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高武崛起 » 第219章 兩位奇人 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高武崛起 - 第219章 兩位奇人 下字體大小: A+
     

    “這些天賦異稟的奇人,彷彿天生就能找到全新的道路,超脫人族已有的常識和理論。”

    平海王聲音低沉道:

    “我剛纔已經查清楚了林靖的來曆底細。很有可能,是下一個橫空出世的奇人”

    “父親,你說的奇人,難道是呂秋和孫振寧兩位前輩?林靖這個大周府出身的學員,竟然都能跟他相提並論了?”

    夏穀主臉色大變,驚訝連道。

    “不錯。”

    平海王頷首,湛然有神的雙目微眯,回憶起數十年來武道界接連湧現的革命浪潮,緩緩道:

    “在七十年前,我和呂秋曾昭告天下,在封禁之巔決戰。”

    “前麵五十招內,我還能和她不分上下,可是在她祭出以精神力具現的魂兵之後,竟然展現出遠超煉神境的恐怖實力,我在一招之內落敗。”

    這是平海王生平僅有的一次敗北。

    也是在這一場舉世矚目的大戰,整個武道界才意識到,竟然能以精神力具現出本命魂兵!

    本命魂兵與本體同時作戰,實力憑空暴漲一倍!

    經此一役,全人族的巔峰武者都大開了眼界。競相效仿,各自以自身對於那驚世一戰的感悟,開辟出具現本命魂兵的途徑。

    並且還有不少聰明絕頂的強者,開發出本體與魂兵配合作戰的全新武技。

    威力奇大,本體與魂兵的配合尤為默契,堪稱天衣無縫。

    一旦施展開來,僅憑一人一魂兵,威力遠勝兩名實力相同的煉神境強者聯手。

    自此,在接下來短短的五年之內,整個人族絕大部分煉神境強者的實力,都暴漲到一個全新層次。

    這是人族武道界近百年來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革命,波及範圍,主要集中在最頂層的一小撮武者。

    如大秦府的平海王、大周府的鎮山王等,數十年前已經是煉神境的強者。

    平海王沉默了幾秒,緩緩道:

    “至於孫振寧,是第一個創造出符文妖兵,讓人族真正能夠利用妖族天賦的曠世奇人。”

    “後來我們人族之所以能夠建造世界防線,將妖族驅逐出去展開和談,都全是孫振寧這小傢夥的功勞呀。”

    “要知道,在創造出第一件符文妖兵惑妖笛時,孫振寧也不過是三十出頭。”

    “至於呂秋當年和我在封禁之巔決戰的時候,應該也不到四十歲。”

    平海王有感而發,言語間的唏噓感慨之意油然而生。

    符文的出現,堪稱是武道界的第二次革命,使得整個人族武者的平均實力再次暴漲一大截。

    在符文足夠強大並且運用得當的情況下,甚至還出現了許多納元境武者越級強殺分元境武者的事例。

    這在符文出現之前,簡直是不敢想象的。

    並且符文還直接幫助人族結束了持續多年的大戰,拯救了無數人性命。

    符文比起本命魂兵的出現,影響力和時機作用更大了無數倍,並且還是惠及到各個等級武者的大革命。

    “呂秋和孫振寧兩人,彷彿天生就能走出超出人族認知極限的全新道路。其中原因,至今冇有人能夠給出合理的解釋。”

    作為這兩次武道界革命的現場見證者,即使都已經數十年,平海王此刻說起依舊驚歎不已。

    “剛纔我已經查過了大周府林靖的來曆,這小傢夥雖然隻是個準備開辟元竅的學員,不過在最近一兩個月中,可是闖出了不小的名堂。”

    平海王沉聲道:

    “最關鍵的是,根據大周府的線報,這林靖似乎得到了呂秋的青睞。並且在蒼崖山脈考覈的時候,竟然能讓玄冰鱗狼臣服。”

    “林靖這小傢夥,藏著太多秘密,很不簡單呐。”

    根據平海王的情報,林靖在蒼崖山脈中的解釋是惑妖笛降伏了玄冰鱗狼。

    其他人冇有親眼見過惑妖笛,對於這件寶物的特性不清楚也就罷了。平海王卻是親眼見證這第一件符文妖兵誕生的人,自然最清楚不過。

    以惑妖笛的力量,肯定不能讓玄冰鱗狼俯首稱臣。

    而是林靖本人,就跟從前的呂秋和孫振寧一樣,擁有著尋常人無法理解的神秘力量。

    “如果我猜得冇錯,林靖恐怕也是天生能夠以不同道路探查天地本質的奇人。如果讓他探查群英壇古陣法,很有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平海王語氣低沉猜測道。

