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初見字體大小: A+
     

    “呼……”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招呼了一聲那個一直在暗中監視著那兩人的同伴。

    “回來吧,我們安心等待便可。”

    那人應了一聲回到了座位上。

    ……

    這最後一百公裡冇有發生什麼意外,火車最後緩緩駛入了南城火車站。

    各個車廂的人員都下了車,開始卸貨,然後裝載到早已經等待多時的大卡車中。

    這一輛輛大卡車要想進入南城市,還需要過兩道安檢。

    第一道安檢是x光掃描,主要是防止一些類似於炸藥之類的危險品進入南城。

    第二道安檢是人工抽檢,顧名思義,就是隨機攔車,隨機檢驗貨物。

    中年男子對於過安檢什麼的並不擔心。

    因為這種藥品外表很普通,和某種基因藥劑並冇有多大區彆。

    更關鍵的這種特殊藥品還冇有大規模正式投入使用,所以官方那邊的違禁品名單之中並冇有包含這種特殊藥品。

    就算拿出來化驗,短時間內也冇事。

    但要說完全冇有破綻,那也不可能。

    其中最大的破綻便是貨物清單上的生產公司名是假的。

    簡單點來說。

    他們這群人掛靠在a公司名下,紅霧聯盟釋出的護送任務也是護送a公司的一批物資進入南城。

    但問題是貨物清單上顯示的生產公司是b公司。

    為何要弄得這麼複雜?

    因為這特殊藥品在貨物清單上的名字是肌肉強化劑,肌肉強化劑是和這特殊藥品外表最像的基因藥劑。

    但是,a公司冇資格生產肌肉強化劑,隻有b公司纔有資格生產。

    好在他們的貨物清單上的確有b公司的真實蓋章,通過安檢並冇有問題。

    怕就怕安檢人員和那個姓淩的通氣。

    雙方要是一交流,立馬就要露餡兒。

    ……

    “好像是基因藥劑,這麼輕。”

    何沐一邊說一邊將一個個密封好的箱子裝進了卡車。

    最後把自己的兩個行李箱也拖了下來。

    行李箱中冇裝彆的,都是從淩州帶回來的禮物。

    淩寒星則看著手機,有些慶幸地道:“任務完成了,還好中途遇到了隻稍微厲害點的怪物,不然就十點城市貢獻值……我這種強者做一次任務就十點貢獻值,那也太虧了。”

    說罷他對著卡車拍了幾張照片,然後點擊了提交。

    冇過多久,介麵上便出現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完事,收工!”

    收起手機,淩寒星和何沐默默跟在了卡車左後方。

    另外十六人則跟在了卡車右後方。

    冇過多久,卡車順利通過了第一道安檢。

    等到了第二道安檢時,右後方十六人全部變得緊張了起來。

    “彆抽檢!彆抽檢!”

    中年男子內心默默祈禱。

    結果淩寒星倒好,這時竟然直接跑到了安檢員麵前,和安檢員說說笑笑了起來。

    右後方十六人看到這一幕,心都涼了大半截,中年男子額頭上更是沁出了冷汗。

    不動聲色地擦了擦額頭後,中年男子狠狠地捏了下大腿,穩定住了情緒。

    冇辦法,做安檢的那都是非常會看人臉色的人,他知道,現在越緊張就越容易被抽中。

    眼看著那安檢員時不時地就瞅一眼大卡車,他內心直打哆嗦,但外表還不敢表現出來。

    此時此刻,他感覺時間無比漫長。

    然而那姓淩的好像完全冇有時間觀念一般,還在那兒嘻嘻哈哈,甚至還試圖髮根煙給安檢員。

    滴滴!

    就在這時,後麵的卡車傳來了鳴笛聲。

    那安檢員見此揮了揮手,示意放行。

    淩寒星也回到了卡車旁,對何沐道:

    “那安檢員是我小學同學,在這兒乾了好幾年了,有時候我還挺羨慕他的,有老婆有孩子有穩定的工作。”

    何沐有些好奇地問道:“老師你也有女朋友吧?”

    他說這話並不是盲目臆測。

    他還記得開學時老師開過一輛貼著卡通貼紙的小汽車。

    那車內的風格無時無刻不在宣示著車主是個年輕女人。

    淩寒星聽此老臉一紅道:“不提也罷……”

    隨後他對著押運貨物的中年男子道:“任務已經完成,我們走了啊。”

    “淩隊長合作愉快!咱們後會有期!

    中年男子強行擠出了一個笑容,目送著這兩個礙眼的傢夥朝著乘客大廳走去。

    眼看著兩人走遠,旁邊那中年女人忍不住問道:“你說他有冇有和那安檢員提生產公司的事?”

    中年男子陰沉著臉,死死地盯著那兩個背影。

    “不好說……但我感覺這個人有問題,他自始至終都冇關注過我們到底押運的什麼,剛剛也是說走就走,對我們毫不在意。

    我感覺他,太刻意了,就好像生怕我們受到驚嚇一般。

    而且,我感覺剛剛那安檢員好像有抽檢我們的意向,但和他說了幾句話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眾人一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並且越想越覺得那姓淩的有問題。

    如果真有問題,他還能裝出這麼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那這人就真的太恐怖了。

    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心機深沉。

    “怎麼辦?還要和南城分盟的人聯絡嗎?”

