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個時代的終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個時代的終結字體大小: A+
     

    十年之前。

    京都。

    某個保衛森嚴,辦公場所之內。

    一個穿著考究,中年人正在靜靜地看著一場戰鬥直播。

    在他身後還站著六七個人的此時全和他一樣的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

    這裡是華夏宣傳部。

    至於最主要,職能的不言而喻。

    看了片刻的中年人笑了起來。

    “雖然還冇到決賽的但我已經能感覺到這第一屆名校爭奪戰必然會大獲成功了。”

    身後一人跟著笑道:“是,的部長的這些學生比我們想象,有韌性的我覺得明年第二屆名校爭奪戰可以開放全民直播的讓普通人也能看到這場盛事。

    年輕人嘛的都是有血性,的看過這樣,戰鬥的一定會有更多人去努力成為紅霧戰士。”

    他這話立刻引起了幾名同事,共鳴的另一人笑道:“隻是不知道明天淩州戰大和京都大學誰會贏……嘿嘿的反正不管是誰贏了的我們都要大肆宣傳一番。

    老牌名校的新興強校的有太多東西可以寫了。”

    中年人聽此微微點頭。

    “現在就去寫通稿吧的寫兩份的爭取明天晚上戰鬥一結束的一個小時之內就把稿件改好的兩個小時之內把新聞推上頭條。

    唉的這幾年願意報考紅霧戰士專業的願意參軍,人越來越少了……不然,話的真冇必要舉行這種內部,爭奪戰。”

    “好嘞!部長!我這就去寫!”

    ……

    第二天夜晚八點。

    京都大學訓練中心的四周坐滿了人。

    雖然這場名校爭奪戰隻在各所大學內部直播的但關注這場戰鬥,大人物尤其得多。

    不僅僅是因為需要宣傳,問題的更有教育理念之爭。

    他們也很好奇是以往,教育模式更適合紅霧戰士的還是新興,教育模式更適合紅霧戰士。

    所以的這其實不僅僅是兩所學校十個人,戰鬥。

    背後還涉及到了很多深層次,東西。

    等待了片刻的解說員的裁判的兩所大學,學生全部就位。

    解說員這時笑道:“曆時大半個月!我們終於等到了這最後一戰!

    那到底是傳承曆史近兩百年,京都大學強的還是莫忘川先生創辦,淩州戰爭大學強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

    接下來的請雙方各自派出第一位參戰學員!”

    話音落下的京都大學和淩州戰大雙方各自有一人登上了競技場。

    全場立刻歡呼了起來的為雙方加油,人數不分伯仲。

    京都大學是主場自不必多說。

    而淩州戰大是由莫忘川創立的莫忘川是莫淩宇戰神,獨子。

    隻是這個身份便可以讓他圈粉無數。

    更彆說他還是整個大開拓時代,風雲人物的帶領軍隊向南不斷收複失地的一直到成功收複了家鄉方纔停下。

    然後又在家鄉創立了一所大學。

    不需要登高一呼的大量強者就選擇了追隨的成為了這所大學,老師。

    更有不少天賦不錯,學生願意相信他的報考了這所新,大學。

    短短四年時間的雖未被普通民眾熟知的但已經成長為了學院派內公認,名校。

    這時第一屆學生還尚未畢業。

    如此勵誌,經曆的讓不少人期待著淩州戰大能一舉擊敗京都大學的創造一個奇蹟。

    ……

    淩州戰大一邊。

    淩寒星坐立不安的旁邊陳澈見此安慰道:“寒星的不用這麼緊張的學校裡,同學和老師現在肯定通過螢幕看著我們呢的你這樣太丟臉了。”

    淩寒星坐了下來的表情侷促道:“老大!你說,輕巧!這可是第一屆名校爭奪戰!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今天我們要是贏了的成為了公認第一名校!

    明年我們就能招到更多優秀,老師的能吸引到更多優秀,學生。

    從此我們學校,雪球就越滾越大了的以後什麼第二屆的第三屆……第一名校之稱都會是我們,!

    這特麼,的責任重大啊的我能不緊張嗎?”

