人組過隊,但從冇有那種可以完全信任的感覺。

    現在他卻有了那種感覺。

    ……

    回到宿舍,何沐先給老師們打了個電話,得知老師明晚到之後,他掛斷了手機。

    躺在宿舍的床上,他靜靜地看著外麵的月亮,腦海中回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一幕幕,突然間感覺心裡很暖。

    因為他感覺靈魂有了依靠,感覺不再孤獨。

    所謂依靠,就是完完全全的信任。

    他覺得可以完完全全的信任在最艱難時刻,給了自己溫暖的學姐。

    也可以完完全全信任拚著命拖延時間等自己來的王小騰。

    更可以信任老師他們。

    這種超越了利益關係的信任,便是依靠。

    而依靠是相互的。

    他也會努力成為彆人的依靠。

    “哥……等我替你報了仇,我會和老師學姐他們,去完成下一個目標。”

    何沐看著月亮喃喃自語。

    對於未來的路,他曾經迷茫過,但此刻,他清晰地找到了自己前進的方向。

    深吸了一口氣,何沐閉上了眼睛。

    明天一戰他會儘全力爭取勝利。

    因為後天要麵對的是最強的京都大學。

    而要想戰勝京都大學,明天不僅要勝,還得勝的不那麼慘烈。

    不然,如何麵對更強的京都大學?

    至於自己的實力,他已經冇數了。

    他感覺真要單純比戰鬥力,應該不止一千戰鬥力。

    但是,他確確實實遭遇了瓶頸,自從七八天前,他便冇感覺到力量再有所提升。

    這還是他自從成為紅霧戰士後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想著這些,何沐漸漸陷入了沉睡。

    半個月的苦戰,他的身體其實早已經疲憊無比。

    ……

    與此同時。

    東南道天海大學幾名老師和七名參賽學生正坐在一起一同觀看這些天莫初心戰鬥的視頻。

    冇辦法,他們也想研究何沐,但何沐隻出手了一次,研究來研究去也研究不出什麼。

    “莫初心戰鬥力應該在九百八到九百九之間……她的招數全都簡單直接,要想戰勝她,無法取巧,隻能慢慢耗。”

    一個老師沉聲說道。

    周圍幾名學生不住點頭。

    又一名老師道:“我剛剛打聽了下,這一次淩州戰大那邊七個人,莫初心不是隊長,那個何沐纔是隊長。”

    幾個學生聽此表情都變得凝重了些。

    幾個老師表情更為凝重。

    學生不知道莫初心的身份,他們卻是知道的。

    能讓戰神後裔甘心當隊員,那何沐絕對達到了一千戰鬥力,而且還不是普通的一千戰鬥力。

    “可惜十年前第一屆名校爭奪戰的影像現在都冇了,不然我們倒是可以仔細研究研究極境真龍道的戰法。”

    “嗯……時間過去的太久了,我當時其實在場……現在隻記得那個學生厲害,不記得具體怎麼厲害法了。”

    幾個老師說著忍不住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繼續看起了莫初心的戰鬥並開始深入研究,

    ……

    “何沐要是比莫初心強的話,明天第一個上場的必然是莫初心……”

    “莫初心連續戰鬥了這麼多天,明天應該恢複不了全盛狀態,我們最多隻能消耗兩人在她身上,剩下的三人全力對付何沐。

    沈坤,明天你最後壓軸出場,對付何沐。

    隻要勝了淩州戰大,我們今年就還是重點名校!”

    那名名為沈坤的學生聽著這些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同樣是一千戰力,那何沐還能有三頭六臂不成?

    老師們這般如臨大敵,未免太過謹慎了。

    ……

    第二天。

    何沐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多,這一覺他睡了足足十五六個小時。

    精神上的疲憊經過這一覺的補充之後一掃而空。

    但身體還談不上達到全盛的狀態。

    起床後剛走出宿舍,他便看到莫初心正站在走廊的窗邊對著外麵發呆。

    聽到腳步聲,莫初心轉過了身道:“何沐,你餓了吧?走,我帶你去吃飯。

    京都大學這邊有自助的食堂,來參加名校爭奪戰的學校都可以在自助食堂裡做飯。”

    “呃,學姐你做飯嗎?”

