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買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買醉字體大小: A+
     

    等到發現不對,蘇夏立刻望向基洛夫點點頭,意思是希望她可以幫幫他。

    基洛夫看着蘇夏,看了好久聳了聳肩膀站起來離開了。

    「大家喝得差不多了吧……不然今天晚上就這樣了?」蘇夏目送基洛夫的背影越走越遠,他站了起來左顧右盼試圖找一個人幫幫忙。現在當務之急送三個人回去休息,不然天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蘇夏視線在周圍轉了一圈。

    這裏是就餐區的角落,除開蘇系之外沒有人經過。然後除開基洛夫喝得比較克制之外,其他被他叫過來的人基本喝大了自顧不暇。再加上他們喝得比較晚,此刻就算遠處大部分人已經吃完晚餐離開了。偌大的取餐區基本不剩幾個人。

    一下子找不到合適、足夠的人,蘇夏準備打電話聯繫其他人幫幫忙。

    蘇夏剛剛從口袋掏出手機,只見斯大林格勒靠了過來。

    「提督站起來準備去哪裏?」斯大林格勒抱住了蘇夏的腰。

    「不去哪裏,哪裏也不去。」蘇夏敷衍說,他在猶豫打電話給誰。

    「那你站起來做什麼?」斯大林格勒說,「坐下來讓我靠一下抱一下。」

    斯大林格勒點了點頭,笑道:「我要補充提督元素。」

    蘇夏坐了下來。他現在已經知道了,面對蘇系不能反抗,如果不想再被人追着到處跑那就老老實實待着。上一次只有一個蘇聯,這一次可是足足有三個人。

    「喝酒不要玩手機。」一隻手伸過來將蘇夏的手機抽走了,粉碎了他準備叫幫手的計劃,那隻手的主人是蘇聯。

    豐滿的胸口擠壓着蘇夏的胳膊讓人想入非非,斯大林格勒現在完全貼在蘇夏的身上,鼻子皺了皺,輕輕嗅嗅,說道:「提督身上的味道好香。」

    「又不是烤肉,哪來什麼好香。」蘇夏吐槽說,他不喜歡噴香水,雖然有時候密蘇里、衣阿華等等人會幫他噴噴香水,無論如何昨天晚上在維內托的房間留宿,維內托沒有幫他準備香水。

    「我也聞一下。」莫斯科原來坐在蘇夏的對面,說着立刻站起來繞過餐桌跑到蘇夏的身後,從後面抱住他的肩膀,毛妹和穩重不沾邊,腦袋埋到他的肩膀和頸脖之間。

    「怎麼樣?」斯大林格勒說,「提督的身上是不是很香。」

    「嗯。」莫斯科抬起頭,又埋下頭再吸一口氣。

    蘇夏扯起衣領聞了聞,他只能聞到一股酒味,不知道什麼時候沾到身上。

    莫斯科從蘇夏的身上離開,順手捏了捏他的胳膊,說道:「提督好瘦。」

    「哪裏受了。」蘇夏說完很快反應過來,「哪裏瘦了,明明很壯好不好。」

    說是那麼一說,蘇夏有自知之明,自己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壯,當然也不算瘦就是了,姑且算是身材勻稱吧。

    「很瘦。」莫斯科又捏了捏蘇夏的肱二頭肌,「男人就應該像是熊一樣。」

    「如果拿熊做比較,那我確實瘦。」蘇夏說,心想毛子對熊到底有什麼執念。

    「提督應該多吃點。」斯大林格勒摟着蘇夏眯着眼睛一言不發,蘇聯插嘴。

    「以後一定多吃點。」蘇夏覺得他就算相當也當不了壯漢,只能當肥宅。

    莫斯科捏完蘇夏的肱二頭肌,又摸他的肩膀,接着手掌往下移摸到他胸上。

    蘇夏本來不想理會莫斯科那一雙手,現在沒有辦法再無動於衷了,抬起手拍開莫斯科的手,說道:「莫斯科你手往哪裏摸……」美少女居然做這種事情讓人有些幻滅。

    「我就是想看看提督的胸肌如何。」莫斯科解釋。

    「摸完胸肌是不是還想摸腹肌,摸完腹肌是不是……又想摸大腿。」蘇夏說,他的語氣毫無感情。

    「是啊。」莫斯科說,有什麼比一個毛妹更豪邁的,一個有點醉的毛妹。

    「女流氓啊。」蘇夏說,「我報警了,報告憲兵隊,有艦娘騷擾提督。」

    「不是女流氓。」莫斯科抬起手,只見她左手修長的無名指上套著閃亮的戒指,那是對戒,和蘇夏無名指上那一隻戒指成套,雖然蘇夏那一隻戒指可以和許多戒指成套就是了,「我老公我想怎麼摸就怎麼摸。」

