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七章 長春還沒有準備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七章 長春還沒有準備好字體大小: A+
     

    長春還是孩子,徹夜不歸肯定會引起大人擔心,蘇夏撥打了逸仙的電話告知她長春今天晚上可能在他這裡留宿的事情。

    長春趴在蘇夏的身上想要偷聽他和逸仙之間的對話。

    蘇夏發現少女的偷聽的動作,故意歪過來歪過去不讓她偷聽。

    長春恨恨地在他的胸膛上面怕了拍。

    蘇夏打完電話。

    「逸仙姐姐答應了嗎?」長春依然騎在蘇夏的身上。

    「你猜。」蘇夏說。

    「答應了。」長春說,那麼多人裡面就屬逸仙姐姐最疼她了。

    「很可惜,沒有答應。」蘇夏說,他自然是騙人欺負人家小姑娘的,畢竟逸仙的性格那麼傳統,作為她的男人當然是說什麼是什麼。

    「我不相信。」長春說,「我不管,提督你答應了的。」

    「我是答應了,但是逸仙不答應,所以……」蘇夏故作惋惜說,「我也沒辦法。」

    「提督官大還是逸仙姐姐官大。」長春想了想說,「提督比逸仙姐姐官大為什麼要聽她的。」

    「官再大也不如老婆大啊。」蘇夏笑。

    「我也是提督的婚艦,提督的老婆,那就比提督大。」長春說,「提督要聽我的。」

    「但是你不如逸仙大啊。」蘇夏說著視線落在長春的胸口上,少女的身材當真了不得,或許比起逸仙還要大的樣子,想想長春可是孩子,連忙挪開視線說,「好了,你的逸仙姐姐答應你今天晚上在這裡睡。」

    「所以……可以起來了嗎?」蘇夏說,心中不斷告訴自己長春還是孩子。

    「不起來。」然而長春不準備那麼放過蘇夏。

    「你不知道你有多重嗎?」蘇夏說。

    其他女孩子在意找借口的重量,長春可不會,說道:「越重越好,壓死提督。」

    「壓死提督了,以後誰陪你玩。」蘇夏說。

    「是哦。」長春有點傻乎乎點點頭,從蘇夏的身上爬起來。

    蘇夏不記得自己平時都幾點睡了,反正肯定是熬夜了,就算現在年代不同,凌晨兩三點有夠晚的,真的全靠來自大海的祝福啊,反正今天晚上肯定不能繼續那樣,他問道:「長春你平時幾點鐘睡的?」

    長春回答:「我也不記得了。」

    「你自己幾點鐘睡覺都不記得嗎?」蘇夏忍不住吐槽,少女你是否太不靠譜。

    「因為逸仙姐姐會提醒我們睡覺,她說睡覺就睡覺了。」長春說。

    蘇夏完全可以想象逸仙平時如何照顧大家,又最寵溺長春了,他問道:「如果逸仙有事呢,比如說連夜出擊,她偶爾也會出擊吧,沒有辦法提醒你們睡覺,你們幾點睡覺。」

    「逸仙姐姐有事的話,重慶姐姐會提醒我們。」長春說。

    「好吧,你贏了。」蘇夏服氣了。

    「十一點吧。」長春想了想說,「十一點鐘睡覺。」

    蘇夏又想起他小時候九點半、十點鐘就要睡覺,十二點就可以說熬夜,現在年代真的不同了,他說道:「現在十點半,收拾收拾差不多可以睡覺了……我發現我忘了叫逸仙幫你送一套睡衣過來。」

    「現在打電話吧。」蘇夏說著坐了起來。

    「沒有睡衣就不洗澡了。」長春說。

    「那怎麼行……必須洗澡。」蘇夏說,「我不和不洗澡的人睡。」他當然說說而已,那麼可愛的長春就算臟成小猴子也喜歡。

    「洗澡也可以。」長春說,「提督幫我洗。」

    「不幫。」蘇夏毫不猶豫拒絕長春,如果小宅那樣的小孩子沒胸沒屁股根本就沒有發育就算了,他真不介意幫她們洗澡,偏偏她們不需要,長春可了不得,面對她必須學會避嫌,「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那就不洗了。」長春撲到床上抱著蘇夏的被子打滾,「一起洗,一起洗。」

    「耍賴也沒有用。」蘇夏說,只有他知道到底有沒有用處。

    「搓背。」長春說。

    「不幫。」蘇夏拒絕。

    「為什麼啊。」長春撅起嘴巴。

    「沒有為什麼。」蘇夏說,「逸仙沒有教你男女授受不親嗎?」

    「沒有。」長春隨口說,「以前可以幫長春搓背,現在為什麼不行了。」

    蘇夏很快反應過來,長春說的是什麼,就是以前她受傷進浴室他幫她搓背的事情,所以說那時是遊戲了,說道:「你現在又沒有受傷。」

    「現在受傷就可以了?」長春問。

    蘇夏有些擔心長春為了讓他幫她搓澡故意做什麼,當時說道:「受傷也不行。」

    「我不管。」長春雙手扒拉著坐在床邊的蘇夏肩膀,作為曾經的小毛妹,現在的東北大妞力氣可不小,輕而易舉把他扒拉倒了,再次騎到他的身上,「提督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不起來就不起來吧。」蘇夏閉上眼睛,腦袋往旁邊一歪佯裝睡覺。