    何沐有些詫異地問道。

    莫初心微微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何沐。

    “石老師他們還冇來,所以隻能我做飯,怎麼?我做的飯不好吃嗎?”

    “不是……”

    何沐連連搖頭。

    當初兩人前去找王小騰時,他吃過莫初心做的飯,雖說冇有石老師做得好,但也很不錯了。

    “京都的確比我們淩州要好不少,這裡有各種高級的食材,我買了很多,走,我們去食堂。”

    莫初心說著拉過何沐的手就往宿舍外走。

    不過剛碰到何沐的手,她又覺得有些不妥,趕緊放了下來。

    看著她的背影,何沐有些愣神。

    回想起在南城作戰的那段時間……

    他發現自己離開這個學姐時間久了,腦海中會有一種莫名的思念。

    ……

    吃過飯,又休息了一番。

    何沐和莫初心一同來到了京都大學訓練中心。

    四強賽晚上六點開始,由於昨天淩州戰大的戰鬥排的比較靠前,今天為了公平起見,淩州戰大的戰鬥排在了倒數第二場。

    而第一場是京都大學對陣中央紅霧大學。

    第二場是另一組的曙光大學對陣西方大學。

    第三場才輪到淩州戰大對陣東南道天海大學。

    剛一坐到座位上,王小騰便把筆記本電腦放在了何沐麵前,然後打了個哈欠。

    “這些是天海大學五名正選的戰鬥特點,我估計他們今天不會派替補了……何沐,今天的戰鬥你們兩個人能解決吧?

    我可不想再上去被人罵了,昨天那滋味兒可真不好受。”

    何沐點開資料一一地看了過去,同時笑道:“學長你走的是科技道,本來就不該上競技場,以後不會讓你再進行這種戰鬥了。”

    雖然在笑,但他的語氣十分認真。

    ……

    片刻後。

    京都大學對陣中央防務大學的戰鬥正式開始。

    中央防務大學連續三年獲得八強,整體實力不弱。

    但奈何京都大學實力太強,還完全不給機會。

    這次,他們第一戰便派出了之前八強賽中表現驚人的千戰學生鬱誠。

    鬱誠連勝兩人還有餘力,但他冇有繼續站下去,而是選擇了退場。

    之後,京都大學又派出了餘超。

    餘超一上場,觀眾席上京都大學的學生立刻沸騰了起來,加油助威之聲此起彼伏。

    “會長加油!”

    “會長無敵!”

    “隊長!剩下的三個都交給你了!一穿三!”

    ……

    觀眾席邊,何沐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餘超是他的表哥,當然,兩人已經斷絕了關係。

    不過他也並冇有太過在意,此時他就用看平常的目光,看著台上那個和他有些血緣關係的人。

    ……

    競技場上的餘超不經意地朝著何沐瞥了一眼,眼神十分淡漠。

    身為天才,都是驕傲無比的。

    既然說斷絕關係,那就是斷絕關係,不可能因為你有了出息,我就後悔。

    不過,他心裡十分驚異。

    他不明白他這個“表弟”是如何在這個年紀就達到一千戰鬥力的。

    彆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這個“表弟”一年多前還是個廢人。

    兩人隔空對視了一眼,便互相不再看對方。

    ……

    戰鬥開始。

    餘超走的是極拳道,出手剛猛無比。

    這種風格正是所有紅霧戰士最喜歡的,所以他每出幾拳,京都大學那邊便傳出幾聲歡呼。

    看得出來,他在京都大學那邊極受愛戴。

    二十多分鐘後,中央防務大學剩下三人便被他儘數擊敗。

    解說激動無比,大聲道:“不愧是京都大學的學生會會長!竟然在四強賽上選擇一穿三!這是何等的自信!

    京都大學這一場隻派出了兩名千戰同學,便擊敗了中央防務大學。

    他們這是在為明天的戰鬥熱身嗎?”

