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環境更惡劣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環境更惡劣了字體大小: A+
     

    隨着羅馬離開,蘇夏對格鬥遊戲興趣又不大,不會玩不能藉此欺負蘿莉的格鬥遊戲有什麼意思,安東尼奧和阿爾維塞總算可以繼續玩遊戲了。

    由於羅馬離開,烏戈里尼也可以重新坐在蘇夏的旁邊了。

    蘇夏看兩個蘿莉打遊戲各有勝負,期間不時回頭看,宿舍門開着,羅馬和機靈已經消失很久不見了,不由得擔心問道:「羅馬和機靈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維內托也沒有回來,不會出事吧……」

    作為意呆利一員的烏戈里尼對這一幕已經見怪不怪了,笑道:「提督不用擔心她們……沒事的。」

    「好吧。」蘇夏無奈,反正你讓他去查看絕對不去。

    只要有心,提督的動向很容易掌握,因為有無聊的人專門做記錄。

    提督和一眾意呆利蘿莉走了,意呆利蘿莉,而不是維內托、羅馬、帝國、安德烈亞或者卡約,大家必須給主力艦幾分面子,但蘿莉不就是工具人嗎,就搶你的人你奈我何?

    褐發少女拉着白髮少女很快進來了。

    「提督晚上好啊。」褐發少女用力推了推門,一走進宿舍看到坐在電視前面的蘇夏立刻舉起手打招呼,看起來活力滿滿的樣子。

    蘇夏回頭看去,他早已經可以把鎮守府所有人認出來了,自然認得那個褐發少女是誰了。

    偉大的龐貝,羅馬統帥級輕巡洋艦二號艦。原計劃為大型巡洋偵察艦,但因航空偵查與雷達技術漸趨成熟,故重新定位為輕型巡洋艦。計劃建造十二艘,實際下水八艘,完工四艘。

    歷史上沒有什麼戰績,說到底意呆利海軍在二戰基本屬於打醬油的存在,地中海轉悠,自然也不可能有什麼了不得的戰績。

    遊戲中沒有改造,作為本就雞肋的輕巡洋艦基本沒有什麼出場的機會。不過遊戲立繪還是相當可愛,還有誘惑的萬聖節換裝。

    「龐貝啊……晚上好。」蘇夏打招呼,隨後視線落在躲在龐貝身後的白髮少女身上,「還有……」他發現他突然有些叫不出少女的名字了。

    「奧古斯都大帝。」烏戈里尼小聲提醒蘇夏。

    「奧古斯都大帝?」蘇夏念叨著掐住烏戈里尼的臉,「你這個壞傢伙……我叫你奧古斯都大帝……你忽悠誰呢,你以為我記不得人家名字嗎?」

    「西庇阿……」蘇夏再次望向那個白髮少女,「非洲征服者西庇阿……你也晚上好。」他之所以遲遲叫不出對方名字,主要是不太記得對方頭銜,事實上現在連頭銜帶名字叫出來也有些投機取巧了。

    「提督好粗魯,居然那麼欺負女孩子。」烏戈里尼揉着臉聲討蘇夏,「既然記得住名字你遲疑什麼?」

    「你管我啊。」蘇夏說。

    「阿非利加征服者西庇阿。」龐貝說,「準確的名字應該叫做這個。」

    「非洲不就是阿非利加嗎?」蘇夏滿不在乎說,「非洲是阿非利加的簡稱。」

    「你就是不記得阿非利加怎麼叫吧。」龐貝說,「剛剛遲疑的原因就是這個。」

    「你覺得有可能嗎?」蘇夏死不認賬,反正說謊又不喜歡,只能如此反問了,然後是轉移話題,「我還知道西庇阿的名字來源古羅馬大西庇阿……他在第二次布匿戰爭中率領羅馬軍打敗迦太基統帥漢尼拔,因為迦太基位於如今的北非海岸,當時叫阿非利加地區,所以元老院給他的稱號就叫阿非利加征服者。」

    蘇夏全部想起來了。

    阿非利加征服者西庇阿,羅馬統帥級輕巡洋艦的十號艦。好巧不巧,正式服役不久意大利就向盟軍投降並停戰,所以西庇阿也就順勢加入到了盟軍陣營,她與盟軍合作執行的任務甚至要遠遠超過在意大利海軍服役執行的任務。

