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事情還沒有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事情還沒有結束字體大小: A+
     

    「提督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就算是長春也知道蘇夏作為提督每天必須工作。

    長春今天穿了條漂亮連衣裙,踩著黑色的圓頭皮鞋。可愛的少女當前,不能不注意形象,蘇夏稍微坐好了些,解釋道:「要上班……有事離開辦公室,剛剛搞定了休息下。」

    「哦。」長春應了聲好奇問,「什麼事情?」

    「說了你也不懂。」秋日的蟬鳴一如夏日吵鬧,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那麼悅耳,蘇夏當然不會對長春說威奇塔遺失了小黃本的事情了,要知道長春固然有著堪比主力艦的身材,但是心理年齡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你不用上課嗎?」

    「今天下午沒課。」長春回答,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課,反正她沒有課。

    蘇夏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現在威奇塔遺失的小黃本是找回來了,並不代表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後續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處理,她說道:「沒有課就去玩吧。」

    「提督陪我玩。」長春坐到蘇夏的身邊摟住他的手臂。

    「我要工作。」蘇夏想要從長春的懷抱中抽出手,所以說長春的身材不一般,那個擁抱動作讓人在意。這不是剛剛答應了企業,沒有立刻回辦公室的原因是繃緊的神經突然放鬆需要緩緩,「你去找別人玩吧。」

    「不知道找誰玩。」長春說。

    「肇和啊,你不是最喜歡和她對練了嗎……降龍十八掌學會了嗎。」蘇夏想了想說,「要不然海圻啊、愛麗啊,又或者恩格斯,基輔也可以……還有你的妹妹雷鳴。這不都是人嗎?」長春未改前是果敢號,如此一來擁有許多蘇系小夥伴。

    「她們在上課。」長春說。

    「不可能全部都在上課吧。」蘇夏質疑。

    長春嘟起了嘴巴,摟著蘇夏的手臂更緊了,說道:「我就是想和提督玩。」

    蘇夏笑了起來,他知道長春相當提督控,寵溺地伸出手摸摸長春的腦袋,揉亂少女的頭髮,隨後又幫少女把頭髮理好,說道:「我也想和長春玩,但是不行啊,還要工作……不然這樣,長春現在自己玩,等到晚上下了班我陪長春玩。」

    「晚上到處黑漆漆的就不好玩了。」長春說。

    「好玩。」蘇夏說,「我們可以玩遊戲。」

    長春想了想,提督需要工作,懂事說:「好吧……」

    蘇夏捏了捏長春可愛的臉蛋,很快回到辦公室,只見辦公室里除開企業、密蘇里、威奇塔和西弗吉尼亞之外,海倫娜也在,正坐在沙發上面看書。可以想象海倫娜為什麼在這裡,之前企業找海倫娜這個鎮守府學校管理了解那些孩子的動向,順便過來了。

    密蘇里之前拿了一本小黃本來,那本小黃本現在海倫娜的手上。還有一本小黃本封面比起海倫娜手上那本明顯簡陋了不少,普通版肯定比不了典藏版,現在扔在茶几上。

    蘇夏拿起那本小黃本晃了晃,看著低眉順眼威奇塔,問道:「威奇塔你丟的是這一本嗎?」

    「是啊。」威奇塔肩膀耷拉著,她也知道犯錯了,再也不像往常那樣總是驕傲地挺起胸膛了。明明規模一般般啦,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自信,自信的女孩子最可愛。

    「企業你剛剛和我說,你們在斜坡草地不遠處的花圃裡面找到的?」蘇夏望向企業,「落在斜坡草地上面的書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肯定不會是風吹過去的吧,肯定是有人撿了起來丟到那裡的。」

    企業靠在辦公桌上:「是啊。」

    「為什麼不是直接拿走失物招領,又或者放回原處,而是丟到旁邊的花圃裡面呢。」蘇夏推測說,「有人撿起來看了看,覺得這本書有點……少兒不宜,看了看臟眼睛趕緊扔掉?」

    「然後,」蘇夏頓了頓說,「如果是峰風、島風那樣的幼女撿到,你就是讓她們看估計也看不懂。沒羞沒臊的大人怎麼也不會在意。也就是說撿到這本書的人十有八九是個半懂不懂的少女……大人也有可能,但是那種比較純潔的類型。」