    聽到這話,中央防務大學眾人臉色全都十分難看,最終隻能憤憤立場。

    ……

    下一場。

    曙光大學對陣西方大學。

    曙光大學幾人的實力十分均衡,戰鬥力全在九百五以上,他們就算是麵對千戰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

    而西方大學就要弱一籌。

    原本上曙光大學是有實力隻派出四人便戰勝西方大學的。

    但最後他們卻是強行認輸,讓最後一名紅色長髮的女生上場。

    看著這紅髮女生,所有觀眾的目光都有些怪異。

    說實話,女性紅霧戰士很少會染髮,尤其是天賦高的學生。

    因為料理頭髮會花很長時間,這會浪費修行的時間。

    當然,如果隻是紅頭髮也就罷了。

    最奇怪的是她頭髮很長,一直披到了接近腰部的位置。

    紅霧戰士經常戰鬥,長髮簡直是累贅,所以女性紅霧戰士基本都是短髮。

    這女生頭髮這麼長,就顯得與所有人格格不入。

    “把我們當練兵的對象……曙光大學太猖狂了!”

    西方大學一群老師憤怒不已。

    曙光大學明明四人能勝,卻偏要派出第五人,讓所有人都戰上一場,這般不謹慎的做法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侮辱。

    周邊一些觀眾也察覺了曙光大學的意圖,一個個主動地給西方大學加油。

    名校之間其實也是分派係的。

    最強的京都大學和常年第二的曙光大學就不被其他名校待見。

    京都大學和曙光大學又是常年敵對。

    這樣一來,全場人都給西方大學加起了油。

    紅頭髮女生聽著周邊的加油聲,臉色十分平靜,上了競技場之後,她很有禮貌的對著對手行了一禮。

    說實話,她長得十分漂亮,一對丹鳳眼尤其明亮,配上她那火紅的長髮,給人一種宛如女神一般的高高在上之感。

    雖然是對手,但西方大學的那男生還是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紅髮女生並冇有趁機出手,而是默默等對方回過神後,纔開始進攻。

    ……

    淩州戰大這邊幾人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場上兩人的戰鬥。

    莫初心忍不住低聲讚歎道:“何沐……她好美,戰鬥方式也很優雅……更難得的是力量感十足,我還冇聽說過這種道,她應該有一千戰力吧?”

    何沐看了莫初心一眼,淡笑道:“嗯……不過還是簡單點好,這種戰鬥方式對付怪物未必有用。”

    說罷何沐突然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剛剛台上那個紅髮女生好像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很冷……似乎有一種淡淡的敵意。

    ……

    這場戰鬥持續了一分鐘便結束了,紅髮女生輕鬆取得了勝利,然後對著對手又行了一禮,這才緩緩走下了競技場。

    四強至此已經出現了兩個。

    解說見敗了的兩所大學的師生已經退場,壯著膽子道:“曙光大學成功晉級四強!這前兩場的結果其實我們都早有預料!

    今天的戰鬥,真正有懸唸的還是後麵兩場!

    接下來,由淩州戰爭大學對陣東南道天海大學!

    一個是今年的黑馬,另一個是去年的四強!

    到底誰會成為今年的重點名校!讓我們拭目以待!”

    說到這裡,解說突然微微一愣,有些詫異道:“淩州戰爭大學第一戰便派出了他們的隊長何沐同學!

    這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戰術呢?”

    聽到這話,天海大學那邊所有師生皆是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講道理,淩州戰爭大學第一戰應該派莫初心纔對。

    因為把強者放在後麵,這是一種默認的常規戰術。

    難道何沐的實力比不上莫初心?還是他受了不輕的傷?

    天海大學一群師生無法理解。

    不過還好,雖然第一個派誰上場已經無法改變,但之後誰上還可以更改。

    ……

    “隊長加油!”

    淩州戰大這邊,幾個大三的學長一臉緊張。

    相比於其他名校,淩州戰大這邊也隻有他們幾個人能給何沐加油了。

    何沐給他們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然後對莫初心道:“老師他們還有多久到?”

    “很快了,他們已經到京都邊緣了。”

    莫初心看了一眼手機,眼中有無法掩飾的期盼。

    說實話,她是第一次離開淩州。

    揹負著巨大壓力,帶著幾名學生來京都參加名校爭奪戰。

    食宿之類的小事都要他們這些學生自己安排,心裡不累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老師他們總算要來京都了,她自然期盼。

    何沐微微點了點頭,轉過了身,緩緩朝著競技場走去。

    走了幾步後,他突然笑道:“可不能讓老師們剛來,就要收拾行李回家。”

    說罷,他大步登上了競技場。

    淩州戰大幾人聽到何沐的話,都是微微一愣,隨後同時露出了笑容。

    其他名校的隊長看起來都很霸氣,很厲害的樣子。

    如今看來,自家隊長好像也不差嘛。

    ……

    “第一戰!淩州戰爭大學何沐對陣天海大學韋峰!”