    「就算老公和老婆也不代表可以不經允許動手動腳。」蘇夏說,「法律規定就算夫妻也必須經過對方同意才可以。」

    「從來沒有聽過那種法律。」莫斯科不屑一顧,接着伸出手摸到蘇夏的腹部。

    「你可以諮詢華盛頓。」蘇夏提議。他沒有對莫斯科的動作採取什麼措施。

    「我不管。」莫斯科說。

    等到莫斯科摸完他的肚子,又捏了捏他的大腿,蘇夏問道:「摸完了?」

    「嗯。」莫斯科依依不捨收回手,「提督有多重。」

    「一百三多點吧。」蘇夏也不知道他的體重具體有多少,一百三左右徘徊,有時候多一點也不超過一百四,偶爾降到一百二十幾,早上測量輕點,到了晚上測量感覺又重點,至今沒有搞懂什麼原理,因為身體內水分的關係?

    「那麼輕。」莫斯科說,「我感覺我都可以公主抱起提督了。」

    「我覺得不行。」蘇夏說,作為男人的尊嚴不容許來自女孩子的公主抱。

    一個艦娘正常情況下的力量和一個普通女孩子沒有什麼區別,任何使用超規格的力量這種行為都會消耗資源,也是如此導致艦娘哪怕擁有超人的力量,平時也需要藉助各種工具輔助工作,不然什麼鎮守府也經不住那麼多資源消耗。

    不過到底是戰艦的精靈、英靈一般的生命,少數人正常情況下也有着別的能力,好像赤城、大鳳等等人無論怎麼吃也不會胖,北卡羅來納可是隨便變大變小,天生神力簡直小意思。。

    「試一試,」莫斯科躍躍欲試。

    「請恕我拒絕。」蘇夏毫不可以拒絕,他可以給公主抱,不能接受工作抱。

    莫斯科姑且停手了,不過斯大林格勒依然摟着他的腰。換一個地點和時間,面對斯大林格勒這樣的大美女,蘇夏簡直求之不得,但是食堂就餐區和喝醉的美女不搭,他準備再次打電話了,說道:「斯大林格勒提督元素補充完了嗎?」

    「還不行。」斯大林格勒說。

    蘇夏勉強可以理解那些平時被他纏着的蘿莉什麼感受了。

    蘇夏突然發現蘇聯看着他,心中不由自主咯噔一下。

    「提督。」蘇聯開口了。

    「嗯。」蘇夏應着,等待蘇聯後面的話。

    「今天晚上陪我睡覺。」蘇聯說,「我想和同志睡覺。」

    「不行。」說話的不是蘇夏,而是斯大林格勒,「提督應該晚上要和我睡覺。」

    蘇聯是蘇系大姐頭,只是因為她是戰列艦而已,還有她的名字相當了不得。她能夠成為大姐頭並不代表她的能力如何出眾,只要她說話其他人就不敢說話。不如說她少女心性,平時除開喝酒之外什麼事情也不管,要不然就是胡鬧,當然能力還是有的,壓根就是吉祥物。

    斯大林格勒作為戰列巡洋艦,戰鬥力不比蘇聯弱多少,就某種程度上面來說比起蘇聯更強。蘇聯在戰列艦中根本沒有出頭的機會,而她在戰列巡洋艦當中話語權不小。

    「怎麼,你也想和提督睡覺?」蘇聯看着斯大林格勒問。

    「是。」斯大林格勒把蘇夏摟得更緊了。

    「斯大林格勒也想的話……」蘇聯蹙著眉頭想了想豪邁說,「一起。」

    蘇聯的回答聽得蘇夏有點傻了。

    「我也要參加。」莫斯科插嘴。

    「同去、同去。」蘇聯大聲說,「還有誰要一起嗎?」

    「那個……」蘇夏沒有辦法必須開口了,他舉起手。

    蘇聯問:「提督想說什麼?」

    「你們確定要一起?」蘇夏問,他期待大被同眠,但不是這樣的劇情。

    「我、斯大林格勒、莫斯科。」蘇聯說,「我們是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我們是同志。」莫斯科說。

