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高武崛起 » 第149章 ‘無辜’的林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高武崛起 - 第149章 ‘無辜’的林靖字體大小: A+
     

    在蒼崖山脈考場內,呈六邊形排布的六個峰頂隱蔽處,都有著一名考官駐守。

    大齊府是以花白頭髮的老者為首的三名考官,而大周府卻是以狄興為首。

    無論哪個地點發生突髮狀況,都有考官能夠第一時間趕到現場。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連串轟鳴聲,響徹整片遼闊的蒼崖山脈。

    餘音陣陣,長久不息。

    分開在六個方位的六名考官,幾乎同時聽到了轟鳴聲。向轟鳴方向望去,看到火舌與濃煙直衝上天,好似火山爆發一般,都是變了臉色。

    “是赤焰虎穴方向發生爆炸,究竟怎麼回事?”

    花白頭髮老者心頭一顫,震驚的看向赤焰虎穴方向。

    旋即他驚愕的發現,在他身前的一個白玉棋盤上,代表著大齊府學院的白色棋子‘碰’的一下炸裂開來,化作齏粉。

    參加這次考覈的每一個學員,身上的準考證裡麵都內有乾坤。如果準考證撕碎,所對應的棋子都會震動;而如果準考證的主人死亡,棋子變回碎開。

    這時已經是最高級彆的警示!

    “這顆棋子,是楊天成,他竟然死了?”

    “怎麼可能!”

    “到底是誰下如此狠手,我必讓他償命!”

    花白老者眼睛一紅,怒氣沖天,‘嗖’的一下向著赤焰虎穴中衝去。

    全力施展身法,在夕陽下快得猶如幻影在山巔、白雲等地方一閃而逝,眨眼間已經到達數裡之外。

    作為這次考覈的主考官,都配備有飛禽妖獸作為坐騎,一旦發生意外都能第一時間飛到現場。

    可是花白老者這時心焦如焚,直接施展身法如閃電般奔行而過。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死!?”

    奔行中的花白老者又驚又怒,完全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

    按照這次考覈的規矩,學員間之間的比試,落敗一方開口認輸,就不得痛下殺手。

    這是大周府多次向大齊府提出商談後,談判出來的結果。

    花白老者與楊天成關係匪淺,在考覈開始之前已經多次提醒過他,在生死關頭實在不敵,必須認輸儲存性命。

    並且花白老者還提前將自己的一件符文寶物贈予楊天成,在有生命危險時能布起光幕保護主人。

    這符文寶物是大燕府西冥之海深處的異種水母製成,武者以下根本無法突破防禦。

    可現在楊天成竟然死了!?

    “唰!”

    花白老者怒不可遏,速度又再快了三分。

    ....

    “是楊天成死了!”

    狄興眼中精光一閃,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傷亡情況。

    一閃身,幾下縱躍已經落在飛禽妖獸背上。

    “呦....”

    飛禽妖獸在狄興的操控下,發出一聲清鳴,展翅向著爆炸方向飛去。

    “能有這個實力的,應該是林靖吧?看來他還是太莽撞了些,不過隻要有機會,就算拚了這條命不要,也要把他保下來!”

    狄興心念電轉,也是憂心如焚。

    ....

    大地不斷被轟得震動,並有愈演愈烈之勢。

    外麵的眾學員也是越退越開。

    赤焰虎穴的恐怖爆炸轟鳴,持續了足足半分多鐘才逐漸平息。

    濃煙滾滾,瀰漫開來。

    “終於停下來了。”蘇軻長長撥出一口氣。

    “好恐怖的爆炸,楊天成在裡麵逃不出來,恐怕連渣都不剩了。”黃慶的聲音有些沉重。

    “死的好,這叫多行不義必自斃!”

    孟寬冷笑:

    “他本來就是想害師父,冇想到反倒把自己栽進去了,這能怪得了誰?”

    蘇軻也是哈哈一笑道:

    “不錯,他就是自作自受,這次比試我們勝了!大齊府一個都過不了考覈。超品元氣晶石的數量如果超過六枚,後麵的考覈都免了。”

    想到此處,他眼中精光閃爍激動不已,連聲道:“這次考覈全靠林靖!”

    “跟對了人,這次考覈真是躺著都能通過。”黃慶也是興奮笑道。

    “嘿嘿,師父威武!”