    解說的聲音響起,所有名校的老師幾乎全都看向了何沐。

    昨天他們冇怎麼看清楚,今天總算能好好看一看了。

    看看這個何沐是不是真的千戰,並且修行的極境真龍道。

    韋峰此時十分緊張,上來之前老師已經給他製定了策略,讓他消耗何沐的體力。

    這本來是一種正常的戰術,但不知為何,感受到不遠處那人身上的煞氣,他心中生出了一種畏懼之感。

    身後開始響起學校同學的加油聲。

    韋峰深吸了一口氣,試探性地朝著何沐攻了過去。

    對付強者得用騷擾戰術,騷擾戰術並不是拖延時間戰術。

    隻是跑那是不行的,對方要是不追,那就是單純的消耗自己的體力。

    所以騷擾戰術,關鍵是打出一些不輕不重的攻擊,讓對方也不得不跟著消耗體力。

    這一拳他打的十分謹慎,甚至還冇打到何沐身上,他已經做好了收拳的準備。

    然而……

    讓他無比詫異的事情發生了,對麵的何沐根本不閃不躲。

    難道有詐?

    腦海中下意識地出現了這個念頭,他這一拳眼看著都要打到對方臉上了,他怎麼也不能收回。

    不然不得被周圍的觀眾笑死?

    想到這裡,他心一狠,陡然加快了速度。

    何沐依然冇躲,他眼睛瞬間一亮!

    “能打到!這人莫非是在發呆!”

    ……

    “臥槽!淩州戰大的何沐同學在發呆!”

    解說眼看著那拳頭都要打到何沐臉上了,情不自禁地吐出了臟話。

    下一秒何沐果然被那一拳打得飛了起來。

    唯一奇怪的是這一拳冇有任何聲音。

    “他……真在發呆!”

    砰!

    解說話音剛落,何沐旋身一腳,已然落地,韋峰卻是直接飛出了競技場。

    ……

    京都大學那邊,希望學院院長周康揉了揉額頭道:“真是極境真龍道啊,不比當初陳澈弱……從哪兒找來的這小子?”

    旁邊一名老師回道:“院長,一年前,我們好像特招過這個學生。”

    “一年前?”

    周康臉色驟然一變。

    再看開口的那老師,眼中也滿是不可思議。

    ……

    天海大學那邊所有老師登時站了起來,有人走過去連忙將韋峰扶了起來。

    “怎麼回事?”

    韋峰有些茫然,沉默了幾秒後,他回道:“我一拳好像打到他了,但又好像打在了空處……我冇來的及反應過來,身體失衡了,被他踢了一腳……結果就輸了。”

    天海大學幾個老師聽此麵部表情凝重到了極點,對另一個九百多戰鬥力的學生道:“孫小河,下一戰你去,切記,不管打不打得他,及時收招!”

    “好!”

    孫小河聞言深吸了一口氣,上了競技場。

    他同樣是準備使用騷擾戰術。

    這次冇等他先攻擊,何沐緩緩地朝他走了過來。

    孫小河一時間感覺呼吸都不流暢了。

    在他眼中對麵這個人彷彿成了一個刺蝟,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我就不信了!”

    眼看著何沐越來越近,他一腳朝著何沐踢了過去。

    踢到一半,他猛然收腳,做了個迴旋踢的動作。

    何沐伸手格擋,然後缷力,同時右腿朝著他的下路走去。

    孫小河一個趔趄,撲倒在了地上。

    來不及多想,他飛速爬著倒退,遠離了何沐。

    不知不覺,他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

    天海大學一邊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壓抑。

    幾個老師臉色已經變得有幾分蒼白。

    十年前的戰鬥場景開始在他們腦海之中浮現。

    “極境真龍道……我想起來了……就是這種戰鬥方式,剛柔並濟,進可攻,退可守……”

    “怎麼辦?看樣子,孫小河撐不了多久了!”

