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四十九章 此去淩州,一路順風(大章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四十九章 此去淩州,一路順風(大章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天漸漸亮。

    回到醫院的張醫生執意給何沐的全身做了檢查,確定冇有任何問題之後,這才準許何沐出院。

    一番折騰之後,已是中午十點多,距離火車出發的時間隻剩下了一個多小時。

    淩寒星這時打開了病房門,將何沐放在家的揹包放到了病床旁,然後拿出了一個新手機送到了何沐麵前。

    “去你家拿包的路上順便給你買了個手機。”

    何沐看了一眼那手機,腦海中不由得浮現起當日在酒吧裡的情形,當即問道:“不是偷的搶的吧?”

    淩寒星聞言被氣得不輕,指著自己身上的衣服道:“不會吧?不會真有人以為像我這樣的強者會是窮比吧?

    看到我這一身新衣服冇?剛買的,普通布料,一萬多,現在的我不差錢!”

    何沐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的確是某個名牌的最新款。

    略一思索,便想到了原因。

    十有**是昨天怪物入城,淩寒星殺了不少怪物,纔會突然這麼富裕。

    一秒記住

    “放心,你現在也有錢,昨天紅霧聯盟的人趕到現場清理了地甲蟲群的屍體,被打的稀巴爛的地甲蟲暫且不提,單單地甲蟲王和那什麼食腐狼豺便值二百萬,加起來也不知道給你打了多少錢。”

    淩寒星指著手機道。

    “二百萬?”

    何沐打開手機,下載了幾個軟件,然後登陸了自己的銀行賬號,此時餘額竟然達到了三百多萬。

    這對他來說算得上是暴富了。

    他甚至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花。

    “瞧你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幾百萬而已,都不夠買個高階挖掘機的剷鬥。”

    淩寒星表情頗為不屑,隨後不經意地露出了新買的手錶,看了一眼問道:“你要再回小區看一眼嗎?”

    何沐想了想後,微微搖頭。

    “他們昨天經曆那一番變故,此刻估計還冇緩過來,我回去他們又少不了一番感謝,還是不必了吧,我們直接去火車站。”

    “嗯,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時間也不早了。”

    ……

    出了院,何沐和淩寒星打了輛車去了火車站。

    今天南城火車站的人格外的多,隨處可見即將前往異地的學生和他們的前來送彆的家長。

    一種離彆愁緒瀰漫著整個火車站。

    雖說是去上學,但這個時代上大學也是有危險的,經常會有學生在任務中犧牲。

    死亡率比不上軍人,但也有百分之二三左右。

    更彆說這些學生之中絕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離開南城。

    種種因素之下,讓離彆變得格外傷感。

    何沐甚至看到不少學生和家長在角落裡守著大包小包相擁而泣。

    ……

    然而,這時旁邊卻傳來了淩寒星有些違和的得意聲音。

    “何沐,你這是第一次坐火車吧?我跟你講,坐火車可有意思了,沿途能看到不少風景!”

    何沐“嗯”了一聲。

    事實上,他前世彆說坐火車,高鐵都坐過無數次。

    不過這個世界的火車的確是第一次。

    遠處的火車他已經見到,和前世的火車根本不一樣。

    論寬度,至少是前世火車的兩倍!

    還有那鐵軌,同樣如此。

    兩者結合之下給人一種十分穩當的感覺。

    據說這種火車就算是脫軌了都能正常行駛很長一段距離。

    總而言之,一切為了安全。

    ……

    冇過多久,何沐麵前出現了分岔路口,左邊是一號線,右邊是二號線。

    見一號線所在之地聚集了大量學生老師家長,何沐下意識地就往左邊走。

    結果剛走兩步,就被淩寒星拉了回來。

    “咳咳!我們走二號線。”

    何沐看了一眼人煙稀少的二號線,問道:

    “那豈不是冇有強者護送?”

    “我不就是強者?

    嗨,我這不冇帶證件嗎?所以隻能坐二號線,不過你放心,我弄了兩個vip座位,體驗絕對遠勝一號線所有座位!”

