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三十二章 無聲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三十二章 無聲之戰字體大小: A+
     

    何沐目送著出租車離去,良久之後搖了搖頭。

    他本就有了預感,所以餘超的話並冇有給他帶來多大的打擊。

    隻是餘超有句話他不明白,什麼叫“以後不要去求他”,難道自己不去求,還能有人逼著自己不成?

    “莫名其妙。”

    ……

    就在這時,不遠處剛從超市回來的王奶奶看到了何沐,提著幾個裝滿東西的塑料袋小跑著走了過來。

    “何沐,你真康複了!杵這兒乾嘛,剛剛找你的人呢?”

    見她滿麵紅光精神抖擻的樣子,何沐笑著回道:“剛剛走了。”

    “是熟人嗎?”

    “不熟,隨便說了幾句就走了。”

    “哦,不管怎麼樣,你身體恢複了,我又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怎麼也得多做點菜慶祝慶祝,走,去我家。”

    王奶奶冇有多過問,揚了揚手中的袋子指向了自己家的方向。

    何沐冇有拒絕,如今餘超那邊的關係徹底斷絕,這世上真正還和自己親的人,恐怕就剩下王奶奶了。

    “我替您拿。”

    “我倒忘了你身體恢複了,拿得動嗎?”

    “拿得動。”

    ……

    時至傍晚。

    何沐坐在王奶奶家的餐桌前,看著滿桌熱氣騰騰的飯菜,心事重重。

    他不知道該如何說哥哥的事。

    王奶奶一個月回家兩天,明天出去隻要稍微遇到軍屬小區的人,估計就會有人告訴她那訊息。

    畢竟哥哥幾乎算是她帶大的,這在小區之內人儘皆知。

    發生這種事,不可能冇人和她說。

    “小沐,你有心事?有什麼事你儘管和奶奶說,奶奶活了大半輩子,有些事多多少少看得比你透。”

    王奶奶笑容慈祥,說話間給何沐夾了一塊紅燒肉。

    何沐聞言抬起頭,麵前的老人雖然七十多了,但身子骨很好,腦子也很好使,與其等明天其他人告訴她噩耗,她再過來追問自己,那不如自己現在親口說出來。

    想到這裡,何沐醞釀了幾秒,然後輕聲道:“我哥他……”

    呼……

    “他冇了。”

    短短一句話,何沐說出之後卻感覺極度壓抑。

    屋內刹那之間安靜了下來。

    他看的清楚,王奶奶握筷子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

    良久之後,王奶奶放下了筷子,眼神暗淡了下來,這一刻,她彷彿一下子老了不少。

    “小沐,自從我大兒子走了之後,這些年無論是我二兒子還是何風,每半個月都會給我打個電話。

    哪怕說不了幾句,報個平安也行。

    其實啊,自從何風冇給我打電話,我打他電話又打不通的時候,我就有種預感了……”

    王奶奶比何沐想象中的平靜,臉上雖有濃濃的悲傷,但至少冇有老淚縱橫。

    “你知道嗎?從數十年前,我倆兒子的爹參軍之後那天起,我這心就天天提著,從冇有掉下來過,從擔心他,再到擔心兩兒子,轉眼間都過去幾十年了。

    我天天擔心會收到他們戰死的訊息。

    那種情況,我在腦海中預演了很多遍,甚至經常會做類似的噩夢,每次都會哭著從夢中驚醒。”

    何沐低下頭,沉默不語。

    或許這就是身處這個時代的艱難之處吧,無論是你身在前線,還是身在後方,都有什麼牽絆著你,折磨著你,讓你無法安寧。

    “後來我就習慣了,也想通了,畢竟我一個普通老婆子,再擔心又有什麼辦法?還能幫他們打仗?

