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夜深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夜深了字體大小: A+
     

    本來以為鎮壓了羅馬和機靈以後,接下來的道路一路平坦,誰曾想一波三折,現在好像更難了,慢慢走進宿舍的維內托變得怏怏的。

    龐貝好像完全沒有看到維內托肩膀耷拉着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這個時候是不是不要打擾比較好,永遠活力滿滿的少女沒有什麼眼力見,或許在她的眼中根本沒有「困難」這個詞語,興沖沖打招呼道:「大姐頭回來了?」

    「回來了……」維內托努力露出笑容,作為大姐頭不能在小妹面前露怯了。

    「機靈和羅馬二姐頭呢?」龐貝往走廊張望,「沒有跟大姐頭一起回來嗎?」

    「她們啊……不回來了。」維內托說,「機靈覺得太晚了想要回去了……你知道的,她已經不是卡米契亞了,現在屬於蘇系……就算她平時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這邊,但還是蘇系的人。至於羅馬覺得有些困想要回去睡覺了,就不過來了。」

    「真的嗎?」龐貝當然不信維內托那套說辭了,她肯定兩個人是被狠狠教育了一頓后不敢回來了,大大咧咧問,「她們兩個怎麼惹到了大姐頭,以至於大姐頭狠狠教訓了兩個人一下,現在都不敢回來了。」

    「沒有惹到我,我也沒有教訓她們。」維內托耐心說。

    「我不信。」龐貝直接說。

    維內托從茶几上面隨手拿了一本書翻看起來,好像是一本言情小說,真沒有勁,心想着到底是誰放在這裏的又扔了回去,說道:「你愛信不信。」

    龐貝對機靈沒有什麼感覺,反正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那個小傢伙敢招惹她她絕對不會放過她。不過那個小傢伙好像唯獨喜歡招惹維內托,相反她主動招惹、欺負對方比較多。

    但是羅馬的話,龐貝是羅馬的擁躉,大姐頭有些生人勿進,只有二姐頭會帶她玩,大家一起高高興興地看球賽,說道:「那個,我就是想說,有什麼事情肯定是機靈搞出來的事情,二姐頭是無辜的。」

    不得不說二姐頭有時候真的傻裏傻氣的,根本沒有那麼多腦子搞事。

    「嗯。」維內托不置可否,對她那個妹妹,她始終抱着有殺錯沒放過的態度。

    維內托給了答覆,又好像沒給答覆,龐貝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天鷹姍姍來遲。

    「天鷹回來了……食堂忙完了?」蘇夏看到天鷹,熟稔地向她打招呼。

    天鷹號,天鷹級裝甲航空母艦一號艦。以羅馬號客輪改裝而成,設計搭載五十一架艦載機,然而直到戰爭結束都未完工。

    遊戲不尊重史實的情況太多了,英吹現象格外眼中,即便如此以客輪改裝的航母想要給予強度真的有些難。天鷹在遊戲中強度拉胯,僅有三個裝備格搭載飛機,搭載也有問題,裝甲脆如紙,防禦全靠命和機制了。技能乍一看還不錯,實際上完全沒有什麼用處。

    不過說到底強是一時的事情,萌是一被子的事情,只要立繪沒問題就好了。天鷹剛實裝時被人質疑那樣服裝設計真的可以走路嗎?但根據考據,那樣服裝似乎是意大利貴婦為了體現不用勞作也可以過得很好的優越而特意設計成這麼繁瑣的樣子,當然我們都知道畫師的真實目的是為什麼。

    現在的天鷹憑藉着一手意大利料理廚藝大比拼中也是有名字的,僅僅落後那麼幾個人而已,現在食堂做廚師。由於蘇夏經常往食堂裏面跑,逸仙啊、扶桑啊、科羅拉多啊等等許多人都是她往廚房跑的理由,為此兩個人沒少說話打交道,算是相當熟悉了。

    「啊,提督居然來了?」天鷹手裏提着一個袋子放到茶几上面,隨後回答,「是啊,剛剛忙完下班……今天是寧海和平海負責晚班。」

    食堂晚上也提供夜宵,不過肯定不會安排那麼多工作人員了。

    安東尼奧看到天鷹立刻迎了上去,不過不是沖着天鷹去的,而是沖着天鷹帶來的袋子去的。天鷹平時在食堂工作,而且特別喜歡她們,總是喜歡下班給她們帶一些點心回來。只有天鷹姐姐對大家最好了。