    「咬人了啊。」長春警告。

    蘇夏還是沒有反應,心想大不了咬咬耳朵,有什麼大不了的。

    長春張牙舞爪好半天發現蘇夏沒有半點反應,生氣地用雙手抱住他的臉扳正了,這時發現蘇夏始終眯著眼睛,想起下午看到的那本漫畫上面畫的東西,遲疑著俯下身去朝著他的嘴唇吻了上去。

    蘇夏的眼睛立刻睜大了,幾乎立刻扭開頭,說道:「長春你幹什麼。」

    「親,親提督。」長春說,就算小毛妹、東北大妞也有點臉紅了,結結巴巴說,「親親提督就起來了吧。」

    蘇夏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下意識抿了抿嘴唇,又感覺十分在意連忙住嘴,問道:「誰教你的親親提督就起來了?」

    「空想。」長春說,「提督起來了,幫我搓背。」

    「不起來我就繼續親提督了。」長春威脅說。

    「起起起,好了吧。」蘇夏投降,「就搓背啊。」只是搓背的話問題應該不大。

    「還有洗頭。」長春不客氣說。

    「晚上洗頭不好吧。」蘇夏說,「長春的頭髮那麼長,那麼晚洗頭幹不了。」

    「吹風機。」長春說,「不答應我就繼續親提督。」她現在學到了。

    「好好好,洗頭。」蘇夏認栽,畢竟搓背都答應了,洗頭根本就不算什麼事。

    「可以,我都可以答應長春。但是長春還是沒有睡衣,我打個電話叫逸仙送過來。」蘇夏想到主意了,只要把逸仙叫過來就好辦了,所有事情交給逸仙就好了,逸仙肯定知道怎麼對付長春。

    「我知道提督想做什麼,不準打逸仙姐姐的電話,我就要提督幫長春洗澡。」長春性格大大咧咧並不代表她不聰明,少女幾乎立刻就猜到了蘇夏的打算,她搶走了蘇夏的手機。

    「沒睡衣怎麼辦。」蘇夏問。

    「那就不穿了。」長春說。

    「不穿睡衣睡覺你不嫌不舒服嗎。」蘇夏頭痛說,「穿我的T恤當做睡衣吧。」

    「好。」長春說。

    「那我先洗澡了。」長春拿著蘇夏手機跑了,不給蘇夏半點機會,「提督快來。」

    「你先去吧。」蘇夏無力說,「我等等就過去。」

    長春跑去浴室,把衣服褲子全部脫光光了放到竹箱子里大喊:「提督快來。」

    「好。」蘇夏慢吞吞爬起來,他記得長春跑去浴室時沒有拿衣服,於是前往浴室前幫她拿了一件襯衣。他最喜歡女孩子洗完澡穿著寬鬆睡衣的樣子。

    蘇夏對自己的自制力沒有什麼自信,他始終低著頭避免視線落在長春身上,他肯定長春現在什麼也沒有穿站在浴室當中,搬來一張小板凳放在花灑下面,說道:「長春坐下,坐下來我才能幫你洗頭、搓背。」

    長春坐下來了。

    「反了。」蘇夏看到長春白凈的腳丫子對著她,她面向著他,「背對著我坐。」

    「哦。」長春應著搬著板凳轉了個身。

    等到長春轉過身,蘇夏終於可以抬起頭了,他取下花灑試試水溫,接著往少女的頭上淋,問道:「這個溫度可以嗎?」

    「有點冷。」長春說。

    蘇夏調了調溫度,再次拿著花灑往長春的頭上淋,問道:「現在呢?」

    「好了。」長春回答。

    「那就這樣了。」

    蘇夏開始幫長春洗頭。

    「唱歌。」長春說。

    「不會唱。」蘇夏拒絕。

    「唱歌,我想聽提督唱歌。」長春堅持。

    「好吧。」雖然少女好像有些麻煩,蘇夏還是很喜歡,誰叫她是人民海軍長春號呢,他可以無限寬容,頓時輕輕唱起來,「回到百年前和你相約的老地方,緩緩走上那座當年攻不破的古城牆;艾爾文森林旁,斯通菲爾德農場……」

    接下來,蘇夏一邊唱一邊幫長春洗頭,搓一頭的泡泡,然後用水全部衝掉,然後拿著香皂幫少女搓背,少女的皮膚柔軟光滑。期間長春非要唱歌,洗頭的時候不允許唱,搓背時沒有辦法阻止,第一次知道她居然會那麼多紅歌。

