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表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表演字體大小: A+
     

    海倫娜管著學校,管著那些調皮搗蛋的孩子。勝利號主管演習,現在作為提督助手的她威風一時。貴為八大世家掌門人的逸仙豈是浪得虛名之輩,小小食堂的工作不可能出現紕漏……

    足足有好幾百人的鎮守府肯定有不少各種亂七八糟的瑣碎事情,小公主空想又摔倒了,拉菲惡作劇了,蘇赫巴托爾又缺課釣魚去了,還有哪裡跳閘了,哪裡發現蟑螂進入一級戒備,但是被大家處理得妥妥噹噹,基本不用勞煩蘇夏處理。

    萬聖節活動基本確認了,只是細節還需要再討論。

    反正距離萬聖節還有一段時間,時間充足,不足為懼。

    除開學習之外,學習也不是什麼迫在眉睫的事情,甚至有一部分艦娘叫囂提督學那麼多東西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左右無事的蘇夏準備找密蘇里討論一下裝點鎮守府的事情。其實找密蘇里討論裝點鎮守府的事情,也可以說是工作吧?

    蘇夏沒有直接打電話詢問密蘇里在哪裡,然後馬不停蹄趕過去。

    蘇夏不知道為什麼更喜歡那種慢悠悠找人的感覺,說到底還是事情不趕可以慢慢來,他首先跑去海邊別墅,不要說密蘇里,衣阿華、威斯康星、新澤西一個人也沒有,想想密蘇里沒事喜歡去酒吧,又折返到商業樓酒吧,還是沒有找到人,最後前往表演部。

    走進表演部,只見那裡堆著各種各樣的道具,有刀刀劍劍,有狸貓裝有兔子裝,越來越近靠近舞台的蘇夏首先看到可愛白髮少女坐在椅子上面低著頭,柔順的白髮垂下遮住她的側臉,雙手捧著什麼東西看著。

    坎伯蘭號,肯特級重巡洋艦的二號艦。

    歷史上上的坎伯蘭號缺點是裝甲薄弱,但在服役后不久便進行了改造以加強裝甲。戰爭初期曾協助追擊襲擊艦斯佩號,此後長期服役於北極航線。可以說基本沒有什麼戰績吧。

    遊戲里的坎伯蘭沒有改造,可想而知沒有什麼出場的機會,不過立繪可愛就夠了。誰不喜歡白髮少女呢。由於曾經在電影拍攝中扮演了當年的自己,似乎有著喜歡錶演的性格。

    「坎伯蘭。」蘇夏打招呼。

    坎伯蘭聽到蘇夏的聲音立刻抬起頭,愣了愣打招呼:「提督來了……提督好。」

    「坎伯蘭好。」蘇夏問,「坎伯蘭看什麼呢?」

    「劇本。」坎伯蘭回答,隨後亮起手中的劇本,亮出封面,以便蘇夏看清楚。

    蘇夏對劇本很有興趣,不過還是對白髮少女現在的裝扮更感興趣些,他上上下下打量著白髮少女,只見她頭頂斜戴著漂亮的小王冠,穿著滿是蕾絲、荷葉邊、綉金的白色華麗長裙。

    「你穿這身……你這是表演公主?」蘇夏問,隨後笑了起來,「不是表演公主,我們的坎伯蘭就是公主。」他現在戰鬥力強大,不管什麼話張口就來。

    「表演公主而已。」坎伯蘭不好意思。

    「喲,提督!」

    蘇夏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過頭去發現穿著帥氣梳著一頭大邊分的里昂走過來。

    「里昂?」蘇夏驚訝,「你在這裡做什麼?」

    「玩啊。」里昂說,「觀眾,看錶演,還可以攝影,偶爾幫忙化妝……不僅僅我在這裡,十六太還在哦。」

    「哪裡?」蘇夏東張西望。那麼冷艷的十六太還喜歡錶演?