    扎拉聽到天鷹的話撇撇嘴,誰信你一點不知道提督跑過來的消息。再看看安東尼奧打開的袋子,袋子裏面裝着好幾個盒子,拆開盒子出現比平時豐盛多了的點心,好像還是熱乎的,答案已經顯而易見了。

    由於天鷹平時對大家很好,扎拉忍住了沒有出聲。

    「提督一起嘗一點。」天鷹招呼蘇夏,隨後轉向其他人,「維內托、龐貝、西庇阿、扎拉……安東尼奧和阿爾維塞洗了手嗎,沒有洗手不能吃……還有烏戈里尼也是。」

    「阿維埃爾也在啊……吃點心了。」天鷹看到了安靜的阿維埃爾,她坐在沙發角落看書呢,「機靈不在嗎?」

    「她又犯事了,和二姐頭一起被大姐頭教訓了,現在不知道哪裏去了,估計被吊起來了吧。」安東尼奧插嘴,她對機靈的死活毫不在意,只在意點心,看着一盒子點心蹦蹦跳跳,點心太多了,先吃哪一個呢,提拉米蘇、曼多瓦酥餅還是泡芙呢,最後還是決定鬆鬆軟軟的泡芙。

    天鷹望向維內托,想要從白髮蘿莉的口中得到答案,然而維內托不動聲色完全沒有回答她的想法,再看安東尼奧伸出手想要拿點心,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說道:「洗過手了嗎?」

    「我的手乾淨的。」安東尼奧亮出手心給天鷹看,真的乾淨的,隨後迫不及待拿起點心。

    機靈和羅馬被教育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每隔幾天可以看到一次,根本不值得在意,天鷹沒有計較兩個人為什麼不在,相反捧著一隻臉,說道:「機靈和羅馬不在呢,那麼今天晚上我就是羅馬了。」所以說天鷹以羅馬號客輪改裝而成。

    「是是是。」龐貝一副嫌麻煩的口氣。

    「明明我也是羅馬,龐貝怎麼不崇拜我。」天鷹苦惱說。

    「以前是羅馬,而且就算是羅馬也是客輪罷了。」龐貝說,「又不是戰列艦。」

    「裝甲航空母艦也不比主力艦差啊。」天鷹期待說。

    「你自己知道原因……」安東尼奧和阿爾維塞霸佔了一個盒子,龐貝只能拿起另外的盒子。

    扎拉已經忍了好久了,終於忍不住了,說道:「羅馬號改裝成天鷹,完全是鑽空子才被劃分為裝母。因為只有飛行甲板被裝甲強化過,艦體部分的防護和客輪時期相比沒有多少加強,就算強化滿了也只有六十多吧……作為對比是大鳳八十多,信濃一百多。」

    扎拉的意思是,天鷹你太弱了,不值得崇拜。

    「欺負人。」天鷹捂著臉,「扎拉欺負人。」

    「提督。」天鷹喊,委委屈屈的模樣,「扎拉欺負我。」

    「實話實說罷了。」扎拉頓了頓,「天鷹不要裝模作樣了。」

    天鷹果然立刻收起了委屈的表情,她只是感覺好玩罷了,作為大人不會為了那麼一點事情在意。就算鑽空子也好,裝母就是裝母。就算不強也沒有關係,基本沒有出擊的機會,她也可以照顧那些孩子,作為廚師在食堂工作,受到大家喜愛。

    龐貝已經拆開了盒子,露出放在盒子裏已經切好的披薩,驚訝道:「火腿蘑菇披薩……我喜歡。」

    龐貝拿了一塊披薩,輕輕咬一口,濃郁的香味頓時充斥口腔,幸福地眯起眼睛說道:「好吃……」

    安東尼奧吃完了泡芙,吮吸乾淨手指就要拿披薩,說道:「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安東尼奧是不是應該先幫提督和姐姐們拿披薩。」天鷹循循善誘,在食堂工作之前,她主要負責照顧那些孩子。