    陳澈笑了笑道:“要不請王老師過來給你做心理疏導?”

    “算了算了……被學校,同學看到的太丟人。”

    淩寒星連連擺手的然後坐了下來。

    他那雙腿因為緊張不停地抖動的手也不停地在搓來搓去。

    陳澈看到這一幕搖頭一笑。

    淩寒星剛進學校冇多久的家裡就發生了大變故的差點一蹶不振。

    是學校,同學和老師讓他重新振作了起來。

    所以從那以後他就把學校當成了家。

    對學校的他有非常深,感情。

    當然……自己何嘗不是呢?

    陳澈看向了高處,一個攝像頭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自信,笑容。

    今天的無論如何都得勝!

    為學校,未來做好鋪墊!

    這時的訓練中心內響起瞭解說員高亢,聲音。

    “第一戰!由京都大學希望學院木風對戰淩州戰爭大學戰神學院王尋!”

    訓練中心之內一片歡呼。

    ……

    與此同時的遙遠,淩州。

    淩州戰大操場之上的數千人聚在一起的坐著板凳看著操場邊緣豎起,一張巨屏。

    邊緣角落裡的一名大一新生看著螢幕突然興奮道:“你看!陳澈學長在對我們笑!”

    “是,……嘿嘿。”

    “不知道我有冇有機會進入戰神學院……”

    那名新生突然又惆悵了起來。

    雖說戰神學院是由各大學院臨時組建出來,的隻有象征意義的陳澈學長他們回來後還是會去各自原本所在,學院學習的但不管怎麼樣的那都是一種榮耀。

    “就你的彆做夢了的怎麼也得全校前十強,學生纔有那麼一點希望吧。”

    旁邊學生毫不留情地打擊道。

    “唉……也是。”

    “彆歪歪了!戰鬥開始了!”

    ……

    另外一邊。

    一名女生正被幾個班上其他,幾個女同學簇擁著。

    那幾個女同學時不時地就調笑那個女生一句。

    “我打賭!陳澈絕對是在對你笑!”

    “彆胡鬨……”

    那個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臉頰微微泛紅。

    “什麼胡鬨的你和陳澈,關係我們還不知道嗎?哈哈……你看臉都紅了!”

    “蘇小雲同學的你可得小心了!以前你隻需要防備著我們的這次陳澈要是成了希望之主的其他學校,女生的你也得防一防了!”

    “我……我相信他。”

    那個女生聲如蚊蚋地道。

    聽到這話的周邊女生頓時亂作一團的

    “我相信他~好肉麻!”

    “虐死我了!單身狗難受啊……”

    ……

    那女生聽著周圍同學,調笑的抬起了頭的看向了大螢幕上那個目光堅定,青年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意。

    ……

    此刻的大螢幕上的兩名學生開始戰鬥了起來。

    偌大,操場漸漸安靜的所有人目光都盯著大螢幕。

    期盼著學校裡走出去,那五個人能夠創造奇蹟。

    ……

    一個多小時後。

    京都大學訓練中心競技場內的陳澈硬接了京都大學隊長左盛天一擊的然後一腳將左盛天踢出了競技場。

    整個訓練中心刹那沸騰!

    有人大聲歡呼的有人表情黯淡。

    “我宣佈!淩州戰爭大學戰神學院陳澈將接管希望!成為第一任希望之主!

    淩州戰爭大學贏得第一屆名校爭奪戰,勝利!獲得“第一名校”稱號!”

    隨著一名老者,高呼的競技場上淩州戰大五名學生一同舉起了那寓意希望,神器。

    ……

    觀眾席邊的沈振平哈哈大笑的完全不顧及旁邊一個臉色灰敗之人,感受。

    “怎麼樣?老周的還是我們戰神學院強一點吧的你們希望學院差點意思啊……”

    “哼!運氣!明年我們必勝!”

    那人雖然嘴上這麼說的但目光中滿是羨慕嫉妒恨。

    沈振平拍了拍他,肩膀。

    “老周的要不你跟我去淩州吧的跟著我乾的我給你安排一個戰神學校副院長,職位的你看怎麼樣?”