    密蘇里起鬨鼓掌說:「提督分析得好。」

    「小意思。」蘇夏不客氣,「我就只能推斷出這些東西了,你們有什麼想法。」

    「可以找十六太過來看看。」密蘇里吃著酥糖,「我們鎮守府的名偵探。」

    「免了。」蘇夏說,「不是看不起她,她那個名偵探還不如我。」

    「就是看不起她吧。」密蘇里說,「看起來冷艷其實是個傻乎乎的姑娘,喜歡偵探小說,喜歡扮演偵探,喜歡可愛的小動物,會偷胡德的生薑、魚餅,還喜歡極限運動,想養哈士奇又覺得麻煩。」

    蘇夏瞥了密蘇里一眼,說道:「你倒是對她很了解。」

    「我對所有人都很了解。」密蘇里說。

    「先不說那個,正事要緊……我記得鎮守府裡面沒有攝像頭吧?」蘇夏說,他記得以前和小宅她們一起尋找張貼聲討他的倡議書時專門問過,鎮守府裡面沒有攝像頭,因為沒有需要。

    「沒有。」企業回答。

    「指紋。」西弗吉尼亞說,「我們查查那本書上的指紋屬於誰就知道了。」

    艦娘也有指紋,每個艦娘的指紋不相同。

    「那也太興師動眾了。本來小事情,你這麼搞不是小事變大事了嗎。」蘇夏毫不猶豫拒絕了西弗吉尼亞的提議,想了想搖頭,「不然這個也先放下吧,我們先討論另外一件事,怎麼杜絕再出現類似的情況。」

    「我本來還以為大家比較靠譜。」蘇夏扶了扶額,「我的錯……以前沒有出事,不代表以後不會出事。」

    「對不起。」威奇塔小聲道歉。

    蘇夏再次望向企業,說道:「企業你開始說封殺那些東西……即便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還是覺得不能封殺,那就是不負責任的一刀切,當然並不代表我們什麼也不能做。」

    「一本小黃本又是普通版,又是典藏版,還有什麼豪華版和至尊版,不用想肯定是桑提折騰出來的東西。要不然以北宅和大鳳嫌麻煩的性格,就算知道這些名堂也不會弄。」蘇夏說,「企業你聯繫桑提,告訴她我們辦公室的要求。」

    「提督你說,我記著。」企業說。

    「首先,這種小黃文、小黃本絕對不允許賣給那些孩子。」蘇夏說。

    「提督你放心,桑提還沒有那麼不靠譜。」企業說,「今天這件事情是意外。」

    「我知道,但還是提醒她。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蘇夏繼續說,「另外我要求她每一本書上必須有編號,賣給了誰必須有記錄。到時候誰保管不善,我們可以直接追究那個人的責任。也算是提醒讀者,你買了就要盡到保管責任。我不管你是不是無意的,只要你沒有保管好就是你的責任。」

    「當然我相信大家也不想這種事情發生,不會故意泄露那些東西。」蘇夏拿著小黃本下意識捲起來敲打茶几。

    「我記下了。」企業說。

    「因為以前沒有正式規定,這一次就不追究威奇塔你的責任,不過下不為例。」蘇夏注視著威奇塔說,這不是前些天在華盛頓的房間留宿學到了不少東西嗎,什麼叫做法無禁止即可為,法無授權即禁止。

    「好像香煙盒上面都有一句標語——吸煙有害健康,那些東西上面是不是也要有一句標語?」蘇夏繼續說。

    「還有嗎。」企業問。

    蘇夏在辦公室裡面徘徊會兒,高高地舉起小黃本打量著,說道:「我突然想起桑提她們賣那些東西,我們辦公室從來沒有收稅吧……從今以後必須收稅。收這些稅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管理她們,管理開支。」

    西弗吉尼亞和威奇塔站在角落裡,小聲說道:「提督還好意思說桑提資本家,他還不是一樣……不對,他是政客,逮著一個機會就對桑提加稅,還打著為了你們好的理由。要不是我知道那本書真的是威奇塔你丟的,我可能懷疑就是他自導自演的把戲。」