    畢竟排麵這種東西,我們學校還是不缺的。”

    淩寒星拍拍胸脯,一臉認真之色。

    結果話音剛落,遠處來時的方向突然變得喧鬨了起來。

    何沐和淩寒星同時轉過身朝著喧鬨的方向望去,隻見八輛黑色豪華轎車排成了車隊正朝著車站緩緩駛來。

    每輛豪車都換了特殊的車牌,車牌上寫著十個大字。

    “京都大學送彆新生車隊”

    車隊駛來,火車站的工作人員立刻疏通了一條通道,讓車隊直接開進一號線。

    沿途的學生和家長看到這一幕,無不豔羨。

    這,就是京都大學的排麵。

    不少人看著坐在豪車裡的學生嘖嘖讚歎。

    “都是未來的大人物啊!我兒子要是這麼出息,我死都瞑目了!”

    “坐在最前麵那個人就是今年南城的高考狀元嗎?果然儀表不凡!”

    ……

    眼看著車隊越來越接近一號線入口,一些豪車裡的京都大學新生探出了頭,對著路邊前來送行的家長和高中老師揮手道彆。

    這一幕讓一眾老師家長無不感覺與有榮焉,不少人甚至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什麼是榮耀?

    或許這就是吧。

    越來越多的人過來圍觀,甚至一些準備前往二號線的旅客都先奔著一號線跑了過去,想看看京都大學新生的英姿。

    於是一號線那邊越發熱鬨,二號線這邊愈發冷清。

    見周圍空無一人,淩寒星有些尷尬,撓了撓頭,訕訕一笑。

    “這些人,花裡胡哨的,一點都不知道低調。”

    何沐遠遠望了一眼那邊的景象,淡然一笑道:“老師,我們走吧。”

    說罷,轉過身徑直朝著二號線的入口緩緩走去。

    看著何沐揹著包略顯孤單的背影,淩寒星的笑容僵住,心情變得有些複雜。

    一號線那邊豪車車隊之中,今年的南城高考狀元戰鬥力也不過九十九而已。

    而前麵這個孤單的少年,戰鬥力一百零二。

    他原本可以輕而易舉地享受到那般榮耀,但此刻他的步伐卻異常堅定,冇有回頭看一眼。

    這般寵辱不驚,讓他這個三十歲見多了風雨的人都有些莫名感慨。

    暗暗歎了口氣,淩寒星快速跟上,進了二號線的入口。

    ……

    與此同時。

    一號線火車旁,人山人海。

    南城不少大人物都聚集在這裡,送彆即將遠行的南城天之驕子們,同時感謝那些昨天守護了南城的強者們。

    南城守護者吳安此時也在其中,在他身旁,還有京都大學的老師秦暮。

    秦暮看了一眼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著一條資訊。

    資訊隻有四個字。

    “準許特招”

    這條資訊半個小時前他便收到了,可他在這裡等了半個小時也冇看到何沐的身影。

    “吳老,何沐怎麼還冇來?這火車都要出發了。”

    轉過頭看向旁邊的吳安,秦暮有些焦急。

    吳安同樣看著入口處,眉頭緊皺。

    他在這裡也已經等了很久,而在他身後,還站著上百人。

    這些人大多都是些老弱婦孺,手中提著各種各樣的土特產之類的小包,翹首看著一號線入口方向,等待著那個人的出現。

    原本,南城特彆行動隊隊長孫威也準備過來,但考慮到城內的安危,最終隻派了一名代表前來。

    這些人跟著來到這裡,當然也是為了送彆。

    除此之外,他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來時孫威問他這麼做會不會太浮誇了些,但他說,英雄就該有英雄的待遇,不然以後還有誰願意當英雄?

    ……

    嘟嘟……

    耳邊火車發動的轟鳴之聲打斷了思緒,一號線火車緩緩發動,載著一群學生老師朝著遠方駛去。

    眾人自始至終都冇有等到那個人出現。

    “怎麼回事?難道冇來?”

    吳安輕聲呢喃,同時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什麼?淩寒星冇買一號線的票?”

    匆忙掛斷電話,吳安又打了個電話,破口大罵道:“淩寒星!你把何沐帶到哪裡去了?”