    孟寬一張白淨的胖臉笑成了一朵花,望著林靖殷勤道:

    “如果能把身法傳授給弟子,那就是更加威武霸氣了。”

    林靖隻是一笑,並未搭理他的彆有目的的彩虹屁。

    與大周府喜慶歡騰截然不同,大齊府那邊一片沮喪悲傷。

    “楊師兄!”

    趙誌平一臉酸楚的望著濃煙瀰漫的赤焰虎穴,大聲悲呼。

    堅硬之極的洞穴此刻都炸裂了大半,洞口也崩塌封死了。在這種情況下,隻是學員階段的楊天成,幾乎冇有活命的可能。

    更何況現在都冇出來,顯然是凶多吉少。

    “楊師兄....”

    方鳴也是臉色陰沉,一聲歎息。

    大齊府中有一些與楊天成並不太熟悉,隻是敬畏與他身份,而被以考覈資格作為賭注的學員,此刻更多的卻是敢怒不敢言。

    “冇有實力冇有把握,還去挑戰人家。這下好了,連自己小命都丟掉,我們也被牽連通不過考覈了。”

    終於還是有學員不滿,低聲嘀咕一句。

    過不了考覈冇有了超品元氣晶石,他知道自己未來的實力進展已經比預期大打折扣。

    趙誌平聽到聲音,頓時憤怒掃視而去,聲音太小根本找不到人,隻能氣得咬牙切齒。

    這次考覈砸了,自己好不容易攀爬上的高枝也倒下,他這次是真的損失慘重。

    趙誌平雙目有些發紅,血絲都攀爬起來,眼神中帶著怨毒瞥了對麵的林靖一眼,在心中咒罵:

    “林靖,你壞了我的好事,我就讓你死無全屍!”

    “彆以為有幾分本事就能橫行無忌!隻要還在這蒼崖山脈,你無路可逃!”

    他此時因為極端的憤怒,臉上肌肉都有些猙獰。

    悄然撫了撫暗藏在刀鞘內的惑妖笛,心中殺機已現。

    隻要餘統領一聲令下,隨時都能吹響惑妖笛讓山脈中的妖獸發狂,順便也能將林靖撕成碎片!

    ....

    “呼....”

    “咻!”

    花白老者速度快得不可思議,而狄興離得較近,兩人幾乎是同時從天而降,趕到了赤焰虎穴旁。

    看到了已經被劇烈轟擊倒塌大半的赤焰虎穴,還有餘勢不止的熊熊火焰....

    花白老者眼睛一紅,瞬間明白到,楊天成極有可能已經葬身在虎穴之中。

    不過無論如何,這時都必須進去確認一下。說不定,還能夠找到人救活過來。

    他的身影又是在空中一閃,向著虎穴方向閃現過去,所過之處帶起凜冽風勢席捲一切。

    “呼呼呼!”

    以花白老者為中心,有澎湃洶湧的青色氣浪翻騰,將洞穴的火勢與濃煙儘數吹散。就連崩塌堵住洞口的巨石,也是卷飛而開。

    冇有半點阻礙,直接閃進了洞穴之中。

    狄興臉色微變,也是隨後跟進。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楊天成已經被轟得渣都不剩,因此不過十幾秒後,兩名考官就一前一後走出來。

    “嗖嗖嗖嗖!”

    這時,另外四名考官也同時趕到。

    “到底是什麼回事!”

    花白老者掃視一眼兩府的學員,沉聲喝問。

    他神色威嚴語氣嚴厲,使得在場不少學員都是心頭一顫。大齊府的學員們彷徨驚恐的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覆。

    難道直接告訴他,楊天成不自量力與林靖比試,不但輸得一敗塗地,並且連他們的考覈資格都輸清光了?

    如此奇恥大辱,他們又怎能說的出口?

    至於矢口否認?

    兩府學員個個都來在現場,親眼見證整個過程,就算想睜著眼睛說瞎話,也隻能自欺欺人。

    根本無法掩飾!

    大齊府眾學員都是低下了頭,無話可說。

    看到這副情景,狄興登時眼前閃亮,望向孟寬朗聲問道:

    “孟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如實說出來!”

    他知道這個胖子向來聰明活躍,懂得避重就輕,就算是同一件事在他口中說出來,也能把屬於大周府的責任撇開大半。

    讓他開口準冇錯。

    “很簡單呀。”

    孟寬的胖臉此刻紅潤得很,語氣一本正經的答道:

    “大齊府學員的楊天成,主動提出挑戰,進入赤焰虎妖的洞穴中比試誰能解開更多元氣索。”

    “然後他一時失手,啟用了元氣索,裡麵火元球爆炸,他也被埋在裡麵了。”

    這種事不是玩笑,他自然也收斂起平時的嬉皮笑臉。

    “楊天成和誰比試!”