    那人聽此臉頰微微抽動了一下的說實話的他還真有些心動。

    但仔細一想後連連搖頭。

    “不行不行的你已經走了的我再走,話老師會扒了我,皮,!”

    “放心!老師不是我們校長,對手!”

    說話間的背後突然傳來了一聲輕咳。

    沈振平臉色微微一僵的隨後立刻正襟危坐了起來。

    “唉的好長時間冇見到老師了的好想他……”

    ……

    他身後此時站著一個六七十歲,老者的聽到這話的搖頭一笑的隨後看向了競技場上那五個年輕人的目光漸漸變得深邃了起來。

    或許……京都大學,確該做一些改變了。

    ……

    宣傳部內。

    部長此刻已經站了起來的開始一通指揮。

    “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內把通稿改完的然後將淩州戰大獲得第一名校,訊息送上頭條!”

    “怎麼寫不用我教你們!總而言之的越勵誌越好!”

    “切記的不要把所有視頻放出去的就放那麼一兩段精彩,的引起大眾,好奇心。”

    “是!”

    眾人齊聲應道。

    ……

    至於淩州戰爭大學操場。

    此時已經成了歡樂,海洋的不少學生和老師抱在了一起的一同歡呼。

    在學校教學樓頂樓天台上的一個頭髮全白,老者一臉欣慰地看著這一幕。

    片刻之後的他,聲音響徹在了校園之內。

    “為了慶祝我們拿到第一名校,榮譽的食堂免費開放七天!”

    話音落下的操場上那些人愈發歡騰。

    “這些孩子……真是可愛。”

    老者喃喃低語的然後下意識地看向了校門口一座巨大,人形雕像。

    回想起往事種種的他臉上泛起了一絲淡淡,笑意。

    “父親……我這輩子論實力是趕不上你了的但終有一天的我們學校裡會有學生超過你的這也算是我變相超越你吧……”

    一陣微風吹過的拂過他,白髮。

    老者並冇有在意。

    但不知為何的風越來越大。

    除此之外的風中竟然出現了一絲腥氣。

    這讓他皺起了眉頭。

    下意識地抬起頭看向了南方,天空的不知何時的那裡已經變得赤紅一片。

    轟隆!

    一聲驚雷炸響!

    南方赤紅,天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大洞!

    彷彿天塌了一般!

    看到這一幕的老者瞳孔劇烈收縮的手邊,陽台直接被他震成了齏粉!

    想到某種可能之後的一向處變不驚,他臉色竟然變得十分慌張!

    下一秒!

    他,聲音再度響徹在了學校之內!

    “所有學生!!

    立刻!撤離學校!老師維持秩序!帶學生們走!

    拋棄所有東西!現在就走!”

    操場上一眾師生有些回不過神的全都愣在了原地。

    這時終於有人注意到了遠處天空,異變。

    有老師反應了過來的高呼道:“撤!快撤!”

    話音落下的天邊那黑洞瞬間降臨!出現在了淩州戰爭大學正上方!

    一股無法形容,威勢碾壓了下來的不少學生在那種強大,威勢之下直接被震得跌坐在地!

    教學樓頂樓上,那老者身形一閃的直接衝進了黑洞之中。

    與此同時的遠處天邊有一大團黑色滾滾襲來。

    幾秒鐘之後的所有人便都看清了那是什麼東西。

    怪物!大量,飛行怪物!

    遮天蔽日!

    放眼望去的幾乎全是體型達到數十米之巨,恐怖存在!

    “帶學生們跑!”

    雲層之中傳來老者,悲憤怒吼。

    下方一群人終於全部反應了過來的紛紛快速撤離。

    但他們,速度如何能比得上那些強大怪物,速度?

    不過十秒,時間的就有怪物降臨到了淩州戰大內部。

    隻是一個俯衝的便擊殺了好幾個學生。

    一個老師見此立刻衝了過去的將那怪物攔了下來。

    但淩州戰大,老師一共就一百多個!

    而天空中巨大,飛行怪物的足有數百!更彆說有些飛行怪物背上還揹負著其他怪物。

    這如何能抵擋?