    終於幫長春把背搓乾淨了,其實沒有什麼可以搓,蘇夏扭了扭脖子,說道:「背搓完了,我走了啊。」

    「前面。」長春說。

    「前面自己洗。」蘇夏毫不拖泥帶水離開浴室,「衣服我幫你放外面,記得穿。」

    蘇夏走了,順手拿走長春之前搶走的手機,然而現在已經沒有打逸仙電話的必要了。

    蘇夏就趴在床上玩手機,剛剛看完了那麼幾個帖子就聽到長春走出浴室的聲音,轉過頭只見長春穿著他的襯衣走出來,頭髮濕漉漉的披著,很顯然她沒有好好擦乾頭髮,襯衣衣擺蓋住她的大腿,襯衣扣子只扣了一顆,一邊走一邊扣。

    「我洗完了。」長春跳到床上,「提督幫我吹頭髮。」

    蘇夏找來吹風機放到床上,說道:「你先自己吹,我也洗個澡再說。」

    蘇夏拿著睡衣去洗澡了,這時看到長春的內衣放在竹籃子裡面,也就是說長春現在除開一件襯衣之外什麼也沒有。他磨了磨牙,又想打逸仙的電話了,最後還是沒有。

    蘇夏很快洗完澡出來了,只見長春根本沒有拿吹風機吹頭髮,這是就等著他。

    蘇夏無可奈何拿來吹風機幫長春吹頭髮,好不容易吹乾了。

    「就這樣了。」蘇夏放好了吹風機,收進柜子裡面,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超過十一點鐘了,順手退出遊戲關掉電腦,感覺有些口渴走到床邊的茶几邊幫自己倒了一杯水,「準備睡覺了啊。」

    「長春要喝水嗎?」蘇夏喝著水問。

    「不要。」長春摟著枕頭在他的床上打滾。

    蘇夏將空調溫度調高了兩度,關了燈栽倒在床上。

    不得不說今天晚上的事情也夠多了。

    相比蘇夏筋疲力盡,長春活力滿滿,說道:「提督我們聊天吧。」

    「不聊了。」蘇夏也沒有太避諱,他輕輕地摟著長春,「睡覺了,明天再聊。」

    「哦。」長春應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房間安靜了下來,安靜了好久,只能聽到窗外的海浪聲傳過來。

    「提督。」當蘇夏以為可以睡覺了,突然聽到長春的聲音。

    「嗯。」蘇夏問,「長春又有什麼事情。」

    「提督。」長春頓了頓說,「幫我變成女人吧。」

    蘇夏幾乎在一瞬間清醒過來,鬆開長春向後退,說道:「長春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提督幫我變成女人吧。」長春說。

    蘇夏發現長春側躺著看著他,大眼睛在朦朧的黑暗中依然閃亮亮的,她的眼睛一直很漂亮像是寶石,說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知道。」長春回答,「我想做提督的女人。」

    蘇夏張了張嘴,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說,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提督和列剋星敦姐姐、逸仙姐姐睡覺做了什麼。」現在這個年代,網路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了,只要上網不可避免有所接觸。本來沒有在意,看過就算了,這不是下午撿到的漫畫看得人臉紅紅,後來上網專門好好了解了。

    蘇夏欲言又止,突然想起下午發生的事情,問道:「威奇塔斜坡草地上面那本書是不是你撿到了,然後丟到旁邊的花圃裡面。」

    「嗯。」長春說,「我在斜坡草地撿到了一本漫畫。」

    蘇夏心中那個恨啊,但現在不是恨的時候,說道:「那個是漫畫,就是說……」

    「提督不要把我當孩子。」長春說,「長春已經不是孩子了,長春全部都知道。」

    蘇夏看著長春,只看她的眼神,幾乎可以肯定他全部知道了。事實上就長春的身材來說,她肯定可以說少女了。但是就心理年齡來說,他始終堅持認為她還是個孩子。

    老實說不是沒有想過長春如今已經是少女了。不過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少完人。再然後人之所以為人管得住自己,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長春說自己不是孩子了,那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長春。」蘇夏說。

    「提督問吧。」長春說。

    「長春做好準備了嗎,像是列剋星敦,像是逸仙那樣照顧其他人。長春做好準備了嗎,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而不是每天吃飯要逸仙提醒,睡覺要逸仙提醒。長春做好準備了嗎,每天工作而不是玩耍。」蘇夏繼續說,「長春真的做好準備了嗎,做個大人再也不向逸仙、提督撒嬌了。」

    蘇夏看著長春,不需要長春真的做得到那種事情,畢竟就算那些大人也做不到那些事情,只要長春敢點頭就算了。

    長春想了想,支支吾吾道:「那個……」

    「很明顯,」蘇夏說,「長春還沒有承擔責任的心理,還沒有準備好。」

    蘇夏輕輕地抱住長春,撫摸少女的柔順的長發,說道:「今天晚上就這樣吧,睡覺了。」

    「長春還沒有準備好。」長春頓了頓說,「等一下就準備好了。

    「等到那個時候再說。」蘇夏心情平和,「我等著小長春長大。」

    「長春一定會快快長大的。」長春說。

    「好。」蘇夏沒有敷衍。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