    遊戲中的待遇和偉大的龐貝差不多,沒有改造,沒有技能,本身數據面板也不夠優秀,基本沒有出場的機會。必須一提的是,立繪相當不錯,胸部很大,胸部圖案黑白相間給人一種奶牛的感覺,實際上是魔改的地中海地區全圖。

    西庇阿看着蘇夏,提督居然記得她的名字,如此了解她,眼睛亮星星了。

    龐貝鼓掌道:「提督好厲害。」這個稱讚相當真誠,沒有陰陽怪氣。

    由於大家平時玩遊戲喜歡坐在電視前面,電視櫃前面的地板是鋪着地毯的。蘇夏輕哼一聲沒有形象向後靠睡在地毯上面,大家都是一家人沒有必要那麼注意形象,說道:「不然你以為呢。」

    「龐貝呢。」龐貝問,「提督知道歷史上的龐貝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嗎?」

    蘇夏笑了起來:「知道龐貝在羅馬內戰中被凱撒打敗逃到埃及被刺死。」

    「無所謂。」龐貝說,「我是艦娘,不是那個龐貝。」

    「那個龐貝可是古羅馬共和國末期著名的軍事家和政治家,就算輸了也是輸給了凱撒大帝。不丟人。」蘇夏看着褐發少女,「我想問問龐貝二戰時做了什麼。」

    龐貝鼓起臉,搖頭道:「我不生氣。」真的不生氣嗎?

    蘇夏想了想繼續說:「說是輕巡洋艦,迷你巡洋艦,更像是一艘大型驅逐艦。」

    蘇夏說完,突然想起黑龐貝好像順帶把西庇阿也一起黑了,因為她們是姐妹艦,但是話已經出口沒有辦法挽回了,不過西庇阿看起來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西庇阿不在意,畢竟提督不是針對她,龐貝就在意了,大喊道:「你居然黑我,我和你拼了。」

    龐貝撲到蘇夏的身上,騎在她的身上,說道:「我捶你啊。」

    「捶吧。」蘇夏說,「捶死了又不是我變成沒有提督的可憐蟲。」

    「什麼鬼……我最多沒了提督,你整個人沒了啊。」龐貝說,「笨蛋。」

    「有時候死並不可怕,活着反而更艱難。」蘇夏說。

    「好有哲理的話……」龐貝說,「提督不怕死嗎?」

    「怕,怕死了。」蘇夏說,「經常想到以後會死就怕得要死。」

    「好遜。」龐貝嫌棄說。

    蘇夏發現龐貝穿着短裙就那麼大大咧咧騎在他的身上實在不雅觀,安東尼奧和阿爾維塞停下了遊戲看起來躍躍欲試想像是龐貝那麼做,說道:「好了,龐貝起來了……」等到龐貝站起來,「重死了。」

    「你說誰重。」龐貝不滿說。

    「誰重說誰。」蘇夏說。

    龐貝朝着蘇夏扮了一個鬼臉。

    「啊嘞,安德烈亞居然沒來嗎?」好聽的女聲突然響起來。

    龐貝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說道:「阿布魯奇公爵,你也來了?」

    蘇夏跟着望過去,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的眼鏡娘,她的胸部相當大,衣服又顯得有些小,為此胸部看起來緊繃着,那一雙腿格外長,不管怎麼看都像是主力艦,然而卻是一艘輕巡洋艦,連重巡洋艦都不是。

    阿布魯奇公爵,阿布魯奇公爵級輕巡洋艦一號艦。

    歷史上也沒有什麼可圈可點的戰績。

    作為傭兵隊長級最後一批,對於前級的設計做了大幅度的變更,加強了武器裝備和防護性能,兼具良好的攻擊、防禦和機動能力,是意大利輕巡洋艦中的翹楚。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遊戲立繪也是意大利輕巡洋艦中翹楚,就算是阿非利加征服者西庇阿在她的面前也完全不能打。

    總而言之,擁有如此身材的艦娘,蘇夏肯定是不會放過了。雖然由於強度不太行的關係,沒有給予演習、秘書艦、誓約之戒一條龍,至少秘書艦不缺。眼鏡娘看起來十分適合秘書艦的樣子。

    蘇夏的視線控制不住落在阿布魯奇公爵的胸口上,隨後感覺有些影響不好垂下眼睛,問道:「阿布魯奇公爵你怎麼說安德烈亞居然沒有來……」

    「就是,我剛剛回房間時看到安德烈亞在走廊上面走來走去,回到房間玩手機看到提督來了的消息,我想安德烈亞肯定是想來找提督……」阿布魯奇公爵東張西望,「現在居然沒有看到她……」

    「肯定是因為傲嬌不好意思。」龐貝武斷說。

    「嗯。」阿布魯奇說,「那孩子一直很膽小呢。」

    「阿布魯奇公爵你剛剛說什麼,你叫安德烈亞孩子?」蘇夏說,區區輕巡洋艦說戰列艦是孩子?