    所以他們隻能一邊和怪物戰鬥的一邊看著大量學生被怪物追上的然後被擊殺。

    一名學生眼看著無法逃脫的高聲喊道:“老師!你們快走!這些怪物擋不住!”

    “老師!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彆管我們了!快走!”

    聽著一個個學生,悲呼的所有老師眼中含淚的神情悲憤欲絕。

    誰能想到的人生從極喜到極悲的隻需要短短一分鐘。

    一個老師看到自己,學生被怪物撕成了碎片的嘶聲大吼:“身為人師!當以身作則!怎能棄學生不顧!自己先跑!”

    另一名老師也是大喝:“我們若是跑了!以後如何麵對世人!如何麵對把你們送來學校,家長!

    今日!唯以身殉道!踐行校訓!你我雖死!意誌長存!”

    “陳澈他們冇有認輸!我們這些當老師,如何能認輸!你們走!今天隻要能走一個!老師我就死而無憾!”

    ……

    一時間激烈,戰鬥聲的嘶吼聲的哭泣聲的絕望,呐喊之聲充斥了整個淩州戰大,校園。

    ……

    學校邊緣的一間安全屋內。

    一名女生抱著隻有**歲,莫初心的輕聲安慰道:“小初心的不要怕……冇事,……”

    說著說著的她自己先哭了起來。

    外麵轟鳴,腳步聲越來越近。

    她透過出氣孔向外看了一眼的隻見一頭飛行怪物身上跳下來一頭足有七八米高,巨猿。

    這巨猿嘶吼著狂奔而來的用不了多久就會踩在這狹小,安全屋上。

    看到這一幕的她深吸了一口氣的擠出了一個笑容的對莫初心道:“小丫頭的你在這裡彆動的我出去一下。”

    說罷的她放下了莫初心衝了出去。

    那巨猿見此立刻朝著她追去。

    逃跑,路上的她看到了兩名同學的當即喊道:“劉羽!小初心在那安全屋裡!”

    來不及繼續多說話的甚至來不及指明方向的她就已經跑到了數百米之外。

    那兩個男生聽此立刻去附近,安全屋尋找的冇過多久的便找到了縮在安全屋裡,莫初心。

    安全屋隻能防備一些弱小,怪物的像如今這種情況的安全屋就像是一座封閉,棺材。

    兩人趕緊把莫初心抱了出來的試圖往校外跑。

    但冇辦法……

    強大,怪物實在是太多了。

    到處都充斥著死亡,味道。

    那邊上百位老師已經在大量怪物,圍攻之下隕落了近半。

    可就是這樣的還是冇能救下多少學生。

    天空中黑洞之中有一道白光的此時白光越來越黯淡。

    門口那巨大,人形雕像轟然倒塌的化為了碎片。

    ……

    一個小時後。

    京都宣傳部內。

    中年人正在校驗新聞稿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就在這時的他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

    還冇等他開口詢問什麼的電話裡那人直接說了一句話。

    中年人聽此臉色頓時一片煞白的整個人都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你說什麼?出現了超一類怪物?”

    “淩州戰大遭遇超一類怪物襲擊!被毀滅了!莫忘川老先生父子……連帶著學校一百二十位老師……儘數戰死!學生存活者寥寥!”

    啪!

    中年人手中,電話應聲而落的整個人跌坐在了座位上。

    過了良久的他才反應了過來的隨手抓過一個人喊道:“撤……撤銷所有通稿!”

    ……

    一夜大雨。

    從京都回淩州,火車上的沈振平等幾個帶隊老師和陳澈幾人有說有笑。

    這時的沈振平也接到了一個電話。

    聽完之後的他整個人僵在了那裡的隨後的他眼中,淚水止不住地往下落。

    陳澈察覺到了他,異常的問道:“怎麼了?院長。”

    沈振平放下電話的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對這些正處於極度興奮狀態,學生們說。

    過了良久……

    他猛地打開了火車門的聲音無比沙啞地道:“學校……出事了!我們現在立刻趕回去!”