    西弗吉尼亞發現威奇塔一直低著頭,說道:「提督不是不追究你的責任嗎,你怎麼還那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提督是不追究我的責任,不代表其他人不會埋怨我啊。」威奇塔還是蠻聰明的,「首先是桑提,提督加她的稅,她肯定會提高那些小黃本價格,那樣所有人就受到影響了……然後造成這種事情全是因為我。」

    「不不不。」密蘇里插嘴,「威奇塔你搞錯了,如果那些東西的價格還能提高,你以為桑提不會提價嗎。現在那些東西之所以那個價格,主要是因為大家心理價位就那樣……不是買不起,而是願不願意、值不值得的問題。這樣一來,就算提督加稅,那些東西價格未免會提高。」

    「不過大家肯定不願意出現實名購買的事情。」密蘇里說,「我倒是不介意,但是那些假正經肯定十分介意,擔心提督知道她們買那些東西后損害形象。可能以後不買了,或者找馬甲。」

    「反正威奇塔你搞大了。」密蘇里哈哈笑起來,威斯康星的姐姐,自然也是一個喜歡看熱鬧的人了,只是沒有那麼唯恐天下不亂罷了。

    威奇塔表情難看。

    蘇夏侃侃而談說了許多,最後實在想不出東西了,說道:「暫時就這樣吧,企業你看看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明天早上再拿給勝利號看看,就這麼定下來了。」

    接下來,他們就如何限制小黃本,包括那些小黃文的事情討論了好久,看看時間已經是下班時間了。

    準備吃晚餐去了。

    威奇塔扯著蘇夏的衣服留在後面。

    「提督你懲罰我吧。」威奇塔說。

    「我說了不追究你的責任就不追究你的責任。」蘇夏說。

    「懲罰我,一定要懲罰。」威奇塔說,「要不然給提督添了那麼多麻煩,我心裏面過意不去。」

    「沒見過你這樣主動要求懲罰的人。」蘇夏吐槽。

    「反正給我一個補償提督的機會。」威奇塔說。

    「好。」蘇夏笑,「給你這個機會。」

    「今天晚上,」威奇塔猶豫話,「今天來我的房間,我給提督補償,或者提督給我懲罰也可以……喂,提督不要走。」

    還沒吃完晚餐,長春就找上來了,說到做到,晚餐后蘇夏陪著她打遊戲了。

    由於長春平時不喜歡玩遊戲,沒有喜歡的遊戲,蘇夏只能陪她嘗試各種各樣的遊戲,找個喜歡的遊戲,最後選擇建造者。那款遊戲畫風可愛,機制也有趣,真正老少咸宜,他印象中不管哪個孩子都十分喜歡。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作為漁政基建狂魔的基因影響,長春玩遊戲十分熱衷造房子、修鐵路,一個晚上忙活過來忙活過去,直到蘇夏費勁九牛二虎之力聯網帶她參觀其他玩家修建的超大城堡和莊園,還有巨大的小鎮,整個人有些傻掉了。

    直到長春現在徹底會玩了,蘇夏離開電腦桌躺到床上休息。

    今天事情真的有點多,有點累人啊。

    不過還好了,事情姑且算是解決了,就是到底是誰撿到了那本小黃本看了看又扔掉始終是個問題,不解決心裏面始終有根刺。

    「提督你怎麼不玩了?」在蘇夏離開不久,長春也離開電腦桌。

    「你玩吧。」蘇夏說,「我休息會兒,有點累了。」

    「提督想睡覺了嗎?」長春問。

    「有點。」蘇夏摸了摸口袋,這時想起他手機放在電腦桌上,「幾點鐘了?」

    「十點半了。」長春看了看電腦屏幕右下角。

    「那麼晚了?」蘇夏說,「長春差不多可以回去睡覺了。」

    「我想,」長春爬到蘇夏的身上,「我想今天晚上和提督一起睡。」

    左右沒有什麼約,偶爾也要休息一天吧,蘇夏沒有多想便同意了。

    「好耶。」長春俯下身在蘇夏的臉上親了一口。

    直到現在,蘇夏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
    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