    花白老者眼中精光一閃,陰沉著臉喝問。

    “和我們大周府的林靖。不過他提前半個多小時出來,解開的元氣索也遠比楊天成要多。”

    “估計楊天成最後幾分鐘太過著急,出了岔子,所以纔會釀成如此慘禍。”

    “這件事整個過程,在場兩府學員都是親眼所見,都可以作證!”

    孟寬回答到後麵,一雙小眼盯著大齊府學員的方向,聲音也自然而然拔高。

    理直氣壯,氣勢十足。

    “這....”

    方鳴等大齊府學員都臉色異常難看,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看到雙方學員言行神態的巨大反差,花白老者和狄興都已經心中明瞭。

    花白老者的臉色極為難看,鬍子也是一陣抖動,眼神閃爍冇有說話。

    而狄興卻是眼前一亮,心中低吼一句:

    “乾得漂亮!”

    然後搶著說道:

    “嗯,習武之人,刀口舔血,在考覈中有學員傷亡也是在所難免的事。”

    “現在證據確鑿,無人違規又是純屬意外。鐘老,這份《學員傷亡確認書》麻煩你簽一下。”

    “考覈還在進行,不能浪費了諸位學員的時間。”

    說著,取出一份早已準備好的檔案來,唰唰唰的在上麵寫上傷亡人員的性命和大致傷亡過程,遞給花白老者鐘老。

    但凡有學員在考覈中傷亡,都是這個流程。

    不過以前從來都是大周府傷亡慘重。

    畢竟自戰爭以後,大周府學員的綜合實力遠遠不如大齊府。

    而學員們都是二十歲不到,血氣方剛的少年人,受到大齊府各種挑釁羞辱,根本沉不住氣。

    寧願戰死,也不投降。

    第一年,就有兩名天才學員身亡。

    狄興清晰記得,當年大齊府是如何以一副頤指氣使的姿態,極不耐煩的要求大周府簽字。

    恥辱、憤怒!

    可實力不如人根本無話可說,最後也隻能三番四次叮囑參加考覈的學員要忍辱負重,不管對方再如何挑釁打不過就認輸。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接下來的兩年考覈,傷亡這才少了一些。

    可冇想到今年風水輪流轉,對方竟然直接死了一個權貴子弟。

    城主之子!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有了林靖這個怪物般的天纔出世呀。

    狄興早已經在暗中推測,這楊天成很有可能是接受不了與林靖差距過大的事實,急怒之下亂了陣腳,這才失手被火元球轟成粉碎。

    報應不爽,實在是暢快至極呀!

    狄興表麵上一副公事公辦的嚴肅姿態,眼神中的譏嘲、幸災樂禍卻是一望可知。

    《學員傷亡確認書》遞在兩人之間,鐘老臉色鐵青鬍子一陣抖動。

    他冇有伸手去接。

    “呼!”

    一股強大洶湧的風之勢氣息,瀰漫開去,有些混濁的雙眼此刻精光閃爍,死死盯視著林靖方向冷冷道:

    “楊天成之死,現在還不能下定論!林靖,你跟我走一趟吧,這事還需要你協助調查。”

    “放心,隻要你冇有暗中動手腳,我們絕不會為難你。”

    即使在場所有的學員都指證林靖早已離開虎穴,與楊天成之死武館,可在他看來還是有明顯疑點。

    有護身符文在,就算火元球爆炸,楊天成也應該有足夠的時間逃離。

    狄興還很年輕,實力明顯不如鐘老。

    但他此刻怡然不懼,上前一步攔在鐘老身前,言語鏘鏘有力道:

    “考覈的協議上寫得清清楚楚,一切糾紛都以現場還有綜合雙方學員口供作為證據,不得將學員帶離私自審訊!”

    言罷,他雙眼微眯,眼神中精光閃爍,冷聲又道:

    “這些規矩,可都是你們大齊府一再強硬要求加上。怎麼,現在還不認賬了?”

    這番話使得鐘老神色不斷變幻,嘴角一陣抽搐,佈滿皺紋的臉上此刻僵硬得可怕。狄興所說的規矩的確白紙黑字寫在協議上,這個他根本無可辯駁。

    本是大齊府千方百計想要加上這條對於他們有利的協議,冇想到現在竟然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喜歡重生之高武崛起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重生之高武崛起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