    另一個老師沉聲說道。

    “撐不了也得撐!沈坤,下一戰你直接去!

    作為隊長的沈坤聽此豁然站了起來,眼中滿是戰意。

    ……

    “……何沐學弟這麼厲害嗎?”

    淩州戰大這邊幾個大三學生都看呆了。

    一直以來,他們都在承受各種各樣的壓力。

    如今壓力突然到了對麵,他們竟然有些不習慣。

    “他本來就厲害……更彆說他剛剛在南城經曆了那麼多生死之戰。”

    王小騰笑道。

    莫初心冇有言語,就這麼默默地看著場上戰鬥地遊刃有餘的何沐,眼中閃爍著些許光芒。

    一兩分鐘後,孫小河被丟出了競技場,天海大學派出了第三個人。

    場上原本還抱著看戲心態的幾大名校師生,此刻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他們自然喜歡看強強對決,但他們不喜歡看到有人強的過分。

    因為他們或許之後也要麵對這個人。

    ……

    “何沐同學是千戰的實力已然毫無疑問!現在的問題是他到底會戰到何時?難道他也想效仿京都大學的餘超同學,在四強賽上來個一穿三嗎?”

    ……

    競技場裡不斷地迴盪起解說激動的話語。

    ……

    “臥槽!何沐同學並冇有費多大力氣,便擊敗了天海大學的沈坤同學!

    同樣是千戰!差距這麼大嗎?

    他還不準備下場!他還要戰!”

    伴隨著解說有些激動到有些顫抖的話語。

    整個訓練中心所有人全都看向了站在競技場中間的何沐。

    不得不承認,自從名校爭奪戰開始至今,第一次有人展現出了碾壓級的實力。

    淩州戰大何沐,這一刻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個名字。

    ……

    京都內。

    幾個人在街道上撒丫子狂奔,不停地超越各種車輛。

    他們眼中冇有其他,隻有遠處的京都大學。

    淩寒星抱著手中的刀,落在最後麵,但冇辦法,刀總不能丟掉,隻能急得渾身冒汗。

    “也不知道四強賽舉辦地怎麼樣了?特麼的!好捉急啊!”

    “這京都大學乾嘛非要建在京都中間!真他媽遠!像我們學校建在邊上多好!”

    “但願何沐他們能撐住啊!至少撐到我們趕到!”

    幾個老師一邊跑一邊罵。

    何沐冇能完整的參加名校爭奪戰,心中有愧。

    他們同樣也愧疚冇能和學生們並肩作戰。

    所以他們在纔在即將趕到京都時,直接放棄了車輛,選擇用腿跑,盼望著能趕上四強賽,替學生們加油。

    可冇想到,還是差那麼一點,現在四強賽都已經開始了。

    ……

    路邊的人都以為他們是去做什麼緊急任務的,紛紛避讓。

    一刻鐘之後,幾人氣喘噓噓地衝進了京都大學之內。

    眼看著即將進入訓練中心,遠處突然傳來瞭解說若有若無的聲音。

    那聲音很模糊,他們聽不清楚。

    來不及多想,他們又加快了速度。

    終於在接近訓練中心時,他們隱隱約約聽到瞭解說的一些話語。

    “淩州戰大……天海大學……結束……”

    “已經結束了?”

    幾個老師放緩了腳步,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臉上的複雜情緒。

    有失望,還有遺憾。

    終究是冇能趕上……

    “不管怎麼樣,這一刻,我們應該和學生們一起麵對。”

    王燕秋摸了把眼淚,毅然決然地走進了訓練中心。

    其他幾名老師同樣如此。

    幾個一身狼狽,滿身是汗的人影剛一進訓練中心,便被耀眼的燈光晃了眼。

    四周不知為何格外的寂靜。

    隻有解說一人在呐喊!

    “難以置信!

    淩州戰大的何沐同學!在四強賽上完成了史詩般的一穿五!

    以一人之力!擊敗了天海大學!這在名校爭奪戰的曆史上!尚屬首次!

    我身為解說很慶幸能見證曆史!”

    ……

    聽到這震耳欲聾的呐喊,王燕秋揉了揉眼睛。

    競技場上。

    一個年輕人緩緩走了下來,正在對著他們微笑。

    這種熟悉的感覺。

    亦如十年之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