    蘇夏很快想起來了,十六太只是外冷內熱而已,看起來冰山美人,實際上是一個喜歡偵探小說,喜歡扮演偵探,喜歡極限運動,最喜歡小動物了為此經常使用小魚乾誘拐胡德的生薑、魚餅的傢伙,老會玩了。

    「就在舞台那裡啊。」里昂指給蘇夏看。

    蘇夏順著里昂手指的方向看到了,穿著長款秋裝長發及腰的CV-16。

    「今天不是星期一不是要上班嗎?」里昂好奇,「提督怎麼跑到表演部來了。」

    「過來有點事。」蘇夏簡單解釋了一番,朝著里昂豎起食指放在唇上做一個噓聲的動作,隨後輕手輕腳往舞台方面走,準備惡作劇CV-16。

    蘇夏靠近了CV-16,伸手雙手捂住CV-16的眼睛,儘可能用粗聲粗氣的語氣說話:「猜猜我是誰。」

    「我的愛人。」CV-16說。

    「錯了。」蘇夏說。

    「沒錯,就是我的提督,我的愛人。」CV-16語氣始終那麼平平淡淡、冰冰涼涼,「我記得他身上的味道,我喜歡那個味道。」

    聽完CV-16的話,蘇夏立刻投降了,應該說列剋星敦天下無敵嗎,鬆開捂著CV-16眼睛的雙手,轉而緊緊抱住CV-16,說道:「十六太也是我的愛人,我最喜歡十六太了。」動情的閉上眼睛。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問問提督,你對多少人說過這個『我最喜歡你了』。」

    蘇夏睜開眼睛看到穿著長長的黑袍戴尖帽一副女巫打扮的密蘇里,只見她站在舞台上俯身看著他,在發現她看向她后,微微一笑嘴角勾起,眼波流轉暗送秋波,總之就是十分魅惑就是了。

    蘇夏下意識想要鬆開CV-16的嬌軀,辛好及時反應過來,若是因為密蘇里一句話鬆開CV-16可能「傷害」對方。

    「我對多少人說過那個啊……」蘇夏打個哈哈,支支吾吾片刻,岔開話題,「我剛剛看見坎伯蘭打扮成公主看劇本,然後你們……一個女巫……興登堡的打扮是騎士吧?什麼表演啊。」

    密蘇里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她當然知道蘇夏有什麼打算了,就是岔開話題。開開玩笑就好了,男人可是最好面子的,作為聰明的女人絕對不會讓男人陷入難堪當中。

    「什麼表演……」密蘇里說,「提督你猜猜。」

    蘇夏放開CV-16了,畢竟只要女孩子就會吃醋,當著這個老婆的面一直抱著那個老婆撒狗糧可不好。

    蘇夏看了看幾個人的打扮如何,又是公主,又是女巫,又是騎士……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說道:「騎士救公主的故事吧。」好老套的故事。

    「錯了。」密蘇里說,「是邪惡的騎士綁架了可愛的公主,路過的善良女巫打敗了騎士拯救了公主,從此女巫和公主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你認真的?」蘇夏問。

    「當然認真的。」密蘇里說,「你看看劇本就知道了。」

    蘇夏張了張嘴,欲言又止,說道:「這是什麼奇怪的劇本。」

    「是吧。」腰間別一把長長的配劍,穿著帥氣制服英氣勃勃的興登堡走過來了,「提督也覺得這個劇本奇怪吧……我就是說奇怪,密蘇里非說正常。」

    「興登堡居然在這裡參加表演。」蘇夏更關注興登堡,要知道興登堡可是一個看起來便兇殘的傢伙,沒少聽L20抱怨興登堡演習凶她,當然他作為提督知道興登堡有著可愛的另一面。

    「我不想來,但是密蘇里非要拉著我來。真是煩人地很。」興登堡抱怨,她和密蘇里是亦敵亦友的好姬友,「而且還是那麼奇怪的劇本……王子是外人,女巫反而是好人。」

    「不是王子是壞人,王子又是好人……」密蘇里晃著手裡的掃帚,那是她的武器,拔下掃帚頭露出閃爍寒光的槍頭就是一把長槍了,「而是我飾演的角色是好人。我飾演王子,王子就是好人。我飾演女巫,女巫就是好人。」

    「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興登堡吐槽。

    「現在看到了。」密蘇里好笑說。

    興登堡無言以對了。

    「我覺得壞女人更有魅力。」蘇夏插嘴,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那些動漫裡面的壞女人,比那些聖母婊女主角可有魅力多了。

    「既然提督喜歡壞女人,那我就是壞女巫好了。」密蘇里當時宣布,「現在改劇本,邪惡的女巫綁架了公主,正義的王子擊敗邪惡的女巫拯救公主……不,邪惡的女巫綁架了公主,正義的王子不是邪惡的女巫對手。」

    反正她飾演的角色必須獲勝。

    「提督覺得這個劇本如何。」密蘇里說,「密蘇里現在是壞女人,提督喜歡嗎。」

    蘇夏厚顏無恥:「不管好女人還是壞女人,我永遠喜歡密蘇里,最喜歡了。」

    「我也最喜歡提督了。」密蘇里從舞台跳到蘇夏的身上。

    幸好蘇夏有來自大海的祝福,大海的祝福並不能幫他提高身體素質,他的身體一直不錯,總算接住了密蘇里,公主抱著密蘇里。密蘇里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分擔了一部分力是關鍵。