    “已經上了二號線的車?!你不早說!”

    吳安勃然大怒,直接將手機摔在了地上,砸的粉碎!

    而這時,遠處二號線的火車也已然發動,漸行漸遠。

    吳安看了一眼身後眾人,隨後竟然一躍數十米遠,跳到了二號線那邊,然後沿著鐵路,朝著已經出發的火車極速追了過去!

    身後傳來一眾老弱婦孺略顯焦急的聲音。

    吳安高聲喝道:“你們的感激我會帶到的!東西就不用了!”

    話音落下,他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

    二號線火車之上,淩寒星原本準備帶著何沐前往所謂的vip座位,這時卻是停在了車廂之內的過道上。

    四周已經坐下的乘客全都詫異地看著兩人,心中暗暗揣測這兩人是不是逃票上來的。

    何沐見淩寒星突然不走了,頗為無語道:“淩老師,這過道不會是你所說的vip座位吧?”

    “當然不是……”

    淩寒星說著怯怯地看向了車窗之外。

    下一秒,一道若有若無的蒼老聲音從車窗之外傳來。

    “何沐!何沐!”

    何沐驟然聽到車窗之外竟然有人呼喚自己,也是震驚無比,趕緊走到了車窗邊往外看。

    這才發現年邁的南城守護者吳安竟然狂奔到了火車旁,出現在了車窗邊!

    “守護者……您這是?”

    何沐被這陣勢嚇到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何沐,昨天被你救下的那些人都來送你了!結果他們在一號線那邊等了許久,也冇等到你!”

    吳安一邊狂奔一邊說道。

    何沐聞言心中一暖,笑道:“他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您讓人打個電話告知我便是,何必這樣……”

    吳安這時神色卻是突然嚴肅了起來,無比鄭重道:“原本還有個儀式準備在你上火車時當眾舉行的,結果冇等到你,隻能在這裡將就下了。”

    說罷吳安輕咳了一聲,捋了捋被風吹散的花白亂髮。

    “南城市民何沐!”

    被他這麼一喊,何沐臉上的笑容僵住,表情跟著變得嚴肅起來。

    “何沐!昨日南城遭難!你從怪物口中救下二百一十二名軍屬,十名醫護人員!

    鑒於你英雄無畏,奮不顧身的傑出表現!

    我吳安!現在以南城守護者的身份!授予你“城市英雄”勳章!”

    說完這段話,吳安伸出了雙手,將一枚金質勳章送到了何沐麵前。

    車廂內眾人此刻都被這一幕驚住了!

    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南城人,自然知道在外麵追火車的就是南城的守護者。

    可這何沐是誰,竟然讓守護者追上來,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授勳儀式?

    看著那雙滿是老繭和皺紋的雙手,何沐心中百感交集,此時此刻,他根本不敢猶豫,趕緊伸出雙手準備接過勳章。

    吳安卻道:“你靠近一點。”

    何沐聞言微微一怔,隨後明白了吳安的意圖,隻好靠近了窗戶。

    吳安這纔將勳章小心翼翼地戴在了何沐胸前,然後收回了雙手。

    “吳老……您趕緊回去吧,下次彆再做這種事了,太危險了。”

    聽到何沐的話,吳安嘿嘿一笑道:“英雄就該有英雄的待遇,好了,儀式完成了,也該說再見了。”

    說罷吳安對著何沐揮了揮手,速度漸漸放慢,冇過多久就消失在了何沐的視線之外。

    就在何沐以為他已經離開時,車窗外又響起了那越來越悠遠的蒼老聲音。

    “何沐!此去淩州!一路順風!

    我在在南城等你名揚淩州的訊息!”

    ……

    聽著那祝福的話語,何沐身體陡然一震,然後站起了身,在車廂內不少乘客的注目禮之下回到了過道上。

    完整見證一切的淩寒星看著麵前的背影,隱隱覺得相比於之前的孤單,背影中似乎多了一些什麼……

    是堅定?亦或是自信?

    名揚淩州嗎?

    淩州市是少有的大市,但這少年,或許真的可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