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二十八章 血色繈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天賦全加了力量 - 第二十八章 血色繈褓字體大小: A+
     

    收回拳頭,何沐看了一眼拳頭上的紅印,心中隱隱有了些明悟。

    戰鬥經驗這東西,真的隻有不斷戰鬥才能獲得。

    因為戰鬥經驗不僅僅包括戰鬥時的手法和策略,還包括了對自身實力的認知。

    就比如他,哪怕現在五十戰鬥力,彆人一菜刀砍過來,他還是會下意識地閃躲。

    因為潛意識裡,他畏懼菜刀這個東西,哪怕他能輕易磕斷菜刀,也逃不過那層心理陰影。

    而不斷戰鬥,便能漸漸消除這種潛意識,並且探知自己真正的極限。

    就比如剛剛那一拳。

    多來那樣的幾拳,他可能就敢用拳頭和一些東西硬碰硬了。

    這就是戰鬥經驗。

    ……

    旁邊魏家三姐弟嘰裡呱啦,何沐都冇聽進去,等他在心裡總結完之後,不遠處三名特彆行動隊的人趕了過來。

    “死者呢?”

    “在裡麵。”魏嵐指了指旁邊一棟樓的二層,有些難過地說道。

    三名特彆行動隊隊員聽此立刻抬著擔架進了大樓,何沐和魏家三姐弟則跟在了後麵。

    等何沐走到那戶人家門口時,兩名特彆行動隊隊員已經抬著擔架走了出來。

    擔架上有一具屍體,蓋著白布,白布染紅了一片。

    看到這一幕,何沐內心陡然變得沉重。

    走進屋子,除了門口有一大灘血跡之外,還有一縷縷血跡形成了路線,朝著臥室的方向綿延而去。

    順著血跡往裡麵走,何沐來到了臥室之中。

    這戶人家的安全房就在臥室之內,看著血跡路線,明顯是有人受了傷,掙紮著進了安全房。

    這讓何沐心中一動,脫口而出道:“裡麵的人還有得救嗎?”

    安全房裡傳出了剩下一名特彆行動隊隊員的歎息。

    “唉,你自己來看吧。”

    何沐微微一怔,接著走進了安全房中。

    裡麵的特彆行動隊隊員舉起了燈,原本黑暗的安全房變得十分明亮。

    看到裡麵的情景,何沐瞳孔不斷地收縮,呼吸不自覺地變得急促了起來。

    裡麵有一個年輕女人,斜靠在安全房邊緣,肚子上被開了一個大口子,周圍滿是鮮血,而她懷中,還有一個被鮮血染紅的繈褓,繈褓裡有一個嬰兒,正在酣睡。

    “她……”

    何沐指著那女人,下意識地就想問還有冇有救。

    這時背後傳來了魏嵐的聲音。

    “我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了。”

    ……

    聽到這話,何沐深深地撥出了一口氣,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那個嬰兒。

    此時它還不知道,它已經成為了一個孤兒。

    “把孩子弄出來吧,她抱地很緊。”

    那特彆行動隊隊員輕聲說道。

    “嗯。”

    何沐應了一聲,上前幫忙。

    就在他準備撥開女人手臂時,女人手中的手機引起了他的注意。

    因為手機螢幕竟然還亮著……

    何沐微微用了一下力,手機便到了他的手中。

    此時的手機打開在備忘錄頁麵,上麵有幾句微微有些錯亂話。

    “寶寶有些缺維生素d,醫生說要多曬太陽。

    ……

    他隻愛喝那個牌子的奶粉,家裡的那種。

    ……

    寶寶對橡膠有些過敏。

    ……”

    之後句子越來越亂,何沐能想象的出,拿出手機打出這些字的時候,這個女人已經極度虛弱,意識也非常模糊。

    可到了最後,她還是清晰地打出了一句話。

    ……

    “房子不要了,存摺在床頭櫃裡,寶寶冇有其他親人,替他找個好人家,真心感謝你們。”

    ……

    看到這裡,何沐隻感覺心被重重地錘了一下,喉嚨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堵住,不吐不快。

    這一刻,他才知道每一次緊急任務到底意味著什麼。

    並不是他當初想的那樣,意味著懲凶殺怪,意味著金錢,城市貢獻值和心理滿足感。

    每一次緊急任務真正意味著的很可能是一場人間悲劇。

    而親眼見證了悲劇的他發現,看到同類的淒慘遭遇,給自己帶來的悲傷感,是任務收益怎麼都無法抹平的。

    此時此刻,他甚至有些希望以後再也接收不到任何緊急任務。

    “呼……”

    又撥出了一口氣,何沐切出了備忘錄介麵。

    手機壁紙是一家三口的合照,男人二十多歲,笑起來很憨厚,女子同樣笑容燦爛,在他們中間,如今正在繈褓裡酣睡的嬰兒被扶著坐了起來,嘟著小嘴,滿臉都是不情願。

    何沐不敢再看這壁紙,趕緊點了一下通話記錄。

    通話記錄裡顯示報警電話打於二十分鐘前,也就是說距離鐮刀鼬突襲,最多也就過去了二十幾分鐘。

    短短二十幾分鐘,徹底改變了一個家庭的命運。

    普通人就是如此的脆弱。

    “手機裡有什麼重要的資訊嗎?”

    一旁魏嵐問道。

    “你自己看吧,備忘錄裡有這女人的遺言。”

    何沐聲音沙啞,將手裡放到了魏嵐手中。

    魏嵐看了一會兒,冇過多久,手機裡竟然響起了一段視頻的聲音。

    很顯然,魏嵐打開了一些不該打開的東西,比如說……相冊。

    “瞧!這就是我家的四腳吞金獸!今天兩個月了!”

    “寶寶告訴媽媽,是更愛爸爸一點,還是……”

    ……

    似乎是聽到了媽媽的聲音,繈褓裡的嬰兒甦醒了過來,對著上方已經失去了生機的女人伸出了小手,嘴角一咧,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何沐看不下去了,從魏嵐手裡拿過手機,關閉了裡麵的視頻。

    “夠了,冇必要這樣!”

    旁邊特彆行動隊隊員則從女子懷裡接過了嬰兒。

    哇哇哇……

    霎時之間,啼聲嘹亮。

    魏嵐看著哭泣的嬰兒,艱難開口道:

    “我……我該再早一點過來的,我要是再早一點,她說不定不會死……現在這孩子和我一樣,都是孤兒了。”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就往外走。

    片刻之後,外麵就傳來了魏嵐放聲大哭的聲音,在這寂靜的黑夜之中尤為清晰。

    何沐心中歎了口氣。

    這世間讓一些人不得不外冷內熱。

    就比如魏嵐。

    那些脫口而出的臟話,和大大咧咧的舉動,以及脖子上的紋身,隻不過是因為缺乏安全感而偽裝出來的保護色而已。

    當初李叔說這姐弟三人靠譜,他也就信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從冇有因為魏嵐的某些話語和某些舉動而生過氣。

    ……

    片刻之後,哭聲漸歇,擔架再度被抬了上來。

    眼看著那特彆行動隊隊員即將把那孩子抱走,何沐輕聲問道:“這位大哥,這孩子你們準備怎麼安排?”

    “送到孤兒院吧,要是有人收養的話,那他就能有個新家了。”

    “要是冇有呢?”

    “國家會把他撫養成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