    密蘇里雙手攬著蘇夏的脖子看著CV-16笑了笑。

    冷艷的CV-16始終面無表情。

    「差不多了。」蘇夏很快放下了密蘇里,「不要折騰我了……說真的,我真的有點好奇你那個奇怪劇本誰幫你寫的。」

    「我自己寫的。不要小看我,我是演員,也還編輯,還是導演,還是攝影……」密蘇里驕傲說,其實也是沒辦法,有時候人手有限只能自力更生,說著有些擔心,「那個劇本真的很奇怪嗎?」

    「奇怪。」蘇夏點頭。

    密蘇里想了想說:「我覺得比起提督給那些孩子講的故事,什麼賣核彈的小紅帽,又什麼釣『魚』的邪惡長發公主,還是要靠譜一些吧。」

    「好吧……確實,這個劇本比起我給那些孩子講的故事好多了。」蘇夏承認。

    「其實我就是模仿提督的風格寫的劇本。」密蘇里說。

    「不要學我。」蘇夏說,「好的不學,盡學些壞的。」

    「因為我覺得提督喜歡講那種風格的故事,肯定也喜歡那樣的故事。」密蘇里說,「那麼只要我表演那樣的節目,提督肯定會大駕光臨觀看我的表演。」

    興登堡在旁邊聽著已經撇嘴了。

    里昂機智地早就離開了,找坎伯蘭說話去了。狗糧不好吃。

    「只要是密蘇里的表演……」蘇夏說,「就算天下下刀子我也回去觀看。」

    「提督……」密蘇里動情地喊。

    「密蘇里……」蘇夏喊。

    興登堡在旁邊做嫌棄的表情。

    蘇夏也感覺有些肉麻了:「好了,就這樣吧……我這次過來找密蘇里有事。」

    「我就知道……」密蘇里眨巴著眼睛,淚花出現了,吸吸鼻子,輕輕地垂下頭,輕輕地依偎在蘇夏的身上,不愧是演員出身,「我就知道……提督只會有事找密蘇里,從來不會因為想念密蘇里找密蘇里……」

    「停停停!」就算明知道密蘇里那番我見猶憐全部是演出來的,蘇夏還是不由自主對密蘇里感到心疼,「真的有事。」

    「好好,有事。」密蘇里恢復正常了,「提督找我有什麼事情。」

    「這不是萬聖節快到了嗎?」蘇夏說,「我想拜託你裝點一下鎮守府,以便到時候更有氣氛些。」

    「小意思。」密蘇里說,「提督儘管交給我吧。」

    「不過……」密蘇里支支吾吾。

    「不過什麼。」蘇夏說,「密蘇里但說無妨。」

    「沒什麼。」密蘇里說,「只要你為了提督,密蘇里什麼都願意。不管上刀山,還是下火海,穿女僕裝,還是護士裝,肚兜還是旗袍,波斯舞娘還是大正淑女……」

    「你差不多一點。」蘇夏頭痛說。

    密蘇里嬉皮笑臉。

    蘇夏把裝點鎮守府的事情交給密蘇里了,又說了說艾拉要來的消息,提醒密蘇里小心艾拉,絕對不允許艾拉搞事。

    「就這些了嗎?」密蘇里問。

    「差不多就這樣了。」蘇夏回答。

    「我知道了,保證完成任務。」密蘇里看著蘇夏笑起來,「然後就是,我想問問提督,等等有事嗎?」

    「沒什麼事情吧。」蘇夏擔心說,「密蘇里想說什麼。」

    「也沒什麼事情……」密蘇里說,「我就是想邀請提督參加我們的表演節目,只是試試好玩也可以。」

    「你想要我扮演騎士?」蘇夏問,公主是女孩子,女巫也是女孩子,還有王子是男人,事實上興登堡現在就穿著男裝。

    「不。」密蘇里說,「我想要提督扮演公主。」

    「請恕我拒絕。」蘇夏果斷說,絕不留給密蘇里一點可商量空間。

    「只要提督答應。」密蘇里說,「我保證給提督一個驚喜。」

    「什麼驚喜。」蘇夏問,只要有好處,沒有什麼不可以。

    「現在不能說。」密蘇里說,「反正我保證驚喜好了。」

    密蘇里瞥了興登堡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
    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