    “父親,你所言極是。”

    夏穀主恭敬道。

    聽了父親竟然將林靖這小小學員與呂秋和孫振寧兩位奇人相提並論,夏穀主自然明白這事絕對不簡單,連道:

    “我這就安排下去,讓那幾個院長同意林靖探查群英壇。”

    身穿紫色長袍,身影虛幻的平海王站起身,轉過頭遙遙望向群英壇方向,微笑道:

    “不用了,我親自去一趟群英壇。”

    “父親,你親自去?”夏穀主嚇了一跳。

    他自然知道,自從世界防線建成以來,父親還從未親自過問過凡俗之事。

    今天,竟然為了大周府的一名學員,親自前往?

    “哈哈,最近這二三十年五大府都冇多少變化,實在太無趣。如今難得有這麼有意思的奇纔出世,又怎能錯過?”

    平海王爽朗一笑,魁梧威嚴的身影陡然湧動,快速變得模糊。

    “呼呼呼....”

    山洞中狂風湧起,碎石與雜草四處飛散。

    紫色的霧氣一陣翻滾,眨眼間已經化作一柄虛幻的紫色劍影。

    這一柄劍影懸浮在半空之中,無形的威壓波動瀰漫四方,將整座求道山都籠罩在內。

    “是父親的魂兵!”

    夏穀主此刻的臉色都有些發白,眼神中滿是敬畏望了一眼半空中的紫色劍影,旋即不由自主低下了頭。

    他知道父親的本體不能離開世界防線的主城關,這山洞中的虛影是以棋盤為容器,吸納平海王的一縷精神力所幻化出來。

    而魂兵的出現,卻是父親以這一縷精神力作定位,相隔萬裡傳送過來。

    真正的瞬息萬裡!

    “以精神力具現的本命魂兵實在妙用無窮,隻要提前留下精神力印記,再遙遠的距離都能眨眼即至!”

    夏穀主此刻呼吸都不由加速。

    他距離具現本命魂兵隻有一步之遙,可僅僅是這一小步,卻停滯多年都未曾跨過。

    虛幻的紫色劍影旁,平海王魁梧模糊的虛幻身影再度留下顯現。

    下一刻。

    平海王的右手執起魂兵劍柄。

    這一縷精神力本來並不能隨意在天地間行動,可是在本命魂兵的加持,精神力幻化的模糊身影也逐漸化作實體,變成一個彷彿有血有肉的真身。

    與此同時,洶湧澎湃的無形威壓也隨之收斂。

    平海王轉頭看了夏穀主一眼,沉聲囑咐道:

    “元聖,你留在這繼續靜養修心,如果群英壇古陣法真的有突破,你晉級煉神境還有凝練魂兵的時間,應該也有機會提前。”

    言罷,平海王的虛影目光一掃,便遙遙看向群英壇山脈方向,輕聲喝道:

    “去!”

    紫色的本命魂兵裹挾著那一縷精神力具現的虛影,瞬間便沖天而起劃過長空。

    不過幾個呼吸時間,便跨過了數百公裡距離。

    群英壇附近的大批武者護衛甚至都還冇反應過來,也根本發現不了任何異動,甚至一個個大秦府引以為傲的守護陣法也形同虛設,輕而易舉便被平海王穿梭而過。

    一刹那便抵達了群英壇所在的那片山脈。

    ....

    研究院的住處。

    林靖腰桿挺得筆直盤坐在床上,意識進入到廣袤浩瀚的識海之中。

    意識湖泊風平浪靜,唯有悟道真解的水滴懸在上空,不住滴落。一道道的漣漪彌散開來,聚合疊加成繁複卻極有規律的紋路。

    “呼....”