    蘇夏實在不知道從哪裏吐槽蘇聯的話比較好,他張了張嘴,欲言又止,這個時候發現一個穿着長裙的紅髮女子路過他們,紅髮女子一直一個人坐在角落享用晚餐,正是他之前想要求助的人,喊道:「留里克,幫幫我。」

    留里克,留里克級重巡洋艦一號艦。

    歷史上的留里克是俄羅斯帝國海軍建造的最後一艘裝甲巡洋艦。她的火力非常強大,主炮已經接近當時的戰列艦水平,最後戰爭期間觸雷受損,擱置數年後由於混亂的局勢被拆毀。

    遊戲裏面的留里克沒有改造,也沒有技能,數據面板不行,毫無任何出擊的機會。不過立繪相當可愛,主要是胸部夠大,那就夠了。蘇夏至今依然記得當初為了打撈她,幾乎每天都要上線打撈。

    蘇夏叫住留里克的原因,相比其他蘇系幾乎無一例外都是酒鬼,留里克意外討厭酒。

    聽到蘇夏求救聲的留里克停下腳步,看着蘇夏說道:「我早就建議提督下港區禁酒令了,提督不願意下令,現在怪誰?」

    蘇聯原來不知道還有這回事,此時朝着留里克怒目而視:「留里克你說什麼呢,你居然建議過提督下禁酒令?」

    只是喝喝酒而已,沒有任何問題,當然像是一眾蘇系那麼喝,問題真的有不少。無論如何,禁酒令是肯定不能下的,就不要說蘇系絕對會造反,其他系肯定少不了人造反,只能堵不如疏。

    或許大家會因為他的關係認可禁酒令,不喝酒,問題他也不想看到大家不開心。相比大家因為喝酒造成的問題,酒帶來的好處也不少,他更希望大家開心享受地酒。

    蘇夏想要把為什麼不能下禁酒令的原因說給留里克聽,想了想現在不是討論禁酒令的問題,說道:「禁酒令我會考慮的……你先幫幫我。」

    「我親愛的指揮官,我記得我原來還和你說了,建議你建立一個令人生畏的強權港區。」留里克說,「強權可以讓提督集合鎮守府所有資源對付深海艦娘,也可以有效的控制鎮守府所有艦娘,也就不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提督平時太好說話。」留里克說,「太好說話就容易被人欺負。」

    「我知道了,我會考慮的。」蘇夏無奈說,「留里克你快幫幫我。」

    「提督不要聽她的。」蘇聯拍案而起了,「留里克是沙俄餘孽,她不是我們的同志。」

    雖然都是蘇系,留里克作為俄羅斯帝國海軍建造的最後一艘裝甲巡洋艦,她屬於沙俄。蘇聯、斯大林格勒、莫斯科等等人屬於蘇聯建造的戰艦,她們是紅色蘇聯,她們是蘇俄。沙俄和蘇俄的關係可想而知。

    「你們這些庶民,你們以為在跟誰說話。」白髮少女邁著驕傲的步伐走來了。

    蘇夏只是瞥了那個少女一眼立刻收回視線,原因很簡單,那個少女除開添亂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諾夫哥羅德,諾夫哥羅德級淺水重炮艦一號艦。

    歷史上的諾夫哥羅德號是俄羅斯帝國海軍建造的一艘淺水重炮艦。她是世界上建造的最奇特的戰艦之一,並作為「史上最差戰艦之一」流傳於海軍文化中。

    出於船越寬,穩定性越好,吃水越淺的想法。設計師把諾夫哥羅德號設計成了圓盤型,然後因為阻力過大,航向控制困難,經常原地打轉。由於火炮固定於船體,也難以瞄準。只得用作浮動炮塔。

    作為戰艦如此不堪,放在遊戲裏面自然也沒有什麼用,諾夫哥羅德除開好玩之外毫無戰鬥力。不過必須一提的是,諾夫哥羅德意外是一艘六星綵船。

    蘇聯、斯大林格勒和莫斯科可以說蘇系最高戰鬥力。即便如此,留里克和諾夫哥羅德毫無畏懼。雙手針鋒相對。

    現在沒有人管蘇夏了,蘇夏可以逃跑了,不過他笑了笑沒有選擇逃跑,只是給自己滿了兩杯白酒,慢悠悠喝起來。

    蘇夏什麼都不知道了,等到他清醒過來,已經是陽光明媚的第二天早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