    「有什麼沒問題嗎。」阿布魯奇公爵問。

    蘇夏打量著阿布魯奇公爵,這位輕巡洋艦身材真的有些了不起,叫安德烈亞孩子真沒什麼問題,失笑道:「沒,沒什麼問題。」

    龐貝走到宿舍門邊往走廊裏面看了看,只能看到地面不知道為何出現兩排拖動的痕迹,說道:「沒有看到安德烈亞啊……回去了嗎……搞什麼啊,誰不知道她喜歡提督啊,非要裝腔作勢。」

    「我也喜歡提督。」阿布魯奇公爵捧著臉說。

    烏戈里尼用手肘捅了捅蘇夏,說道:「提督說話啊。」

    「說話?說什麼啊?」蘇夏說,「說我也喜歡大家嗎,我覺得愛不用說出口,愛不是說的,是做的,比起口頭上說喜歡大家,我更喜歡通過做事表達我的心意,我愛大家。」

    「好肉麻的話。」烏戈里尼捂著臉,「我反正說不出那麼肉麻的話。而且說也要說,做也要做吧?」

    「如果單純地就做事來看的話,搶大家的裝備,動輒戳戳點點,你那是愛大家嗎,是恨大家吧。」龐貝吐槽說。

    「那是過去了,過去式了。」蘇夏連忙說。

    「過去了就代表沒有發生了?」龐貝說。

    蘇夏義正言辭說道:「我只能說未來肯定會更好。」

    又一個人走進推開門走進來。

    那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御姐,白髮紮起來垂在一側胸前,就算阿布魯奇公爵的胸部在她的面前完全不能打,那是可以超規格超越了海倫娜的胸部,就算是德梅因都可以打一打的存在,然後那雙黑絲長腿也是了不得的存在。

    蘇夏真的是努力地從對方的胸部挪開視線,打招呼道:「扎拉來了啊……」

    扎拉號,扎拉級重巡洋艦首艦,就水面防禦能力上毫無疑問地穩拿最強條約重巡之名。是不是因為那那厚重的裝備,導致扎拉擁有那種超規格等級的胸部。反正他看到她大破立繪之後便下定了決定,真的是控制不住啊。

    「來了……」扎拉應着左顧右盼,嗤笑一下說,「龐貝、阿布魯奇……我就知道你們肯定在這裏,像是聞到魚腥味的貓一樣。」

    蘇夏看着扎拉,扎拉好看是真好看,這張嘴巴也是真的有點問題。

    「你不是來了嗎?」龐貝反唇相譏,「聞到魚腥味的貓。」

    「還是比你們慢了。」扎拉說,「維內托和羅馬居然沒有來,還有安德烈亞。」

    「安德烈亞姐姐一直沒來……」烏戈里尼說,「大姐頭和二姐頭來了又走了。」

    「大姐頭和二姐頭來了嗎?沒看到啊。」龐貝說,「她們怎麼來了又走了。」

    烏戈里尼好笑說道:「你沒有發現機靈也不在嗎?」

    「我知道了。」龐貝說,「肯定是二姐頭和機靈又惹事被大姐頭拖走教訓了。」

    龐貝想起來了剛剛在走廊看到兩排拖動的痕迹,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從卡米契亞起不斷招惹維內托,到現在變成機靈還是不停,但是依然活得好好的,某種程度上還真是很強呢。」扎拉望向烏戈里尼,「烏戈里尼你居然沒事。」

    「我為什麼要有事。」烏戈里尼笑,「我又沒招惹大姐頭。」

    「我想是全靠羅馬和機靈做了你的擋箭牌。」扎拉說。

    與此同時,維內托最後看了一眼土下座的妹妹,還有乾脆趴在地上撅起屁股舉白旗的機靈,拍了拍手離開準備回宿舍,心想現在應該沒有人能夠阻止她了。

    維內托站在宿舍門口呼了一口氣推門而入,這個時候看到了,偉大的龐貝、阿非利加征服者西庇阿、阿布魯奇公爵,最後是扎拉,一個比一個大,天鷹還沒有來,整個人有點不太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