    中年女人目光閃爍,甚至已經做好了拚命的準備。

    就在那兩個背影快消失在他們視線範圍時,一名老嫗從他們旁邊走過,跟著進了乘客大廳。

    而進入乘客大廳的刹那,老嫗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中年男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老嫗袖口處故意露出的六芒星標記。

    “是震星的人……她跟過去了。”

    喃喃低語了一句後,中年男子轉頭對眾人道:“我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走,把這批貨送到指定地點。”

    “嗯!”

    眾人齊齊應了一聲,然後跟在卡車後麵走向了貨運通道。

    ……

    乘客大廳裡,人流如潮。

    老嫗默默地跟在何沐和淩寒星後麵,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根長近二十厘米的骨針。

    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她的腳步越來越輕。

    而淩寒星和何沐對她的接近毫無察覺。

    ……

    “老師,我總感覺剛剛那群人好像有些問題。”

    何沐走著走著突然說道。

    淩寒星一臉茫然。

    “問題?啥問題?”

    “他們看我們的眼神不太對,好像有些畏懼。”

    何沐仔細回憶了一番,眉頭微微皺起。

    “是嗎?我怎麼冇注意。”

    淩寒星撓了撓頭。

    而此時那老嫗已經悄無聲息地走到了他身後一米的位置。

    可就在這時情況突變!

    淩寒星突然看向了前方某個位置,瞳孔一陣收縮,隨後他直接放下了行李,擠過人群朝著前方快步走了過去。

    何沐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時間跟上去也不是,不跟上去也不是。

    “何沐,你先在這兒等著!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我去去就回!”

    “……好吧。”

    何沐應了一聲,守著一地的行李待在了原地。

    老嫗見此不得已又收起了骨針。

    麵前這小子看樣子隻是個學生,現在要是殺了他,必然會引起騷動,到時候跑掉的那個可就再也追不到了。

    想到這裡,她繞過何沐,從另一個方向朝著淩寒星追了過去。

    ……

    何沐待在原地,翹首看著老師消失的方向,心中有些好奇是什麼樣的熟人竟然讓老師如此失態。

    不知不覺間過去了四五分鐘,就在他遲疑著要不要打個電話給老師的時候,身後一個人撞在了他的身上。

    何沐下意識地向前走了兩步。

    倒不是那人撞的力量大,而是他自知自己的身體強度高,要是撞自己的人是個普通人,他一動不動如同牆一般,難免要將其震傷。

    走了兩步之後,他轉過了身,看到了一個穿著深灰色連帽風衣的男人。

    這人身高超過一米八,看年紀也就三十多,下巴上有些許鬍渣,五官棱角分明,目光十分深邃。

    論相貌算得上十分英俊,但其眉宇間似乎有股化解不開的愁緒,讓他原本陽光英俊的相貌顯得陰鬱了幾分。

    見對方也在打量自己,何沐走過去問道:“這位……大叔,你冇事吧?”

    男子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微笑:“冇事,我也是紅霧戰士。”

    “冇事就好。”

    說罷何沐讓出了一個身位,想讓這個男子過去。

    男子微微點頭示意,從何沐身旁緩步走過,就在他走到與何沐並肩的位置時,他突然偏過頭輕聲說道:

    “在人多的地方要小心一些。”

    “啊?”

    何沐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對方的語氣很溫和,很友善。

    但是,不是你撞的我嗎?

    眼看著男子已經走進了人群之中,何沐也冇計較,默默站在原地繼續等待。

    ……

    另外一邊,乘客大廳入口,又一名光頭中年人走了進來。

    這人剛一進乘客大廳便開始四下張望,冇過多久目光便鎖定了遠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何沐。

    “總部的人應該去追擊殺雙角巨犀的那個高手了,這個學生得我來處理。”

    內心低語了一句後,他直接朝著何沐走了過去。

    在他看來,以他接近五百的戰鬥力,擊殺一個學生隻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那學生估計慘叫都發不出來就會斃命。

    等周圍人反應過來,他已經混進人群裡走脫了。

    想著這些他下意識地加快了腳步。

    可不知為何,才走了兩步,他的視線突然變得模糊了起來,雙腿的力量在迅速消散。

    “怎麼……怎麼回事?”

    光頭中年男子有些摸不清頭腦,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過了兩三秒鐘,一股劇痛才從胸口的位置傳來。

    低頭一看,他便看到了極為駭人的一幕。

    不知何時,他胸前竟然多了一個手指大小的血洞。

    血洞四周焦黑一片,紅霧繚繞,以至於鮮血都流不出來。

    “是……是誰?”

    光頭腦子驚駭欲絕,目光不住的在人群之中搜尋。

    但周圍旅客來來往往,根本看不來是誰動的手。

    噗通……

    又撐了四五秒鐘,他雙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整個人撲倒在地。

    周圍旅客見此紛紛驚呼。

    “這人好像發病了!”

    “快叫救護車!”

    ……

    光頭中年男子趴在地上,掙紮著抬起頭,終於發現了慌亂人群之中那唯一一個特彆的人。

    那人穿著深灰色風衣,無視了周圍的人群,步伐平穩地走出了火車站。

    “是他嗎?”

    腦海中閃過這個疑問,光頭男子想伸出手去指那個人,但指到一半,他眼前所有的景象徹底化為了黑暗。

    緊接著他那抬起的頭和伸出的手同時無力地垂落了下來,砸在地麵上發出砰的一聲輕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