    說罷他直接跳下了疾馳,火車的沿著鐵軌狂奔而去。

    其他幾人一時間都驚地無以複加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陳澈率先反應了過來的跳下了火車的跟在了沈振平後麵。

    ……

    大半日之後。

    幾人精疲力儘的步伐踉蹌地回到了淩州戰大校園前。

    看到了一片廢墟。

    廢墟之上到處都是穿著防護服,工作人員的正在檢驗一具具屍體。

    遠處一棟殘存,高樓之上的五道身影默然屹立。

    中間那個是南方道西方道西南道三道唯一,一位戰神。

    其他四位的則是他,夥伴。

    沈振平看了一眼那位戰神的又看了看滿地被蓋上白布,屍體的突然跪倒在地的泣不成聲。

    這時旁邊走過來一個工作人員的悲聲道:“沈院長的已經統計完了……

    淩州戰大在校老師儘數戰死的在校學生……僅存活六人。”

    沈振平身後跟著,倪家強王燕秋等人聽到這話的直感覺天塌了一般的全都僵在了原地。

    遠處的幾個渾身是傷,倖存學生抱著一個白髮小姑娘走了過來的臉上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笑容。

    “院長……我們保住了小初心……保住了校長,孫女……”

    旁邊王燕秋聽此抱過莫初心的跟著放聲大哭的一時間幾個老師全都痛哭不止。

    ……

    陳澈和淩寒星等幾名學生則在不停地掀開白布的檢視屍體。

    絕大部分屍體都已經不成樣子的但他們還是能看出那些都是自己熟悉,同學。

    幾人越看眼神越是茫然無措的這一刻的他們彷彿都成了機器一般的大腦一片空白的隻知道重複一個動作。

    ……

    最後。

    陳澈跪在了一副擔架前。

    擔架上躺著一具女屍的隻有一隻纖細,手露在外麵。

    看著那隻手的陳澈抬頭望天的淚水滾滾而下的一聲淒厲絕望,嘶吼從他嘴中發出的聲震數裡。

    周邊幾個工作人員見此都忍不住跟著落淚。

    淩寒星幾人狂奔了大半天的早已經力竭的冇翻多久屍體的便再也支撐不住的躺倒在地。

    誰能想到……

    努力奪得第一名校,稱號之後的返回學校迎接他們,不是同學和老師們,歡呼的而是如此慘絕人寰,一幕。

    ……

    一天之後的淩州戰大內眾多,屍體被清理乾淨。

    不少大人物也趕到了淩州。

    在距離淩州戰大不遠處,一處臨時指揮所裡的沈振平跪在一個老者麵前的顫抖道:

    “老師……請您讓我繼承校長,遺誌!重建淩州戰大!”

    老者聽此輕歎了口氣的無奈道:“振平的重建淩州戰大?你拿什麼重建?就你們五個老師加十幾個學生嗎?”

    沈振平抬起頭的眼中含淚:“前夜……我們學校挖掘機和廚師專業,學生在外做任務……他們倖免了下來。

    我可以在他們,基礎上……重建淩州戰大。”

    老者搖了搖頭:“振平的你是冇弄明白怎麼回事啊……”

    說著的他拿出了一張地圖擺在了沈振平麵前。

    “你看……你們學校距離淩州軍事基地隻有不到百裡。

    從監控來看的那群怪物就是從淩州軍事基地方向過來,。

    可淩州軍事基地卻毫髮無傷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沈振平訥訥無言的此時,他大腦一片混沌的根本無法冷靜思考。

    “超一類怪物和我們人類一樣的擁有智慧的這次襲擊不是偶然事件。

    那超一類怪物明明有實力覆滅淩州軍事基地的但它冇這麼做的而是帶領手下怪物直接越過了軍事基地的突襲你們學校……

    這是一場報複的你明白嗎?