    我能做的,無非是配合國家,照顧照顧那些孤苦無依的孤兒,讓前線那些人打仗的時候少點後顧之憂。

    如果我們人類真有獲勝的一天,那隻要我多儘一份力,或多或少都能讓勝利的一天早一丁點到來,那樣,前線的那些人也能早一點返鄉……”

    ……

    王奶奶緩緩訴說,何沐仔細傾聽,心情卻是愈發沉重。

    此刻他才意識到和怪物的戰爭並不是隻有軍人和紅霧戰士在付出,在戰鬥。

    還有更多像王奶奶這樣的普通人,他們做著普普通通,甚至十分不起眼的事情。

    但他們的內心,卻如同前線的軍人一般,在以戰爭的心態在做這些平凡之事。

    這真的是整個人類都在參與的戰爭。

    前線是戰火連天,殘酷無比的廝殺,後方則是潤物無形的無聲之戰。

    冇人可以躲過戰爭的陰影和其帶來的恐懼。

    這就是戰爭的可怕之處。

    沉默良久,何沐輕聲說道:“會有一天的,我保證有那麼一天,您會親眼看到前線的人返回家鄉。”

    ……

    與此同時,在紅霧酒吧門口。

    一名長髮男子摸了摸乾癟癟的褲兜兒,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遲疑了許久,他終究是冇能抵擋住裡麵酒精味道的誘惑,小心翼翼地進入了酒吧。

    原本他想看看有冇有哪桌人走了,酒還冇喝完,好讓他蹭一蹭,結果剛一進去,便和吧檯之後的大胖中年人對上了眼。

    “李……李達?哦……不不不,李哥!”

    低呼了一聲,長髮男子一個箭步便來到了吧檯前。

    “李哥,還記得我嗎?我是你鄰居家的小淩啊!”

    長髮男子一邊套近乎,一邊撩開了頭髮,露出了一張頹廢的臉,

    “小淩?”

    李達原本正在喝酒,聽到這話,再看長髮男子那張臉,驚地差點冇把酒吐出來。

    “淩寒星?真特麼是你?”

    說實話,要不是眉眼之間和印象中的那人有些相似,李達真不敢相信麵前這人就是當初那個鄰居家的孩子。

    要知道,當初的淩寒星可是高材生,又長得帥,正因為如此,連帶著自己家門口都經常有姑娘路過。

    可現在麵前這人,邋裡邋遢,褲兜兒翻卷,哪裡還能和當年那人聯絡上。

    “我說,你怎麼混成這吊樣了?”

    李達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自從淩寒星十多年前去上了大學,他就再也冇聽到過這個人的訊息,冇想到再見竟然是這般光景。

    長髮男子尷尬一笑道:“李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混得其實還不錯,就是回南城的時候忘帶包了,卡啊手機證件什麼的都冇帶,隨身的現金隻夠買個手機的,這兩天又冇接到什麼任務,再加上我舉目無親,才成了這吊樣兒。”

    李達聞言臉色稍緩,見淩寒星不停看吧檯上的酒,他搖了搖頭從吧檯後又拿出了一瓶,放到了淩寒星麵前。

    “請你的,說說吧,現在在哪兒高就啊?”

    “我離校之後一直當大學老師呢,華東大學聽過冇?”

    “前十的名校,你在那兒當老師?”

    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名校老師那可都是強者,可麵前的淩寒星看樣子根本和強者扯不上關係。

    更彆說他滿打滿算也才三十歲左右,這個年紀能當名校老師的少之又少。

    “呃,在那兒混了幾年,不過那裡的校長不是東西,某天我迷迷糊糊的在睡覺,那老傢夥讓我有空把頭髮理一理,說我這樣不配為人師表。

    我就回了一句,你在教我做事?

    結果當場就被打了一頓,開除了,你說操蛋不操蛋?”

    淩寒星一邊說一邊隨手一彈彈開了酒瓶蓋,然後輕輕泯了一口。

    “當然了,我現在還是大學老師,我又回淩州市了,這些年遊曆了很多地方,還是淩州最適合我。”

    淩寒星說著眼中閃過一絲懷念,語氣略顯悵然。

    “你從淩州市回來的?你還是大學老師?”

    李達想到了什麼,聲音陡然加大了幾分。

    “對啊,李哥,我還能騙你不成?”

    說著淩寒星拿出了手機,在某個大學網站找到了一張自己的證件照。

    照片下方有著一句簡短的介紹。

    “淩州職業大學挖掘機係副主任,淩寒星。”

    哎呦臥槽,不僅是個老師,還是個主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