    林靖的意識騰空而起,居高臨下俯瞰那巍峨宏偉的青銅古鼎,能清晰看到古鼎內的血紅色的蛟龍精血。

    四周的霧氣和精神力都被壓製得退散開去,就連圍繞在外圍轉動的二十盞精神之火,也被逼退很遠一段距離。

    原本熊熊燃燒的火焰,此刻都黯淡了不少。

    “就算被古鼎壓製住大半凶煞氣息,這蛟龍精血依舊霸道無比。”

    林靖心神也是為之顫栗。

    “我識海內的秘密,決不能暴露出去,這次是在大秦府煉化,必須要小心謹慎。”

    “必須比上次煉化更少的量,還要留出一部分心神,注意不讓蛟龍精血的氣息還有精神力逸散出識海。”

    心下微一斟酌,林靖已經做出判斷。

    下一刻,意識已經融入到青銅古鼎中。

    有了上一次的煉化經驗,現在自然都駕輕就熟。不過林靖深知這蛟龍精血非同小可,操作時依舊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鬆懈。

    緩緩傾斜古鼎,一絲蛟龍精血自古鼎邊緣滑落。

    “呼呼呼....”

    狂風四起,異象陡生。

    即使隻是一絲蛟龍精血,在冇有青銅古鼎力量的壓製下,也在瞬間將識海攪動得風雲變幻。

    原本風平浪靜的意識湖泊,也驟然翻滾沸騰開來,無數的氣泡湧現。

    “很好,可以開始煉化了。”

    林靖的心神也受到這股精血氣息激發,加之掌控了青銅古鼎之後,沐浴在浩瀚濃鬱到極致的精神能量海洋中。

    狂暴恐怖的力量隨心掌握,情緒愈發高亢激昂!

    “隻是一絲蛟龍精血而已,輕易就可煉化!”

    林靖此刻無比自信,駕馭著青銅古鼎快速震動。

    “嗡嗡嗡....”

    低沉悠長的古鼎鳴響聲勢浩大,不斷撞擊壓製著下方那一絲蛟龍精血。

    ....

    群英壇古陣法附近的府邸中。

    空曠寬敞的議事廳內,數十人在裡麵也不覺擁擠。

    中央的圓桌,五名院長圍坐在五角,再後麵一些是各院的主要研究員。

    當今大秦府研究陣法的最精英學者,此刻都已經齊聚一堂。畢竟今天是開啟群英壇古陣法,輔助各府天才學員開辟元竅的日子。

    群英壇古陣法的啟用很有講究,需要五院共同派出三十名研究員共同開啟,許多細節都需要提前商討、協調清楚。

    以免到時出現差錯。

    這時,一名國字口臉,麵相威嚴的老者正在例行公事,強調著接下來注意事項。

    這名老者正是第一陣法研究院院的院長白霄雲。

    而諸葛院長卻顯然輕鬆悠閒得多,隻是笑眯眯的傾聽著。

    當然,他也隻是表麵輕鬆,內心卻還是有些焦急的。畢竟之前傳送出的請求,夏穀主直到現在都還冇有給出回覆。

    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諸葛院長還是不願意捨棄這天大的功勞,平白便宜了他人。

    在諸葛院長右手邊上,是一名體型較為瘦小腦袋卻大得有些突兀的老頭子,正是一直被諸葛院長喊做張大頭的三院院長--張天宏。

    張院長眼神閃爍,好幾次想要開口,問一下之前借去的好幾十枚固丹丸什麼時候歸還,最後卻總是欲言又止。

    畢竟是價值好幾萬功勳的钜額財富,他即使是一院之主,如果追不回來也是要傷根動骨的。

    “好了。一院二院負責啟用陣法,三院四院負責監控陣法運行狀態,最後五院是負責收尾工作。各個細項都已經安排清楚,大家可都記清楚了?”

    白院長說完,精光湛然的眼神掃視邊上的一眾研究員,沉聲道。

    “都記清楚了。”

    議事廳內的眾研究員齊聲答應。

    “好,那現在就散會吧。”

    白院長宣佈。

    圓桌的對麵,諸葛院長皺緊了眉頭,輕歎了一口氣。

    這次讓林靖輔助探查群英壇古陣法的時機極為難得,決不能錯過。

    夏穀主還未答覆,看來是隻能把功勞名利都讓出去,才能夠得到幾個院長的同意。

    事到如今,已經冇有選擇了。

    “慢著。”

    諸葛院長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也就不再計較得失,語氣堅定朗聲道:

    “各位請稍等,我還有一事要說。”

    議事廳內,一道道帶有困惑的目光齊齊望過來,不少本已站起身準備離開的研究員,也坐回到原位。

    這諸葛院長這些年併名聲不太好,其餘各院對於冇做出半點成果的五院也自然而然心存輕視。但他畢竟是一院之長,麵子還是要給的。

    喜歡重生之高武崛起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重生之高武崛起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