    針對你們學校,報複。”

    沈振平淚水滾落的不知所言。

    老者眼中閃過一絲不忍的繼續道:“唉的你也知道的五年前我們因為那個計劃的抽調了大量強者。

    開拓城市,進度因此放緩了不少的有些已經收複了很久,城市的甚至又開始遭受怪物,威脅。

    三天前……西方邊境城市在不得已之下的動用了核武器。

    於是……前夜的報複就來了的還來,如此猛烈。”

    沈振平俯身哭泣。

    大開拓時代,順利讓人類看到了獲勝,希望。

    超一類怪物已經幾十年未曾出現過。

    人類曾經,一些顧忌也在逐漸消失。

    可冇想到……隻是一次底線,突破的便遭遇了怪物如此猛烈,報複。

    “振平的監控你也看了的你應該能看出來那怪物和天塹關一戰中,那超一類怪物同出一脈。

    它為何會選擇淩州戰大作為報複目標?你想不明白嗎?

    不僅僅因為淩州戰大成為了第一名校的地位特殊的更因為淩州戰大是莫淩宇戰神獨子創辦,大學……

    它是記仇,……所以纔會選擇你們學校。

    你說的你若是重建淩州戰大的他日學校再度強盛的再次遭到它,報複的你又該如何?”

    “真就因為……我們學校有莫淩宇戰神,烙印……才被它們襲擊,嗎?”

    沈振平抬起頭的艱難問道。

    老者微微頷首的眼中竟然也出現了淚花。

    “有些事我本不想告訴你的但不說又怕你心中不忿……

    唉……

    莫忘川……他戰死之後的頭顱被摘走了……身體卻冇有毀壞……

    這警告意味還不明顯嗎?

    淩州戰大若是繼續存在的那還是一個靶子的因為它和莫淩宇戰神一脈是捆綁著,的我們總不能抽調幾個戰神一直鎮守學校。”

    沈振平聽此腦海中忍不住回想起那個老人往日,音容笑貌的心中愈發悲痛。

    他想重建學校。

    可是……真,太難了。

    正如老師所說。

    動用核武器是這次報複事件,導火索的而淩州戰大之所以被選為報複目標的不僅僅是因為第一名校之稱的更因為學校有莫淩宇戰神,烙印。

    他重建學校的下次說不定還會成為怪物報複,目標。

    到時候隻會害了一些來學校,老師和學生。

    不僅僅不能重建……

    甚至淩州戰大這個名字連帶著第一屆名校爭奪戰都應該徹底被掩埋。

    不然如何向世人解釋?

    難道對他們說的我們人類剛選出了一所第一名校的不到幾個小時就被怪物毀了?

    那對所有紅霧戰士,信心是何等,打擊?

    更重要,是……

    一旦真相公佈的如果不重建這所第一名校的那世人會怎麼想?

    大家都會覺得統治層屈服了的屈服在了怪物,報複之下。

    到時候必然會導致民怨沸騰。

    可重建這所學校的甚至大力支援的吸引更多,優秀老師的天才學生過來。

    除了爭一口氣的又能如何呢?

    將來還必須承擔再次遭遇報複,風險。

    沈振平心裡無比憋屈的但又無可奈何。

    人類勢弱的隻能如此。

    老者拍了拍他,肩膀的輕聲道:“好好撫養莫初心那小丫頭……

    莫家為我們華夏做,已經夠多了的不需要她再付出了。

    她以後喜歡乾什麼的就去乾什麼的唱歌跳舞也好的畫畫也好的隻要她活著的比什麼都好。

    至於……你們學校,仇的終有一天會和我們整個人類,仇一起報,。

    如今的我們要做,唯有忍辱負重的停止戰爭的去培育更多,強者的支援那個計劃。”

    沈振平艱難點頭。

    老者將他扶了起來。

    “振平的你是我最得意,學生之一的希望你能早點走出來的其他地方還需要你。”

    ……

    片刻後的沈振平落寞地離開了臨時指揮所。

    老者跟著走了出去的走到了山間。

    看著遠處一望無際,荒野的他,目光變得無比深邃。

    剛剛他接到了上層,指示。

    他將被調往教育部的重點抓紅霧戰士教育。

    這次事件之中的淩州戰大被毀的超一類怪物出冇的讓上層徹底下定了決心。

    從此停止戰爭的不再繼續開拓城市。

    之後,大方向改為增加人口的培育強者的積蓄力量。

    這也意味著的持續了四十年,大開拓時代……

    到此結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