    「嗯。」安東尼奧還是很懂事的,雖然很想立刻吃披薩,還是先幫大家拿披薩,要有禮貌嘛,「提督吃披薩……大姐頭吃披薩……扎拉姐姐你的……」

    安東尼奧遞披薩,蘇夏自然不會不接了。接是接了,不是討厭披薩,這不是晚餐吃了那麼多嗎,馬無夜草不肥,再吃下去熱量真的超標了,猶豫着應該怎麼辦。

    「提督放心,真的很好吃的。」龐貝看着蘇夏拿着披薩捨不得吃。

    「提督不喜歡吃披薩嗎?」天鷹擔心問。

    「喜歡。」蘇夏回答,有心想要解釋了,看看人家女孩子毫不介意,作為男人居然擔心晚上吃披散熱量太高了長胖是否太矯情,完全開不了口。

    「不喜歡火腿蘑菇的口味嗎?」天鷹又問。

    「沒問題。」蘇夏吃了一口披薩,首先把三角形那個尖咬掉。天鷹能夠進入食堂工作,廚藝可是相當了不起的,她製作的披薩味道真的不錯。

    天鷹不是那麼相信蘇夏,說道:「不喜歡就不要難為自己……提督喜歡什麼披薩,天鷹都可以做。」

    「沒有難為自己……味道很不錯的。」蘇夏又吃了一口披薩用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態度,「至於我喜歡吃什麼披薩,我就沒有吃過什麼披薩……菠蘿披薩?」

    龐貝那一雙手本來一直拿着披薩放在嘴巴,此時緩緩放下來,看着蘇夏說道:「提督你這是挑釁嗎?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

    「就是、就是。」阿爾維塞舉手說,安東尼奧吃得說不出話舉手助威。

    蘇夏發現所有人惡狠狠盯着他,笑道:「我就是看網上經常說什麼意大利人寧死不吃菠蘿披薩……真的有那麼誇張嗎?菠蘿披薩有什麼問題嗎,我感覺不錯的樣子啊。」

    「巧克力餡的餃子提督你覺得怎麼樣。」扎拉反問,言語犀利,姑娘的毒舌第一次得到眾人認可。

    扎拉拋磚引玉,龐貝拍案而起,嚷嚷道:「一碗草莓麻婆豆腐獻給提督。」

    蘇夏理解了,菠蘿披薩對於意大利人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好,我錯了,我投降。」

    「知道錯了就好了。」龐貝輕哼。

    等到眾人吃完披薩,天鷹帶過來的一整個披薩就剩下那麼兩小塊了。龐貝意猶未盡,作為女孩子晚上吃那麼多好嗎,現在需要一個理由說服她,偷看蘇夏一眼,說道:「就剩下兩塊,提督我們一人一塊吃完吧,不然剩下來了。」

    「龐貝你想吃就吃……非要扯上提督。」扎拉說,「安德烈亞還沒有來,就算她不來了,維內托可以帶回去給羅馬和帝國。」

    被拆穿了小心思的龐貝朝着扎拉怒目而視。

    「對了。」天鷹突然插嘴,「羅馬來了又離開了,帝國沒有來嗎?」

    「打遊戲。」維內托說,「她在打遊戲。」

    「打遊戲還是大姐頭根本沒有喊她。」烏戈里尼問,機靈不在就輪到她了,隨後反應過來,「就當我什麼也沒有說。」

    維內托發現大家紛紛轉向她,張了張嘴:「當,當然叫了啊……」

    肯定了,肯定沒有叫過帝國。但是沒有人敢出聲,就算扎拉也不敢,以至於空氣有些安靜。

    蘇夏站出來打圓場說道:「說起來,我印象中維內托也會料理的樣子?」

    「那,那個……」阿維埃爾是見過的,維內托的料理水平如何。

    阿爾維塞拍手說:「大姐頭的料理會發光。」

    「提督怎麼知道維內托會料理。」扎拉說,「維內托的料理水平比倫敦強多了。」

    聽到扎拉搬出倫敦做比較,蘇夏終於反應過來。

    他之所以提起維內托的料理,他印象中遊戲里有一張登陸圖便是維內托製作料理的畫面,問題維內托製作的料理,她捧著鍋裏面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只能看到五顏六色在跳動,站在旁邊圍着圍裙的阿維埃爾一臉恐慌。

    「提督想要嘗嘗我烹飪的料理嗎?」維內托問。

    蘇夏只是笑。

    「反正羅馬和機靈最喜歡了。」維內托說。

    「帝國。」蘇夏努力岔開話題,「叫帝國過來玩啊。」

    維內托輕哼了一聲將手上最後一點披薩吃完了。

    安德烈亞最後還是來了。

    帝國始終沒有來。

    時間越來越晚。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
    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